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第一女性创投人李宏玮:靠钱砸出来的公司走不远
王瑞 王瑞

全球第一女性创投人李宏玮:靠钱砸出来的公司走不远

从2010年一场鸡尾酒会,看着雷军拿出还不成形的原型机,到见证小米一步步成长为450亿美元市值的伟大公司;从初见李学凌时一句英语不说,到看着他带领YY(欢聚时代)登陆纳斯达克,面对众人用流利的英语演讲,GGV纪源资本的管理合伙人李宏玮,15年投资生涯

45

纪源资本(GGV Capital)合伙人 李宏玮
 
黑马说:从2010年一场鸡尾酒会,看着雷军拿出还不成形的原型机,到见证小米一步步成长为450亿美元市值的伟大公司;从初见李学凌时一句英语不说,到看着他带领YY(欢聚时代)登陆纳斯达克,面对众人用流利的英语演讲,GGV纪源资本的管理合伙人李宏玮,15年投资生涯,参与并见证了这一幕幕互联网传奇的诞生。如今,她也已经变为传奇的一部分。

文丨 本刊记者 王瑞

人物档案

 

李宏玮,毕业于康奈尔大学(Cornell),并在西北大学凯洛格管理学院(Kellogg School of Management) 获得工商管理硕士学位。在成为风险投资人之前,李宏玮在新加坡航空航天科技部担任飞机工程师、摩根斯坦利和JAFCO亚洲担任副总裁职务。
 
2005年,李宏玮加入Granite Global Ventures (GGV),担任合伙人职务,全面负责GGV在中国的投资计划。
 

从2010年一场鸡尾酒会后,看着雷军拿出还不成形的原型机,到见证小米一步步成长为450亿美元市值的伟大公司;从初见李学凌时一句英语不说,到看着他带领YY(欢聚时代)登陆纳斯达克,面对众人,用流利的英语演讲,GGV纪源资本的管理合伙人李宏玮,15年投资生涯,参与并见证了这一幕幕互联网传奇的诞生。如今,她也已经变为传奇的一部分。

 

3月26日,2015福布斯全球最佳投资人揭晓,李宏玮(Jenny Lee)位列第十,成为这份榜单上首位跻身前十的女性创投人。被她抛在身后的有大名鼎鼎的《从0到1》的作者彼得·蒂尔(排名第12)等诸多老牌投资界明星。

 

李宏玮最成功的投资项目莫过于开头提到的,帮助纪源资本投资了全球估值最高的非上市初创公司小米,以及手机游戏开发商游道易、触控科技和社交平台YY。

 

如何始终保持着稳定的高投资回报,李宏玮有着自己的法则:永远只做A Plus(A+)。

 

IOT的关键不是硬件,是生态链

 

创业家从小米,到运动可穿戴Zepp;从Misfit,再到亿航无人机,GGV下注物联网IOT领域。但如何在鱼龙混杂的IOT项目中,筛选出真正的精华项目?

 

李宏玮:我们寻找的是能颠覆整个行业、生活方式,颠覆整个产业链、供应链的产品,这时候硬件不能只是从硬件出发。你现在看到的这个不只是一个手机,它还要有数据挖掘,娱乐社交等一系列的后续服务和场景。而在这个过程中,硬件和传感器只是获取数据的第一步。比如Zepp,它通过智能手套获取你打高尔夫球的姿态,然后在手机App上,通过3D形式展现出来。但这远没有结束,之后你可以在上面买教学视频,买教练时间,寻求交友,甚至购买高尔夫球杆等。它就成为了一个重度垂直的完整的体育生态链。这一系列的东西是普通的山寨硬件公司难以完成的。所以,IOT领域说得容易,我们认为,最后真正能赢得只有几家。

 

创业家:当硬件市场上出现像小米这样的大公司后,是否也会扼杀掉这个行业的创意?

