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朋友唐岩
石海威 石海威

我的朋友唐岩

他的思维方式通常跟别人不太一样,做事情的方法也会有点不一样。他掌握的信息量多,逻辑能力强,做事时能抓住重点。他的公司已经没有人能够跟他进行对话,变成完全依赖他个人的能力和判断。我去过几次他们公司,别人都很害怕跟他说话。

方三文500

唐岩到网易比我早得多。我去网易前别人跟我说唐岩这人挺好玩的,跟他接触以后,发现确实是有点好玩。

他有几个特色。一是他的思维方式通常跟别人不太一样,做事情的方法也会有点不一样。他掌握的信息量多,逻辑能力强,就会挑战一般人的常识和固有的成见。二是做事时他比较能抓住重点:大部分人做了很多无意义的事情,他能够在这些事情上做减法。

我2005年到网易开始和唐岩共事,从当时的汇报程序上,我和李甬算唐岩的领导。总的来说我们对唐岩都比较欣赏,也比较信任,在很多事情上大家能谈到一块儿,这个大概就是他所说的快乐。但在网易那几年,一直有非常大的焦虑困扰着我们,所以你说真的有那么快乐吗?我觉得也说不清楚。

网易有季度考核会,每个频道要轮流汇报自己的工作。很多人发表的意见都是模棱两可,可有可无的,而且有很多说法不成立。不过我们平时说话大部分都是信息有误或逻辑不够严密的,大家说了也就说了,但唐岩就是喜欢跟人家较真,开会时老拆别人的台。肯定也拆过我的台,不知道拆了多少。有人会对他有意见,有人也会觉得挺好玩。

他有那种人格或者说情绪上的感染力,总会有一些下属特别愿意跟他天天混在一块儿。那时大家在一起主要是吹牛,谈商业,嘲笑一下大佬——谈吃喝玩乐的时候就嘲笑有钱人。

后来知道他出来创业之后,我并不意外,我觉得他迟早会这么干的。他跟我说想做陌陌这个事情,我说这个事情可以,我也想投资一点,他立刻挤兑我说,你有钱吗?

我们之间就是互相挤兑。在网易时挤兑他是屌丝,现在就挤兑他是暴发户。唐岩口气特别大,啥都看不上。我俩都买了辆特斯拉,他看我开,说你这轮毂没换吧?特斯拉有很多配件,在预定时可以选择,他说我没钱打勾,他那个全部打了勾也没多少钱,挤兑我人穷。然后李甬就说唐岩你真是不明白,穷人的一美元和富人的一美元是不一样的。

这几天因为要上市他在美国路演,和我们抱怨自己很辛苦。我跟李甬没事,就嘲笑他,说唐岩在前面通宵达旦地战斗,你看李甬躺在后面数钱(李投资了陌陌),真是人各有命。

虽然唐岩说话总是刻薄,有暴发户的嘴脸,但他还是挺念感情的。对很多社会地位跟他差距很大的人,有时候也表现出他重感情的一面。对老罗,黄章晋这些人,也会感激知遇之恩。他把感情看得比较重,这也是我觉得他这个人可爱的地方。

唐岩在网易的时候就打德扑,一晚上可能输赢几千块钱,一两万块钱,当时就不算小。但是后来唐岩越玩越大,基本上除了特别专业的人,已经没人愿意跟他玩:一晚上玩几十万,一般人玩不来。

我觉得他能赢钱的核心在于自己钱少的时候就敢打比较大的牌,战略上是很狂的,但具体打牌的时候打得很细,并不乱打。他打德州扑克,跟他做企业的道理是相同的:战略上比较激进,比较大胆,但是战术上是蛮稳的;有想象力,敢做大格局的事情,具体做又不鲁莽、自以为是。

做陌陌这个事情也一样。在中国敢做即时通讯或者搜索的,要么是大公司,要么是很愚蠢的小公司,只有这两者,一般人不敢去玩。因为人家永远会问,你这个东西跟微信是什么关系?

陌陌现在肯定是类QQ、类微信的产品。如果一开始说搞腾讯,反而这个事情搞不成。陌陌一开始就是满足一个搭讪的需求,这两年,实现搭讪功能之后也做了很多事情,有的做对了,有的也没什么效果。

他的焦虑我们还是能感觉到,但总体上他的创业已经非常成功。他的成功非常快成功带来的快乐远远压过了这些焦虑。

他的焦虑可能来自两方面。一方面无论公司发展多么顺利还是有一些问题需要面对,有些抉择是很难受的。比如关于上市的问题他就纠结过,开始想搞后来不想搞,是有过焦虑的。第二个焦虑可能是社会地位上升得太快,钱多得太快,原来的社会关系不平衡了:原来自己认为是朋友的人,可能疏远了。但是这个疏远不能怪别人,他经常嘲笑别人,有的人受得了,有的人受不了,别人不喜欢跟你在一块,那你只好自己孤独去。

唐岩在公司人员的管理上面,据我观察问题是很多的。他比较自信,倾向于认为大部分人的想法都是错的,或者是没有价值的,容易让人有很强的压迫感——别人完全没办法去反驳他。不过即使他再聪明也不可能件件事情都是对的,这可能是他现在面临的很大问题。他的公司已经没有人能够跟他进行对话,变成完全依赖他个人的能力和判断。我去过几次他们公司,别人都很害怕跟他说话。

在和平年代,做商业是一个人所能从事的最大冒险。,能够在这种竞争性行业里面脱颖而出,大部分人都是靠天生的聪明、良好的直觉和勤奋。

唐岩具备这些素质。商业社会是人类从古到今运转最为精密的系统,要在这个精密的系统里面杀出自己的一片天地来,创造增量,一定是能做出差异化的东西,而差异化就是靠我前面提到的这些个人品质支撑的。

一个用户在什么场景下是什么样的需求,这个东西是非常难摸索的,我们会受很多成见的影响,就觉得应该是这样的,实际上通常真正有价值的地方并不在此。唐岩特别容易抓住这些东西,对人性的感觉是敏锐的,通常也是准确的。我说他经常跟别人观点不同指的就是这个。就好像陌生人社交这个东西是否可行,他认为不是伪命题,他就去试,试成功了就说明他是对的。

他性格上的一些弊端不一定会影响他的企业发展,也许反倒是好的。那些天天混圈子、以认识柳传志、马云为自豪的人,肯定没多大发展。透过唐岩,看到了世界是多样性的,这是这个时代的幸事。

 ——整理 / 本刊记者 石海威

唐岩 方三文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