烧钱的在线教育,盈利是如何做到的?
周路平 周路平

烧钱的在线教育,盈利是如何做到的?

方业昌把慧科教育集团的产品逻辑印在了名片背后。从慧科教育到开课吧,从慧科教育研究院到找座儿网,方绘制了一张贯穿用户学习、再学习的终身关系网。

慧科教育集团CEO  方业昌


方业昌把慧科教育集团的产品逻辑印在了名片背后。从慧科教育到开课吧,从慧科教育研究院到找座儿网,方绘制了一张贯穿用户学习、再学习的终身关系网。
 
“招聘网站治标不治本,他们解决的是信息不对称的问题,如果本身不合适,还是找不到工作。我们通过课程体系设置,让学生符合企业需求。”方留着胡子,目光灼灼,语气坚决,配着浓密的眉毛,透着一股强势气场。
 
五年前,从美留学归国的方业昌创办慧科教育集团,试图将全球范围内的前沿技术,带入高校教育体系,满足社会对新兴产业人才的需求。
 
方的做法是专业共建,第一个范本是与其母校北航软件学院共建了全国首个移动云计算专业。慧科负责招生、提供课程、对接业界专家,当然也获得分成。至于学校,“还是发该有的证书、学位,但教的内容换了。”
 
这种市场化的人才培养方式在当年反响热烈,第一期68名学生,工作薪资绝大部分高于其他学生。方屡试不爽,将这种方式在其他高校,甚至在线上一遍遍复制。
 
钱景诱人
 
2013年,MOOC(大型开放式网络课程)兴起,方的教育版图向线上扩张,由单纯的线下专业共建、课程输出,延伸到在线学习、职业规划、招聘、教育研究等多个方面。
 
“慧科没有互联网基因!”方业昌看起来很不在乎这些。慧科教育的早期产品完全在线下进行,与互联网没有任何瓜葛。直到2013年,被方业昌寄予厚望的开课吧上线,没有互联网基因的局面开始转变。慧科希望用在线教育冲破传统教育的天花板。
 
产品线向线上延伸并没有扰乱方业昌的一贯思路:先面对B端,包括toU(高校)和toE(企业),再面向C端。慧科将完整的课程体系卖给校方,校方提供给学生,学生在慧科的线上平台——开课吧学习,间接成为了慧科的黏性用户。
 
这是一个多方共赢的局面:学校培养了符合社会需求的人才,企业减少了培养成本,平台获得了利润和用户。相比于其他B2C平台,慧科间接获取用户的做法显得明智许多,方的业务得以迅速扩张。根据慧科提供的数据,开课吧的注册用户已经突破了200万,绝大部分来自于企业和高校。
 
作为慧科的载体和核心,开课吧课程被精心包装。从设置到录制,慧科专门开辟了四间录播室,运用九种课程形式,配合不同的拍摄需要,以期达到影视级制作。更为关键的是,在线课程与高校学分相挂钩,原本的鸡肋在融入教育体制本身之后,线上课程成为学生的必修课,在线学习成为了刚需。这种挂钩,使得开课吧的课程获得了同行难以企及的完成率和经济效益。
 
在方的设想里,开课吧将不再重复“伺候完一波,再伺候下一波”的逻辑。用户毕业之后找到新的工作,对新兴的前沿技术同样存在需求,而开课吧前期的用户培养和体验,将更加容易地让这批用户转化为再次付费用户,甚至是终身用户。
 
他给慧科教育集团描绘了一幅诱人场景:用户通过“找座儿”网经过测试和测评后确定职业发展路径,了解岗位技能要求,确定学习目标,随后可进入慧科教育及开课吧构建的学习体系,获得证书,再重新回到“找座儿”寻找工作或者经孵化器走上创业道路、或出国留学。
 
