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明朝科举故事观今日创投圈之乱相
刘谦 刘谦

由明朝科举故事观今日创投圈之乱相

跟你说个在《明朝的那些事》 里没写的故事。

文/刘谦
 
跟你说个在《明朝的那些事》 里没写的故事。
 
朱元璋当了皇帝就想着恢复科举----不能让天下学子再荒废下去了,朝廷还有好多官位空缺。元朝太任性了,搞个科举还分AB卷让蒙古人作弊。读书人欢欣鼓舞,放下锄头泥刀准备应试,做梦都想成为天子门生。
 
 
战乱多年,老百姓穷啊,全职读书真没几个能负担,院试、乡试、会试的路费报名费都不少。有点活钱又有头脑的财主就想出个主意:掏腰包赞助穷书生,叫做义师;书生考中后要十倍偿还,考不中钱就打了水漂,穷书生没钱还呀。回报其实还不止钱,成为未来官员的义师,以后官商交易的想象空间可大了,所以这事当时好多人抢着干——当不了状元,就当状元的干爹!
 
先是村里小财主先掏钱给书生考县试和府试;考上的要花更多银子准备省里的乡试,这就得有州府里的大财主接力掏钱了。考上的秀才就到各大财主家里去拜门生,展示才学让对方多掏钱,顺便把唧唧歪歪小财主的钱还了;大财主会借机考察,有合适的就慷慨解囊。就有财主嫌络绎不绝的秀才太烦,就联合几个同样心思的财主,叫上一批秀才PK,就是现在的选秀或者项目路演。


 
酒过三巡,领头财主发话:“各贤儒,多亏新皇圣明,不然各位不是种地就是做小买卖。尊崇孔孟也是我们的理念,就想找个有梦想的门生帮助金榜题名。你只要说出自己能金榜高中的理由,就能找到有缘的义师!”
 
众秀才跃跃欲试,一阵谦让后还是按长幼次序说话。
 
一个50岁开外的精瘦老头站起来一拱手:“众员外,众同年,我家三代儒生,可惜在元朝被埋没了。我熟读四书五经,隋朝起各朝科举的一课一练都做过,总结出颠覆性的八股文写法,帖经墨义,无一不精,也屡次夺得八股文大赛名次。”
 
第一个就这么厉害!一下子就把众财主胃口吊起来:“能把你这个颠覆性写法说细点吗?”
 
“天机不可泄露,说出来就有人抄袭。看我考试第一就知道,相信有眼光的不会介意这点。我只想找有实力的,1000两白银起。”
 
众员外面面相觑:这位是有点名气,可是胃口忒大了,先看看下一位吧。
 
第二个站起来的白胖书生看打扮就知道家境不错。
 
“晚生乃制笔世家,平时家里来往的都是大儒,所以起点也比别人高。本来也只想传承家业,家父说现在科举是国家大计,考上可以光宗耀祖,帮咱家业务转型,考不上对咱家毛笔生意也是宣传,我家毛笔牌子刚从“工农牌”改成“进士牌”,价钱也是翻倍。晚生倒不缺钱,就希望结识点人脉,未来有机会合作。”
 
员外们心里暗想:这样的也有,看来今年科举大热啊。领头财主咳嗽一声:“公子是个实诚人,我们也愿意结交,那下一位是?”
 
第三个发言的是个矮小瘦弱的书生,还带着浓厚的乡音。“各位老爷,我家种梨为生,但我自幼天资过人,想通过自创的梨花体来改变命运。我的办法是让陈腐的八股语言融入梨花的清香,没文化的能看懂,专家看过也拍案叫绝。若得到老爷资助,定然有望高中。不要1000两,也不要800两,只要200两。200两您买不了吃亏,买不了上当,倒可能买中未来的进士!”
 
