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宁:美国是耶稣,中国是王阳明
雷晓宇 雷晓宇

杨宁:美国是耶稣,中国是王阳明

从上世纪90年代末至今,斯坦福创业的环境发生了哪些变化?斯坦福的精英创业者容易出现哪些问题?

 

12

杨宁建议斯坦福的创业者,要有一个谦卑的心态来看待这个世界。

口述 | 乐博资本创始合伙人 杨宁

整理 | 雷晓宇

从上世纪90年代末至今,斯坦福创业的环境发生了哪些变化?

从2000年至今,环境发生了截然不同的变化。

当年海归非常少,从政府到民间都对海归有盲目的崇拜。你从国外回来的,了不起。你从斯坦福回来的,那更了不起。所以,你做事情的时候光环感很强,也容易一点。

当时互联网还不普及,信息不对称。你在美国了解到的那些东西,不管是互联网技术,还是互联网商业模式,回来一聊,发现他们几乎一无所知,那更是神之代表。他们学的东西都是从课本上学的,课本又很老。包括国外流行的编程语言,他们也不知道。我从亚马逊买了最新的英文编程教材,专门背回来,给他们读。

做Chinaren的时候,招聘也很容易。人家觉得你很先进,很牛逼。我和周鸿祎有一次吃饭,他说,你看你们,当年融那么多钱,拼命烧钱,拼命在那儿提高薪水,到处挖人。他们3721融不到钱的就特别惨,只能靠自己做项目赚的钱养团队。当时,他们看我们特别不忿,觉得一群吹牛逼的、什么都不懂的哥们,搞那么多钱,还乱烧钱,搞得我们鸡犬不宁。

我们看他们,觉得他们土,落后,就像是《阿凡达》里的土著——我们来自先进文明,开先进武器,他们是骑大鸟的。

当时周鸿祎、马化腾融不到资,我们这些人,包括李彦宏、张朝阳融得到,因为我们英文好,他们英文不好。当时中国内地还没有VC这个行业,VC都说英文,不管去硅谷融资

还是香港融资,都只能用英文。

现在,最大的区别在于融资环境发生了很大变化。很多本土VC出现,甚至国外VC都是说中文的。在中国融资,要是拿着英文PPT就特别奇怪——怎么可能呢,你还想做中国市场,本土化都不行。

知识鸿沟也弥补了。现在,国外回来的没有什么知识优势了。你会发现,本土创业者知道的越来越多,越来越与时俱进。以前,国内模仿的都是美国非常大的公司,像谷歌、雅虎,这说明他们只看到了特别大的公司。后来,你发现国内开始模仿美国的小创业公司,这就说明信息不对称已经不存在了。硅谷很多还没有被证明的创业公司,都已经在中国被模仿了。这说明他们已经洞悉世界上一切新的趋势,在刚推出来的第一刻就知道了。在美国才几个人的公司,在国内他也是几个人的公司。我在美国跟那些公司聊,他们就特别崩溃,说,我还不知道我这行不行呢,中国人就开始模仿了。

话说回来,当时融资困难也有融资困难的好处。融资困难导致竞争者少,融资容易导致竞争者多。原先,我们在一个细分领域有三四家就不错了。现在任何一个细分领域,都有一百家、两百家,简直都崩溃了。各种滴滴打车模式,各种O2O,做指甲、按摩、捏脚,更别提送餐的、楼下小卖部买零食的。融资更容易,不代表执行力更强。斯坦福出来的人呢,他们不够土,太洋气,太高高在上,看能不能土洋结合了。

斯坦福这样的精英创业者容易出现哪些问题?

