宁静访谈录 | 和睦家前高管的创业路:签“随时罢免”协议,不给自己留退路
宁静 宁静

宁静访谈录 | 和睦家前高管的创业路:签“随时罢免”协议,不给自己留退路

已近天命之年开启创业之路,陈沛的创业故事是一个传奇。曾签署过“随时可以被罢免”的协议书,从破旧的厂房,只有预算十分之一的资金,陈沛一步步华丽转身。

i黑马:已近天命之年开启创业之路,陈沛的创业故事是一个传奇。曾签署过“随时可以被罢免”的协议书,从破旧的厂房,只有预算十分之一的资金,陈沛一步步华丽转身。

 

“宁静访谈录”:浸染外企医药界多年后,宁静离开早九晚九的办公室,开通了以自己名字命名的医药人物访谈,以文字为媒,对话中国医药界的风云人物,记录医药时代的发展。

2015年新年伊始,i黑马启动“黑马原创联盟”项目,联合更多的作者,深入剖析垂直细分行业。如果你是某一个企业的创始人,或是某一个行业的冷静观察者,只要你在任何一个领域精耕深挖,独有见地,就请加入我们的作家行列。联系微信zzyyanan,或发邮件至louziyan@chuangyejia.com。

陈沛,北京明德医院创始人、院长、执行董事,北医临床硕士,中欧工商学院(公开招生)首届MBA,曾任职和睦家医院副总经理、天坛医院总经济师、英智眼科医院总经理,美国CNNC公司副总裁、丹麦宝隆洋行中国区总监、北医三院消化内科医师。北京明德医院是他已年近天命后,拼出的“新命”。

北京明德医院,一家涉外高端私立综合医院。虽然开业不到三年,却已声名鹊起,传说可以提供10多种语言的医疗服务。走进明德大厅,钢琴声缓缓,咖啡香飘过,若不是印入眼帘的八个大字“愉快体验,尊享医疗”,我还以为走进了一家五星级的酒店。

我曾以为,这样一个显然有着雄厚资本支撑和天然地理优势的高端私立医院,一定有一个华丽的开端。不曾想,明德医院创建的故事,充满着艰辛和传奇的色彩,甚至身为创始人,陈沛曾签署过“随时可以被罢免”的协议书。

当我问及创业的感受,他说,两年前过生日时为自己买了一个IPADmini,当时在上面刻了一句话:“坚持不下去的时候,再坚持一会儿”。

【宁静】您创业前是和睦家的副总,作为私立医院的高管,已经达到了一定的职业高度,为什么选择放弃而自己创业?您创业的初衷是什么?

【陈沛】回答这个问题前,我想先谈谈医疗的核心到底是什么,我想追求什么。

每个人都有一个心中的伊甸园,我心中的伊甸园是什么?就是一个酒店一样的医院,是沙漠中的一片绿洲。在那里,看病不再痛苦,求医不再受伤害,医疗就应该是这么简单!医院取名明德,是借用儒家四书之一《大学》的开篇“大学之道,在明明德”,意思是说成年人的学问,在于明了什么是光明和道德,而我们的引伸是“医疗之道,在明明德”。医院的英文名称Oasis就是沙漠绿洲的意思。

我是恢复高考后的第一届北医本科加硕士,做临床医生的过程中,看到过太多的生老病死。后来做医院管理,又看到了太多医疗以外的东西在左右着医疗本身,包括学术的、商业的、官场的、甚至医者自身的,而作为医疗核心的患者体验,却常常被忽视或者被伤害。医疗为什么不能是温暖的、愉快的?

和睦家注重患者体验的医疗模式非常好,但是如何做好国内患者的体验,是和睦家当时的一大挑战。再者,真的像人们认为的那样,月亮都是外国的圆吗?我就不信这个邪!基于这么多年的积淀、感悟和思考,在辞职时,我相信自己已经找到了答案——做一个比较纯粹的医疗,一定会得到患者的欢迎,会得到市场的认可。

国际标准和综合医院一站式的服务,就是构建这个模式的基石。明德医院是全面按照国际医疗标准建立的。我们的诊断标准是ICD-10,质量安全标准是JCI-5,定价标准是CPD fee for service,1/3以上的医师来自其他国家,工作语言和医疗文书是英语。目前,70%以上的患者来自世界近100个国家。

【宁静】您的一位下属在明德开业前受访视频中说,“明德创办过程中所经历的那些事,不是我想吹牛,很多人根本扛不住……我就想扛到开业那天,我就想看看peter(陈沛的英文名)怎么扛到开业的那天”,他为什么这么说?创办明德经历了怎样的艰难?

