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1亿用户的导航犬失败后,创始人的反思与反攻
杨娇 杨娇

有1亿用户的导航犬失败后,创始人的反思与反攻

2003年钱进拿着在爱立信12年写代码赚回来的100万美元,回国创办导航犬。导航犬用户数一度过亿,曾占据移动地图导航市场近60%市场份额,公司估值高达3.5亿人民币。BAT把地图导航当成兵家必争之地时,导航犬成了大家眼中的香饽饽,收购邀约不断,然而钱进拒绝了变现的机会,最后被巨头打的无回手之力。导航犬遭遇滑铁卢,钱进二次创业,选择做Goluk智能行车记录仪,实现了从产品经理到CEO的真正转变。

钱进,黑马成长营四期学员、极路客创始人、原导航犬创始人

编辑|黑马学院案例中心 杨娇

导航犬的巅峰和低谷

2013年的12月14日,对于钱进来说是终身难忘的一天。在那一天,应钱进的要求公司召开了导航犬的一次紧急董事会。钱进希望原有的股东们能够支持他,能够继续让导航犬活下去。非常遗憾的是,没有一个股东愿意继续投资。

作为一个在移动互联网拼打了9年的人,钱进非常理解他们当时的决定。确实,换位思考一下,如果钱进是他们,坦率的说可能也没有勇气继续投资导航犬,因为此时的导航犬已经完全没有未来了。


导航犬是2005年成立的,2006年导航犬上线,钱进的大儿子出生,两者几乎是前后脚。钱进大儿子出生以后,钱进天天说导航犬,很长一段时间里,钱进只要跟儿子一说导航犬,儿子就会说那是哥哥。某种意义上讲,导航犬才是钱进真正的“大儿子”,实际上它的关系比亲儿子要紧密得多:你成就了企业,也成就了自己,这是紧密不可分的。而儿子钱进还几乎没有时间和他相处和融合。

钱进甚至一度认为公司比自己的儿子还亲。但正是这种心态导致了他在巨头向导航犬抛出并购橄榄枝时,当断不断,最后想卖也卖不掉的结局。

钱进其实是一个挺骄傲的人,他很早就认为手机+LBS肯定是移动互联网的标配,一心想把导航犬做成一个伟大的公司,为此在公司最值钱的时候,他拒绝了所有的“仰慕者”,最后这些巨头成为了对手,将他逼到了死角。

2006年10月,高德公司完成了4000万美元融资后,2007年曾想控股收购导航犬,但被钱进谢绝。

2010年,跟高德对着干的地图信息提供商四维图新上市后,曾以1.5亿元估值投资当时在做B轮融资的导航犬。四维图新的老板跟钱进说,如果你们愿意,我们可以直接把你收了,价格可以高一点。当时钱进拥有导航犬70%多的股份,但他认为,自己从2005年开始做,熬了5年,终于迎来了移动互联网的爆发,怎么可能就卖掉,所以一秒钟都不考虑就拒绝了。

2011年,百度当时负责投资的汤和松跟钱进谈过,后来李彦宏说,这种事情必须要控股,钱进坚决不同意。

2013年下半年,腾讯的地图业务部门和投资部门的高管找到钱进和团队,其实已谈到最后了,就差马化腾拍板。最后,由于腾讯内部地图团队对并购导航犬的抵触情绪和马化腾本人对于地图的重视,腾讯决定放弃收购计划,自己做地图。

2013年,阿里跟高德谈并购。那会百度在跟阿里抢,阿里需要找备选方案,其实就是找备胎,于是也跟钱进和团队谈。阿里的人上来第一句话就是,你愿不愿意被控股?当时导航犬排第三。钱进总觉得,第一是百度,百度是不可能被并购的,百度是并购别人的。第二是高德,高德是上市公司——以前也没有一个上市公司被没有上市的公司收购的案例(那时阿里还没上市)。所以,钱进认为导航犬还是有很大的可能性和阿里博弈一下,实现利益最大化。“我应该早一点看清形势,马上扑上去应下来。2012年导航犬6000万美金估值,如果卖给阿里,谈得好一亿美金左右应该是很有可能的。那时我是绝对的大股东,超过一半的股份。”钱进没有想到,阿里已经进入另外一个层次了,不在乎价钱,只在乎是不是市场第一,所以阿里转身以10亿美金砸下了高德。

