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黑马】健康界创始人赵红:打通O2O,瞄准医疗健康塔尖上的那群人
i黑马 i黑马

【每日黑马】健康界创始人赵红:打通O2O,瞄准医疗健康塔尖上的那群人

互联网时代错过机会的传统媒体人,能够抓住移动互联网时代机会,成就他们的个人梦想吗?他们曾经记录别人的探索与转型,如今他们自己在艰难地探索与转型。


文 | 本刊记者 叶静
编辑 | 王瑞
 

互联网时代错过机会的传统媒体人,能够抓住移动互联网时代机会,成就他们的个人梦想吗?他们曾经记录别人的探索与转型,如今他们自己在艰难地探索与转型。

有着20年传统媒体经验的赵红,是他们中一员。不同于那些更习惯讲述新闻理想的传媒人,赵红直言她在传媒业学到的第一课是“报纸是商品”,她很快明白总编只是帮助出版人实现盈利目标的。从此,“出版人”这个概念在她心里扎下了根。她努力抓住每一次机会,向她的出版人之梦靠近,无论是纸媒还是互联网,却最终发现“体制内下不出新媒体的蛋”。

2012年,赵红告别传统媒体和体制,创办新媒体“健康界”,这是一个针对医疗体系精英人群的细分网络媒体。她的目标是“我们要做华语医疗第一传媒”。
 
“我的新媒体之路”
 
“这三年,我一直在颠覆自己。”说话的间隙,赵红在微信上完成了与一位官员的沟通。这位官员刚在微信里看了健康界的某篇文章,反馈一些想法给赵红。“医疗行业里的院长们、官员们都开始上微信、在微信里交流了,这是移动互联网给这个相对封闭的行业带来的最大改变。”三年前,大家都在用手机上网阅读新闻的时候,赵红还在用彩信给这群人推送文章,他们对互联网的慢热给健康界带来了转型机会,现在他们已是移动互联网用户。

回看过去,赵红觉得2012年6月诞生的健康界1.0仍属传统门户产品,一生下来就丑了;2014年3月出来的2.0赶上了时髦,但无法形成盈利模式;正在构建的3.0,则将实现从资讯到资源、传媒到服务、健康界与用户间的一个闭环,变成移动互联网时代的O2O,她希望这个目标可以在今年6月前实现。

“刚开始,我听技术讲话跟听天书一样,一直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现在,我觉得我终于理解他们了。三年来,健康界从组织架构、人员结构到业务模式一直在不断变化,以调整到最好的状态。传统媒体人转型难就难在对互联网产品和互联网文化的真正理解。”赵红说。这种不断学习的精神也正是投资人对赵红及其团队最赞赏的特质之一。

启动B轮融资计划后,那些有见识的投资人也成为了赵红学习和战略咨询对象。“我会迅速地汲取精华,将有价值的信息整合到我所需要的商业模式上,这对我形成2015年战略很有帮助。”

成立健康界初期,赵红也曾出版过纸质杂志。纸,几乎是所有传统媒体人的情结,她与之打了十几年的交道。她的先生也就职于北京某报,家中常常堆积厚厚的报纸。技术的进步,使得信息传播载体、渠道都发生了很大变化。她想起她和一位学者聊过的“报永存,纸消亡”。这给了她很大启发,她毫无顾虑地彻底告别纸媒,拥抱互联网。“我希望更多年轻的医疗传媒人及早去掌握互联网这种工具。”  

这个过程中没少走弯路,没少争吵。做一家有媒体性质的互联网公司,还是有互联网性质的媒体?看似相近的字眼背后是不同的发展路径,最终赵红选的是“用户要什么,我就做什么”。
 