 

李宏玮:这种事情确实可能会发生。但首先,像小米这样的公司,他们自己会通过内部孵化等方式,让产品不断创新,将用户体验做到极致。另外创业公司在很多方面都可以创新,不一定非要和巨头正面战争。选择一个差异化定位后,再看看你选择的市场格局是红海还是蓝海。像美国的计步器鼻祖Fitbit,就是这个领域最早一家公司,现在发展的非常好。创意是扼杀不住的。

 

总之,我们认为,整个IOT领域是一个全球板块。以后的世界,因为有移动互联网的冲击,跨境和国际化的门槛会变得非常低,尤其是IOT领域,有可能是世界同步。创业者应该把视野放大一点,不应该只看中国。

 

 

存在C轮死关键是你的公司怎么活

 

创业家:最近有投资人提出由于创投界天使轮和A轮投资过热,今年可能会出现“C轮死”的现象,你怎么看?

 

李宏玮:从GGV15年的投资经验来看,创业的成功几率从来没有太大的变化,一直都很低。团购的时候也是总共大概3000家,拿到钱的有30家,最后5家对决,1家(美团)胜出。

所以说,C轮死不死和创业者的关系不大,关键是你如何在这个小概率事件中胜出。而不是仅仅打赢平均数。

 

做VC也一样,不能平庸,必须做到A Plus(A+的分数),否则就是死。对于我们来说,我们只关心今年手里的这30家公司是不是70%以上都能赢,或者我能否帮助每一家能赢。

总而言之,我们比较关心公司是否健康,是否把事儿做成。靠钱砸出来的公司走不远。

 

CEO的成长能力时常被投资人低估

 

创业家:您会选择在什么时机介入一家公司?

 

李宏玮:不同类型的公司侧重点不同。如早期的移动社交产品,主要赢在创意,赢在idea(想法)上。公司本身10个人不到,也不需要很多资金。我们看的更多的是你在解决什么问题,会偏向早期介入。他能成,后续就能发展,如果不成可能就没有B轮了。

 

但像IOT领域需要的资金量比较大,那就需要把这个模式看透,是不是会有后续的积累,能提供什么样的价值,团队能不能走得更远。这样的领域,我们A轮、B轮就要有积累,资金量要足够。

 

再比如O2O领域重在执行,那就要看团队的执行能力,CEO的带队能力和融资能力。O2O需要很快速地铺,做地推,那它就需要ABCD轮。如果这个行业已经到D,你投一个A,那想赢就非常难。当然也有例外,比如美团第五,打败了第一的拉手。

 

总之,我们不能把社交、IOT、O2O一揽子项目都定位为只投A、B还是C轮,要具体来分析。

 

始人会变:有的会“变好” 有的会“变坏”

 

创业家:一家企业中,创始人的因素起多大作用?

 

李宏玮:人的作用很重要,企业70%的成功取决于CEO。但人是可以改变的。好多CEO的成长能力一般是被投资人所低估的。

 

有的CEO你看见他的时候,感觉挺屌丝,没有气场,感觉也招不到人。但需要的时候他是可以变的。所以看人,不能仅在一个时间点去看,这样对创业者来说很不公平。

 

比如我第一次见李学凌的时候,他是不说英文的,是他教我讲的中文。但当后来在外国路演、去IPO的时候,他都用英文演讲。他愿意为了公司成长去改变。

 

当然也有CEO变坏的,所以说“很好”不等于“很好”。很多CEO把融资到金额当成成功的标杆,然后拼命融钱。但这样,融的钱多了就容易分心,喜欢这试试,那试试。24小时同时做了10件事就很容易错。CEO扛不住诱惑,慢慢就会追不上竞争对手,公司就失败了。

作为投资人,我们确保跟创业者保持交流,比如在微信上随时沟通。看到公司偏离了正常方向,就赶快提醒。

 

如果不听的话,VC就要考虑退出了。我们掌管着别人的退休基金,一定要负责任。所以,我们VC的行业不可能做行业的平均数,这个行业里只有做到A plus才能活。

 

作和生活没有平衡,只有牺牲

 

创业家:作为一名女性,你怎么做到工作和生活的平衡?

