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静访谈:医药老将马宝琳征战中医
宁静 宁静

宁静访谈:医药老将马宝琳征战中医

马宝琳,北京行善堂心脏专科诊所创始人。他出版过五本个人专著。我们很想知道,这位国内心血管泰斗胡大一的门生,为何弃医从商?为何在创业公司的鼎盛时期戛然而止?又缘何创立中医专科诊所?

黑马说:马宝琳——北京行善堂心脏专科诊所创始人。他出版过五本个人专著。我们很想知道,这位国内心血管泰斗胡大一的门生,为何弃医从商?为何在创业公司的鼎盛时期戛然而止?又缘何创立中医专科诊所?

下面就让我们一同来看《宁静访谈录》中关于马宝琳的访谈。


文 | 宁静

初次见面是在一间咖啡厅,一见面他便对我说,“你写的明德医院创始人的故事我深有感触,那些创业之初经历过的困阻、挣扎、无奈、疲惫……和我如出一辙”。我没有想到,他也是宁静访谈录的读者。

刚落座,他就客气地问我是否可以抽烟,征得我的同意后,一直烟不离手。他毫不掩饰再创业的艰难和疲惫,谈起最向往的生活,他说只要能悠闲地躺在太阳下,喝茶、抽烟……谈及曾经的辉煌,他也毫不掩饰那时的骄傲和对很多事情的不屑。

我问他为什么在咨询公司发展的辉煌时期选择放弃?为什么不能兼做心脏专科诊所?他说:欲练盖世武功,需一心一意十年面壁,能练好已属万幸;欲建丰功伟业,需兢兢业业穷毕生之精力,建不成才无悔。何来兼职?哪能兼做?我的故事就是一个真实的草根奋斗史。我家在农村,从小吃苦,没有背景,惟一的背景可能就是我是胡大一老师的弟子。

马宝琳毕业于河北医科大学,之后在某京郊医院做医生,他默默地对自己说,我要杀进北京城,杀进大医院,成为一代名医,而考研是成为名医的第一步,“考研就考天下第一的”。

他在京郊医院CCU值班时偶遇胡大一,院长陪着胡教授走进来,胡老师翻开我的书,看到扉页上写着两句话:惟大英雄能本色,是真名士自风流。他什么也没说,只是和我握了手”。之后,马宝琳就决定报考胡大一的研究生,经过一番周折,最终以第一名的成绩,如愿以偿。

“考研之前听说医院心内科硕士每月有奖金3500元,还听说胡老师有两辆汽车……后来才知道胡老师没有车,经常打车或骑自行车”,这让马宝琳心中很失落,因为他一直固执地认为当上名医,就自然拥有了名和利,而后者,对当时的他尤为重要。

在导管室工作一天,常常要做10台手术,也就是现在大家熟知的心脏支架,这几乎是当时很多省级医院心内科一年的手术量,中午根本顾不上吃饭。

“我从小玩什么都不错,学习一直考第一,我想考胡大一的研究生就考上了,到底哪个环节弄错了,让我这么狼狈?”那天他心情极度沮丧,极度落寞,极度懊恼,极度失落……

尽管下定决心第二天就辞职,但最终他选择了忍耐,因为他不想在研究生就读期间半途而废。他直言,在硕士毕业之后的很多年里,一直对胡大一老师有愧疚,“因为胡老师缺人,我还算比较能干,但后来我脱离了革命队伍,开了小差,直到最近五六年,胡老师经常表扬我,我的内疚才逐渐淡了”。

 


马宝琳与导师胡大一

 

【宁静】你从本科到硕士的求学经历,以及后来在几家医院做医生,之后又弃医从商,似乎都没有与中医有任何瓜葛。而你现在又“弃商而从中医”,你与中医的不解之缘来自哪里?

 

【马宝琳】我们家是中医世家,我从小对中医耳濡目染,之所以选择学西医,就是想完善自己的医学体系,贯通中西医。一个名中医的成长需要三要素:悟性、高人指点、临床经验;一个名西医的成长三要素是:名导师、大平台、国际视野。

说到我的中医缘,是从小就结缘,中医是我的主线,西医是辅助,所以开中医诊所是我一定要做的事,而创立咨询公司只是中途的顺势而为。开中医诊所是我的梦想,这个梦让我尝到了甜头,也尝尽了苦头。

 


【宁静】我一直期待与西医药学背景的中医交流,我觉得可能更容易地为我解释对于中医的诸多不解和困惑。你从小对中医耳濡目染,后又师从西医名师,你如何理解中医和西医的利弊?你认为医学的本质是什么?