顺势而入
 
方业昌擅长借势和顺势。
 
创办慧科教育初期,方遇到了传统教育行业面临的共同问题:受限于教师的时间和教育的空间,宝贵的师资只能覆盖一线城市的上课需求,远无法满足全国性扩张的需要。接触过美国在线教育的方业昌认识到在线教育是破局的关键,只是迟迟没有动手。他在等风来。
 
两年后,风口来了。十二五规划等一系列政策出台,国家层面大力倡导移动互联网、云计算、大数据为核心的战略性新兴产业。与此同时,国内外在线教育概念的兴起,相比于网校、电大的做法,在线教育衍生出更加丰富的品类。方业昌的专业共建版图,也开始加速向外扩疆。
 
“2013年我们发布的全国第一个大数据教育解决方案,2014年第一个互联网金融,2015年慧科教育即将发布8—10个全品类‘互联网+’的教育解决方案。”方业昌如数家珍般回顾了慧科教育教育解决方案发布的历程。不难发现,这些时间点,都是所在行业本身发轫的节点,每一次的大势所动,嗅觉灵敏的方业昌似乎总能抓住机会,顺势而入。
 
“国家在力主什么,我们第一时间能把企业、行业、社会等各种资源挖掘出来,把它变成综合的教育解决方案,有师资,有课程体系。”方总结了其开设专业所遵循的三点原则:有政策支持;产业对于人才存在规模化需求;能形成教育产品。
 
曾在高校浸淫多年的方业昌很清楚,高校受限于自身的体制机制,在课程设置和教学上与企业需求存在不同程度的脱节。这种现状的最直接后果是,一方面“大学生最难就业季”屡见报端,另一方面企业招工难久未缓解。
 
两方的痛点正好是慧科的着力点。
 
2010年8月,慧科与北航软件学院共建全国首个云计算硕士专业;
2012年4月,慧科与上海交大建立云计算硕士专业;
2014年7月,开课吧与IBM签署合作协议,共同打造大数据分析专区;
2014年8月,慧科成为亚马逊AWS中国首家官方培训认证合作伙伴;
…… ……
 
慧科把掌握前沿技术的专家、高管聚拢在旗下开课吧,研发适合教学的课程体系,作为学生的学习内容,让两条原本互不相干的平行线产生了交集。截止目前,慧科教育的合作院校超过300所,合作企业超过3000家。更为重要的是,不管是慧科教育,还是旗下开课吧,它们从一开始就在盈利。据其公开的数据,开课吧在上线第一年获得的利润是五百万至六百万。
 
难以复制
 
在在线教育从业者们苦苦探寻盈利模式时,慧科的2B2C模式似乎找到了一条捷径,一边盈利,一边享受着用户增长。当然,恰恰在这两端,方积累了后来者难以复制的优势。
 
北航是方的福地,毕业于斯,创业于斯。他喜欢将慧科教育称为第二段创业经历,而把第一段放在北航。
 
千禧之年,从山东考入北航的方业昌更多的是作为风云学长的故事而存在。他曾是北航社团联合会的发起人,彼时,北航社团联合会还是校学生会下面的一个部门,方联合同学向团委请愿,将社联从学生会剥离,并获得了20万元的活动建设经费,这被方称为“天使资金”。如今的北航社联已经是北京市社团联合会主席团单位。
 
本科毕业,方留校,负责北航软件学院市场化运营,成为软件学院第一届招生主任。2007年,方从北航的研究生毕业之后,远赴美国攻读博士,期间担任FIU中国学生学者联合会主席,接待过赴美的官员学者。
 
除了高校的经历,赴美之前他也曾在IBM,担任工业事业部客户经理,服务诺基亚、摩托罗拉、爱立信等大客户。这一路,方积累了深厚的高校和企业人脉资源。
 
“我们比企业懂教育、懂高校,我们比高校懂企业、懂技术,然后我们比这两家懂行业。”方业昌毫不掩饰这份自信。


版权声明:本文作者周路平,由i黑马编辑,文章为原创,本刊版权所有,如需转载请与zzyyanan联系,未经授权,转载必究。

在线教育 盈利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