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外无物的移动互联时代
吕峥 吕峥

心外无物的移动互联时代

我们今天经历了从互联网到移动互联网的变迁,这本质上也是人的目光从关注外界到回归自我、回归内心的转变。电脑和你的距离在一米开外,手机你随身携带,可穿戴设备更是肌肤相亲。而根据《攻壳机动队》等科幻作品的畅想,未来的人脑直接联网。


我们今天经历了从互联网到移动互联网的变迁,这本质上也是人的目光从关注外界到回归自我、回归内心的转变。电脑和你的距离在一米开外,手机你随身携带,可穿戴设备更是肌肤相亲。而根据《攻壳机动队》等科幻作品的畅想,未来的人脑直接联网。

在360公司的一次年会上,创始人周鸿祎提出一个问题:为什么很多大公司在面临战略转折和行业发生变革的时候被淘汰掉了?

然后,他自问自答,说不是因为大公司不努力,不聪明,没有钱,而恰恰是因为他们以往的成功成了他们面对转折时的包袱,已有的经验束缚了他们的思路和拳脚,无法及时适应市场的变化。

从历史上看,确实从来没有一个企业是被别人弄死的,这些企业都是在转折来临时无法快速重启,导致转型失败。

苹果手机出现前,功能机的竞争已经空前惨烈。金属手机、镶钻手机早已不稀奇,深圳华强北有的是六个喇叭、三个摄像头的手机。

有人说诺基亚败于苹果的用户体验,其实不然。事实上,手机行业里对用户分析投入最大、研究最深的恰恰是诺基亚,它在全球有一支700人的团队专门负责用户体验,将目标市场分为九个大类。但是苹果说:我就一个iphone。惟精惟一,老少通杀。

对市场屏息凝神的聚焦没能帮诺基亚挽狂澜于既倒,这就像人的目光永远向外,从而决定了人长于臧否世界,短于扪心自问;随波逐流的多,不改初心的少。

工业时代的人可能遍览群籍,无所不晓,但他的眼睛向外,永远看不到自己。长此以往,失去自我,任何人的语言都可以轻易绕过他的思维,迅速进入他的心理结构,激起你情绪的波澜。更可悲者,他根本没有时间去反思,而是被媒体裹挟着去消费,去愤怒,去笑去哭,发泄剩余的精力,直到有一天,内心彻底被虚假的信息支配,成了心理的奴隶,变得唯唯诺诺,成为一张和众人一样规整的A4纸。

当你的内心已经蒙上各种外界势力出于各自的目的强加于你的污垢,当你认同了喝茅台的比喝二锅头的值得尊敬这一价值排序,面对前者你就会畏首畏尾,面对后者你便会色厉内荏——你早已听不见自己的声音,真假不辨是非不明。

苏格拉底说,未经过审思的生活没有价值;王阳明说,心外无物。

所谓心外无物就是跳出意识这个层面,站在心体的云端俯察意识,摧毁后重建。比如所有艺术类院校的表演系,第一课必然是“释放天性”,让学生学猫学狗,回归于自然。
由于意识这个领域沉淀了各种扭曲的记忆,错谬的信息,你所贪念的控制着你,你所恐惧的击败了你,在这里面打转,一辈子都得不到幸福,也成功不了。因此,这个世界是先有了屌丝心态,才有了屌丝这个群体。如果你跳出了名利、权力这些世俗的价值体系,实现了内心的强大,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没有什么东西能欺骗和吓倒你。那当你以这种出世之道再来修入世之术时,只会无往而不利。

生命是一个体验的过程,成功就是按自己的意思活一辈子,临死前没有遗憾和悔恨。所以人不能活在概念里,世界上也不存在什么所谓的终极真理。

从这个角度看,袁世凯其实败在“欺心”两个字上。欺心是世界上最亏本的买卖。即使一个人三头六臂八面玲珑,可以骗尽全世界的人,但当他再往前一步,把自己都给骗了,把这辈子演成了一场戏,那他其实是输了。就像刘志军在监狱里感慨自己60岁才活明白,就像李斯被腰斩前对儿子说我想抛弃所有的荣华富贵回到过去,回到上蔡那个偏僻的楚国小城,和你一起再牵黄狗到东门外追逐野兔……

移动互联网正在形成一个又一个闭环,心外无物,环外无物。如果说互联网推崇的是分享和免费,那移动互联网的价值就在于内容和体验。越是了然于心,越是了然于人,因为天人合一,构成你我的基本粒子和构成世间万物的基本粒子一模一样。因此,在心力上用功越多,外在事功的增长空间就越大,吸引的同道也就越多。


版权声明:本文作者吕峥,编辑周群峰,文章仅代表述者独立观点,不代表i黑马观点与立场,本刊版权所有,如需转载请联系zzyyanan授权。未经授权,转载必究。

互联时代 移动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