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述】海蜜网创始人:从黑客开始,我的14年互联网“淘金史”
徐俊 徐俊

【自述】海蜜网创始人:从黑客开始,我的14年互联网“淘金史”

从一名大学生黑客,到抢注域名;从做B2C鞋子网,再到CPS效果广告,徐俊14年的创业经历,基本成了中国互联网发展的重要注解。如今,他既是估值1亿美金域名的持有者,又已拥有多家成熟公司,但当下,他将目标盯准了“跨境电商”——自己的最后一个创业项目。


黑马说:从一名大学生黑客,到抢注域名;从做B2C鞋子网,再到CPS效果广告,徐俊14年的创业经历,基本成了中国互联网发展的重要注解。如今,他既是估值1亿美金域名的持有者,又已拥有多家成熟公司,但当下,他将目标盯准了“跨境电商”——自己的最后一个创业项目。以下是“连环创业者”徐俊的口述。
 

文/徐俊

编辑/王瑞 刘惜墨

 

我当时创业完全是被逼的,并不像乔布斯那样是创业英雄。当时学这个专业并学校忽悠了,对这个专业不喜欢,平时的考试我都不去参加,大三的时候学校给我发了一个降级通知,因为这个降级通知,我才开始了人生的第一次创业。

 

2001年

创立黑客联盟:当上“大斑竹”接触前沿信息

 

2001年下半年,我上大一,受当时Internet热潮的影响(2000年三大门户网站上市),我报了浙江理工大学的网络技术专业,比较坑的是,进了学校才知道,所谓的网络技术跟我们现在的Internet半点关系都没有,这个专业主要是研究“钢铁是怎样炼成的”机械自动化专业,主要解决“轧钢”问题,基本都是学习生产线上的一些公式,和物理数学等打交道。

 

这个时候,国内大学周边都开始涌现大量的网吧,上网成了我们那个时候最时髦的消费,我的很多同学都开始接触网络游戏。对所学专业不感兴趣,对未来感觉非常迷茫,抱着对网络世界的兴趣,我也开始每天出入网吧。

 

一个偶然的机会,我接触到国内的黑客组织,开始使用各种网络工具进行黑客行为,后来我做了国内四大黑客联盟之一的大斑竹,这个经历让我接触到最前沿的互联网信息和技术应用。

 

因为接触了很多互联网应用层面的东西,大一下半学期开始,我开始从社会上接一些建站和域名生意。那个时候每个月可以获得几千元的收入,生活费和学费都不再需要跟家里要了,很有存在感和价值感。后来生意逐渐多了后,我把生意再外包给其他人,做一个中间平台的轻生意。

 

2004年

创办“域名”公司:退学后面对第一次失败

 

经常性的不去参加考试,成绩经常挂科,到了2003年下半年,学校给我发了一个降级通知。

 

我当时压力特别大,我知道留级或退学意味着什么,对于即将毕业的学生来说,根本无法通过类似校招的正常渠道去找一份工作。

 

 

过年回来的时候,我告诉父母要创业,当然,理由不能说是因为挂科找不到工作。一开始父母是非常反对的,我只能灰溜溜的回到学校,不过很快事情出现了转机,父亲告诉我,他把家里的一处房产卖了10万块,作为创业的启动资金,这是那个时候创办公司需要的最低注册资本。

 

2004年2月28日,公司正式成立,做些基础业务,比如卖域名空间、3721网络实名、网站建设等等。那一年的杭州好像突然冒出几百家类似业务的网络公司,竞争就像今天的手游行业一样。

 

到了7月份的时候,我的10万块钱就花完了,发完7月份的工资是我的生日,那天我尝试了好多个银行的取款机,目的是为了取出最后剩下的50块钱,后来终于发现,只有邮政储蓄的取款机才支持小于100块面额的取款。

 

钱取出来后,妈妈正好给我打了个电话,我跟妈妈说,我这边挺好的。挂完电话,我就哭了,面对失败的滋味太难受了,而且,我一直觉得我找不到工作,当时绝对是走投无路的感觉。

 

经过第一次创业失败,从此我都特别注重风险控制,创业不是赌博,创业是一场长期的博弈,我不认同创业是孤注一掷,你如果死了,还拿什么去拯救自己,无论想什么办法先让公司活下去,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成为价值超1亿美金的Game.com域名持有人

 

2005年4月的时候,我在杭州的莫干山路租了一个实际面积不到15平方米的单间,这个小单间算是我人生路上的一个标志性地点,在这个小单间里,我开始了一个新的生意机会。