第一,好大喜功。事情做小了做细了,觉得都对不起自己的斯坦福学位。见过太多大咖大牛了,上来就要做平台,做全国,遍地开花……结果很快就被消灭了。

第二,顾忌太多。尤其在模糊地带,比如法律法规上,表现得中规中矩。法规说这个不能做,基本上国外的团队就不做了,可国内的团队继续干。以打车举例,政府说不许补贴,高大上团队就不给补贴了,可本土继续,而且给得更多。你会发现,在中国,法律法规是根据市场而改变的,是与时俱进的,是可以调整的,而且等你做大之后,政府会把你纳入管理范围之内,而且要跟你协商怎么更改法律法规。你会发现,在中国遇到的很多都是黄灯,不是红灯。美国不一样,美国要改一个法规太难了,国会吵来吵去,折腾好几年才能改,一旦定了很难改,而且也很难定。

第三,管理缺陷。自己是高大上团队,但是不说本地人的语言,有语境上的差异。虽然都是中文,但实际上对于一个词、一句话的理解是不一样的,大家的感情是不一样的。在国外的沟通方式和国内完全不一样。说一句话说重了,这个团队就跟你不是一条心了。你觉得批评他是对的,他接受不了。这种人情世故,也是在国外待久了之后,不接地气。

刻薄点说,情商是白痴。在斯坦福待久了,被理想主义影响之后,你发现你的情商是跟现实世界脱节的。很可爱,但是白痴,容易被骗、被坑,团队都黑你钱。比如说,你融了一大笔钱,一个市场活动就花出去一大笔,其实那哥们姐们拿了好多回扣,你都不知道,原来中国有回扣这回事。你对人过于信任了,都不知道你的团队有人在吃里扒外。

当然,屡次受打击之后,你就会回调了。当年,我的团队还造过反呢,集体罢过工呢,也被黑过钱。当你在上市之后都被人陷害,被人在媒体上攻击,各种举报,运用各种关系打击你的时候,你才会知道江湖和人心的险恶。一开始,大家都会理想主义,不切实际,最后天地不仁,视万物为绉狗,市场会教育你。

我会给新的斯坦福创业者哪些建议?

调整心态,要有一个谦卑的姿态来看待这个世界。他们刚回国创业的时候,有点像白人去了印第安世界,或者阿凡达去了土著之地。他们像是《狼图腾》里那群开着推土机的人,觉得我来自泱泱上国,掌握了科技和工具,恨不得把狼都给杀了。他们可以非常NICE,但是并不谦卑。他们骨子里是骄傲的,觉得自己优越于你——我是信奉上帝的传教者,而你们是一群土著。

就像《阿凡达》里一样,只有当你的心灵和他人连接的时候,你才能真正融入这个世界。这就像孔子,他会和田边的老人聊天,他说,因为老人知道很多我不知道的东西。

所谓调整心态,就是王阳明说的,正心诚意,修身平天下。我从小是看诸子百家长大的,崇拜孙子和鬼谷子,那都是方法论。回国之后,我创业稀里糊涂就成功了,后来做悟空搜索特别困难的时候,我读到王阳明,打开一个全新的世界。

他说,知行合一,才能登堂入室。心即是理,理即是心,你的心就是道理本身。融入天道,顺天行事,天就会带着你走。你不要觉得自己在替天行道,那是乱扯。这就好像滑雪一样,你今天站在这个雪道上,千万不要觉得你是来征服它的,你一定要觉得,Be a part of the mountain。

其实,在硅谷创业真的会好一些。硅谷推崇创新,模仿会被鄙视。硅谷周末也不加班,就是休息。所谓苦逼的创业者,说的就是中国,美国不这样。所有斯坦福人回国创业,都要经过一次痛苦的洗礼,死掉了就完蛋了,没死掉的就涅槃。这就是一个道士下山的故事。

斯坦福真的是个山谷。这些年我经常回去,赞助了斯坦福的人工智能实验室,还捐了一个教授席位。但我发现,任凭外界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都只是术的变化,这个山谷在道上是没变化的,还是那种理想主义的东西。相对来说,中国在道的层面也没有变化。这个很有趣,隔着一个玻璃长城,两边都在进步,但都顽固地不发生变化——一个是出世,一个是入世;一个是耶稣的理想国,一个是王阳明的现实世界。

版权声明:本文述者杨宁,雷晓宇整理;文章仅代表述者独立观点,不代表i黑马观点与立场,本刊版权所有;如转载请联系zzyyanan授权。未经授权,转载必究。

杨宁 美国 中国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