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原创IP大王”饶昊苏:从美工干起,创业一年估值近十亿|人物
刘成伟 刘成伟

“游戏原创IP大王”饶昊苏:从美工干起,创业一年估值近十亿|人物

饶昊苏,一个有赌性的创始人。一个偶然的机会,他进入游戏圈创业。在没有人做原创IP的时候,他的“银河数娱”全力打造原创IP,推出了“银河数娱10大原创IP”计划;在没有人看好重度游戏的时候,银河数娱倾全力押上。结局是:饶昊苏赌对了。回报则是:公司成立仅一年,A轮融资超过1亿元,公司估值接近10亿元。但此刻,饶昊苏仍在尽全力快跑,同时决不能犯错。如同他的公司出品的游戏《无间狱》:里面的人必须赢得每一场战斗,如果输了就意味着死亡。

银河数娱创始人  饶昊苏


午夜,饶昊苏坐在银河数娱的会议室里,打开换气扇,顺手抽出桌案上烟盒里的一支烟,不紧不慢点上。频繁吸烟并且深夜还留在办公室奋战,已经成为他的习惯。隔壁,一批投资客也在抽烟。在这禁烟的时代,总有任性的一群人,他们都在为了兴趣而耗费着自己的身体。

此夜不眠似乎已成定局,这个时间,投资人还在追着饶昊苏洽谈投资。在“不是人干的事”的创业中,他务实,始终奉行“若无必要,勿增实体”。但是更多时候,因兴趣使然,他反而时刻像打了鸡血一样兴奋。

饶昊苏吸一口烟,然后用手敲着桌子,一字一句顿出一句话:“每一个绝世无双的好作品都是以无比寂寞的勤奋为前提,要么是血,要么是汗,要么是大把曼妙的青春时光。”这使这种废寝忘食有了古典主义侠客的浪漫。


以游戏为入口的原创IP

人,是不缺浪漫和情怀的,但更难以抵制游戏化。

饶昊苏把原创内容以手机游戏作为入口进行推广,同时赚了大把钱。但饶昊苏一直定义自己的工作为内容创造,并且从头至尾认为手机游戏是内容创作的一部分。

2015年,数字娱乐的业内人士都在谈IP战略,实力雄厚的大公司开始投入众多资金购买版权。饶昊苏的银河数娱确是在原创IP,是自己创造人物,并且只做这件事。

如今的中国成为全球化背景之下的最大市场。在文化消费领域,最后一个得到发展的应该是数字娱乐与数字内容的创造领域。

任何一个时代的IP、内容和精神内核的产生有一个非常重要的特征。饶昊苏总结为“以当时最喜闻乐见的方式产生的(内容)”,是由当时最廉价,最喜闻乐见的载体决定的。在纸质载体最喜闻乐见的时代,可以产生鲁迅,可以产生金庸;在收音机最喜闻乐见的载体时代才会产生评书七侠五义、杨家将;只有在全民都认为电视机是最喜闻乐见的载体,才会产生1983年版的西游记。电视机现在不是全民喜闻乐见的载体了,因为年轻人是不看电视的。

在2015年,中国有五亿多手机用户,最喜闻乐见的方式和最廉价的传播方式一定是手机。这是一个新的时代。

如今中国的数字创造领域里,尚没有能拿得出手的东西。饶昊苏因着自己的兴趣,也有了自己的情怀。“中国在数字娱乐领域里面这一仗是一定不能输的”。

“2015年,中国手游公布了17个IP:火影、海贼、拳皇、世焚、helloKT,这全球最顶尖的17个IP,只有一个中国产品就是银河数娱的《无间狱》”。那天,饶昊苏非常愤怒地在微信群里发了一条信息:“这不是广告,也无关银河数娱,这是这个行业的悲哀,也是所有从业人员的悲哀。”

在饶昊苏看来,中国手游在如此激烈的竞争环境下,给中国的原创IP留了一丝活路。“如果连《无间狱》也不存在的话,代表中国原创IP全灭”,但这并非意味着全部,手机游戏只是饶昊苏创造IP的一个形式。

饶昊苏选择了数字娱乐这一入口来进行奋斗。也正是这个入口,给他带来进一步发展的基础。


信念是不可辜负的

饶昊苏曾经有一次做梦,梦到公司倒闭了。醒来痛不欲生,老婆提醒他,没倒闭,这是梦。

那以后,饶昊苏更努力做事。“一天也不休息,我没有周六周日,我也没有过年过节,没黑没夜,凌晨要到五点钟,就是无间狱一样,这根本不是人过的日子。我想多睡一下,告诉自己要睡了今天就输了。”