 

李宏玮:没有平衡,只有牺牲(李宏玮非常坚定)。创业者都能牺牲,我们投资人为什么不能牺牲?所有那些说能平衡的,都是骗人的,要不是就是做不到A Plus,只能做到B Plus或者是C。

 

创业者每一天面对的都是问题,就像在战场上打仗一样。如果投资人对市场判断错误,给出了错误的信息和建议,就会误导创始人。为了始终都能对战局做出准确的判断,我会一直在工作,即使不在电脑前,也一样会想。经常有CEO说,Jenny比我还急(李宏玮大笑)。

 

我平时不太在乎吃什么,穿什么,也很少购物,但喜欢冲在一线,保持200%的专注。

 

当然,我觉得我的投资原则是可以通过数据来量化的,但即使看过数据之后,你还是要和创业者面对面的聊。问他做这件事到底是短期的战术,还是战略。也有的创始人就说,我要先用钱把这个行业玩砸,那你能不能跟他玩?你有没有足够的筹码陪他玩?

 

创业家:您认为女性的身份,在投资的时候是优势还是劣势?

 

李宏玮:我感觉是优势。其实,并不像有些人所说的,投资圈是一个男士俱乐部,对于女性投资人来说有很大瓶颈。由于我是女性,更有亲和力,很多创业者不一定会和别的的投资人说的话,可能会对我说。

 

此外,作为女性投资人,很多时候我的见解是不同的,视角不一样的。再者,移动互联网时代,最大消费者就是女性。这一点也非常有价值。

 

当然,我最擅长的还是TMT领域。一开始你可能看不到最后那么大,但雷军当时和我说,“Jenny,我感觉(手机这个市场)100亿美金应该是可以的。”但没想到,后来他成长得那么快,这都是当初投资时想象不到的,可能创始人自己也想不到,但前提是创业的时候,至少第一步要做的那个市场不能太小,它会让你有那个触角,再慢慢去挖掘第二个事,第三个事。我投资的时候从来没想过YY会做教育。好的公司100%都会超出VC的预期。


 

场正在降温预计半年到一年会“变天”

 

创业家:上次见面时(2015年2月份),你说市场正在起变化,你现在还这么觉得吗?

 

李宏玮:是的,GGV在这个行业15年,我们发现基本上3~5年左右会有一个变化。2009~2010年的时候是低谷,然后慢慢回升,现在又开始有往下走的迹象。

 

去年这个市场很热,很多资金疯狂的涌入,除了VC以外,PE以及一些海外的公司也在尝试,投一些早期的项目。

 

但这个热潮可能并不会持续很久,首先是一个投资潮过后,他的精力要开始分散到这些投过的公司上面。其次,去年很多钱都投到了O2O领域,大概要有1000家,但这1000家不可能都赢,只有前面3~5家可以胜出,所以一部分项目死掉后,VC就会开始变保守。他上游LP也会给VC压力,这样就会传递到下游,VC会开始看业绩,做尽调,钱就不会那么好拿。

 

我感觉现在市场就有慢下来的迹象,应该还有半年或一年左右,市场就会变天。但我不会鼓励创业者抓紧时间快点拿钱,这只会让下降的速度变得更快。对于创业者来说,不该拿的钱就不要拿,要专心的把事做好,这才是最重要的。

 

创业家:对中国的创业者还有哪些建议?

 

李宏玮:

1.想清楚你要解决的问题是什么。你要体现的价值是不是只有你的商业模式可以实现。

2.中国的创业者很容易分心。要告诉自己每天做减法。把自己focus(聚焦)在一个领域。认清你要赢的那个终点在哪?

3.专注于你的团队。

4.融资不代表一切。这是未来5年到10年整个这一代创业者都需要考虑的事。不要总想着这个资金是源源不断的,很可能明天市场就变了。

版权声明:本文作者王瑞,由i黑马编辑;文章为原创,本刊版权所有;如转载请联系zzyyanan授权。未经授权,转载必究。

 

   如果你对更多创业干货感兴趣,请加微信heimage0001,注明“姓名+公司名+职位”,否则黑马哥不会把你拉入创始人云集的微信群。    
 
第一女性创投人 李宏玮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