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硬件到底有多难?美图做手机的一把辛酸泪!
i黑马 i黑马

做硬件到底有多难?美图做手机的一把辛酸泪!

黑马说:互联网企业做硬件,一路都是坑。牛X轰轰的互联网巨头想玩转硬件也免不了从风火轮到瘸子的痛。亚马逊、Facebook、腾讯、阿里、百度与硬件的交锋也是“伤心太平洋”。可奇怪的是,不管摆在面前的是刀山火海,冒险者依旧往前冲。

 黑马说:互联网企业做硬件,一路都是坑。牛X轰轰的互联网巨头想玩转硬件也免不了从风火轮到瘸子的痛。亚马逊、Facebook、腾讯、阿里、百度与硬件的交锋也是“伤心太平洋”。可奇怪的是,不管摆在面前的是刀山火海,冒险者依旧往前冲。

巨头冲一冲就算了,小而美应用也要来凑热闹。美图最近又发了一款新手机。说来,美图做手机也有两年光景了,因为涉足硬件,去年还完成了A、B、C三轮融资。这个小而美怎么就引起了投资界如此大的兴趣?但做硬件的苦,它吃得消么?



文 | 本刊记者 蒲鸽
编辑 | 王瑞


从软到硬,从来路途艰险
 
亚马逊在2014年推出手机、平板和电视机顶盒后一度出现了巨亏。Facebook在与HTC合作推出HTC First后也以失败告终。无独有偶,中国互联网巨头的硬件之路走得也是跌跌撞撞。腾讯前后做了微信耳机、小Q机器人、大Q手机,消失了连个泡都不冒一个。阿里推出的阿里云手机、天猫魔盒从来不被待见,不温不火地杵在那。百度是BAT里在硬件上最下功夫的,但热闹之后,也只剩一地鸡毛。360是互联网巨头里算是很早涉足硬件的,包括360特供机、随身wifi、路由器、家庭卫士、儿童卫士、防丢卫士等,但发展总不如意,成绩惨淡。
 
金立集团总裁卢伟冰在刚结束的黑马运动会上也提到了互联网公司转硬件为何那么难。他提到,硬件相比软件,“试错成本高,试错周期长,管理难度大。“
 
一言以蔽之,开发者小步试错、快速迭代和迅速发展乃是软件开发的本质特征。习惯了这种流程和方式的互联网公司进入到硬件领域,极容易处处碰壁。硬件生产的流程极其复杂,环节繁多。正如卢伟冰提到的,做硬件不仅要管理一级供应链,还要管理二级、三级供应链。不仅要知道上游的发展趋势,还得知道上上游的发展趋势。
 
美图在发展中,路走得确实不平坦,算是尝尽了心酸和艰险。早在2013年,美图就发布第一款手机,主打自动美颜、高精度AF及人脸识别技术。但手机发布之后,搞定供应链就成了美图的最大难题。几百个零部件,不同的供货周期、巨大的资金压力……硬件门槛如此之高,这是做应用出身的美图万万没想到的。
 
库存也是硬件生产中的症结所在,而这在互联网和软件生产中是根本不存在的。小米的王川打过一个比喻,说消费类电子产品的出售,跟海鲜是一样一样的。发布的新款手机配置再牛,性能再好,一旦卖不出去,就如海鲜一般,迅速贬值,无法产生有效的资金流动。
 
做硬件浪高滩险,无怪乎硬蛋创始人刘宏蛟在黑马运动会无不心酸地说到,“投资圈天天在硬件圈晃悠,但观望多,投资少。说实在话,你让我投,我宁可投O2O,也不投硬件。”
 
美图的自我救赎
 
可就在2014年,美图公司集中完成了A、B、C三轮融资,投资机构包括创新工场、IDG、启明创投、老虎基金等,累计融资额3.6亿美元,C轮融资后美图公司估值20亿美元。一年内被投三次,这是很少见的,侧面说明了美图的越来越硬被各方看好。
 
据称,美图为了补足短板,邀请曾供职于爱立信、索尼爱立信、摩托罗拉和HTC,多年扎根移动通讯的卢健生作为移动总裁,执掌100多人的手机团队。
 
卢健生加入美图后,直接参与新产品的硬件和OS设计,还花大力气解决供应链问题,为手机零部件的充足供应铺平道路。
 
在销售方面,除美图网和苏宁易购,M4在苏宁门店设立首销,引入爱施德作为全国总代理,以期弥补美图手机在业界知名度上的短板。
 
纵观美图发迹史,从第一个产品美图秀秀起,美图便专注于美丽的细分市场,如今又打起了硬件牌。这也应证了吴欣鸿的说法:“美图做手机并不是为了占据移动端平台入口,只是产品线的自然延伸。“有用户,有需求,自然而然有了产品。围绕美丽经济的战略不变,唯一变的仅是战术。
 
清华大学教授朱岩曾提到:在未来,互联网公司将向传统硬件行业下沉,传统硬件行业充分互联网化,两者高度融合,那时才是真正的健康的生态,而非现在生硬地割裂和区分!


版权所有:本文作者蒲鸽,编辑王瑞,文章为原创,本刊版权所有,如需转载请与zzyyanan联系,未经授权,转载必究。

美图 硬件 手机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