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包七日变
余一 余一

红包七日变

从除夕到初六,天天有新剧目上演,成就了一场“红包七日变”的精彩好戏。


i黑马:今年,红包上演了一出内斗大戏,支付宝和微信到底谁输谁赢?从除夕到初六,天天有新剧目上演,成就了一场“红包七日变”的精彩好戏。


 

day1:封杀与反封杀

早在2013年,这场封锁与反封锁之战就已经开始。阿里以用户购物体验和交易风险的理由对微信进行了封杀,无非是想封死微信的电商化和支付之路。

 

但阿里万万没想到的是,马年春节,微信居然用红包轰炸了支付宝的“珍珠港”,出其不意地拿到了移动支付的船票。之后,在支付宝后院茁壮成长了一年的微信支付,不仅孕育了微商这个威胁淘宝的小baby,更携手京东、滴滴、大众点评,处处和阿里一较高下,争夺流量入口。

 

羊年来了,已经吃过一次大亏的阿里,自然不会放任微信在春节继续一枝独秀,但在进军微信后院的时候,阿里却悲催地从“封杀者”变成了“被封杀者”。从快的红包到支付宝红包,无一幸免,腾讯用着和阿里极其相似的说辞,报了当初的“一箭之仇”。

 

在上演了“封杀”与“被封杀”的复仇大戏之后,阿里、腾讯又奉献了一个“反封杀”的益智悬疑戏码。节前快的和滴滴的合并,跌破眼镜的同时,更是让大家欲罢不能地玩起了猜谜游戏。此外,为躲过腾讯封锁,阿里还机智地发明了锻炼记忆力的红包口令游戏。让这场红包大战,还未开始,就已经精彩纷呈。

 

day2:微信赢了

 

除夕当天,好戏正式上演。阿里加微博,微信加手Q,他们各自带着一帮企业和明星小弟们,开始了楚汉争霸大战。

 

阿里系重点打出了粉丝红包、整点红包和马云红包三张王牌,开发了打地鼠赢红包、红包接龙、个人红包、群红包、面对面红包等玩法。面对阿里五花八门的打法,腾讯只用了“社交”一招,以不变应万变,微信主打一二线城市,手Q主打三四五线城市,再祭出春晚和摇一摇的大杀器,在除夕给了阿里漂亮的反击。

 

春节的红包大战,微信红包总数超过10亿次,摇一摇峰值达到8.1亿次/分钟;支付宝红包数量2.4亿个,2998万人参加的数据一出,似乎此战的结果已定。

 

除夕过后第一天,微信赢了,阿里输了的声音成为市场舆论主流,i黑马当天发布的一篇关于阿里是怎么丢掉城池的分析,得到疯狂转发和议论。支付宝红包在产品体验上的反人类设计和匪夷所思的小气,代替无聊的春晚成为了段子手们的新宠。

 

day3:阿里没输

 

在浩浩荡荡的批判反思和调侃支付宝热潮澎湃之时,反对的声音也立刻汹涌而来,第三出好戏如期而至,此戏名为“打脸”。

 

在上一波热议中,大家普遍认为支付宝被微信打得毫无还手之力。新一轮浪潮中,一群逆潮流的猛士站了出来,激烈地打脸“阿里惨败论”。i黑马又再次成为争辩的主要阵地,阿里没输,还是老大的声音成为第三出戏的主旋律。

 

戏的主角依旧是微信和支付宝,同样承认微信成功偷袭了珍珠港,却推陈出新地把阿里和微信比为美日,虽然日本有偷袭之胜,但美国原子弹一出立刻揍趴日本。支付宝已经抢了银行一大块蛋糕业务,做起了资金清算,实现了电商生态,沉淀了上千亿的资金。而支付宝红包才第一年试水社交支付领域,就已经和微信形成抗衡,有防御之功,老大地位依旧稳固。

 

day4:外挂的罗生门

 

