职有我:花了6年时间 我把大学生兼职从线下转到线上
刘占禹 刘占禹

职有我:花了6年时间 我把大学生兼职从线下转到线上

职有我是为大学生提供兼职信息的大学生兼职联盟,成立六年累积了40万会员、4500家长期合作企业、60万人次的就职量,目前已经达到了北京兼职市场占有率第一。2014年10月,职有我将兼职业务发展至互联网,用自有资金打造“职有我全国大学生免费兼职联盟APP”。2015

黑马说:职有我是为大学生提供兼职信息的大学生兼职联盟,成立六年累积了40万会员、4500家长期合作企业、60万人次的就职量,目前已经达到了北京兼职市场占有率第一。

2014年10月,职有我将兼职业务发展至互联网,用自有资金打造“职有我全国大学生免费兼职联盟APP”。2015年2月拿到第一笔天使投资150万人民币。

当人们对于谈兼职中介色变的时候,是什么让一家公司在这个行业存在了六年之久,并有勇气向最烧钱的领域转型?

文| 职有我联合创始人兼CEO刘占禹

六年线下创业

在2011年的时候,我就有制作这个APP的想法,但是由于资金的原因,想法就搁浅了。“种一棵树最好的年龄是十年前,而后是现在”。现在,我要把握住这个机会做成这件事。

2008年,我第一次接触到大学生兼职市场,我发现当代大学生有着强烈的市场意识,渴望通过兼职丰富阅历,但是一部分大学生的就业观是有问题的:他们为了就业而就业,很少去考虑他们做的工作对他们的成长是否有帮助。我想要改变大学生的这种观念,但凡事要循序渐进,《礼记·大学》里说“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先修身,才能平天下,我决定先从大学生步入社会之前面对的兼职和实习问题入手。

在2009年2月我开了自己的公司,起名为橙色部落,希望有相同价值观的大学生可以聚在这里,形成一个部落,每个人在其中都能发现自身的价值。

公司刚成立的时候,来的人非常少。当时没有什么经验,就是在学校做一些简单宣传,去学校贴海报、发传单。不过它们的留存率很低,好在每次宣传后都会有学生来咨询。

学生在做兼职的过程中,我也会尽我所能帮学生解决他们遇到的问题。因为兼职行业确实比较乱,有部分损害学生利益的商家存在。

通常遇到问题时,我一定是先查清原由,让商家补发工资。有时候真碰见一些问题说不清原因但又不能赖学生的,我就自己掏腰包给学生发工资,所以那时我们在学生中的口碑还是很好的。我也是凭着这些一点一点的攒,公司运营了一年,也积累了6000多会员。

同年10月,我想趁势而上,就在昌平开了第一家分公司。令我没想到的是,这一步走得太急了。昌平分公司消耗了橙色部落太多的人力物力,导致两边运营的都不顺利,资金周转困难,信用卡欠了十多万,公司面临倒闭。

我那时不得不面临艰难的抉择,是继续坚持还是就此止步将损失降到最低?后来,我决定还是再坚持一年,彻底改变大学生兼职环境非一日之事,不能止步于此,另外大学生马上也要开学了,在这个时间段客户需求也是最多的。于是我就管亲戚借了钱,还了信用卡最低还款额,继续把公司扛下去,破釜沉舟,就看开学后能否有起色。

2010年春节刚过,果然和我想得差不多。通过去年一年的宣传和口碑积攒,橙色部落这个品牌在学生圈中变得小有名气。老会员会介绍自己的朋友来报名,新生们找兼职第一个知道的也是我们。所以当时会员数量增长得非常快。与此同时也有更多企业主动找到我让我帮忙寻找大学生人才。

最让我高兴的是,大学生们真正的把这里当做他们自己的兼职部落了,有些曾经通过橙色部落做过兼职的同学也成了这里的正式员工,到现在还和我一起奋斗。

对于我来说,这次的遭遇未必不是财富,这件事让我把自己沉下去、脚踏实地去做事,不再心浮气盛,我意识到做企业不能急功近利,欲速则不达,也意识到踏实的为用户做事才是企业存活的基本。

