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曼科技CEO老汪:可穿戴不要贪大求全,单方向轻量化路线更适合初创团队
老汪 老汪

土曼科技CEO老汪:可穿戴不要贪大求全,单方向轻量化路线更适合初创团队

土曼科技CEO老汪想对创业者说:单方向、轻量化的路线更适合初创团队,想全面发展也未尝不可,但对于初创团队很难很难。

黑马说:京东众筹3天100万的成绩,给土曼科技——一家自主研发智能手表的科技型企业注入一针强心剂。但有谁知道这家公司曾一度各种问题不断,创始人痛苦不堪。土曼科技CEO老汪想对创业者说:单方向、轻量化的路线更适合初创团队,想全面发展也未尝不可,但对于初创团队很难很难。

 

文/老汪 土曼科技CEO
编辑/梓盐

 

我是土曼科技CEO老汪,土曼科技是一家自主研发智能手表的科技型企业,目前仍在创业路上。这路,很难走,但是这路绝不乏风景。

 

各种花式痛苦接踵不断

 

我从小是一个非常独立的人,大学的时候选择了我最喜欢的电子专业,经过几年寒窗,毕业后却阴差阳错的在电视台做了几年通讯行业,但在那以前,我就对电子产品非常感兴趣。这也是促使我进入电子领域的重要原因。

 

后来,在2004年的时候我出来创业,2011年创立土曼百达有限公司,在开始做智能手表之前我围绕电子产品做了很多产品,比如耳机、音箱、移动电源等周边产品。后来到了2012年初,我进入了智能手表领域。在那个时候对于整个市场布局和一些看法都相对不成熟,简单的认为智能手表很简单,结果大家都知道了,同时,这也是2013年那场跳票事件的主要原因。

 

做手表之初的土曼百达非常非常努力,而且当时我们相信,两年之内可以做出一定规模,现在看来这明显也是对过去创业的经历过度自信了。用自己过去创业的经验和积累打底,只坚持了8个月就没钱了。跟合作伙伴们一商量,他们也不约而同的不敢投入了,他们认为这个行业链条很长,而且当时的情况也远不是最初的想象,因此我也变成了孤家寡人。同时,各种各样的问题接踵而来。

 

首先说说设计,这是一个大问题。手表设计之初,表盘曲面的部分包括玻璃和TP,玻璃做成弯曲的,而且要大规模生产,研磨问题很大,我找了很多工厂都搞不定,最后用玻璃注塑的工艺搞定。另外TP也是个难度极大的活,传统ITO无法实现弯曲。

 

然后说说生产,这是最核心的事。起初,我们对生产难度的预估不足,没给自己留BUFFER,工厂出现状况的时候完全没有应对办法,其实说实话,工厂出状况在供应链是很常见的问题。但富士康也确实没想到这么个小东西难度会有如此之大。

 

前面这2个问题都是毁灭性的,与此同时还有各种各样的小问题不断的跳出来,说成花式痛苦绝不为过,这对于我个人以及整个团队来说都是折磨,从精神上尤为明显。但我们知道,只要解决掉问题,那么看到的一定会是阳光。

 


 


偶见阳光初尝甜蜜

 

就创业公司角度来说,认为单方向轻量化的路线更适合初创团队,想全面发展也未尝不可,但对于初创团队很难很难。还有就是方向不能出错,方向对了,执行就好,也不用怕犯错。所以,最初我们一致认为如果做一款彩屏的手表恐怕很难打开市场,所以我们选择了Eink墨水屏幕。

 

不久前,我们在京东发起众筹,结果真的很出乎我的意料。虽然在众筹之前我们以明确表明此次众筹只为筹“信”但还是没想到仍会有那么多的忠实用户支持我们,3天100万,虽然扣除成本几乎只是不赔不赚,但这份信任却像一阵强心剂一样,给我个人以及整个土曼带来了巨大的信心。

 

土曼的公司规模还算中规中矩,不多不少。外观设计大概6,7个人,电路设计5个人,软件20多人,机构三个,工艺,品控,供应链还有七八个,在众筹结果公布之后,所有部门的员工都笑的很开心,我想告诉他们,他们是最棒的。而且土曼一定会越来越好。

 

关于未来,我真的是想做一家小而美的公司,向苹果一样坚持设计,像Google一样敢于创新,自由,用匠人心态来做产品,做公司。但产品前景是公司未来发展的唯一衡量标准。同时,作为刚性需求是可以培养出来的,可穿戴会提供前所未有的交互体验,使得其他设备无法替代,比如现在大热的智能家居,我不觉得智能是遥控方式的变化,应该是机器比人更聪明。同时,数据采集在可穿戴的优势非常明显,我们在开发体感和语音控制的应用,这个应用场景很多,比如来电话我甩手挂断,抬手接听。用语音控制家电。健康会是可穿戴特别重要的应用,我们都在努力。

 

最近,我们已经在逐步的正式对外销售。到目前为止,我们已经完成了首发中的预定环节,已经有近7500人预定T-FireMetal了。这是非常非常值得高兴的,看到那么多的用户喜欢我们的产品,真的是从心里高兴。这也是对我和团队最大的帮助和支持,也是我们见到的阳光,尝到的甜蜜。

本文为作者投稿,不代表本刊观点与立场。

路线 团队 方向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