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硬件领域最美创始人李沁:硬糖比我更好看
张九陆 张九陆

智能硬件领域最美创始人李沁:硬糖比我更好看

创业圈内里女人少,美女更少,颜值高到爆表的美女只能说是传说了。黑马营九期学员、硬糖创始人李沁具备成为“女神”的所有条件,明明可以靠脸蛋吃饭,但她却似乎在努力用行动证明外表是她最业余的优点:工作中,她曾在华为欧洲地区部,从零开始打过天下;

创业圈内里女人少,美女更少,颜值高到爆表的美女只能说是传说了。黑马营九期学员、硬糖创始人李沁具备成为“女神”的所有条件,明明可以靠脸蛋吃饭,但她却似乎在努力用行动证明外表是她最业余的优点:工作中,她曾在华为欧洲地区部,从零开始打过天下;下班后,她写的长篇小说《赤地千里》曾被文学网站重点推荐,是圈内少有的“文艺女青年”;除此之外,她还是大帆船爱好者,喜欢在不确定的海洋之中寻找确定的终点的那个过程……

 


文 | 黑马学院案例中心 张九陆

— 黑马名片 —

李沁

黑马成长营九期学员

网河时代公司创始人;喜欢驾驶大帆船的女创业者;“硬糖”智能家居系列硬件产品创造者;黑马营的实战型学习过程中,获取了更多商业思路,并找到了实现的路径。

 

你很难想象一个把日子过得如此“令人发指”的美女,会在夜里跟你认真地讨论一块电路板上的焊点,然而这就是她现在每天所做的事。她的硬糖智能插座,号称全球最小的智能插座,在各种展会中连获大奖,她的智能开关,是全球首创的蓝牙开关,突破性解决了单火线取电难题,并把灯具兼容性提升到了百分之百。有人说她是“中国第一硬件美女创客”,但她却更喜欢强调她的“硬糖inPlug”的美丽。在她的规划中,硬糖永远不会做随波逐流的跟随者,而是与众不同的创造者,硬糖要为所有对生活有要求,对这个世界有主张的潮流缔造者代言。

 

在黑马营中的学习,也让李沁找到了将这些理念付诸实现的工具和方法。

一个美女创业者的养成

2015年春节,一部华为兄弟自己制作的视频《大时代》,李沁反复看了很多遍,一边看一边大笑,她觉得虽然表现夸张,却真实地表现了当年华为在欧洲市场推进的种种辛酸苦辣,以及华为人的精神。然而这是只有华为人才懂的幽默,没有这些经历的人,是完全感受不到的。当她把这个片子推介给身边的朋友时,大家都说李沁身上的华为印迹太深了。这种印迹在几年前曾被冠之以“狼性”,更准确地说,是一种背水一战的勇气和以成败论英雄的果决。

 

2003年,李沁从瑞典斯德哥尔摩大学硕士毕业后进入了华为,成为第一批空降欧洲的华为员工,她参与创建了匈牙利、克罗地亚、马其顿等国华为代表处,见证了华为在欧洲从无人知晓到举世瞩目的过程。当时,她经常会遇到这样一种情况:被派去一个地方,连办公室都没有,两三个人就开始选址、招人、找客户、搭班子、建团队,然后拿下市场。这样的经历让她相信:不管多大的困难都会有解决的办法。后来,她以这段经历为蓝本,写了一本半自传体小说《赤地千里》,圆了文艺青年的梦。

 

2007年,李沁离开华为,与朋友合伙创业。借助以前的积累,她的团队开发了一套网络实验系统,这是他们生生创造出的一个市场,那时一套系统可以卖到几十万,因为他们拥有定价权。但是做了几年,李沁感觉自己年纪轻轻似乎就要进入一种半退休的状态,没有多少事情,也没有太大的挑战,特别难受。

 

2012年6月,李沁创立北京网河时代科技有限公司,她想做点更有意思的事情。

“创业对我来说是一次重生。你很难想像创业之前我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创业让我发现原来自己还有这么多潜能没释放。一个十几年前的朋友见到我说‘我觉得你开朗了’,我觉得这句话的意思是,我终于活得不拧巴,活得更放松、更自在、更接近于我喜欢的自己了。”2015年的李沁,非常庆幸于自己的这次选择。

第一个声响

在创业之初,李沁和她的团队并不知道究竟应该做点什么。从2012年到2013年,她的团队用了大概一年的时间做研发型的技术服务,比如给中国移动做了物联网实验室,同时也开发出了网关、PM2.5传感器,以及温湿度传感器等产品。

 

2014年1月,在再次创业一年半之后,李沁报名黑马营,并通过了入营面试。当时,团队在尝试转型中,来黑马营前她有一个项目是:“立足移动互联网行业,面向主流消费人群、具有品牌营销推广需求的广大商家,提供基于众包模式的生活类分享平台。”还有一个项目是目前硬糖的重点产品之一——智能插座。那一年多的时间,他们内部尝试过几个项目,但总体方向是混乱的。

 

来黑马营之后,系统学习了关于产品设计的场景思维和商业模式选择的基本原则之后,她的方向越来越清晰。

 

在黑马营开营模块的课上,创业家董事长、黑马学院创办人牛文文给大家讲“重度垂直”,告诉大家在移动互联网时代,公司必须通过产品与用户建立强纽带,如果做不到极致,就很难打动用户。李沁深受触动。

 

从这一目的出发,为了把结构设计更紧凑一些,从而把产品直径缩小一厘米,他们已经研发成功的智能插座又坐了几个月的“研发监”。当时,他们的合作伙伴富士康的结构设计人员告诉他们,他们的要求是不可能实现的。于是他们只能从头开始自学制图,如今,李沁依然记得那些专心打磨产品的日日夜夜:“因为几乎所有电子元器件都是方形,而我们想做成圆形的,距离近了还要解决强弱电安全和信号干扰问题,为此,我们在结构设计上花了大量时间,没有采用高通现成模块,而是直接使用其芯片并在上面进行开发,自己烧板子。还对电源模块也进行了改造,PCB板从单层做到多层,反复改造。”最终他们拿着自己画的结构图,连富士康的资深设计人员也深深佩服。困难还没有结束,产品终于上产线的时候,富士康的生产部门认为生产难度太大,建议他们采取更讨巧的办法。她的坚持一度让富士康也很恼火:“你们又不是苹果!”