瞄准医疗健康金字塔尖
 
健康界的“用户”数量并不大,但极具话语权,并且是在未来最被看好的领域——大健康产业。

“整个医疗健康行业里,主要人群有医院院长、医生、护士、病患、医药代表等,这些人都应该得到有互联网特质的服务。现在很多创业项目都在做针对医生、病患的服务,健康界则更多关注医院管理者,院长、主任、医疗政策制定者等金字塔尖上的人,他们有话语权、采购权,也决定未来的动向,是绝佳的行业资源。从发展角度看,健康界也可以从上往下拓展,未来可覆盖的空间也大。传统互联网人无法理解这群医院管理者,赵红这个团队有基础,有资源。”平安创投董事总经理郁乐说。平安创投是健康界首轮投资人,通过健康界来实现对金字塔这个人群的布局也是这轮投资的主要原因。

赵红与这个人群打了十多年的交道。2000年,赵红离开中国经营报,当时由于政策放开,报刊可以委托经营,媒体创业潮风起云涌。寻找机会中,赵认识了卓信医学传媒集团创始人单书健,并为单设想的医学传媒集团构想所吸引,遂加入并创办中国医院院长杂志(下称“院长杂志”)。随着医改的深入,院长这个群体的苦恼成为了院长杂志关注的主题,这群人也在寻找发声机会和交流平台。

于是,线上,以院长杂志为载体,报道这群人的所思所想及行业重大新闻。线下,组织院长年会,搭建院长交流平台。

赵红走之前组织的那届院长年会,吸引了2500人的参加。

健康界的起步也离不开这个人群。在离开院长杂志前,赵红偶然一次机会,听闻浙江省要启动县医院医药分开改革试点,遂提议第二年6月组织相关会议。会议前期,恰逢国务院出台县医院改革重要文件,原定的议题立刻成为了业界焦点。“这个会一下子就火了,差不多把我一年的运营经费赚出来了。”赵红说。这是健康界的第一笔“大单”,第一年创业到年底,健康界盈利9万块。

从中国医院院长杂志到健康界,赵红一直受益于中国医疗健康产业的崛起。“互联网产业之后一定是健康产业,在八万亿这个庞大的市场面前,媒体在当中扮演的角色一定会吸引相应价值链在这个上面展示,这些全部是机会。健康界能不能在擅长的领域拔得头筹?拔得头筹之后相应的资源会汇集到这儿来。”

在赵红看来,资讯是一个能和这个人群建立高频联系的手段,来自资讯的公信力和对这一品牌的认可度,相当于在健康界和用户之间建立了一个高速通路。“我们用短短时间迅速让这个品牌在这个行业里在高端人群里建立了知名度,作为一个新媒体它是成功的。但最有影响力的人,如果他和你仅仅是一个阅读的关系,肯定不能变现,所以你要把这个人群黏性牢牢把握住。从资讯到资源肯定是我们最大的价值。”

碎片化阅读时代,赵红要将“资讯变为产品,资源变成平台,这也是健康界3.0所希望实现的事。我们要给用户带来价值,用户给我们带来价值,只有交互才叫互联网。要创造互联网模式,这是健康界2015年最关键的一步。”

健康界“自摸”商业模式
 
初办院长杂志时,赵红曾被问院长杂志到底学谁,当时最火的高档杂志很多,三联、财经、中国企业家还是哈佛商业评论?赵的回答是“我们谁都学,也谁都不学,说白了就是四不像。这个人群要什么,我们就给他什么。”

“现在也一样,大家都在问我怎么什么都做。乍看下,健康界‘五脏俱全’,有媒体、技术、设计、公关、策划、培训、出版、会议、考察、研究等多个部门,既有传统媒体形态,也有研究中心等智库形态,也有网站、App等互联网产品。我不太会描述什么叫商业模式,但我知道用户的需求在哪里,我们就启动我们的模式去满足。”赵红说。她深信这个有决策权的群体背后隐藏的商业价值是巨大的。“目前考验我们的是线上线下打通的能力。我们的核心用户是医疗管理者,我的核心目的是为这个人群服务好。以健康界品牌为核心,线上线下医疗资源整合服务平台,从传媒平台到专业服务,从资讯到资源,从线下到线上,这个就是我们的商业模式。”