【陈沛】明德的发生,其实是一个十分莽撞的结果,如同不计后果的一见钟情,以及后面无法避免的不可收拾。因为我有建医院的梦想,所以看过不少地点,直到看到明德现在所在的地方,当时感觉就是一个Big Wow!一个二三层的平层厂房、15000平方米的框架结构、淡黄色的外墙,前后庭大小花园、充足的停车场地……像极了美国小型医院的样子,又地处丽都商圈,旁边就是机场高速,简直就是一个天造地配的国际医院坯子。

创办医院这件事因为这个选址不能错过而来的有些匆忙。为此,我很快辞了职,借朋友公司的名义一起掏了100万作为定金,签下了这个厂房的租赁协议,之后我才开始想下面怎么办?就这样开始了,所谓无知者无畏吧。

尽管距离现在只有4年时间,但当时创办民营医院的环境与现在相比可以说天差地别。那时的医疗机构设置还是规划审批制,所以我们的申请立刻被卫生局退回,还给我扣了一个“先斩后奏”的帽子。这不是当头一棍吗?职也辞了,钱也付了,如果不用这个地点,100万定金就打了水漂,还有我这一腔热血呢?我也急了,就去找熟人试图疏通关系,结果又被扣了一个帽子叫“逼政府就范”,说我“这事办得实在太鲁莽,根本没有可能性”。

虽然天无绝人之路,几个月后借2010年岁末中央鼓励社会办医的58号文件的强劲东风,我们的申请得到了批准,但已经过去4个月。那种坐困愁城、度日如年、忐忑不安的感觉,绝对不是现在这样轻描淡写可以表达的。更要命的是那时我什么都不能做,也不知道明天去做什么。拿到卫生局设置批准书的时候,已经是来年的1月17日,再有几天就是春节了。

春节前我们必须定下施工单位,在春节期间才可能有人和我讨论如何设计和开工。我必须面对的最骨感的问题就是每天35000元租金,所以我不能浪费任何一天!而且施工单位必须能够把我的思路体现在图纸上,因为我们根本没有钱去请任何级别的设计公司。

机缘,又一次给我帮了大忙。我在白纸上画好了最初的医院布局平面图,然后去请教合作伙伴介绍的一位朋友。交流之后我问他收多少钱,他说朋友帮忙不要钱。我说,那你就给我做顾问吧。第二天,他给我安排了一系列施工公司备选。第一个公司号称医院设计No.1,带我看了几个他们新建的政府医院工程,大理石墙面、水晶吊灯……第二个公司告诉我,在北京没有他们设计的医院,只能带我去看他们设计的微软大厦。看完之后,我和朋友说,这个就是我需要的公司,因为我想要设计的不是一家“医院”。

报价之后我们进行最后的谈判。我知道他们会有折扣,我也预感到可能会是类似X888万这样的价格,结果不出我所料。但是出乎他们所料的是,我说“那好吧,我给你们加一万,成交价就算X889万吧”,他们愣住了,继而报以热烈的掌声,“既然陈总这么痛快,那我们延长一年的保修期作为回报”,一年的保修期至少20万元。就这样,在那年春节前的最后一天,我们敲定了施工总包合同。事后他们跟我说,从来都是只有砍价的,所以我们心甘情愿给你干活。

很多人问我,怎么可能在11个月内完成这样规模的综合医院建设?我说,当你每天一睁眼35000元就没了,你就再没有选择;当你被逼上梁山之后,才会明白原来人可以被激发出无限潜能。我从来没有设计过任何东西,但是明德的一草一木就这样源源不断自然流淌出来,汇集成你所看到的这一切。事实上,30年的职业积累,在这一刻全部得到了升华。

后来,也有人说我独裁,说当时的很多决定没有会议纪要,还有人指责说我们采购的东西没有招标……那个时候,即使我想讨论又和谁说呢?我们采购的东西或许不是最便宜的,但是如果工程能提前一个月完成,就能够节省100多万……事实就这么简单!面对非议,当你只剩下自信和绝决的时候,你就可以扛过任何困难,但是,我不会去想再扛第二次……真的是太难了!为此,我要感谢所有帮助我一路走过来的朋友们,如果不是机缘和他们的帮助,这个任务是不可能完成的。

宁静插播:

谈话中陈沛起身,在身后的书架里搬出了不同版本的厚厚的设计图,图纸上有他当年手绘的草图。他说,施工单位的设计师是个三十出头的小伙子,既敬业又有悟性,跟着他没日没夜地把手绘的草图和几百张他在国外各医院拍摄的照片,变成了可以施工的专业设计图。

讨论内装的时候,陈沛让他们去LV,Gucci,香奈儿等网站找灵感,因为那些是高端设计的的积淀。今天,如果你走进明德,就会在图案、色调和风格上找到这些品牌的痕迹或味道。

【宁静】当时面临破旧的厂房,工程开始时只有预算十分之一的资金,您是否想过可能会面临的资金困难?