移动互联网非常残酷的现实是,第一名可以吃香喝辣的,第二名基本上就是被第一名并购的命运,而第三名往往只能悲惨的死去。


2013年,百度宣布成立LBS事业部,高德被阿里战略投资,同时百度、高德都加大了市场投入 ——这意味着整个市场格局完全变了。钱进知道这场战争,已经很危险了:它们投入的资金是巨大的,“能够用钱把你给砸死”。像钱进这样的创业公司,虽然拿到了融资,但一年你能够花费出去的市场费用也就是有限的一两千万。而巨头们呢?当它们看重这个领域的时候,完全可以拿出十倍、二十倍,超越你整个资金量的钱来砸这个市场。

地图注定是一个巨头的游戏,高德跟了阿里,百度、腾讯自己做。钱进走投无路召开董事会祈求股东们救命,却得不到支持。最后导航犬只能卖给四维图新。当买家只剩下一个的时候,钱进完全失去了谈判的主动权,最后不得不以“白菜价”卖掉公司,自己不拿一分钱,以向团队和投资人交代。

很长一段时间,钱进根本不能理解李嘉诚说过的一句话:企业应该怎么做?当孩子养,当猪一样卖。但经历过导航犬的种种之后,他终于领悟这句话的含义:做企业要拿得起、放得下。

Goluk的极致和野心

二次创业,钱进希望以行车记录仪Goluk为切入点,重新定义产品,通过一些创新颠覆、增加分享功能,使之具有更多的社交属性。Goluk现在已有43人,先后获得了创新工场的天使投资以及富士康的Pre-A轮,现在A轮在洽谈中。Goluk线上发布会上,创新工场李开复、真格基金徐小平等人前来助阵,钱进再次成为焦点。

钱进是如何“从软男变硬汉”的?原来,在钱进万念俱灰的时候,钱进的好朋友,也是钱进的邻居,创新工场的合伙人邱浩,约钱进聊一下。他非常看好车联网,认为那将是一个巨大的风口。因为钱进做过导航犬,所有的用户都是车主,钱进应该是他所见到的人里最了解车主和最熟悉车联网这个行业的,所以他跟钱进说,只要钱进愿意二次创业,只要钱进愿意去做跟车联网相关的软硬件结合的智能硬件,他来投钱进。钱进也认为这是未来发展的方向,希望能拼命抓住它。钱进要抓住这根救命稻草的最根本原因只有一个,钱进希望一起干了9年的兄弟们,还能一起做事情,而不是散伙。

钱进和团队知道做硬件会很难,但真正做的时候发现难度远远超出自己的想象。那时创新工场的天使投资到账,钱进和团队开始研发产品,到最终把产品做出来,一年的时间里,钱进和团队试错了三次。

第一次,钱进和团队天马行空想了一个方案:从车的后视镜垂直拉下来一根杆,在杆子上装一个吸盘,把Pad吸附固定住。Pad自带摄像头,可以直接记录车子前面的影像并保存在Pad里。这是很酷的方案,但遗憾的是,这个方案在力学上根本不可行,因为做不到不让Pad抖动。钱进和团队找遍了所有顶级的设计公司,最后都拒绝接受订单。他们告诉钱进,这个东西根本不可能做出来。大家花了三个月时间,才证明原来的想法是不可行的。

钱进和团队没有气馁,又开始了第二次尝试:把Pad放在车的中控台上,从Pad那里拉一根视频线,把摄像头装在后视镜前面,拍摄车前面的影像。当大家把这个产品做出来,实测时才发现,原来视频的编解码对Pad的CPU占用率非常高,只要一打开摄像头,并开启Pad编解码,整个CPU占用就达到99%甚至爆掉。第二次尝试又彻底失败了。2014年8月份,产品还没做出来,但凭借一个“装了Pad让所有汽车立即变成特斯拉”的构想,获得了富士康千万元的Pra轮投资。

2014年12月份,产品还是没做出来,就在钱进几乎快走投无路的时候,当时市场上出现了一款智能家居摄像头——小蚁,给了钱进灵感:它放在家里,电源线一插,连着Wifi,通过手机App,你在世界任何地方都能通过看到家里的情况。 

其实,普通的行车记录仪就是一个摄象头,一直往前拍,并将影像固定保存在机器的SD卡里。钱进要的是,能实时地把影像传到pad上,然后通过pad分享出去。大家之前尝试过,如果摄象头拍摄下来的影像不经过处理,你想想1300万像素的数据直接输入Pad,机器就崩溃了。小蚁的做法是,先把摄像头拍摄的影像数据在摄像头那处理一下,再通过无线传输给Pad或手机。

