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定要把钱用到对人类有贡献的地方”
陈乐宗 陈乐宗

“一定要把钱用到对人类有贡献的地方”

刘芹及晨兴资本背后是财富总额接近30亿美元的陈氏兄弟,他们在2014香港富豪排行榜上位列第17。今年9月8日,陈氏兄弟以家族名义向哈佛大学公共卫生学院捐款3.5亿美元,这是哈佛大学建校以来收到的最大一笔捐款。这或许能反映出陈氏兄弟的行事风格。他们具有怎样的财富观?他们对投资最看重的又是什么?

陈乐宗

我60年代去美国,开始是学习,后来就留下来。Morningside1986年在美国成立,主要做的是PE,还没有做VC。1992年晨兴进入中国。

1993年,我带着老婆小孩一起搬到了上海。做投资,隔山买牛是危险的,在中国做,一定要完全融入中国社会。整个社会的发展,市场的发展,消费者的心态,都是你做投资必须要掌握的。搬到大陆这个决定,现在回头看还是正确的。

开始的时候,我们也算不上什么基金,也没有固定的金额,反正就那么多年一下一下地做,滚雪球吧。

当时中国的VC市场一片空白,遍地都是项目,项目多于资金呐。那个时候法规等各方面还都不完善,确实有一些风险,跟现在比,当时是另外一个世界。我觉得那个时候挺好玩儿,机会多啊,当然经济结构还是比较受历史局限,还是很多重工业、轻工业,科技还谈不上。我记得那时候去看中科院这类的研究所,基本上年轻的都出国了,就剩下来一些老教授在那儿做实验。当然现在看那个也不是坏事了,很多人在国外受教育,有了经验,后来回国,对创立中国的科技产业确实做了很大的贡献。但那个年代是有一个青黄不接的,我记得去看那些实验室还是蛮凄凉的。

开始主要投的是工业方面的项目,有机械的,有一些轻工业,因为当时有一个同事,在轻工系统的人脉比较好。

我们来国内的时候还没有互联网,到90年代中末期才开始有。搜狐确实是我们一个比较关键的投资。我是在Boston(波士顿)的朋友们中间遇到张朝阳的,他是MIT(麻省理工学院)物理系的PhD(博士)。他读完书以后,在MIT不知道是哪一个办公室做事,他说想回中国搞互联网。当时觉得有一点破天荒的是,他怎么会想回中国?中国那个时候还没个人电脑,只有某一些单位里有几台电脑,很多人共用,轮到你你用一下。那时候就觉得电脑都没有你还搞什么互联网。张朝阳确实是一个很有远见的创新者。

不久之后就是全球互联网泡沫破裂了。我记得搜狐最低潮的时候,几毛钱一股,刚上市的时候12块(美元)。那时我在美国,张朝阳打电话给我叫我们去support(支持)公司,我们就跑去市场买搜狐股票。当然后来市场恢复以后,赢面就很大嘛。市场就是这样,有它的周期性,有泡沫有低潮,我们做投资的总得要有病例。

VC和PE是两个很不同的做法。PE投的是比较成熟的公司,有财务报表,历史财务状况,可以去研究。VC主要是投有科技含量的初创公司,基本是什么都没有,只有一些技术,一些专利,有一个小团队。VC投的是技术的未来,完全是看你对未来的方向、市场发展能有多少掌握。

世界上没有水晶球的。很多人做投资做得成功,回头讲故事的时候让人觉得你这个人真是洞见未来啊。最近有人来找我也这么说,把我以前做的投资项目也study过,说你做这个真是能抓着先机,你做那个也被你掌握到。我跟他说老兄,运气好吧。

当然,有经验是很重要的,你只有用过去的数据去预测未来的情况,从而去投项目。举个例子,10年前,我们就开始掌握到手机,就感觉到互联网会从固网转移到移动,这种大方向掌握到,那就在这个前提下寻找具体投资项目。我看做风投主要还是这样吧,技术是层出不穷的,没有止境,你要掌握到市场大方向。

Morningside的结构是比较松散的,也是比较模糊的。我有这么一群能力很强的同事,都有他们的强项,就放手让他们去干呗。

我们主要有三个领域。互联网这块是一个大的了。互联网我们是不做基本建设的,做的主要是应用。互联网应用是地域性非常强的,你看中国的市场,外国的互联网公司很难进来,ebay在美国不论多强,在中国也干不下去。地域性跟文化的含量是蛮大的,那在中国做就一定要有中国的团队,不然你隔山买牛,就危险了。