在社会舆论争辩阿里腾讯到底谁输谁赢的时候,另一场好戏也在各大微信群如火如荼地上演,这次是警匪律政剧。

 

由于春节期间红包的井喷现象,市场上应运而生了一种叫红包外挂的东西,无需手动操作,一旦开启,自动抢红包,快、准、狠,永远都是抢红包前五名,可谓是红包神器。

 

但是神器也是邪器,机器人让自然人极其不爽,于是围绕外挂,微信群都成了侦探群,蛛丝马迹侦查外挂,“ 钓鱼执法 ”此起彼伏,抢到的战战兢兢,没抢到的疑神疑鬼,好好的红包游戏变得怨气冲天。

 

警匪剧之后是律政剧,支持外挂和反对外挂的争辩了一场又一场,支持者认为火车票外挂也是外挂,都是节省时间提高效率,为什么支持火车票外挂,批判红包外挂。反对者认为这有违公平原则,破坏了红包的游戏属性。谁也没法说服谁。

 

外挂的出现,的确给红包埋下了隐忧,更重要的是它会破坏微信的社交功能。春节期间围绕外挂,各大微信群的紧张气氛飙升,就可见它的破坏性。腾讯肯定也知道它的危害性,不公开处理是因为目前外挂仍然是极少数派,公开处理反而是助长。

 

day5:春晚和运营商惨败

 

虽然阿里和腾讯在讨论输赢问题,但都是在讨论未来,现在而言,他们都是大赢家。那么大输家到底是谁呢?看两组数据,你就知道了。

 

2015年央视羊年春晚,电视直播收视率为28.37%,创下历年新低。这是从2008年鼠年春晚有公开数据可查开始,春晚收视最低的一届,收视率首次跌破30%,观众规模也是第一次跌破7亿。

 

另外根据工信部相关数据统计,2014年春节放假期间,全国移动短信发送量累计达到182.1亿条,同比下降42%,首次出现大幅度下滑,而2015年的春节,短信发送量预计将降到100亿以下。

 

一句话概括,春晚和短信已经属于过去了。

 

day6:场景之思

 

在争辩之后,反思戏码正式开始。虽然微信在红包战役中获得胜利,但战争才刚刚开始。

 

微信借由红包解决了知名度和绑定的问题,但是还有一个严峻的问题急需解决,就是使用场景匮乏的挑战。i黑马的家乡是五线小县城,父母问微信的钱可以怎么用时,i黑马居然只能想起打车和充话费两个用途,于是兴致勃勃的父母立刻就打消了使用微信支付的念头。

 

与之相反,支付宝基于多年的积累,有着丰富的线上线下场景,包括餐饮、商场、超市、便利店、打车服务、医院等线下支付场景,充值、转账、余额宝、彩票、信用卡还款、行程单、电子券、会员卡等线上支付场景等,更不要提覆盖面极广的淘宝、天猫电商生态。

 

借由红包,微信支付在一二线城市覆盖面已经可以和支付宝抗衡,如何扩展三四线城市以及乡镇农村市场,已经不是红包能解决的了。场景不拓展,这场腾讯、阿里之争,最终不过是,抢到微信红包,到支付宝上用的戏剧结局。

 

day7:摇一摇的猜想

 

红包七日变,随着种种争议的尘埃落定,迎来了最后的开放式猜想话剧,借由春晚重新定义的摇一摇,会上演什么好戏?

 

腾讯把自己目标定为连接一切,但如何连接手机和电视一直是个难题。摇一摇的出现是一个破题之举,作为电视屏和手机屏的“新型”互动形式,明年电视节目和微信的合作肯定会普及化。

 

但是摇一摇又会有什么新玩法?是否仅限于与电视屏的互动,都是不确定而又充满趣味的未知数。

 

本文为i黑马原创,如转载请必须联系微信号zzyyanan。

 

本文为i黑马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侵权必究。


七日 红包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