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色列亲历记:创业帝国的生死之道
徐鸣 徐鸣

以色列亲历记:创业帝国的生死之道

以色列,一个遥远而神秘的国度,也是一个创业的国度。到底是何种力量,在这片贫瘠之地孕育出创新的文明? 5月中旬,数十位企业家、创始人随“黑马以色列游学二期”赴以色列考察。他们一路走来,收获颇多。在离开以色列的前一晚,猎豹联合创始人、总裁兼CTO徐鸣总结了以色列之行带给他的对于创业的思考。中国创业者到底可以向以色列学什么?请看徐鸣的精彩分享。

猎豹联合创始人、总裁兼CTO徐鸣为同学们分享以色列之行的感悟

以色列验证出的创业思路
 
以色列,这个犹太民族国家,有很多矛盾的地方。比如,60%的土地是沙漠化的;0.2%的人口占诺贝尔奖获得者的20%;在一片阿拉伯的世界、一片宗教集权的国家里面,有一个民主的国家等等。矛盾代表一种对立,我相信,矛盾是事物发展的原动力。
 
经过这么多天的游历体验,我发现这个国家里有非常多的东西可以验证我们的创业思路。我简单分析一下。
 
五次中东战争,无一例外都是以色列获胜,为什么?我认为不是因为运气,也不是因为阿拉伯国家不给力,而是因为没有退路,输一次就是灭顶之灾。这里就蕴含着创业者和打工者的区别。对于创业者来说,这就是一条命;对于打工者来说,这只是一块肉。以色列这块土地,对于阿拉伯国家来讲,它就是一块肉,有没有这块肉都OK。但是对于以色列来讲,这就是它的一条命。如果没有这块土地,以色列的所有子民都要继续颠沛流离、继续居无定所、继续满世界去流浪。所以,这是以色列被称作“创业帝国”的最根本原因。
 
到今天为止,以色列经历了三个阶段。我会用猎豹的一些方式来映照彼此。
 
创业的第一个阶段是什么?是获得一块绿地。不管做软件、做O2O、做其他服务,大家都是这样的,一定要在相对小的范围内去验证自己的模式,验证完后再通过用户口碑、线下发展的客户,找到资源去复制这个模式。找到一块自己的根据地非常关键,如果毛主席没有根据地,怎么会有后面解放全中国呢?你有一块根据地,就能不断地输送营养、输送整个知识体系。以色列通过五次中东战争,获得了自己的立足点和根据点。
 
第二个阶段是什么?是远交近攻。以色列远交美国,近打阿拉伯国家。远交近攻的同时,逐步瓦解阿拉伯国家。这就是相当于不断扩大根据地。
 
第三个阶段,也是以色列今天还需要去解决的一个问题,即以色列模式的天花板在哪里?我认为,天花板已经在显现了,因为通过前面根据地的建设,加上远交近攻的策略,在验证自己的模式之后,它需要再一次创业,需要持续地发展自己的产品和改善服务。创业者也是一样,在走到一定阶段之后,需要寻找新的定位。


 每一位学员都认为,以色列有许多可以学习的地方


创业成功所需的核心武器
 
(一) 视野

视野是所有创业者要打开的第一道关。以我个人经历来讲,我出生在乡下,然后成长为学生,变成一个程序员,直到如今作为一个创业者。事业越来越大,就像我在穿过一层一层的门,给我的感觉是这个世界一点点在打开。即使今天猎豹已被估值40亿美金(在徐鸣离开以色列的当天,猎豹市值突破了50亿美金),我依然觉得这个世界有太多我需要去了解、去学习、去认知的东西。
 
此外,成功的投资人为何能投到好的公司,也是因为他们的视野。孙正义为什么投马云呢?1999年,他能够投出3500万美元,我不相信他是因为胆大钱多。以楼房作比,他们在5层,我们可能在1层、甚至是地下室。他们在5层的高度去看这个世界,方式就跟我们完全不一样,这就是视野。
 
这就是我自己对创业的一个非常重要的认知。很多时候,创业者都认为我能干,会编程、会设计、懂沟通、懂销售……够了吗?我真的要告诉大家:完全不够。创业者要想办法提高自己,并反复地找视野更开阔的人去沟通。就会发现这个世界和你想的完全不一样。这有点像武侠小说中“打通任督二脉”,最后就会融会贯通。
 
(二)预判
 
视野能带来什么价值呢?可以带给你对未来的判断,我们称为预判能力。以我们为例,猎豹在打国际化这场仗的时候,是有着非常深层次的战略分析的。
 
2010年,可牛和金山合并,当时我们依然认为自己很能干。2012年,我们发现,干得再好,也无法超过360这座大山,因为无论怎么做,就是“360第二”。在PC这个平台上,我们不可能成为领先者。
 
