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告诉我们 滴滴快的“合体”后的7种可能
孔明明 王方 孔明明 王方

历史告诉我们 滴滴快的“合体”后的7种可能

企业需要一个绝对的持股者和控制者,仅看在创业公司合并、被收购后,CEO被边缘化的例子已不在少数。今天,我们就来盘点下那些合并、收购后被边缘化的创业者们,并从中预测滴滴、快的合并后的走向。

黑马说:来玩一个谜:两名队员参加100米赛跑,是分开跑速度快,还是把两人的左右腿绑起来跑得快?大家若有参加绑腿赛跑的经历,答案已经很明显。滴滴和快的是速度类似的选手,现在它们腿绑起来了,预想一下,结果会是怎样?今天,我们来盘点下那些合并后被边缘化的创业者,并来预测一下滴滴、快的的未来。


文/孔明明 王方 本刊记者
编辑/孔明明
 

情人节当天,滴滴、快的宣布合并,消息霸占所有科技网站的头条,滴滴打车CEO程维更是在内部邮件中称“这次合并成为中国互联网历史上最大的并购案”。

 

(数据来源于易观国际)

 

看似轰轰烈烈的“热恋”背后,也引来了诸多质疑。据快的CEO吕传伟介绍,此次合并是通过双方合股的方式完成,不涉及现金交易。合并后的新公司将实施Co-CEO制度,由滴滴CEO程维和快的CEO吕传伟同时担任联合CEO。两人在“内部邮件”中均强调:管理层团队仍牢牢掌握公司控制权。

 

先不论Co-CEO制度在中国企业施行的难度——企业需要一个绝对的持股者和控制者,仅看在创业公司合并、被收购后,CEO被边缘化的例子已不在少数。今天,我们就来盘点下那些合并、收购后被边缘化的创业者们,并从中预测滴滴、快的合并后的走向。

 

Part1 合并、收购后被边缘化的创业者

 

1、PayPal与X.com合并,大部分员工离职或被解雇

 

 

1999年,PayPal创立于硅谷,成立初衷是解决用户付费问题。在这个充满前景的市场中,PayPal面对着诸多竞争对手:特斯拉电动汽车的创始人马斯克在1999年创立的X.com、大名鼎鼎的雅虎、第一银行和易贝-富国银行。这其中,X.com和易贝收购并开发的Billpoint对其最具威胁。

 

为实现持续发展,2000年3月,PayPal.com和X.com 宣称,他们将合并成一家“全球最大的实时网上支付公司”。合并后的公司将允许用户在网上进行款项支付和收帐业务以及实时支付网上拍卖费用,两家公司将免费提供上述支付服务。

 

PayPal与X.com合并后不久,PayPal创始人泰尔就选择了辞职,而马斯克就任新公司CEO。马斯克上任之后,开始对公司进行技术整修,引起了公司其他人的不满,eBay董事会决定请回泰尔,解聘马斯克。

 

PayPal企业文化的反对者并不只有马斯克,事实上,很多X.com员工在PayPal呆的时间都不长。著名网站Yelp的首席执行官、曾经在X.com担任工程师的杰莱米·斯多普曼表示:“X.com和PayPal曾经是竞争对手,这让人感到难堪,而这种难堪最终演化为了冲突。大多数X.com员工选择了离职或者被解雇。”

 

2、高德被阿里收购,创始人成从武变为“CEO特别顾问”

 

 

2002年7月,高德软件公司成立,成从武开始对对导航地图进行产业化和商业化运作,并开发完成一套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数据采集工具和编辑处理平台。

 

2006年10月,高德完成首轮私募融资4000万美元,投资人包括红杉资本、KPCB、华登国际、联想投资等国内外著名风险基金。2010年7月1日,高德在美国纳斯达克全球精选市场成功上市,股票代码为AMAP。

 

2013年5月,高德宣布获阿里巴巴2.94亿美元投资,双方达成战略合作协议。2014年4月,高德正式与阿里巴巴集团达成并购协议。阿里将以每股普通股5.25美元或每股美国存托股份(ADS)21.00美元的收购对价收购高德其余72%的股份。

 

2014年7月,阿里集团宣布高德私有化完成,阿里CEO陆兆禧将兼任高德控股CEO,原高德控股CEO成从武出任高德控股CEO特别顾问8月,高德出现大量员工离职现象,9月,高德进一步遭遇人员流失阵痛,原高德CMO金俊离职,原高德向移动互联网转型的操盘手、高德副总裁郄建军也挂帅而去。

 

3、百度收购91无线,CEO胡泽民卸任

 

 

2013年7月16日,百度宣布与网龙签署谅解备忘录,将出资19亿美元向网龙收购其持有的91无线网络有限公司(91无线)的57.4%股权。不足一个月后,91无线人士透露,百度于8月13日晚正式完成对91无线的收购,但其并未透露原91无线高管去留问题。