移动化转型

公司从2010后走得相对比较稳定。

随着互联网时代的到来,网络信息平台一个接一个出现,人们接收信息的渠道越来越多,找兼职也不再受到地域的限制。2014年,公司收益出现下滑。我意识到,如果保持原有模式运作下去就如逆水行舟。

我记得当时互联网流行这么一句话“不转型是等死,乱转型是找死”。有过之前的教训,我并不着急,做好分析,审时度势才是现在最需要的。

目前,中国互联网网民规模达6.3亿,移动端用户近5.3亿,互联网正分分秒秒潜移默化的改变着人们的生活习惯,我意识到移动互联网是未来大的发展趋势。

传统的兼职行业有着过于原始的宣传方法、过于单一的业务内容和太过浅显的服务纵深,无法满足公司发展和用户需求。而由于地域的局限性,企业招聘人才的覆盖面也受到牵制,企业岗位曝光度低,无法找到满意人才。

同时,当传统兼职行业互联网化时,最大的弊病就是将互联网作为一个业务渠道和宣传途径,手段繁复,没有创新,这时互联网化反而成为了公司发展的拖累,哪边都放不下、哪边就都做不好,利用既有线下行业优势带动线上发展才是最重要的。

另一方面,现在的90后大学生们已无法止步于满足自身需要及社会需要,他们更向往价值观层面的契合,与精神层面的引领,同时需要更强的群体认同感。他们在消费行为上也更容易相互影响,基于这些问题,将线下单一兼职服务转化为线上多元化职业平台,正是我现在需要的。

2014年下半年,我开始着手转型,挖掘互联网人才,并将公司改名为职有我。很感谢我的两个合伙人,拥有10年高校培训经验的毛建强和拥有10余年互联网运营经验的连伟,他们将职有我线上线下资源完美结合,让APP落地。

业务方面,我在满足学生基本兼职需求后继续深挖,为大学生提供“兼职-实习-就业”一站式服务,并为大学生记录职业历程、进行职业规划和就业指导。

我总结,兼职市场无序混乱,原因有三点:

1、企业诚信问题:一方面是指兼职中介机构;另一方面则是兼职的实际雇佣方。

2、学生诚信问题:学生能否认真对待兼职工作,按要求完成企业任务。

3、兼职安全问题:如何规避涉世未深的大学生在兼职时的安全隐患,这也是学生自身、学生家长以及学校最担心的问题。

这次创业中,我在线上提出了相应解决方法:

1、职位审核体系:延续职有我线下制度,每一个职位都会经过审核专员的严格审核。

2、信用评价体系:学生可以和企业互评。

3、先行垫付功能:学生在工作之前可以先领钱,解决了学生着急用钱的窘境。

经过半年的调整,目前职有我拥有一支近40人的团队。其中包括经验丰富的客服团队,他们每天都在为十几万用户提供优质服务;还有充满激情的校园渠道团队,仅北京就有500名校园经理,一天内可将推广信息投放至100所高校,完成北京校园无死角覆盖;现在又新增了产品研发团队,为职有我APP快速迭代提供支持。

职有我正准备进行下一轮融资,融资将用于完善职有我的产品,拓展职有我的市场占有率。未来职有我将慢慢的从一个求职工具,一步步的成长为一个与大学生活不可剥离的互动社区。

随着移动互联网技术的不断发展,未来“职有我”将上线更多的功能,打造一个垂直于大学生群体的招聘社区。基于这个移动化平台,让大学生在职有我的生态圈中可以随时获取行业动态、吸收工作经验、探讨职业规划、甚至产生职业众包。
 

为了激励黑马哥写出更多、更好的文章,您可以扫下面的二维码给黑马哥适度打赏,金额有8.8和88元!
 

 

 

本文作者刘占禹,由i黑马编辑;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i黑马观点与立场。如转载请联系zzyyanan授权。未经授权,转载必究。

 

 
 
 
如果你对更多创业干货感兴趣,请加微信heimage0001,注明“姓名+公司名+职位”,否则黑马哥不会把你拉入创始人云集的微信群。
 
 

 

职有我 大学生兼职 O2O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