另外一个是生物医药。它的很多特征跟互联网是相反的。它是比较全球性的,做生物医药特别是创新性的生物医药,是全球应用的,现在做那块的人也都申请全球专利什么的。当然监管是有地域性的,在美国要经过FDA,欧洲要经过EMAP,中国要经过药监局,但技术是全球的。

还有一块,就是我们也做一些房地产投资,在美国,收点租金,哈哈。

互联网泡沫破裂以后,大家都觉得要从互联网回到实的东西了。在互联网行业,要不就做实际的建设,做硬件、铺网啊这些,要不就是做内容,就是媒体的东西了。我们是不做基本建设的,就觉得要找一些在市场里有实力的有独特价值的媒体。那时就去找国外的比较有名的媒体。当时《福布斯》负责亚洲的那个人是哈佛毕业的,在大学里一个寝室4个人,里面有两个以前都在我那儿上班(晨兴美国)。也是机缘巧合啦,这两个就介绍给我《福布斯》负责亚洲的那个人。

那一段我看对刘芹也是一个挺好的经验,他真的是亲手操作营运一个公司,是很好的锻炼。很多做投资的人都没营运过公司,真的要营运公司,有很多具体的难题。操作过一个公司,你对事情的看法会实在很多,光是从一个高层面去看,很多问题看不出的。

基本上那个时候都是他跟石建明两个人在搞这些媒体,都是他们在操作,我是放手让他们去做。

我做事是很权力下放的,我不能放的是人品。如果人品操守有问题的话,是零容忍的。能力方面,有天生的一面,有的人脑子比较聪明,有的人脑子可能不那么聪明,老实说,所谓的聪明是很多维的,很多时候不能用单维的尺度去说,某一个人就比另一个人聪明。所以用人呐,就一定要看到人家的长处,一方面希望他学习需要提高的地方,另一方面希望他们有机会把他们的能力发挥出来。越发挥,做出来一点成就,人也就越有自信,做起事来就方便很多了。如果老是没自信对自己打问号,那是很难过的。但是自信也不是盲目的,一定有锻炼过,有业绩,能在履历里显示我做出过什么事,得到了什么成就。这样得来的自信是有依据的。

刘芹是石建明带进来的。石建明当时在中欧读MBA,来Morningside做实习,读完以后就进来Morningside。他和刘芹是MBA同学。

我是蛮重视培养下一代的,很放手让他们去做。很多人进来好像没什么经验,也没关系,从实践里就练得出经验来呗。他们都是在实践里练出他们的功夫的。我看他们真的是高手啊。

家族基金变成开放式基金也是好事,也是一种社会服务吧。很多投这个基金的都是养老基金或者是大学,他们做的都是好事,能替他们管点钱,绝对是好事,对社会也是有贡献的。做事嘛,总得要考虑对社会的贡献,光是赚钱,这个满足感很快就到头了。

你一开放,就牵涉到管理别人的钱。管理别人的钱,你要有高度的专业和操守,不能给人家把柄的。你要对人家负责任,一定要做到在诚信方面是无可挑剔的。

我们对财富是看得很轻的了。家里有多少钱,对我的生活方式一点影响没有的。我今天还是开一台大众汽车,我不会搞什么这个名牌那个名牌,我觉得那太无聊了。当然,做生意,钱是衡量你成功与失败的一个尺度,但是你有了钱以后,一定要把钱用到对人类有贡献的地方,这是很重要的。

刘芹说的没错,我们一起这么多年,在价值观上是有高度的共识。你看刘芹,他也是就那样,生活也没有那么奢华。你看中国那些什么土豪啊,乱花钱的一些人,也说明他们人生的内涵,钱对他们太重要了。

能留在晨兴的人肯定是对我们的价值观有高度的认同的,要不然留不下来的。

当然,这个世界大家都是自由的,能把我们捆绑在一起,是价值观,不是钱就能捆绑的。而且大家一起共事,开心,人生就有意义,所以我不担心刘芹成了明星投资人就有可能离开。

好啦,我看我能说的也就这么多啦,我要回去干活啦!

陈乐宗 刘芹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