 

2014年2月25日,网曝91无线CEO胡泽民卸任,由百度副总裁李明远暂代其行使职权。另外,伴随胡泽民卸任事件同时发生的还有业务调整,原来的91无线业务被分为3大块:1,91分发相关团队与百度手机助手团队合并,成立百度移动应用分发团队,由李明远总体负责;2,91游戏运营业务与多酷合并,成立百度手游运营团队,隶属于百度用户消费业务群组(CBG);3,91阅读业务将与CBG阅读业务逐步整合。

 

对此,胡泽民表示自己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离职,仍为百度91董事,还在继续为百度91董事会成员帮助百度91进行更好业务整合。不过,从调整后各项业务改“姓”百度来看,百度已经全面接手91。

 

值得一提的是,胡泽民并不是91无线的创始人。2007年网龙用了10万元人民币,从80后创业者熊俊手中购得91无线前身“iPhonePCSuite”。两年后,熊俊与网龙发生分歧,接受了创新工场投资,重新创业。

 

4、优酷收购土豆,原高管全部出局

 

 

2005年4月15日,王微创办的土豆网正式上线。2005年到2010年,土豆网共完成5轮融资,2011年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其实土豆网本来有机会先于优酷上市,但无奈王微深陷离婚纠纷,致使IPO之路障碍颇多,最终被优酷抢先,并且差距越来越大。

 

2012年8月24日,优酷土豆成功合并后,王微正式辞任土豆网CEO。 收购完成后,优酷和土豆结束了鱼死网破的争夺,优酷土豆集团稳坐视频行业第一阵营;规模效应和协同效应逐渐表现出来,财报上亏损的数字递减。但在这背后,原土豆的高管团队逐步被出局,半年内离职率超过50%。

 

2013年3月,39岁的王微开始了自己的下一个项目,2013年5月8日,王微正式通过微博对外公布,新动画工作室的名称定为:追光动画。王微称,这个项目已经从国际投资人那里募集到了数千万美元的资金。

 

5、第七大道被畅游收购后,创始团队全部出走

 

 

2009 年,第七大道旗下游戏《弹弹堂》一炮而红,这个由曹凯一手创办的公司也走向台前。随着公司的发展,曹凯萌生了上市的想法,但当时第七大道内部却没有一个人知道如何筹备上市,后来曹凯选择与有成功上市运作经验的搜狐合作。2011年,畅游宣布收购第七大道68.258%的股权。

 

为这场交易埋下隐患的是并购协议中的一个对赌条款:如果第七大道的业绩表现达到约定的标准,并且第七大道在2014年之前在纳斯达克、纽交所或者香港完成首次公开募股,其非控制性股东有权将持有的股票以提前约定的价格出售给畅游,认沽期权将于2014年到期。

 

虽然后来第七大道在2012年以保密形式向纳斯达克递交了上市招股书,而且已经走完上市的全部流程,但最后去纳斯达克敲钟这一步却没有完成,也就是说,独立上市失败了。这其中的原因,还不得而知。

 

2013年5月,畅游提出提前完成对第七大道的全部收购,让曹凯彻底心灰意冷,提出辞职。曹凯曾解释道,内容制作公司上市后,难以再把精力用在做游戏上,而变成资本运作为核心,违背了自己的初衷。

 

2014年2月20日,畅游的内部邮件显示,第七大道COO(首席运营官)孟治昀、CPO(首席产品官)及神曲工作室负责人胡敏已经离职。至此,第七大道创始团队已经全部出走,各奔前程。

 

近日,更是传出畅游将出售17173和第七大道的消息,让人不胜唏嘘。

 


 

Part2 滴滴、快的合并后的7大可能

 

类似的例子还有很多,在此就不再一一盘点。从一定意义上来说,这些公司面临的命运几乎是必然:合并、收购本来就是为了利益最大化和消灭竞争对手,尤其对于业务相似、团队重合度极高的公司来说,更是如此。

 

2月14日,滴滴总裁柳青在接受采访时表示:两家合并是为了梦想和放弃对彼此的成见,合并后,管理层会一直保持运营独立性,未来地图、支付等接入哪家都由用户体验决定。GGV资本管理合伙人符绩勋也称,两者合并后最大的挑战在于团队梳理,这也是未来半年的工作重心,而团队在面临重大调整时的挑战在于留下最好的人才。

 

在此,我们不妨做一下大胆预测,看看滴滴、快的合并之后,未来会出现哪些变动:

 

1、任一Co-Ceo离职

 

 

此前有传,滴滴快的持股比例为分别为52%、48%,后被否认说法不实。但从设立的Co-Ceo来看,二者持股比例很接近。创业经常会碰到“控制股权”问题。

 

