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间房:“喝血”的行业打折也融不到资
卢旭成 卢旭成

六间房:“喝血”的行业打折也融不到资

昨晚,停牌数月的宋城演艺公布重组预案,拟以26亿元收购六间房,前者是国内线下演出第一名,而六间房是在线演绎的前三,这一对组合起来,日后恐将成为一个娱乐巨无霸。

黑马说:昨晚,停牌数月的宋城演艺公布重组预案,拟以26亿元收购六间房,前者是国内线下演出第一名,而六间房是在线演绎的前三,这一对组合起来,日后恐将成为一个娱乐巨无霸。
 
不论结局如何,六间房终究不再缺钱了,它可以放开膀子干一干了:100%股权=26.02亿元。而在曾经,六间房差点因为缺钱死掉,在2008年金融危机时,创始人刘岩一身债主,发不出工资,融不到钱... ...
 
想起当年一幕,不知刘岩内心是否会有触动,一切恍如隔世。2012年初,创始人刘岩接受了《创业家》记者卢旭成采访,整个过程描述得详详细细。


也是在2008年,当整个视频网站行业都被认为没前途时,弹尽粮绝的六间房CEO刘岩办公室里坐满了债主。刘岩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你们要钱,我能理解,我有钱我也给你们了……”
 
戴一顶鸭舌帽、一身休闲装的六间房CEO刘岩,1月6日下午这样跟《创业家》记者回忆他经历过的最苦逼的日子。再过两天(1月8日),六间房将在北京五棵松体育馆举办一场演唱会,主角都是六间房“秀场”上的小明星,主持人是何炅,出场费据说达到了60万元。
 
恍如隔世啊。
 
2008年11月,刘岩将六间房的员工从250人裁到约60人,每天一上班要处理的烂事就是跟债主“死磕”。债主在办公室不走,他也照样心安理得地办公;债主告到法院,他苦口婆心地劝说,如果让六间房死了,你们的钱大部分要不回来,因为裁员时六间房已把现金大部分补偿给了员工,“所以你看我们裁员没有人骂我”。
 
六间房最大的债主是带宽和服务器供应商,比如蓝汛。这些供应商在2007年视频网站行业最火之时,给优酷、土豆这些视频网站付款账期是3~6个月,视频网站可以先使用带宽,费用延后再付。刘岩回忆,如果当时全部清算完这些费用,六间房马上关门。
 
 “那时候打折也融不到资,这个行业本来就是个‘喝血’的行业。”刘岩这样解释:视频网站当时没有清晰的盈利模式,带宽、服务器、版权等成本像个无底洞,所有的人都对这个行业没有信心。
 
要命的是,刘岩和他的投资人一开始没搞明白这一点。六间房是中国最早以分享视频短片为概念的视频网站之一,2006年因为手握有《一个“馒头”引发的血案》作者胡歌等草根作者,它曾一度是中国最大的视频分享网站。刘岩和他的天使投资人都认为,视频网站是一个拼创意的行业,只要投入几百万美元即可。
 
这段辉煌历史很短。2007年,从六间房开始,所有视频网站都通过“专辑”的形式,让用户以5分钟左右的长度,将更长的电视剧、电影等上传视频网站,视频网站流量一下刹不住――用户看一集电视剧就是几十分钟,IP和PV跟新浪等以图文为主的网站比又非常吃亏,
 
 “这个成本完全是荒诞的,所以我们怎么办呢?2007年我们说‘我们跟’,那时候土豆开始用其他方式大量做长片。”刘岩说,长片实际上就是短片的连续播放,没有任何技术含量,但它颠覆了整个行业,原来大家都是做视频分享,后来都变成电影站了。到2008年,优酷、土豆等又开始比拼谁的长片做得更流畅,虽然有CDN加速等手段,但要想做得更流畅只有花更多的钱买更贵的带宽,“你要让北京的用户觉得爽,只能买比偏远地区贵好多倍的北京地区的带宽”。
 
从2007年下半年开始,刘岩终于相信这是一个需要砸2亿美元才有可能胜出的行业。“这在当年不可想象,一个细分市场2亿美金砸下去,感觉花这钱太罪恶了。”古永锵(微博)等投资出身的视频网站玩家开始按照“冷冰冰的”资本玩法去融第二轮、第三轮,拿的全部是基金的钱,而刘岩和他的投资人则摇摆在跟还是不跟的中间,难受。
 
 “有人去做电影,其实当时我们已经觉得挺慌的。”刘岩说,跟不是,不跟也不是,“这个东西也看不到未来。”
 
不过,2008年突如其来的金融危机反而让煎熬中的刘岩和投资人解脱了,只是有些残酷。“投资人也没压力了,也不用再拿视频网站的概念去融资了,因为根本就融不到。”刘岩说,虽然当时整个环境让自己压力很大,六间房终于可以去做之前不敢做的事情了。
 
刘岩跟所有的债主――包括投资人――抛出了一份生存计划:把所有长视频删除,将最大的一块带宽成本刹住,同时找到能迅速带来收入的业务。刘岩对技术部门的要求是,所有长视频删除后只需相当于原来10%的带宽,却要保证整个网站流量相当于原来的70%,“我要保证排名,我要卖广告,流量不能跌得太多。”他解释说。
 
接着,刘岩又要求广告部员工冒着铺天盖地的负面新闻,拿着“作弊”的相当于原来70%的流量去卖出150%的广告。刘岩瞄准了最有钱的游戏行业,大量上传游戏短视频,一家家拜访客户,“我们不说我们是视频分享行业最大的网站,我们说我们是游戏行业最大的视频网站,找伙伴合作,然后狠砸一个广告给它。”
 
最苦的时候,六间房的所有员工没有三险一金,只拿70%的薪水。刘岩特意让公司留出30万元,作为员工的不时之需,谁家有婚丧嫁娶等用大钱的时候就从这笔钱里支。“用了十几万元吧。”刘岩说,2009年3月六间房用自己赚来的钱(而不是投资人的钱)发了第一次工资,后来慢慢开始能全额发薪,补“三险一金”。主打“在线表演”概念的六间房“秀场”业务也开始发展壮大,刘岩很得意于自己探索出的靠用户买“飞机”等虚拟物品给在线明星的用户付费模式,现在六间房的员工又涨到了近200人,并准备引入下一轮融资。
 
 “中国视频网站还有变局,现在没有一家独立的视频网站主站流量超过10%,大约40%的流量来自百度。”刘岩谈到中国视频网站行业格局时,称自己是“旁观者”,“假设没有视频网站,可能我们下拨就做团购了,团购就会打得更加激烈,这帮人肯定要选这个题材创业。”
 
选上视频网站行业是刘岩的宿命,他的命是不是比选上团购的那拨好一点?

六间房 融资 行业打折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