涂手:用喵星人连接地球
赵姝焱 赵姝焱

涂手:用喵星人连接地球

意外的走红,对这家创立不过半年的公司来讲,是机遇也是挑战。灵泛,这个长沙的90后创业团队,带着一颗初心,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网友“抹茶拿铁”最近有了新的兴趣活动——闲暇时用手机徒手画猫。一周时间,她已完成55幅作品。与她相似的网友还有很多,他们来自世界各地,却因“十万喵星人计划”而联系在一起。

意外蹿红
 
这个计划是由灵泛工作室发起的一项“公众性实验”,是其“涂手”项目催生出的“话题性事件”。
 
工作室创立之初,两个90后创始人,苏贝壳和汪俊杰,尝试发起一个话题在互联网进行自传播,“看看网友们会产生什么反应”。
 
2014年10月5日,他们以“画一只喵”为主题,启动微信涂鸦活动,第一天即收到200幅作品。一周后,参与作品飙升至7000多幅,苏贝壳当即将目标定为10万。至此,“十万喵星人计划”启动。
 
10月15日,“十万喵星人”Web上线,1个月左右,收集到5万幅作品。至2014年底,这个“没经过任何宣传推广、仅靠参与者自行传播”的项目,访问量超400万次,用户上传作品达30万幅。2015年4月4日,“十万喵星人”作品展在北京798艺术区开幕。4天时间,参观流量超2万人,以用户作品制作的周边产品均已售罄。
 
获得如此远超预期的影响力,这个创立仅半年的公司并未做好充分准备,甚至一度应对措手不及。当来自世界各地的喵星人作品如洪水般涌入时,后台几度崩溃。当时团队还仅有两人,CTO汪俊杰只好连夜攻克技术难关,“有时两三天都不合眼”。另外,图片等数据的存储及流量费用也严重超出他们预算。
 
“十万喵星人”的火速蹿红也引发其他企业对灵泛的关注,百度便是其中之一。3月23日, “十万喵星人计划”登陆百度直达号,10天内收获近5万幅作品。
 
此前,百度直达号致力于连接人与服务,为传统服务业转型移动互联网提供解决方案。百度公关部的鄞安解释道,“这次与灵泛的合作,作为创新尝试,试图将直达号开拓成交流分享的平台。”展览期间,网友通过直达号创作的喵星人作品,将有机会出现在展厅直达号专区电视墙上,“从而实现真正意义的‘线上线下’联动”。据分析,百度选择此次合作是对UGC实时直播的进一步探索,同时也有助于其培养用户习惯和吸引年轻受众。
 
除了吸引互联网巨头,“十万喵星人”的火爆也引来一些剽窃分子。对此,苏贝壳看得比较淡然,他认为灵泛团队的创业初心是“模仿者”所不具备的:“我们只为做这件事,没有其他商业目的,就想把它很纯粹地传达出去。”
 
创业初心
 
灵泛工作室创始人苏贝壳,90年出生,大学主修建筑设计,曾任某欧洲建筑事务所广州分部设计总监。
 
身上典型的90后“反叛”风格,使他无法忍受资本或体制的限制。“平时做业务方案比较受束缚,中间隔了很多层,自己的想法和理念不能准确、直接地传达给受众。”
 
他更推崇个性化表达,曾主导设计拼贴式名片等创意品,以反抗“千篇一律的工业化、标准化生产”。“我们相信,即使是名片也可以有个人痕迹投射其中,拼贴就是个人情感代入的过程。”这些产品是他理念的初步尝试。
 
苏贝壳还曾任某T恤品牌设计师(兼职),这段经历也对他创业产生一定影响。他发现自己的创意被生产出来,甚至可以部分改变他人生活,“是非常振奋人心的事情”。他希望“把这种感觉传达给更多人”。
 
带着这些想法,这个年轻人从雇佣制的设计事务所出走,与同样不甘被体制束缚的汪俊杰一拍即合,创立了灵泛工作室。
 
“灵泛”是长沙方言中“聪明、机灵”的表达,苏贝壳将其引申为“灵感的广泛传播”。谐音“life-fun”,即致力于发掘和创造生活中的乐趣。工作室创立后,他们考虑开发一款产品。“这款产品不能是任何人主导,应由公众创意堆积起来。”他们开始思考,如何能够让每个个体的灵感和情感汇聚到一起,形成众创交流的平台。
 
他们很快意识到,移动互联网时代提供了时机。各种文字、声音、拍照、视频等社交工具的开发,大众的表达与社交欲望被空前激发。
 
设计出身的苏贝壳想到“涂鸦”的形式。这种个性化“语言”,适合大众创意表达,可最大程度还原作者真实情感。且无门槛,作者不必具备美术功底。创作者没有地域、年龄、身份的界限,符合灵泛强调的“去中心化”理念。
 