 

从4月开始,截止到6月份结束,我早起晚睡,每天只做一件事:抢注域名。

 

那个时代,很多人都抢注域名,域名抢注生意是这个时代的一个独特的风景,较早接触互联网的一群人有非常多的一部分通过这个生意积累了原始财富,其中比较著名的还有著名投资人蔡文胜,而奇虎则刚刚花了1亿购买了360.com。

 

域名生意就是一个雷军所说的风口。基于域名这条线,我后来创立了4.cn金名网,4.cn金名网2014年的交易额已经接近10亿。从长期来看,我一直很看好域名投资生意,我现在仍然在做域名投资,域名是稀缺资源,去年我刚买了game.com, 很多朋友都人为这个域名的估值可以进入世界前三,第一的sex.com卖了1.2亿美金。

 

也许有一天,当中国最大的游戏公司腾讯想在全球建立影响力的时候,我这个域名就可以发挥它的价值了。

 

2005年

成立广告联盟:为做站“淘金”的人服务

 

中国早期的互联网有一个非常重要的群体叫做个人站长,现在每个人都在用的百度、淘宝的发展阶段,个人站长在里面都起了不可低估的关键作用。我也是一名个人站长,大学期间除了帮别人做网站,我也会自己去做一些站点,下载站、音乐站、影视站,总之什么有流量就做什么。

 

我觉得生意分成两类,一类是淘金,一类是卖水,做站叫做淘金,而为做站的人服务是卖水,很多人希望把网站做的非常大,从而获得可观的收益。认识非常多的站长朋友后,我决定开始为站长服务的卖水生意。

 

2005年7月,我成立了易特广告,专注于“卖水”业务,主要模式是寻找一些急需扩大流量和曝光度的网站广告主,然后整合站长资源,把广告投放到他们的网站上面去,从中赚取利润差价。行业内把这种业务成为广告联盟,亚马逊联盟、百度联盟、淘宝客本质上做的都是类似的业务逻辑,即便是时间已经过去10年,移动互联网时代仍然有很多公司在从事广告联盟的业务。

 

这个时候的中国互联网已经开始呈现爆发的态势,媒体开始把互联网企业的创始人捧为创业英雄,资本市场每天追逐大量的概念,这些概念落地之后就需要大量流量。对大流量的需求,为易特的“卖水”业务提供了源源不断的广告收入。

 

2007年

插曲:加入58同城 给姚老板当助理

 

进入2007年后,易特原有广告业务已经趋于稳定,我本人希望有一些新的突破。

 

2007年8月,我已经为易特找到了很优秀的合伙人汪若飞与朱臻巍,一个擅长市场策划,一个擅长技术,也正是因为他们,易特公司目前依然运转的很好。那时在易特安排好主要负责人后,我动身去了北京。

 

 

帝都是中国互联网始终的中心阵地,无论从资源层面还是思维层面,这是我当时的判断,我觉得我有必要去感受和学习下。

 

抱着开拓思路和眼界的想法,我最终加盟了58同城,职务是给姚老板(姚劲波)做助理。当时的58只有30几号人,姚老板跟大家说,将来的58要做到58个人!跟马云一样,姚老板也给员工描绘未来的美好,同时也会给员工许以期权等激励。58同城上市的时候,我曾经算过一笔账,如果一直待下去,我应该也是亿万富翁了。姚老板是我创业路上一个非常优秀的导师,现在也经常会给我一些商业模式的指导,现在姚老板说他老婆现在也用海蜜买东西,他挺看好我现在的事情。

 

58和北京的经历只是我人生的一个小插曲,我可能还是属于不安分的那种人,我还是比较喜欢去创业,实现自己的想法。在58同城呆到10月份,我还是决定回到杭州继续创业。

 

2008年

再出发:创办最大的域名交易平台4.cn

 

回到杭州后又回到易特。

 

现在广告有一些逻辑悖论缺陷,比如说,用户在阅读内容的时候是不希望被打扰的,做为内容的运营方对用户体验的顾虑很大。同时,广告内容需要用户主动行为触发,实际的广告效果也不是特别理想。

 

类似的思考和总结在接下来的几年里成为常态,这些思考对我一些底层思维的启发和总结帮助很大。这个期间,我还尝试了广告统计系统ECLICK、互动行销、软件广告联盟与KMEDIA插件等等。

 

2008年我启动了4.cn金名网。

 