【陈沛】其实从签订租赁协议开始,我和合伙人就一直在找资金,但是所有投资人看过之后的共同反馈是:这是一个初始项目,不能投。这样的初始项目有两个致命的弱点:一个是商业模式没有经过验证,投资人怎么相信能有市场?第二,我没有团队,而团队是所有创业项目的核心。

我曾以为,以我北医毕业的临床医生背景、中欧MBA、和睦家副总以及期间丰富的职业经历,不会找不到资金。但现实就是那么残酷,没有创业经验,没有团队,投资人必须考虑风险,我当时近乎绝望。所以,我要由衷感谢我的初始合作伙伴,是他卖掉了两处房产,筹措了资金才使项目得以继续。

时间、资金等外在困难与经历的人事困难相比,还都不算什么,所以马云曾说“创业如此艰难,内心必须强大”,我对这句话有着刻骨铭心的理解。多少次,我都把想踹倒桌子的脚收了回来。为了不弃前功,必须忍辱负重,我甚至还签署过一份随时可以罢免我的文件。这些至今可能都不可思议。

还是天无绝人之路,最终找到现在的机构资本。在拿到资金的第二天就支出了几千万欠款,当时已经面临工人随时停工的境地,真是微若羸卵。后来有人问我“为什么亲自创建明德却没有一分钱干股”,那时为了能做成这件事,我恨不得给人磕头,怎么可能去讨论干股,或者没有干股就不干了?董事会给我第一次开薪时,我已经18个月没有过任何收入,或许这些也是投资人投资这个项目的考量之一吧?

【宁静】您在创业过程中经历了很多障碍和困难,最难的是什么?您如何看待得与失?

【陈沛】客观的困难都好克服,否则你还创什么业啊?最困难的是团队。企业文化没有建立,团队没有磨合过,不同的价值观,不同的诉求,都会形成各种掣肘。我从来没有把困难当事儿,但是人与人之间,足以令你心悴。

我告诉自己,要想得到共鸣,必须克服一切困难。只要能推动使命的前行,无论什么都要去做。经历了无数误解、委屈、历练之后,你会发现自己的变化,可能变得更骄傲了,因为你懂得了什么叫忍耐,什么叫不战而屈人之兵。这些都是后话,或许以后有机会再聊。

回想得失,我只能说通过这件事证明了自己。现在明德的商业模式已经验证,品牌已经树立,所以市场和资本都很看好明德。我为此付出了很多,甚至在透支。一个人一辈子能做成一件想做的事,必须付出代价,我不后悔。

【宁静】创业如此艰难,是什么激励您继续前行?

【陈沛】在实施目标的过程中,会发现路会越走越宽,不断发现新的追求,实现更多构想。我创建明德最关注的是患者体验,后来发现医生也有体验的追求,比如医生需要一个更优化的医疗设施和人性化的管理平台,实现更优化的医疗服务。随着医生多点执业的放开,明德就可以为医生提供这样的平台。

此外,要想后发先至就必须学会利用新技术。感谢互联网技术的巨大发展,可以提供很多想象空间。我相信网络医疗必将是改变医疗业态的一种力量,不但可以缩短医患之间的距离,利用医疗专家的碎片化时间,提升各项资源的使用效率,还可以拓展医疗覆盖的地域疆界等等,这些也都是我想继续尝试的空间。理论上不难理解,也有很多人在关注,关键是谁能把这些设想落地。阿里的商业模式并不复杂,却只有马云做到了,我也相信自己的执行力。

【宁静】您希望达到怎样的高度?

【陈沛】我想做的,就是一个比较纯粹的医疗,我希望明德能成为中国最好的私立医院。至于我个人,创业是积累到一定程度必然会发生的事情,也是一条不归路。有人说过,创业者分两种,一种人是为了追求和炫耀金钱,另一种人是为了事业,经济收益只是伴随事业成功而来,但是后者可以创造历史。

我已经做成了一个酒店式的医院,下面我想做一个没有医生的医院(医院设施平台),还想做一个没有病人的医院(网络医疗平台),哈哈,我不忽悠,大家拭目以待。

宁静评论

走出陈沛的办公室时,我发现门口并排立着几个乐器箱和一个高尔夫球包。他随手打开一个,里面是一个金色的萨克斯。他坦言,音乐和体育是他的最爱,他会演奏十几种乐器,全都是自学的,但自从创业后,这些乐趣已经很少触及,因为没有时间。

我想起年逾70才开始写作的萨缪尔·厄尔曼,他曾写过一篇已流传百年的《青春》——

青春气贯长虹,勇锐盖过怯弱,进取压倒苟安。如此锐气,二十后生而有之,六旬男子则更多见。岁月悠悠,衰微只及肌肤;热忱抛却,颓废必致灵魂……

明德承载着陈沛的的医疗梦想,陈沛也会以他“纯粹的医疗”理念,给明德一个可预见的未来……

宁静:药学背景, 制药/咨询/BD外企多年, 热爱写字

宁静访谈录:讲述医/药人自己的故事

宁静访谈录ID: ningjingfangtanlu

个人微信:ningjingwriter

联络邮箱:ningjingfangtanlu@163.com‍‍‍‍‍

宁静访谈录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