很快,“涂手”产品诞生了。与其他绘画软件和工具性软件相比,它有一些不同特点:首先,它具有很强的社交属性,强调人人参与。涂手社区中,并非最精美的作品获“赞”最多,而是最具创意和个性的作品赢得更多好评。其二,它的交互设计符合移动互联网特点,充分利用碎片化时间,轻松参与,功能简单易上手。其三,话题的设置可充分调动大众创作欲望。热门话题引导下,社区活跃度激发,形成讨论和交流氛围。除“喵星人”话题外,“三胖的新发型”、“画个自画像”、“画个你老板”等话题也颇受欢迎。
 
此外,为使用户更好体验画作中的情感,CTO汪俊杰还特意设计出一种“还原痕迹”技术。当你浏览某幅涂鸦作品时,单击画面,即可动态再现创作过程。有助于“画伴”们更深入地交流和分享。
 
移动互联网时代,分享的便捷和病毒式传播成就了一批爆款产品,曾经红极一时的脸萌、足记等都是代表。那么,意外蹿红的涂手未来如何突围“速生速死”的命运呢?苏贝壳的理解是,着眼于提供创意展示的产品只能成为一种工具,是单向的,无法带来交流,形成社群效应。“所以我们更注重社交性而不是工具性,我们努力将技术门槛降低,实现泛大众化。”他相信社交属性的强化、社区粉丝的黏性可以有效达成持续运营。这也是他们接下来的工作重点。
 
涂手亦不同于你画我猜类的游戏模式。“我们打造的是开放的、群体性的的社区,这里很活跃,有生机。不是那种点对点的一次性短暂过程。”苏贝壳将涂手比作一个城市,在城市规划下,每座建筑都有自己的特色,它可以根据各自实际条件因地制宜。
 
与很多社交软件类似,涂手也具备“关注”、“附近”等功能,还有点赞、评论和私信。不同的是,灵泛团队认为涂鸦比文字更感性、生动,是“集聚创意和爱的表达方式”,为陌生社交提供创新场景和话题。用户在平台上看到他人在同一主题下的不同表达,易形成共同爱好者的社群,快速达成交互体验。



前路犹远
  
这个年轻团队也曾遭遇阻力。在“十万喵星人计划”进展火热时,某天,灵泛团队发现后台再次遭遇截流。他们开始以为仍是技术问题,但仔细研究发现,每到高潮时,第二天就会出现“断崖式”的跌落,“这其实是很反常的”。后来终于明白,是由于流量激增导致的微信屏蔽。
 
“当时特别伤心,觉得这件事这么好的出发点,居然被屏蔽了”,苏贝壳曾犹豫这件事是否值得坚持(对于当时只有两人的团队来讲,做一款APP几乎是不可能的事)。然而,一个意外的情景改变了他的想法。当他在天台对着一堆喵星人草图发愁时,一只真正的猫突然爬过来,在草图上跑来跑去,“好像知道那些是它的同伴”。于是他很快振作起来,愈加坚定“要做一个开放平台,容纳大家的创意表达”。
 
苏贝壳与汪俊杰的坚持很快得到了回报。“十万喵星人计划”除了吸引大众的关注,也引来一批志同道合的伙伴。目前他们已有十余人的团队,但显然还不够。比如,汪俊杰表示,“如何沉淀用户”是他们重点考虑的问题,只是目前缺比较专业的运营人才,但他们有信心把它处理好。幸运的是,4月3日,展览前一天,涂手App终于正式上线。接下来,产品推广和CRM管理或将成为其发力点。
 
目前,灵泛团队也在进行更多尝试。前不久,他们与科通芯城硬蛋团队合作开展了“给大白画装备”活动。“这是我们策划的全民硬件体验活动,希望通过有趣且低门槛的方式将大量智能硬件产品带到普通人身边”,硬蛋市场主管李硕解释道。在关注到“十万喵星人”活动后,硬蛋与灵泛尝试“跨界”协作,“用涂鸦的方式激发人们对未来科技的想象”。
 
然而,创始人苏贝壳也坚持表示,“虽然很多企业和商家找我们谈合作,但我们目前并不打算过多商业化”。毕竟创业刚起步,他希望更多专注于产品本身的优化提升。同时,他担心“太过商业化会改变产品基因”。
 
谈及更久远的未来,灵泛团队考虑向海外推广,“因为涂鸦是一种适用于全人类的沟通方式,是图像化的语言”。而今年的计划,则是他们打算将工作室从长沙搬到北京。“北京有更好的创业氛围,也更适合互联网公司发展,”苏贝壳如此认为。

版权声明:本文作者赵姝焱,文章为原创,本刊版权所有,如需转载请联系zzyyanan授权。未经授权,转载必究。

地球 涂手 喵星人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