4.cn金名网2014全年交易额已经接近10亿,已经成为全球最大的域名交易平台,同时也造就了数十个千万富翁的域名投资人,正是因为这些人陪着共同成长才有4.CN的今天。

2008年我还合伙创办了独立B2C平台鞋子网(Xiezi.com)。现在鞋子网已经关闭,当时跟我们类似的产品国内有好几家,但目前为止,基本都关的差不多了,乐淘网CEO毕胜当时说了行业内的一句地震级的言论,任何垂直电商都是一场骗局。

这期间,失败的项目还有93游戏。主要原因在于缺少关键的人,我们的开发人员都是从其他项目转过来的,当我们实现入门级作品的时候,行业的游戏水平已经超出我们一大截,核心人才始终是我们这个行业的关键要素,我现在主要的事情之一就是找到合适的人。

现在除了海蜜全球购,我的其他项目都是由事业部的负责人独立完成。

刚开始创业的几年,我是唯利是图,即使给员工做培训也只是专业知识的培训,一切的出发点都是公司利益,以公司为核心,而现在我是以员工为核心,包括创办麦乐会和麦学院,只要对员工有利的事情就去做,把公司利益放在一边,员工好了,自然也努力工作了,员工就是核心要素,这是我对管理层面的感悟。

 

我现在选项目,从两个方面考虑,如果有相关基因和优势,可以做产业链比较长的业务,如果不具备很大优势,我会做产业链短的项目,离现金流相对近一些的项目。

 

2011年

创办多麦:全年做到40亿交易额

 

2011年国内B2C大热,我当时判断CPS广告会是未来趋势。于是单独成立了一家多麦广告,着手进行CPS业务的运营,由周艳负责(现在海蜜项目的COO)。

 

去年多麦已经实现了40亿的交易额。互联网广告可以实现两种广告,一种是品牌广告,一种是效果广告。

 

品牌广告的逻辑是这样,当用户看到广告后,会产生或者提升对品牌的信任、好感。典型的代表是央视的广告,当一个品牌在央视播出之后,用户会认为该品牌有实力、可信赖。而互联网属于新兴事物,即便腾讯、百度、阿里巴巴的创始人也都是草根出身,天然的基因不具备所谓的权威性,按照这个逻辑,起码眼前这个阶段这些不具备权威性的草根媒体无法做为这些品牌的背书。在未来能成为品牌背书的媒体永远是少数,但国内的网站何止千万。

 

效果广告最终的落脚点一定是实际产生了多少消费,广告技术的发展为这些提供了可能,国内大多数网站都要做效果广告,除了百度,去年腾讯和新浪微博也开始了效果广告的运营。CPS广告是效果广告的一种极致,也是未来的趋势。

 

2014年

我的最后一个创业项目:海蜜

 

做海蜜之前我已经很久不参与具体的项目管理。我的角色更像天使投资人,我希望能从不同的维度给项目一些建议,4.cn金名网、多麦cps广告都在良好的运作,不需要投入精力。

 

多麦现在在杭州已经是一家典型的中型公司,我希望找到一个机会,将多麦带入一个全新的阶段。

 

2014年5月份,浙大EMBA组织去美国访学,领队安排我们在奥特莱斯购物3个小时,早上9点到纽约附近的WOODBERRY,最后直到晚上9点关门的时候才依依不舍地离开,后来同学们还一直抱怨很多东西没买。还有一次本来要去参观一个景点,同学们一致要求放弃景点再去一次奥特莱斯补货,在那边购物差价很多,比如一个COACH的包包,国内卖2500左右,那边只要个79美元,我平时穿的衣服,一件毛衣在国内购买基本都需要1000以上,那边只要个39美金,包括CK、POLO等等,差价基本都在三四倍,所以大家觉得在那里购物不是花钱,而是感觉自己在省钱赚钱。

 

去年8月份小孩放暑假,我带她去英国呆了一个月,其间在英国买了不少当地的东西,回来的时候还扛了咖啡机回来,再次证明了海外商品对我们是有诱惑力的。我认为这个机会已经来了。

 

这个项目我要亲自操刀上阵,为多麦,为我自己成就一个大的梦想。

我们有电商基因,我认为我对这个领域有足够的理解,并且我有足够的资源来做这个事情。

 

干完这个事情,或者我就可以真正退休了。

 

本文作者徐俊,连环创业者,拥有多麦等多家公司。

本文不代表本刊观点和立场。


创始人 黑客 互联网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