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乔纳森 · 海特:市场发展如何改变社会认知
未来创客 未来创客

【观点】乔纳森 · 海特:市场发展如何改变社会认知

作为道德伦理心理学家,乔纳森·海特通过独特的角度研究了商业在人们心中的位置。市场社会给人类发展带来怎样的影响?中国的未来之路将走向何处?

黑马说:3月12日14:00,北京东方梅地亚中心M剧院,“未来创客·2015春季思想峰会”暨未来创客品牌发布会盛大启幕。9位来自科技创新、科学前沿、认知心理以及互联网的资深专家学者现身峰会,用9场面向未来的精彩演讲为近300位观众实现了一次超越边界的头脑穿越之旅。

 

作为道德伦理心理学家,乔纳森·海特通过独特的角度研究了商业在人们心中的位置。市场社会给人类发展带来怎样的影响?中国的未来之路将走向何处?以下为演讲文字实录。

 

市场发展如何改变社会认知

 

乔纳森·海特

积极心理学先锋派领袖、纽约大学斯特恩商学院教授

 

 

资本主义在本质上,到底是道德的还是不道德的?

 

不论在中国,还是整个世界,商业都可以给一个国家带来繁荣,可以把人民从贫困中解脱出来。但从历史上来讲,商业一直是一个具有争议的话题,很多人喜欢它,也有很多人痛恨它。这正是我的研究领域,作为一个道德伦理心理学家,我研究的正是商业在人们心中的位置。

 

一副存放于上海一家老博物馆里的广告海报,展示的是1950年时资本主义在中国人民眼中的样子。海报里的资本家被描述成一个非常恶心的胖子,傲慢地把钱扔到政治家及其他人的脸上,并企图用这一手段控制他们。但更引起我注意的是,这张海报下面描述的如地狱一般的景象,可以看到种族的歧视、对人民的剥削以及一些色情和下流的图画。这幅海报给出的消息非常清晰:资本主义是人类最恶毒的一个现象。

 

 

但是时过境迁,世界变化很快。下面是我来到中国第一个24小时所经历的一些事。在来中国的飞机上,我在看一本书——《野心时代》(Age of Ambition: Chasing Fortune, Truth, and Faith in the New China),这本书在美国非常流行,描写中国的新一代在新价值观的引导下努力地功成名就。而当飞机飞入中国境内时,我把这本书放下,开始看一本杂志。其中有一篇说:“广州欢迎所有想要致富的人来这里。”

 

然后,我开始看飞机上放映的一部电影,有一部电影引起了我的注意,名叫《分手大师》,我一边看电影,一边看下面的字幕,其中一个场景吸引了我,里面讲了一位成功学大师在北京鸟巢讲授如何让人们成功,他说:“我有办法让你们比想象的更富有。”电影放完以后,我看了看我的表,坐在我旁边的是一个18岁的年轻大学生,他也看了一下我的表,我以为他是想知道现在几点了。但实际上他说了句:“这是欧米加,我知道这个牌子。”

 

这就是我刚刚进入中国后的5分钟。之后我平安降落,去了外滩漫步,我看到一个雕塑,很显然它是纪念为国家和战争奉献自己一切的年轻的士兵们。雕塑前面横着一个巨大的百事可乐广告车,车顶上写着“活在当下”。

 

 

接着,我走到了南京路,看到了好八连的雕塑,它讲的是伟大的中国人民解放军把中国人民从帝国主义手里解救了出来。而我再看过去就发现一幢有三星标志的大楼立于后方。我继续行走,漫步在整个南京路,我看到的是接连不断的各种豪华的品牌店,中国人正在里面汹涌地抢购各种国外名牌的奢侈品。

 

所以显而易见的是,中国在这几十年里有了巨大的变化,尤其是人们对待资本主义的看法。但我也知道,中国是一个非常大的国家,有很多不同的声音,所以对资本主义的看法也有很大差异。

 

其实并不仅仅在中国,在我的国家——美国,同样的故事也在发生。人们对资本主义的看法同样非常矛盾,有人喜欢它,也有人憎恨它。在伦敦和巴黎,在首尔也上演着同样的故事。

 

 

 

只有让别人富裕,自己才有可能成功

 

那么,到底什么是资本主义,下面是一个比较官方的定义,资本主义是一个政治和经济的系统,其中,一个国家的贸易和工业是被私人所有者所拥有的,并且它的目标是追逐利润,而不是被国家所拥有的。

 

资本主义不仅仅指的是商业,其中的一个重点是国有要低于私有,中国目前国有企业仍占有很大的份额,但可以看到的是,中国正在向资本化方向发展。

 

我个人最喜欢的对资本主义的定义来自大卫•施密茨(David Schmitz),他认为:“最好的一点是,在自由市场社会中,只有让别人富裕,自己才有可能成功。”也就是说,资本主义实际上并不是一场《大富翁》(Monopoly)游戏,因为在《大富翁》中,一个人的成功是以别人的损失为代价,你必须把别人踩在脚下。

 

有一点非常重要,资本主义给人类社会带来的巨大变化可以跟我们发现和驾驭火相提并论。人类历史自公元1年—1950年,一直到公元1500年之前,世界各地都非常贫穷,人们的生活水平维持在每天一美元以下。但到1500年以后,欧洲经济开始出现增长,出现了富裕。而在那时,欧洲人掌握了航海技术和造船,还掌握了资本,这些商船会到各地采购最便宜最好的商品,运到欧洲贩卖。

