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软件国有化”时代,中国企业的本土化技术与服务支持尤为重要
何晓阳 何晓阳

“后软件国有化”时代,中国企业的本土化技术与服务支持尤为重要

黑马说:上周,雅虎正式关闭北京全球研发中心,这引发了众多国内互联网企业面向雅虎研发人员的抢人大战。像腾讯、阿里、百度,包括嘀嘀、快的这样的企业,也都去雅虎的楼下拉起了横幅。他们建了那种五百人的群,瞬间被占满了,有非常多的HR还当街拉人问,

黑马说:上周,雅虎正式关闭北京全球研发中心,这引发了众多国内互联网企业面向雅虎研发人员的抢人大战。像腾讯、阿里、百度,包括嘀嘀、快的这样的企业,也都去雅虎的楼下拉起了横幅。他们建了那种五百人的群,瞬间被占满了,有非常多的HR还当街拉人问,你是不是雅虎的?据说李开复老师也去了。

这个事情说明外企纷纷离开中国,而雅虎可能只是一个缩影。包括像最近惠普宣布出售华三的股权,由其它的中国公司来竞标。比如像IBM的很多企业版权和源代码(WorshpereNQInformixDB2)给了华胜天成,这一系列的事情,都代表了外企在中国发生了很大的变化。

第一类是大型外企,比如惠普、IBM他们变身成为了新一代的中国合伙人,他们把源代码、产品、知识产权与中国的民营企业,甚至中国国家队,以合营的方式成立合资公司,从而继续生存。第二类是小型外企,比如CACompuwareRiverbedNetscout、雅虎,他们则是直接打包离开。

文 | OneAPM创始人  何晓阳

全球软件市场的变化

前段时间,全球APM市场的领导者Compuware也裁撤中国区全部员工并退出亚太市场。

Compuware是一家老牌美国上市公司,成立时间超过50年,Compuware的主要业务是在大型机MainFrame领域,2009年,Compuware2.56亿美元收购Dynatrace3亿美元收购Gomez,华丽转身,成为一家APM公司,并通过3年经营,在2013年成为APM领域销售额第一的公司,每年在APM领域的销售额接近4亿美元,远远超过市场上所有其他竞争对手。因为在APM领域的优秀表现,Compuware市值一度达到30亿美元。

但是就像《创新者的窘境》一书所描述的那样,市场的领导者总是倾向于从市场中攫取更多的利润,而无法适应整个环境的变化,然而,全球的IT市场确实日新月异,随着移动互联网和云计算时代的到来,应用,Application这个名词的涵义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从而,导致Application Performance Management这个领域的内涵和外延也发生了变化,在这个变化中,全球的大公司无一能够跟得上时代的脚步。Compuware也不例外。

在今天,企业级软件领域的主要变化有:n虚拟化和云算让整个系统的架构从集中式计算转向分布式计算;n企业级软件从定制化转向标准化和模块化;n企业级软件的开发语言,从以Java.NET为主,转向更多的现代开发语言,如Ruby

这个时候,Compuware提供的APM解决方案还是比较传统的解决方案,由于Dynatrace产品本来就是一个面向开发和测试的产品,Dynatrace公司主要研发团队又设立于奥地利,因此,对于整个IT时代的发展了解不足,产品逐渐暴露很多缺点,例如部署模式受限、License价格非常昂贵、实施成本高速度慢、缺乏真实用户体验管理功能等。

中国企业级市场的变化

除了全球APM市场的变化,中国企业级软件市场的变化也是不容忽视的。从2000年左右的外企组团到中国开拓市场,到现在外企组团撤离中国市场,这15年的时间,反映了中国企业在软硬件领域实力的增强。

近期中国政府和美国政府的交锋,实在让美国软件企业在中国的生意无法继续下去,以IT基础软件行业为例,在去年,中国银监会和工信部共同出台了《关于应用安全可控信息技术加强银行业网络安全和信息化建设的指导意见》(银监发〔201439号)和《银行业应用安全可控信息技术推进指南(20142015年度)》(银监办发〔2014317号)的重要文件,中国银行业正在全力调研行业可控信息技术以及网络安全。

120日,银监会下发《关于开展2014年度银行业信息技术情况调研的通知》,要求政策性银行、国有商业银行、股份制商业银行、邮储银行128日前将电子版直接反馈至银监会信科部,其他银行业金融机构于24日前按照属地监管原则将调研表反馈至银监会或银监局。

此次调研科目囊括了银行信息系统的软、硬件各个领域。金融领域的信息安全可控,首要面对的是IOE三大巨头,即IBM(服务器)、甲骨文(数据库)、EMC(高端存储)的拳头产品。其中,IBM对于国内信息安全可控的应对最为积极,已选择在国内和合作伙伴共同开发市场,同时公布了很多芯片源代码等。

据悉,不少银行已将传统的服务器架构从封闭式转型为开源系统。特别是在互联网金融领域,开源的X86系统已经占据统治地位。在IT基础软件领域受到冲击之后,ITOM(IT Operation Management)领域作为IT基础软件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收到非常大的影响。

317号文件要求在中国经营业务的美国企业要向中国政府提供程序的源代码,这对Compuware来说是绝对无法接受的事情。

外企离开之后会怎么样?我觉得会留下很多的问题,这个事情是必然的。首先,我们知道中国以前因为有外企的存在,所以很少有自己的基础硬件和软件的厂商。这些核心产品和核心技术,全部掌握在外国的手里。

比如像APM行业,CACompuwareRiverbedNetscout等这些外企逃离之后,第一个问题就是用户怎么办?之前,用户在这些公司里面部署了他们基础软件的产品,这些产品都是需要去维护和运维的。这些厂商走掉之后,bug没人修复,更主要的是这些系统会变成一个信息的孤岛,没办法跟其它的系统去联动。对用户来讲,这是很实际的风险。

另外一个问题,这些外企在中国也建立了小小的生态,可能是渠道、合作伙伴和ISV他们撤出之后,生态链上的这些企业就会遭遇尴尬。比如,中体彩跟Compuware原来是有合作意向的。那么可能用户的钱也申请了,这个在总代也已经在Compuware已经做了。但是现在Compuware撤出中国市场,这个交易就失效了,总代就会很尴尬,因为钱已经分给Compuware了,他也不能卖给最终用户了,因为他拿不到license而中体彩也很尴尬,因为这个已经申请过了,所以像这样的事情会很多。

所以,对于那些曾与外企业合作的企业来说,拿到lincese就显得很迫切。中国本土企业其实就是他们很好的选择,他们可以快速获得lincese继续自己的业务,比如C to O计划,那些受影响的客户只需1年服务费,就可免费获得我们产品License,此后每年只需缴纳服务费即可,这也是尽可能将产业链上企业利益受损降到最低的办法。随着外企淡出中国市场,在后软件国有化时代,中国企业的本土化技术与服务支持显得尤为重要。
 

版权声明:本文作者OneAPM创始人 何晓阳,由i黑马编辑;文章为原创,本刊版权所有。如转载请联系zzyyanan授权。未经授权,转载必究。

 

 
 
 
如果你对更多创业干货感兴趣,请加微信heimage0001,注明“姓名+公司名+职位”,否则黑马哥不会把你拉入创始人云集的微信群。
 
 

服务支持 本土化 时代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