“贤侄的梨花体确有新意,可就这么一招,指望高中恐怕还……而且老夫还听说直隶省也有人写出桃花体、杏花体的文章。” 部分财主也是见多识广。
 
第四个是膀大腰圆的汉子,话也说得直:“各位的文章其实半斤八两,难说谁能考中。我的思路跟你们不同,如今天下初定百废待兴,皇上会有功夫看些酸腐文章吗?Too young too naïve, 这是要借此选拔治国人才!我早想好了,会在科举的历史、形式、组织、作用、趋势上亮出观点,打破八股格式,革新翰林院体制,建立我朝廉政亲民形象。这文章出来不得亮瞎考官的双眼?你们梨花桃花体比不了吧?我也不多要,500两银子,但是得进了翰林院才能还钱,性子急的免谈。”
 
财主们威风惯了,没想到现在书生也挺横,谁让官府现在力挺读书人。领头财主咽了口气,朝汉子拱手致意:“老夫今天也是茅塞顿开,会后一定再来请教。下面哪位高材发言?”
 
第五个说话的深眉大目皮肤黝黑,长相和口音都跟中原不同。“在下的经历就比各位牛逼,自幼在天竺国长大,去过波斯国奥斯曼国游学,中文梵文波斯文流利。你们现在读的经书也是当年唐僧从天竺国借来的,哦,你们读的诗经我那个是佛经?其实差不多的,我的绝招就是对标天竺国大藏经来写八股文章,所谓破坏式创新。估计你们别说见过,想都没想过吧?听说中原白银都掺锡,我只收黄金,500两起,不议价。”
 
一些财主差点没从凳子上掉下去,他们努力挤出一丝笑容:“敢想好!我们也要换思路,一会咱们私聊。 不知今晚剩下二位准备好了没?”
 
“好了!”第六个站起来的齿白唇红,长相英俊。“不才四书五经读过,平日诗文在村里也小有名气,不过我的看家本领是书写技术。” 领头财主问道:“今日官府考的是文章,可不是书法”。“员外您有所不知,天下文章一大抄,看你写字妙不妙。考官看几百份卷子,你觉得他真有功夫分别文章好坏?还是要卷面好看,湖广布政司调研发现字迹跟录取率关系极大;再说我颜值又高,殿试上打印象分我也占便宜。”
 
“胡扯”,“荒唐”,” 无聊” 其它秀才都不干了,拉拉扯扯就要动手。
 
“斯文,斯文,动口不动手!” 财主们赶紧控制局势。
 
最后一位秀才却是乳臭未干的少年,领头财主说:“自古英雄出少年, 贤郎敢入科举,定有过人之处吧?”
 
少年很机灵,站起来不断作揖:“小可春秋、周易都没读懂,但这不妨碍博取功名。首先我有官府支持,学政为树立年轻人上进典型,破格让我考上秀才;再说当今圣上干脆利落,我压根就没打算按八股写,宋词唐诗元曲我都会借鉴。文章可能老朽文官看不上,但徐达、常遇春这些武官一定喜欢。我要的不多,您随意,到了心理价位,我自然会点头。”
 
终于完了,一帮老财们长出口气,没料到出钱的还这么弱势。回到后院密商,领头财主说:“今天的情况大家都看到了,良莠不齐还贵得聊不起。可是钱还得投哇,咱现在要是爱理不理,明天可就高攀不起了。”
 
“就是,上一拨的秀才素质和要价都好些,咱们一犹豫没出手。这次不出手,下一批还不知道怎样。”
 
“好吧,大家意见一致就投吧,也等不及去查他乡里籍贯祖宗八代了。大家协商着分开投,贵得两位也可以一块来。”
 
“那咱要不要对外如实宣布所投多少?”
 
“这是各家私事,大家自便。数量报多点也正常,免得外界小看;不过把银子说成金子,小心来年官府加税赋。”
 
一通忙乱后消停,财主秀才们都在做着好梦。


 
人算不如天算,没多久朝廷八百里快马加急告示就发到各省:现元朝余部未除,川滇残匪嚣张,尚不能刀枪入库。因此本期科举只考武科,文科推迟两年。望天下书生继续攻读,愿转考武科的加倍欢迎!
 
靠,皇上一变卦,就把这帮准备踏准“风口”的人坑苦了!
 
(本文虚构,请勿多想。如有雷同,纯属故意)
 
作者刘谦系医药/移动医疗作家,微信号:rogerjx720

今日创投圈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