围绕医院管理者这个群体,健康界尝试推出了一系列服务,并取得了初步成功。2013年,健康界组织全国省级人民医院建立了省人民医院联盟。之后,健康界推动卫计委卫生发展研究中心的专家为这些省的人民制定发展战略。赵红称,由于大学教学医院越来越强,县医院改革力度也在加大,一些省级医院就显得像夹心饼干一样尴尬。健康界对此现象做了全套研究,这个研究成果2014年得到了省级人民医院的高度认可,这是健康界在联盟内取得的一个智库研究成果。“这是我们研究中心的一个起点。”

2014年,健康界进军学习培训业务,组织“北斗学院——中国标杆医院学习之旅”,打造流动的医疗管理商学院,在全国各地组织标杆医院考察和典型案例讨论。今年这一培训半年内已安排了15场,线上的北斗学院正在研发当中。相关的其他游学项目也已启动。“中国医院管理相对滞后,对医院来讲,最不重视的是管理,最需要的也是管理。医疗行业是最重视学习的行业,一旦形势逼迫他们就全面重视管理了,我们的好日子就来了。”面向这个群体,健康界推出了多种学习交流项目,向国内外的标杆医院看齐。北京协和医学院、美国排名前十的纽约长老会医院和西京医院今年将与健康界联合在西安举办千人院长论坛,健康界也希望借此树立其独树一帜的会议品牌。

“健康界会逐渐不甘于金字塔尖,会逐渐往下渗透,但我们一定是差异化,不会白热化地和大家抢医生、抢患者。我们会和行业内的其他角色互补,比如帮助医院管理者成长、帮助科主任树立品牌、帮助创业项目、帮助医患间沟通,通过一些办法建立医院渠道、科主任渠道、医生渠道、媒体渠道,这些都是我们3.0产品包括的内容。”

“我从来不会把微博和微信当成是战场,也不会把会议当成是战场,我们的战场就是我们的整体。健康界的运营是非常立体的。有人说健康界的各部门之间配合好复杂,但等我们配合好了,齿轮转起来谁都跟不上,这是综合打法。健康界有创业、创新上的危机感,也有运营、管理上的安全感。对于线上线下资源复合型的打法,风险会小很多,至少不会大把大把地烧钱。当我们把这个循环建立起来,这个庞大的群体会给我们带来很多后续的价值,我已经越来越感受到这种价值给我们带来的影响。”

“我首先要完善我自己,创业最大的挑战是我们自己。从胸怀、到运营、到决策、到管理、到产品、到文化,每一点都需要严酷的历练。目前外界可能觉得健康界传统的东西有点多,我也说,我们ONLINE有,OFFLINE也有,就是不够‘2’。今年必须把O2O这个东西打通。”

三年间,赵红努力从一个传统媒体人向一个新媒体人迈进,来自营收数额的增长也让她朝着华语医疗第一传媒梦想迈进:第一年五百多万,第二年一千多万,第三年是两千多万,2015年预计四千多万……

谈起传媒人创业,赵红说:“2000年到2010年是纸媒的黄金时代,这个黄金时代的传统传媒人其实是第一批成功的创业者,但是大家把他们忽视了。”她经历过体制,深知个人在其中的无能为力。“如果当时我在体制内做成了,现在也没健康界什么事了。当时所受到的约束,其实焉知非福。”40多岁时,自感还有一搏的机会和斗志,身为三个孩子母亲的赵红毅然出走体制,带着小伙伴开始折腾。熟悉她的同行除了称赞她是个女强人,更为称赞她走后给中国医院院长杂志留下了一个稳步发展的框架。

加入卓信创办中国医院院长杂志时,赵红提的要求是“能做主”,她宁愿自己承担责任也不想被过多干扰。创业,更是延续了这一风格。“在管理时,我是CEO,是要决断的。讨论时是民主的,但决策时我就是‘任性’的,因为我要承担责任。”投资人在磨合中也熟悉了赵的风格:“对我来说,这是个生意;对赵红来说,这是她的生命。”
  
公司名称:北京华媒康讯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创始人:赵红
成立时间:2012年
产品及服务:健康界传媒
融资情况:B轮融资进行中


版权所有:本文作者叶静,编辑王瑞,文章为原创,本刊版权所有,如需转载请与zzyyanan联系,未经授权,转载必究。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