 

【马宝琳】医学的本质是解除患者的痛苦,也是目标。检查、吃药、手术都是手段,只要目标没实现,一切手段都是白搭。

 

西医发展了一百多年,为人类健康做了很大贡献,但也有很多问题,简单说就是唯生物论,唯科技论,不久前胡大一教授专门写了一篇文章《生物医学走进了死胡同》,就是批评这个问题,现在西医学界的大专家也都在反思。

 

西医是生命科学,中医是生命哲学,各有优势,但科学需要哲学作指引。科学与否要看结果,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

 

西医在急救、手术等方面优势明显,但在某些疾病的治疗上,有着本质的缺陷和错误。从哲学指引和方法论上西医的治疗是不对的,从本质出发治疗,这就是哲学指引的区别。

西医还有一个问题,就是好多病没写进课本里,西医大夫也就没法治,当然中医的问题也很多,最大的问题在于:中医医学虽好,但你不知道谁是好大夫。

 

【宁静】你曾经是处方药学术定位的专家,也曾为各类公司做过管理咨询,开设中医诊所的决策出于什么考量?我想,对于一个职业阅历丰富、又一直从事理性分析和思考的人来说,单凭情怀和理想不足以让你做出这样的决策。

 

【马宝琳】中医一直是我心里的梦,给患者治好病以后,我比病人还高兴,那种自豪感和成就感,真能当饭吃。这辈子,如果不能把我的中医祖传技术发扬光大,等我老了一定会很遗憾。治病相对容易,开创成一项事业真的很难,以前国家政策对中医不太支持,我也尝试了几次,赔了不少钱。2009年我为此深思过,中医没落的本质原因有三条:晚清政治腐败、经济崩溃,国民自信心丧失;频繁的战乱使西医大显身手;当时社会变革的发动者在倡导西学。

而现在的时代特征,一是大国崛起,国民自信提升;二是慢病和保健为主;三是经济发展需要,大健康要崛起;第四是文化需要,中国国力增强以后必然要让文化走出去,什么能作为中国文化的代表?中医最合适,所以国家一定支持。基于以上判断,我认为中医即将崛起。

 

【宁静】我理解的中医优势在于综合治疗,而不是“头疼医头,脚痛医脚”,那为什么你的中医诊所定位于心脏专科?

 

【马宝琳】中医是不分科的,每个中医都能治很多病,但是综合中医诊所不易做大,对外不容易留下记忆,对内不容易凝聚资源,所以我定位做专科。对于心脏专科,我们的有效率能达到96%以上,所以胡大一教授以及我的师兄弟们都非常支持,胡老师还是我们双心研究院的院长和行善堂的首席顾问。

 

诊所筹备前,我也特意请教了医疗投资界的一哥——中钰资本董事长禹勃,他给我的建议是一定要可复制,行善堂做专科,也是为了让发展模式能够复制。

 

【宁静】你谈及将在诊所实施患者“无理由退款”,为什么这么做?你的自信来自哪里?

 

【马宝琳】医疗的本质是解决病痛,病痛解决了,患者花钱也高兴,如果病痛解决不了,我心里也过意不去,所以想搞无理由退款。当然,这也有经营的需要,有些民营医院不诚信,砸了口碑,很多人对私立医院有疑虑,无理由退款可能会减少这种疑虑。自信的原因很简单,就是疗效好,我们预期效果不好的一概不治。

 

【宁静】你对明德医院创始人访谈录有那么深的感触,缘于你也有过类似的创业经历,行善堂创立至今,你经历过的最困难的事是什么?现在,你对“成功”有怎样的理解?

 

【马宝琳】那篇文章我看了两遍,第一遍是有共鸣,第二遍是找安慰,经历几乎一模一样。创办一家医疗机构,治疗技术只是原始冲动和底气,作为创业者,缺人、缺钱、缺资源是共性,忙、累、着急也是共性。创业如登山,每前进一步都很难,但一步一重天,每一步都离登顶更近,我最大的感受是孤独,碰到的困难无法言说,只能自己扛。

我想要让更多的人知道:原来这个病能治好。治病救人,为中医争气尽份心,为中医崛起出点力,也算是我的中医梦。我觉得做想做的事,使劲折腾,到老了不留遗憾,就是成功。

 

 




版权声明:马宝琳,
北京行善堂心脏专科诊所创始人,资深医药专业化学术推广专家,西医硕士。本文转自《宁静访谈录》,由i黑马编辑。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i黑马观点与立场,如需转载请联系zzyyanan,未经授权转载必究。
 

马宝琳 中医 宁静 访谈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