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小强:今夜,我去赴一场并不存在的约会|原声带
侯小强 侯小强

侯小强:今夜,我去赴一场并不存在的约会|原声带

经历了起点风波、离职风波和出家风波之后的侯小强,带着一年半的沉淀再战江湖。这是他首度公开自己的创业心路历程,有无比的欣悦,也有难以启齿的辛酸。他的故事印证了那句话,无论是跑着还是爬着,我们都要勇敢向前……


2013年12月,当我带着一身伤病,离开了为之奋斗近六年的盛大文学之后,我还以为我可以远离江湖,过上安逸的生活。我以为我可以全球旅行、做义工、在异乡书店睡着,让白花花的太阳照耀着我。山谷中的大风、大雪后的星辰、海洋中的渔船,还有陌生人。我两手空空,以梦为马,夜色笼罩,吹来温暖的风。

把膝盖献给90后

我关掉了手机,混迹于各种书店。经常一泡泡一天。我意识到中国有太多有才华的人,他们风起云涌,而我,不应该置身事外。

我趴在新浪微博上看每天的热搜词,对于陌生的名字我格外关照,无论是张嘉佳、叫兽易小星、同道大叔还是王尼玛、写广场舞的朱炫、写彭加木干尸失踪之谜的金万藏,我给这些人发私信、打电话、请朋友转达我对他们的尊重、喜爱。假若配上一颗少女心,我就是百分百的追星族,只是我追的不是一线明星偶像,也不是文坛巨擘,而是90后、二次元、漫画家、段子手、创业家……每天见一位,一年的时间见了近百人。


连续工作46小时,凌晨四点技术团队顺利提交苹果版

一次,办公室来了一位年轻人,我为他开门,然后跑前跑后地为他端茶倒水,与他合影。一位老友目睹了这一场面,沉默不语,直到离开的时候才按捺不住对我说,“你现在混得有这么惨吗?”。

这一年,我断绝了几乎和所有老朋友的联系。大概,在朋友们的眼中,我也就就此沉沦了。这一年体会到的人情冷暖,超过了半生所听说的故事。

拿千万年薪,还是从0到1

我接到了一些行业大佬的邀约,邀请我加入到他们的企业中,有人许以千万年薪。我知道再回江湖,依然会有朋友们回来,可以继续风光,可以过上体面的生活。可是我已经知道,那不是我想要的生活。我不喜欢被主宰的人生。我生性温和,但是我知道,在我内心里,住着一个喜欢折腾,极其偏执的人。

选择了这个人想过的人生,可能会很狼狈很辛苦,会遇到无数困难,会犯很多错误,会失败,也许会一事无成。但是那又怎么样呢?我从来没有怀疑过,如果飞不起来,那就跑;如果跑不起来,那就走;如果走不起来,那就爬。无论做什么,你必须要前进,必须要付出远超于他人的努力。

我确实渴望成功。因为成功,就可以担负起对自己内心、对家庭、对社会的责任,就会拥有power,会更有尊严。但是,这次,我打算我自己来。

我打算做一款便捷地为电影和书打分和评价的移动互联网工具。我希望它能给好书好电影写颁奖词、为差书烂片写墓志铭;我希望每个人不做沉默大多数,可以遵从自己心意,不受他人影响地评价;我希望它能杜绝水军,一人只能评价一次,只有实名认证才能打分,每一票都有来历;我希望那些有才华的人可以在这里丰衣足食,成为真正的独立书评人和影评人。

假以时日,也许它会成为中国人独立评价的一个共享平台。

毒药打赏收入榜


我私下非常喜欢的葡萄牙诗人费尔南多·佩索阿写过一句话:“有一些毒药是必要的,有一些非常轻微的毒药组成了灵魂的配方”,这是我命名这款产品为毒药的由来。我召集了来自新浪和盛大文学的旧部,在北京郊区一个破旧的别墅里开始了我的创业生涯。这是2014年4月份的事情,迄今,正好一年整。

在中毒路上一路狂奔,我把自己的想法打印在一张A4纸上,标题是加了大粗黑的“毒药”二字。梦想像马云遇到孙正义那样,遇到一位天使一样的投资人。我比马云运气好,第一次就见到了“天使教父”,可是“教父”脾气比较差,他刚坐定,就要求我用一句话介绍我想做什么。

他说我知道你在新浪和盛大文学取得了成功,可你要40岁了,你不可能和90后挤在创业的独木桥上还能顺利地通过。他差点撕碎我的A4纸,理由是我应该做个ppt,要把我一年的计划、三年的计划都写清楚。我猜想他可能需要的是一座金山,而不是一个可能发现金山的人。我们不欢而散,自此之后失联。