银河数娱的作品之一《无间狱》故事是这样的:地狱第十九层叫做无间狱,是不能轮回的,在里面是无穷无尽地受苦。江湖上有一个榜单,一旦有人上榜就会被黑白两道追杀,所以榜单内的人必须赢得每一场战斗,如果输了就死了。

这个剧本在创作过程中已经开始不断隐喻。

“我觉得创业就像无间狱,我的每个产品都必须赢,我的每个决定都必须赢,我的每一次合作都必须要大家赢,只要我输掉一次就没人跟我玩儿了。”饶昊苏说。

《无间狱》的主创是一名叫殷正的小孩儿,他和饶昊苏一样都是天蝎座,都属马。他喜欢徐克导演早期的作品。“我们就搞这样的,《无间狱》是他提出来的,我就非常赞同”,饶昊苏对这位手下甚是爱惜。

《无间狱》是一个武侠手游,据说这个游戏能“让你看见奇迹和信念是不可辜负的”。

创业是一个沸热的地狱,创业的过程就是灭人欲的过程。

18岁那年,饶昊苏离开岳阳的平江县城,为生存而奔波来到长沙。他敲开一家出版社的大门说:“我能在这工作吗?”

出版社的社长看着眼前这个孩子,问:“你能干什么?”

“能画点画。”

社长看了他的画,答应一张画给他三元钱,恰好一盒盒饭的钱。



这是一家技术和内容相结合的出版社。偶然的机会,饶昊苏在出版社里学会了操作电脑,并且省下外出洗澡的钱来买书学习。

作为一个还在为温饱挣扎的年轻人,饶昊苏想到更广阔的天地闯荡。

这一天突然之间就来了,一个三四线城市的创业者到了上海之后,10个月之内拿到了将近1000万投资做了一家多媒体公司,但梦想有时候就是如此容易破碎。此时,行业盗版太猖獗,光盘发布不到四个小时,就有人盗版下载。饶昊苏当时很受伤,他把这一切归结为不会做市场、销售和管理,他因此进了外国人的公司学习。

他避开了别人的英语优势,选了一家日本公司。在这家公司里,他像小孩子一样搞地推,带着几个人从淮海路1号开始敲门拜访,一天下来拜访到900多号。饶昊苏顶着大太阳,脖子上的皮晒得一抹就掉。为了弥补销售短板,技术出身的饶昊苏没气馁,他已经是事业部总经理了还亲自去打电话,一天打70个。

饶昊苏说:“那段日子教会我很多东西,比如任务完成了没有,不能回答说基本怎么着,说基本,他们就给你打一个完成75%,日本人就是这样的,全是数字化,硬生生把自己变成了一个理性的人,后来我觉得搞完技术是一切的核心,我必须要把技术这一块短板补上来。”

基于这种磨练和平台,饶昊苏进入了中国第二大IT外包公司——中国软件国际集团。当时智能手机客户端被很多人嫌弃,IT公司最讨厌做这玩意儿。IT公司不讲用户体验,只讲合理性和逻辑稳定,确保不能有事故发生。

一次酒会杯盘狼藉之后,饶昊苏得到进入一家大型游戏企业的机会。“但后来我这边辞职后,那边去不了了。”饶昊苏的创业就这样被逼上绝境。

而时至今日,饶昊苏也经常逼自己。

“有时候说被逼是没办法,没有理由”,饶昊苏说,“第一,我们选择了一个正确的方向、最赚钱的方向——重度游戏;第二,作品全部是3D的,全部冲着最高品质来做,而且都是原创IP,每一部都有可能成为经典,才有了一个行业公司的崛起。”


驶入未知之地

“你得得的马蹄声,是我心中的错误……”(音)一首16岁的诗歌,饶昊苏觉得很好。虽然今天读来,已经甚是羞涩,但那时候是勇敢的表达。

“勇敢地驶入前人未知之地”,饶昊苏经常用这句话来鼓励自己,“创业是在黑夜里寻找方向,根本不知道谁是对的,唯一的办法就是勇敢地向前走,走到走不下去为止。”