 

这实际上就是商业资本主义,正是由于商业资本主义的发达,欧洲才开始慢慢领先中国。真正巨大的变化发生在1800年,英国出现了工业革命,这时不仅有了商业,人们还学会了如何制造,建立巨大的工厂,用很低的价格制造很多的商品。而美国也在工业革命后成为后起之秀。美国是人类历史上第一个大规模富裕的社会,在这个社会里的几乎每一个人都买得起车,每一个人都买得起房子。

 

而日本成为达到整体大规模繁荣的第一个非西方国家。中国实际上也是一个后起之秀,取得了巨大的跃迁。如果观察中国GDP总额的历史变迁,在大跃进时期,中国的GDP几乎没有提升,文化大革命时也毫无起色。但在改革开放带来的市场经济以后,事情就不一样了。

 

 

 

 

从贫穷到富强,从传统价值到世俗理性

 

历史上很多著名的思想家都有这样一种哲学,即富有会使人腐化、堕落和变坏,比如老子就在《道德经》第12章中如是说,苏格拉底也有类似的思想。但是,法国哲学家孟德斯鸠却说:“君子爱财,取之有道。”托马斯•潘恩也表达过类似的思想,即资本主义是指,如果你想要自己发财致富,一定要给别人带来好处。

 

钱到底对我们是好事还是坏事,这是一个经验性或体验性的问题,下面来看一下大家普遍的体验真正是什么。自1981年始便开展了一项“世界价值观调查”,在获得大量数据后,统计局便开始分析,在经过严格的因子分析后他们发现,所有调查数据都可以用一个两维度图像来表示。其中,北欧斯堪的那维亚在图像的右上方,非洲国家在图像的左下方,而以中国为代表的亚洲地区在这个图像的左上方。从中可以看到一个变迁趋势:大多数处于下方的国家都是农业国家,当工业慢慢发展时,也慢慢偏离了传统的价值观,慢慢走向了世俗理性,因为只有这样才能和生产线,和人的价值相匹配。这一变化同时也带来了宗教的地位越来越低,家庭的价值也开始下降。

 

 

这张图像的横轴代表一个社会价值的变化,在左边意味着,社会经济很贫困,人的生存也受到很大的威胁,这时人更关注物质。向右移动意味着,社会的物质越来越丰富,产品越来越多,人也就有了更多的精神追求,要求更多的权利和自由。位于图像的左上方意味着,人们对宗教和家庭看得越来越淡,但同时也越来越重视遥远的陌生人,重视自然环境和野生动物。

 

在大多数情况下,国家的发展经历的都是从左下方到右上方,即从贫穷到富强的过程。但这种变迁并非一条直线,而是分为两步。一般来说,第一步是发展工业,提高其物质水平。而当工业发展到一定阶段后,便开始从工业经济进入服务经济和知识经济,也就是对个人的知识和服务有了更高的要求。

 

这一研究的作者这样总结了其中的变化:当生存压力越来越小时,人的思想更倾向于发展,他们觉得自由比安逸更重要、自主比强权更重要,他们会更富有创造力,而不喜欢墨守成规。

 

中国新一代的价值观、工作方式和思想正在生成

 

那么,未来中国将会发生什么呢?从图像中可以看到整个儒家文化圈,如中国、中国香港特区、中国台湾地区、韩国、新加坡。但要注意的是日本,它是第一个进入工业经济,并且从工业经济跃迁到服务经济的亚洲国家或非西方国家,它所走的曲线是从左下方向右上方运动。所以也存在这样一种可能性,即所有的国家都可能遵循这样的发展路径,就像日本一样一直不停地向上、向右移动。当然也有可能50年后,中国会像现在的瑞典一样。但我认为还有另外一个更大的趋势:中国不走右上方的道路,而直接向右移动,就像现在的法国、比利时、卢森堡一样。

 

 

虽然我无法预测中国将会经历的变化路径,但有一件事我非常确定,在过去的两个月里,我已经游历了6个亚洲国家,我确定从现在开始,中国的代沟以及上下两代人的差异会越来越大。从亚洲各个国家,特别是各个城市,将会看到新一代已经产生了自己的价值观、工作方式和思想。

 

关于中国的未来,下面是我的几点假设。有一点显而易见,在图像中,中国肯定会持续向右移动,会创造出更多的消费行为,更多的价值。还有非常重要的一点就是,管理者会发现,旧式的管理风格很有可能对新一代不适用了。而社会心理学给大家的一个启示是,传统亚洲文化的价值观可能会越来越淡。为什么?可以想象一下,当你拥有了一定的财务基础,不再为自己的财产和未来担忧时,你对家庭的依赖也就越来越小了。同时,在现在的亚洲城市中,家庭的规模越来越小,和过去相比,年轻一代也没有了那么多的叔叔、阿姨或者兄弟姐妹。

 

最后一点便是,我认为中国在不远的将来会经历非常巨大的变化。我鼓励这种转变,并希望转变是平滑的,因为当前中国的政治与商业、消费者以及公民之间的关系,很有可能在未来不再适用。

 
乔纳森 海特 市场发展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