 

而她感到一切都是值得的:该产品一改传统插座死板的造型,在狭小空间内完成了高品质电路布局,实现了真圆形,采用一体化注塑技术,全身没有一颗螺钉,具有糖果般靓丽外表,在各大评测网站广受好评。

 

黑马营中流传一句名言:“好的产品会说话”。在2014年中国互联网大会现场,“硬糖”智能插座和智能开关的小小展位被排在360、海尔等巨头展台旁边,却吸引了最高人气,并最终获得年度中国创新与创造新动力奖;在9月的创新中国2014总决赛移动互联网专场中,硬糖也从3000多个竞争者中脱颖而出,获得最高奖金。



“对产品极致的追求,可能短期看损失了商业利益,但是只有好产品才会帮助一个创业公司从默默无闻到发出第一个声响,否则你只能淹没在茫茫大海里。”李沁如是说。

做生意还是做事业

 

眼下,已经没有什么能够阻止全球智能家居产业的崛起。有机构预计,2017年中国智能家居规模将达到80亿元人民币,从电饭煲到马桶盖,似乎都在“智能化”。然而,当前的许多所谓“智能”产品,只是在原有物件的基础之上加装了WiFi功能和app,一切还都处在初级阶段,没有人知道这条路终究通往何方。

 

作为中国智能家居行业的创新领跑者,李沁带领着一支由清华和华为组成的技术精英团队,不断突破技术瓶颈,在满足用户现有家庭智能化管理需求的基础上,一点一点提高家庭智能化的进程。其实她本可以选择一些更简单也更轻松、更“巧妙”的做法,比如参考别人设计,做一些“微创新”;或者像其他女创业者一样,做一些更像女孩子应该做的事业,比如美容美发,鲜花美甲之类美丽产业。但在黑马营学习,让李沁意识到这是一个属于每一个人的野心时代,野心不是一个贬义词,它代表梦想和使命。

 

“我们这一代很有希望在产品和技术上超越欧美日韩。”李沁说,“抄袭和廉价是过去二十年中国制造取得成功的模式,但未来中国制造的希望在于技术创新,硬糖的产品和技术在很多方面已经走在了前面。”

 

然而做硬件创新没那么容易,尤其是在一个概念就可以忽悠得天昏地暗的时代,李沁也曾经怀疑是不是自己的价值观“太正确了”。然而,黑马学院客座导师、依文集团董事长夏华给了她信心,夏华老师说,你要问自己是想做一个生意还是一个事业。

 

通往荣耀的路总是更加艰难,但李沁现在明白了:“美好的事物在这个嘈杂的世界越难以发出声响,你就越需要能耐得住寂寞。”

创新者的选择

 

然而,在中国,选择技术原创,不但意味着寂寞,也将意味着无穷无尽的战斗。

 

当硬糖以特有的小五孔设计和圆形一体化可爱外观广受好评之后,很快抄袭者就来了。杭州的一家公司的同类产品明显抄袭了硬糖,侵犯了硬糖外观专利的两项关键点,但他们仍以原创设计之名进行大规模的宣传和推广活动。连一家知名的传统插座企业也推出了类似小五孔设计的产品。

 

抄袭对大部分中国创业者来说都是一件习以为常的事,很多创业公司做出一个市场认可的好产品以后,都会面临前有巨头,后有山寨的夹击局面,业内对抄袭现象似乎也达成了某种默许。

 

对此,李沁专门写了一篇《创业公司如何保护自己的知识产权》的文章,刊登在i黑马网站上,告诉大家如何维权。因为专利申请的时间都比较长,外观专利一般需要10个月左右的时间,发明专利可能要两三年的时间。产品一旦上市,就会被默认为公开这项技术,会给后续的维权工作带来很多困难。在这个过程当中,李沁强调:“专利申请需要请专业的律师,他们会有很多方法来缩短专利申请周期。”在她看来,不管在中国维权是一件多么艰难的事,其过程有多么复杂,中间又需要付出多少痛苦的代价,都不能轻易放弃你的权利。

 

与此同时,李沁也早已清醒地认识到,只要你创业了,这些艰难困苦就不是一件可以讨论的事。保持持续的快速的创新力,依然是现在科技型创业公司对抗抄袭的最好办法,产品被抄袭有诸多无奈,但你只能顽强地成长,用更快的成长解决成长中的各种问题。也许外观是可以被“山寨”的,但创新者在创造过程中对电路的重新设计、对系统的再开发、对队伍的锤炼和提升、对各种不同情况的一次次试错和检测,是没法被“山寨”的,而这些,却是一个高科技公司最宝贵的财富。

 


“如果重来一次,我希望能早点创业,这样就有更多的时间锤炼自己,更大胆地试错,会少很多顾虑。”李沁说,“当然,能早点来上黑马营就更好了。”
版权声明:本文作者张九陆,文章为原创,本刊版权所有,如需转载请联系zzyyanan授权。未经授权,转载必究。

 

 
硬糖 李沁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