饶昊苏有着文艺青年的感性,因为写一条微博,自己都哭了。

“心中最后一朵美丽的花,几百号兄弟的职业发展前景都在我手里面,当遇到一个梦寐以求的舞台时,以进驻倒立的方式去成长,去饯行承诺,以夸张的或者有仪式感的方式去迎接这种变化和提升,但是我从来都是告明一切信念与情义的,责任与爱也从来都是我最后的底线。夜深人静的时候,我就会回想起自己19岁的时候失学了,独自一个人生存,看不到未来,瘦弱、自卑而又敏感,但是我知道自己将来会踏进北京或者上海,也不可能一直都那么迷茫。人的本质是很难改变的,但是想起过去就会更加珍惜身边的这些兄弟和机会,所以最后我还是不像一个老板或者一个商人……”那天晚上,他仿佛在微博上装疯卖傻。

“在那一瞬间我是真的,我写这个东西的时候,是我的真情流露。”

饶昊苏写这条微博的时候,觉得自己就是他们的大哥,不像一个老板。正如2015年春节,他一个人关上门,在单位继续画他的画。那一刻,他感觉自己真的像一个创意总监,然后肆意挥发。


倾其所有毕其功

前不久,饶昊苏在其微信朋友圈宣布,银河数娱A轮融资超过1亿元人民币,投资方为东方富海、松禾资本。

紫辉创投则为其天使轮的投资机构。早些年,紫辉创投一直跟着饶昊苏。在更早的时候,这个公司的投资人隔两三个月就请饶昊苏吃饭。

2013年10月16日,紫辉创投打电话给饶昊苏:“你来搞个事,我们来出钱,你要钱我们就给你,一直给到你不用我的钱为止。”最后,这些钱饶昊苏大约用去了2400万元。

而在上市这个问题面前,饶昊苏相当谨慎。

“我们从头到尾也没想过上市这件事,如果不是为了我的投资方能够退出,我为什么要上市呢?我都不需要上市。”饶昊苏有着湖南人本性里的经世致用,银河数娱为了投资人退出才会上市。

饶昊苏年轻的时候很喜欢一个理论:没有必要,就不要增加一些东西。如果这个东西是不必要的,去用不但不是好事,反而会增加麻烦。

有很多人说为了上市,为了融资,就去创业。

饶昊苏却说,创业的本质是做商业,商业的本质是做生意,生意的本质是做买卖,买卖的本质是为了生存和生活。他这样解释:“因为没有工作了,找不到路,所以我得做一个事来营生,来生活。”

融资不是胜利,上市也不是。“我们做一件事情挺赚钱,而且在赚钱的时候还挺开心,我为什么要上市?”银河数娱A轮融了几个亿,至今都没地方花。

饶昊苏说:“30岁以前,我认为每天早上想去上班就是成功,这是一种状态,不是一种结果,商业世界是不确定的,但是如果我想要一个结果,我能得到的话就是成功。”

有人告诉饶昊苏,应该至少做两款休闲游戏或者轻度游戏,万一出点事好有产品能兜底。

但是饶昊苏始终认为,曹操官渡没有打赢就没有曹操,越是创业越要“倾其所有毕其功”。既然如此,饶昊苏便把所有的宝都押在了重度游戏上。故事发生了,去年年底重度游戏超过所有休闲游戏的时候,整个行业里面只有重度游戏的公司就是银河数娱。

在没有人做原创IP的时候,公司推出了“银河数娱10大原创IP计划”,在着力打造10个原创IP;在没有人看好重度游戏时,银河数娱也做了,然后卖给日本人、韩国人……饶昊苏觉得三个月以上的战略都是假的,“转速是最好的战略,每一步都赢你最后才赢”。

饶昊苏对《创业家》记者说:“就像在黑夜里我不知道自己的方向,就朝着一个地方走,一直走到一面墙的时候,我再换个方向走,如果我没有碰到墙之前,我就一直朝这个方向走,不管它是对还是错,所以我做游戏就做最高级别的大型游戏,就做原创的,我只能这样。”

关于银河数娱

银河数娱成立于2014年,是一家立足于游戏研发,以打造国际化精品IP为目标的数字娱乐公司。2015年初,银河数娱成功进行A轮融资,总投资规模达一亿元。

截至2015年3月,银河数娱团队规模已接近400人,业务部门包括手机游戏研发团队、TV游戏研发团队、原创小说团队、动画团队、原创漫画团队、音频制作团队等。目前银河数娱旗下手游作品《无间狱》已被中国手游代理,于2015年3月17日上线封测。

版权声明:本文作者刘成伟,编辑王冀,文章为原创,i黑马版权所有,如需转载请联系zzyyanan授权。未经授权,转载必究。

估值 美工 大王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