团队的人夜以继日地开发产品。每周20小时*6天的工作。我们不断地构想,又不断地打破构想;我们以为找到了捷径,然后发现转了个圈又走到了原地。我与他们一起,竭尽一切地付出了全部的努力。错误、失败、沮丧、争执、困惑成了这个创业公司的全部。有的时候,同事为了谁对谁错甚至大打出手。我冷静地看着他们打架,脑子里却在高速运转,争取做个好裁判员。

我拿着装载了毒药测试版的手机去书店,在高大上的PAGE ONE,在24小时不打烊的三联,在经常举办名流活动的时尚廊,我躲在某个角落里,测试拍书摘的功能。啪啪啪的拍摄声引来了警觉的店员,他们说你怎么这把年纪还玩偷拍,然后粗暴无礼地把我驱逐了出来。落魄地走在街上,我真想打起竹板唱首歌,说不出难过还是开心。

在创业的过程中,我无时无刻地感觉到孤独和无助。我看了大量的创业的书,可他们于事无补。就像生孩子,你看了很多指南,也要独自承担疼痛。


奋斗中的毒药团队


这个时代不缺励志的故事,我的新故事也有了俗套的反转,四家基金发来了投资意向书,整个过程没有大家想象的那么曲折与复杂,如同一个男人在三个美女当中,依然选择了胸最大的那个一样,我们也毫不犹豫地选择了海纳亚洲创投基金,他们中国区的老板叫毒龙,毒药和毒龙简直就是天造地设的一双。我成了传说中的疯狂老板,像衡水二中的中学生一样,高喊“狂写一百天,争取早上线”,办公室灯火通明,战友们通宵达旦。

夜里千条路,醒来卖豆腐,我没豆腐可卖,只好去刷脸,邀请来1000位种子用户。只要有饭局我就参加,生性内向的我总是能在间歇期间找到说话的机会。我清了清嗓子,走到最重要的那个位置,说今天我给大家推荐一个特别好的app。我教每个人下载,看到不能心甘情愿下载的朋友或是陌生人就径直地朝他们走去。我还变态地催促他们更新,活生生把明星逼成影评人,把台长打造成段子手,让新闻联播主持人养成不写毒药就睡不着的坏习惯……有的朋友直言,千不怕万不怕,就怕侯小强打电话,他的电话一来,大家都说黄世仁来了,来催缴谷子了。我猜想我终于可以胜任保险公司推销员的角色了。

为上线而时刻准备着


每天早晨醒来最陶醉的事,就是看到我的1000免费民工又写了多少条新内容,他们见缝插针,不辞辛劳地为浩如烟海的图书与电影,撰写着一条条精彩的评语。哈佛大学物理系博士苗千(毒药ID@苗千)为小时代打了八分,理由是它重新定义了电影;新闻联播主播康辉(毒药ID@无缺公子)陪同习大大出访都不忘来一篇土耳其的影评;入围戛纳短篇单元的美女左左(毒药ID@左左)一个月就获得打赏近5000元;知名天使投资人王功权(毒药ID@VC007)看《左耳》竟看的泪流满面。我参与到他们的情绪中,如同经历我的人生。

毒药来了

现在,毒药要来了。

这是一款便捷地为你喜欢的电影和书打分和评价的工具。

这里有中国最大的电影图书数据库。有不断完善的电影票房和首次公布的图书销售数据。

这里欢迎所有人。无论你是不是文艺青年,都希望你不是沉默大多数。

这里欢迎你任性、极致地表达。这里有负分,也希望你为你喜欢的书影慷慨地打出满分。

这里有很多朋友,他们会为你的一句话付费打赏。爱我你就打钱我。

这里欢迎毒舌、剧透、图解、声优和提供种子的人们。

在这里,我们通过神人、朋友圈、大数据与群组,助你与未曾谋面的书影相遇,与经年已久的书影重逢,与志趣相投的人邂逅。

毒药史上第一个负分


毒药今日正式上线,IOS、安卓等九大市场均可下载。现在,我邀请我所有的朋友和陌生人下载它。如果有可能,在你的社交媒体上帮助传播。我在毒药等你们。我的ID是王侯。

今夜,你来赴我的约。而我,是去赴一场不存在的约会。

版权声明:本文作者侯小强文章仅代表述者独立观点,不代表i黑马观点与立场,i黑马版权所有,如需转载请联系zzyyanan授权。未经授权,转载必究。

原声带 约会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