我们打360叫“仰攻”。敌人在山上,有比我们更多的资源、更多的品牌、更多的用户,更强的研发团队。我们曾坚信,做了产品的创新就能赢。但是,后来我们发现产品创新也赢不了,赢不了就真得深层次地去反思。反思之后,我们总结出来几个预判的准则。
 
预判的第一准则就是要整体变革(totally different),而不是在某些点上的创新。微创新不是创业者做的事情,必须是根本性的不同。而你要获得根本性的不同,就必须要有别人看不到的点。而那就涉及到第二个准则,即从边缘性上切入。
 
在我的概念里,是没有所谓的“大众市场”的。我认为,真正的市场都是小市场。就像我们现在看到的iPhone满大街都是,但刚开始时,乔布斯一台iPhone都卖不掉,后来通过各种各样的方式降价。iPhone实际是从iPhone4才开始火起来的。所以,就算乔布斯做iPhone也是逐渐从小众市场进入大众市场的。小众市场是边缘,所以第二准则是从边缘切入。
 
所谓“边缘切入”,是指要远离你的竞争对手,要在一个竞争对手看不到的角落去打仗,要避开它的锋芒。我结合猎豹国际化的例子详细解释一下。
 
猎豹国际化源自于2012年的谷歌IO大会。2012年的谷歌IO大会极大地奠定了谷歌的技术品牌,因为在那一年谷歌发布了Knowledge Graph Search、Google Glass、发布了Android2.1版本(记得不太清楚了),基本上都是跨时代的产品,尤其是Goolge Glass。虽然今天来看,Goolge Glass有问题,但不管怎样,当时我在现场,看到Goolge Glass通过直升机等形式发布,现场非常疯狂。
 
说实话,当时我内心非常沮丧。我就想大家都是程序员,为什么人家能做出这样的产品?后来,我和傅盛交流,他提出我们应该做国际化。当时我们大胆试了3个月,没有试出来。我们觉得是方法不对,就决定去美国学习一下。
 
其实我是想说明,无论你开始时有多low、有多不堪,关键是你的心态。就像猎豹在上市一周年的时候,我非常开心的是依然记得自己到底想干什么。我依然保持着这样的一个状态,用乔布斯的话来讲就是“Stay Hungry, Stay Foolish”,我们自己总结是清零、空杯。如果始终保持这样的状态,你往往学到的东西比你觉得自己很“高大上”了要强得多。
 
(三)从边缘切入
 
我接着讲我们是怎么找到自己的方向的。当时我们在美国学习和考察了一个月,后来和傅盛一起讨论出6个方向:系统工具、生活工具、桌面、浏览器、游戏等等。我们认为,这6个方向还有机会去做,其他方向是不可能的。比如像to B的企业级工具,我们可能不会干。选出来6个方向后,我们再仔细筛选,比如系统和生活类工具,一样做一个。后来系统类工具里,我们选择了Clean Master(清理大师)。当时我们为什么会做这个?就是因为分析后觉得做这个能赢。
 
我们选择这个领域后,我干的第一件事:几乎把所有的工具全部用了一遍。用过之后,我总结出两个规律:第一个规律叫“区别很大,用处很多”;第二个规律叫“大家都很矬”。我这里指的是开发者,就是做这些App的人,我把他们称为“民兵”。我们起码是个正规军,正规军打民兵,这叫自上往下打,一打一赢。
 
第二件事,就是我之前提到的“从边缘切入”。反过来讲,为何做WhatsApp的人不去做工具软件呢?你真的认为他们不会吗?不是的,就是因为这个领域大家都看不上。当时它是一个边缘,远离主战场,其他人都跑到更“高大上”的方向上去了。
 
所以,创业不要嫌点子小。创业是什么?就是要从一件小事出发,接近一个大的点。要坚信“做好一件小事,就能改变全世界”。坚持从一个单点、从一个别人看不上的点做起,用这样的方法坚持做下去,就有机会改变自己,甚至可能改变全世界。今天,我自己再去做一件事情也是一样的原则,因为这些原则一定是成功的必不可少的条件。
 
(四)专注
 
当你预判到一个与众不同的领域,并从边缘切入其中后,你还需要做一件事,这件事叫“专注”(All in)。
 
创业者内心往往是恐惧的。我花了很多年来克服恐惧,但是直到今天我依然会恐惧。恐惧会给你带来什么?恐惧不仅仅给你带来动作变形,更重要的是,恐惧会让你坚信自己的能力,让你觉得所有的事情我都能干。这个时候,你肯定会选择同时做很多事情。表面看来,你有一个大的方向,但你同时又在做几件事情。
 