钱进想,为什么不把它改造一下,放到车上来呢,这完全就是钱进所期望的东西啊?不过当钱进找到类似小蚁方案的设计公司时,发现他们做不到钱进想要的。因为智能家居用的摄像头要求的画质一水的全是720p,而钱进要求的画质要达到1080p,隔行如隔山。另外,小蚁是没有SD卡的,也不需要电容。更重要的是这类产品全都是用P2P点对点的传播方式,都做不了一点对多点的广播模式。钱进辗转找到专业做视频监控的服务商,找了六家都不行,最后才找到一家全国性的智能监控企业把产品做出来。

今天的 Goluk看起来和传统行车记录仪不太一样,首先它没有屏幕而是通过蓝牙把手机当屏幕用,其次它的造型很酷,像黑色胶囊一样,非常轻便。按照计划这是一款服务软件的硬件产品,可以将车主自发上传的视频积累、经营,生成另一个内容聚合地,反过来内容的火爆和炒作可以助推硬件销售。

Goluk智能行车记录仪最重要的是它非常智能。开车过程中,如果你看到前面有一个车祸发生,你只要轻轻的一按贴在你方向盘上的按钮,Goluk就能把之前的六秒和之后的六秒都会自动保存在智能行车记录仪里。当你开车到目的地后,打开你的手机,这12秒完整的短视频会通过车上的无线局域网零流量地自动下载到你的手机上去,你只要简单的点击三次,就可以分享到微信、微博。

如果你开车碰到有人想快速加塞,你觉得很不爽,你不用有“想撞他一下”的冲动,你要干的事情就是按一下Goluk,马上就可以把这种非常不文明的驾驶行为记录下来,放到App曝光台,让所有人“声讨”它。Goluk可以在晚上弱光的情况清晰拍出前面十米的车牌,所以你不用担心晚上就奈何不了那些不文明的车主。如果你在开车的路上,不经意间看到美丽的景色,不用担心它转瞬即逝,也不用停下来,也可以享受美丽,你依然只要Click一下,你就可以把刚才看见的美景实时记录下来,分享给你所有的朋友。Goluk智能行车记录仪还有一个全球首创的直播功能。很多朋友去世界各地游玩,希望把沿途所有的景色都分享给其他人,只要你打开Goluk,世界上所有的人都能分享你所看到的美景。

截止2014年底,中国汽车保有量达到1.54亿,新注册登记的汽车达2188万辆。按照钱进所说,目前20%的车辆装有行车记录仪,且某电商平台的年销售量是上一年的3倍。然而,目前市场上行车记录仪鱼龙混杂,行车记录仪真正能联网的并不多。

如果Goluk能够实现联网,那么其社交属性就会为其带来各种可能性。据报道,在钱进的计划里,运营“视频广场”——视频UGC(用户生成内容)来做增值服务是下一步为形成内容壁垒要做的主要事。

Goluk的这种设想并非天方夜谭,在美国GoPro 已经让一个小小的可穿戴运动摄像机变成了极限运动社群的链接器。

2014年6月27日,加州圣马特奥市的可穿戴运动摄像机厂商GoPro在纽交所正式挂牌上市,完成了20多年来最大规模的消费电子公司IPO,首日股价上涨了31%,成为近几年美股技术板块表现最好的公司之一。然而十年前,GoPro不过是一款为冲浪者制作的手腕相机,今天它却成为了极限运动爱好者的专属装备,它的粉丝遍布全球,GoPro客户的口碑效应和产生的内容,使很多人对社群经济的未来产生了浓厚的兴趣——GoPro甚至宣称自己是一家媒体公司。几年前,在GoPro首席执行官和创始人尼克·伍德曼的带头下,该公司用户将自己冒险的视频不断发到互联网。单在2013年GoPro客户上传了2.8年的视频。2014年第一季度人们观看了超过5000万小时的GoPro视频。每部视频不仅证明了用户的经历,而且也起到广告作用,让很多潜在客户购买GoPro相机。该公司内容发行主管亚当·多恩布施最近总结到:“相机只是我们获得内容的工具。”如今在这家有700名雇员的公司里,一个20人的GoPro原创制作团队在做着类似于编导的工作。他们每天都会在YouTube和Facebook这样的社交媒体上,发布从全球各地搜集来的GoPro拍下的内容。

钱进曾说,自己是个干一件事就要干到顶尖的完美主义者。这导致他对Goluk的态度就是不成功则成仁:“整个公司只做这一款产品,直到卖出100万个”。行车记录仪的视频分享化、社交化可以带来多大的想象空间或消费场景,钱进并没有说太多。他只是始终向媒体强调,把眼前这件事做到极致,做到最好,就会有市场。

版权声明:本文编辑杨娇,文章为原创,i黑马版权所有,如需转载请联系zzyyanan授权。未经授权,转载必究。

创始人 用户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