Co-Ceo在福布斯世界500强企业中经常被使用,如甲骨文、SAP等,但要么是权责分明,一个管运营,一个管产品技术,要么是跨国公司,业务遍布全球。而滴滴、快的不符合任一一种情况。

 

很可能,Co-Ceo只是过渡阶段。团队整合、资源梳理时,必然需要一个拍板决策者。对于滴滴程维、快的吕传伟来说,两人都是有着多年创业经验的创业者,从竞争对手变为同事,两人必然互不服气,而企业文化的融合也会发生不少摩擦和冲突。就像PayPal和x.com一样,最后决定去留的,已经不是创始人自己。

 

2、员工被裁

 

 

合并后,新公司董事徐传陞首先表示,不会裁员。但别忘了,类似的情况在京东和易迅之间就发生过。记住一句话,合并如若不裁员,那就不叫合并。招人是一回事,重叠业务被裁是另一回事。

 

对滴滴和快的来说,由于业务的重合性极高,所以必定会出现在同一个市场、人员过度冗余的状况。为了更好的组建团队、保证成本和效率,裁减员工及出现员工在波动中的大幅度离职,几乎是不可避免的状况。

 

3、遭遇反垄断调查

 

 

去年初,滴滴、快的一场总数额达20多亿元的补贴大战,把全国的本土打车公司都挤出去了,主要原因是后者玩不起,没有腾讯、阿里一样的亲爹。结果滴滴、快的把对手消灭后,两人自己却好上了。

 

注意,在打车这个领域(不含专车神马),只有老大、老二,没有众多老八、老九。老大、老二一合并,打车市场绝对被垄断了。虽然,在现行《反垄断法》里,滴滴、快的在营业额、相关领域的认定上,可能不符合条件。但现在不审查不代表未来也不会。等新公司长大了,营业额符合条件了,依然可能遭遇审查。

 

4、减少补贴,提高服务质量

 

 

从双方发布的公关文已能看出,恶性的大规模的烧钱竞争不可持续。滴滴、快的进行多轮补贴大战,虽然市场在很大程度上被教育了,但就像2月14日两人在公开信中所说,出行市场规模太大,而两家仍只占了一小部分。在继续选择补贴的同时,合并后的滴滴、快的应当尽快找到,并构建自己的服务优势,在产品和服务上实现与其他对手的差异化竞争。

 

5、阿里、腾讯争夺支付入口

 

 

回顾下阿里、腾讯恶性烧钱的背景,打车只是切入手段,通过支付绑定用户进军O2O才是目的,阿里要推支付宝,腾讯要推微信支付。现在好了,二者合并了,用户打车用谁家的支付更好?

 

虽然新APP哪家都支持,但还是免不了一场恶战。滴滴、快的是合并,但阿里、腾讯没合并啊,微信、支付宝没合并啊,这就是一颗定时炸弹,可能是冷战,也可能是热战。由于已是名义上的一家人,反而是滴滴、快的夹在中间不好做人。

 

7、或在未来6个月内IPO上市

 

 

在内部公开信中,程维称:“未来六个月是滴滴全新的挑战,六个月后,我们会交出答卷。”吕传伟则说:“双方合并后,上市计划也会提上日程。”对滴滴快的来说,合并之后作为中国市场上一家独大的打车服务提供公司,他们显然有足够的实力去美国上市,有相关人士表示:“‘ 提供及时性需求服务’的概念在美国市场很受欢迎。Uber首次公开募股到400多亿,滴滴、快的合并至少也有60亿~100亿。”

 

但即便能上市,我们在这其中只能看到对资本的好处,看不到对二者公司的好处。滴滴、快的现在最大的压力不是来自自身,而是来自历史。从历史来看,真正能产生1+1〉2的合并案例几乎没有,尤其是这种实力无比接近的选手,二者都处于高速发展期。万一失败,代价是惨重的。

 

那些在一年前就被挤出局的创业者,现在可能是你们的机会。如果滴滴、快的整合失败,请回来;如果他们整合成功,更要回来,赛道上永远需要新势力来打破。最后,我们用易到对这场合并的回应来结束这篇稍显悲观的预测稿:两个长得特别特别像的,产品节奏一模一样的,运营方式也一模一样的公司,合并了。

 

“大,未必好。梦想,并非金钱造。”


本文记者孔明明(联系邮箱:kongmingming@chuangyejia.com,微信zzxm1989),着重O2O、在线旅游领域的报道;记者王方,着重TMT及移动互联网方面的报道,邮箱wangfang@chuangyejia.com。
本文为i黑马原创,谢绝转载,如转载请联系微信号korchagin。


滴滴打车 快的打车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