在我和傅盛做可牛的时候,我们为此吃了太多苦头,真是血的教训。当时我们因为内心恐惧,又无比坚信自己是对的,所以在一个产品还没有完全做好时,又再做一个新产品。在我们最高峰有70人时,我们做了6个产品。当时可牛主打贝壳安全和可牛影像。后来有人告诉我未来是3D的世界,我们又做了一个产品——“3D看”。做这个产品的时候,我为了解决3D效果写代码,又做了一个3D的安检软件。
 
当时,我真是觉得自己太能干了。直到后来,我开始反思自己的做法。我终于发现,我把所有的事情都干了,却在一件事情上没做好——我没有把公司做好,没有把公司做起来,没有做出一个真正成功的产品。我知道自己错了。我发现每个人每天都在讲Focus(专注),尽可能只做一件事情,可是做起来太难了。到底怎么做呢?最后我们总结出一个词——All in。
 
什么叫All in?我举个我们团队当中非常感人的例子。我们之前在珠海有200多人的研发团队,我过去梳理它的业务线。当时有十几条业务线:金山毒霸、金山毒霸网络版、金山毒霸在线版、金山毒霸极速版、金山毒霸闪电版、金山网盾、金山网镖、金山清理专家等等。我当时就崩溃了,怎么办呢?砍!到年底时,十几个产品变成2个产品:一个叫金山毒霸,一个叫金山卫士。到了第二年,傅盛在一次会上又提出一个口号,叫“砸锅卖铁做毒霸”,从2个产品又砍到1个产品。
 
当时提出这个口号非常艰难。那年年底发生了3Q大战,3Q大战之后金山是赢家之一。当时金山卫士是1300万的DAU(Daily Active User,日活跃用户数量),金山毒霸是1000万的DAU。而金山卫士,用户主要使用两个功能:杀毒和防护。其他功能做得很艰难,用户也不用了。
 
后来我们决定砍掉最大的一个团队——金山卫士。我们认为,一定要和腾讯深度结合。腾讯当时要做QQ杀毒,如果这样,我们将从这个市场里的第二变成第三。有一句话叫“老大老二打仗,打死老三老四”,我们不能成为悲催的角色。所以我们砍掉金山卫士,然后和腾讯变成一个黄金套装。说实话,我们谈的时候,也不知道能不能跟腾讯谈下来,但是那时我们开始懂了All in,就专注在一个产品上。
 
All in的做法不是说真的只能做所谓的“一件事情”,而是把一件事情分解出来,分解成很多个指标。比如说,我们分解成产品的指标、用户体验的指标、用户反馈和评价的指标等等,分解之后这件事情就可以着手做了。
 
回归到以色列。为何我说以色列就像一个创业过程?首先,以色列能够做到今天这样,核心源于他们是第一个全球化的民族。他们被罗马人赶出去后没有土地,只好到处流浪。这种方式非常好地提升了犹太人的视野,他们和全球那么多民族有非常多的沟通和融合。这其中当然也有很多冲突,通过这种反复的碰撞和融合,他们提升了自己的视野。
 
提升视野之后,他们攻陷了好莱坞、控制了美国的娱乐、媒体、银行、石油、钢铁。他们怎么做到的?源于他们进入这些领域非常早。他们因为没有土地,只能从边缘化的方式去切入。为什么犹太民族诞生那么多的科学家?也是一样的,他们没有土地,只好切入当时被边缘的科学领域(当时社会的主流是做农民和武士)。正是因为他们有这样的视野,有这样的预判,预判科学时代会到来,他们去做科学;预判娱乐时代到来,就去做娱乐;预判钢铁时代到来,就去做钢铁……以此类推。这就是犹太人的做法。
 
All in的例子更是比比皆是。如今犹太人的公司大多是非常地垂直,在一个领域里面非常专注。所以,以色列真的是一个创业的帝国。
 

黑马以色列游学二期同学在以色列最大的律所HFN合影

中国怎么赢?
 
最后一个话题,我们怎么赢?犹太人如今这么牛了,我们怎么办?我有过一个疑问,为什么以色列没有产生一个平台级的企业呢?有人觉得是因为内部市场太小,只有国际化市场。我个人觉得,是源于他们常年的流离失所导致的内心不安的基因,他们更擅长做买卖。
 
而我们中国,应该有更大的梦想和更高的追求。我们不应该仅仅着眼于以色列这样的经营方式,更应该去想清楚自己的战略。如果打仗,应该尽量在打之前想清楚怎样才能赢得战争。同时,我们也可以借以色列的优势去补充自己的不足。这就是要有全球化的视野,要立足于自己,想清楚战略,同时借助全球的力量进行整合。

版权声明:本文口述徐鸣,整理赵姝焱,文章仅代表述者独立观点,不代表i黑马观点与立场,i黑马版权所有,如需转载请联系zzyyanan授权。未经授权,转载必究。

以色列 帝国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