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守专业主义的投资人
柯实 柯实

坚守专业主义的投资人

刘芹投我们的方式很独特, 基本要敲定的时候才见的我。 2009年秋天投的我们,2009年 夏天我们才认识,我跟他的友谊 是在这之后才建立的。

36C3.tmp

刘芹投我们的方式很独特,基本要敲定的时候才见的我。2009年秋天投的我们,2009年夏天我们才认识,我跟他的友谊是在这之后才建立的。

他和我们总裁李亚认识很久了,是十多年的朋友。十多年前刘芹去纽约出差,李亚受朋友所托接待刘芹,于是相识,李亚的阳光、正直、善良、专业和早期在美国对互联网的深刻了解,让刘芹对李亚有了很好的印象。他也知道李亚是我多年好友,是我多年前在华尔街一起混过的哥们儿,所以刘芹觉得首先我跟李亚能玩到一起,第二我能把李亚招来做我的副手,他对我就有个基本的判断,就没有那么多繁文缛节,见我的时候已经倾向于投了。我当时很惊讶,觉得这投资人太自信了。

我们虽然是这个公司的founder,但从经济利益上,我们并不是大股东,相当于职业经理人。刘芹很懂我们结构的特殊性,我们不是典型创业公司,脱胎于凤凰卫视,他知道我们后边有个大控股公司。

刘芹有纸媒经历,对媒体价值有了解,对行业有了解。他投资的时候也有难处:我们当时的情况是全世界第一个从媒体分拆出来要上市的新媒体业务(凤凰新媒体于2011年5月12日在纽交所上市),没有一个能作比较的公司;我们融资的时候新浪网易搜狐腾讯已经上市近10年了,而我们干的这事还是相当传统。

刘芹为什么会投凤凰网?第一、凤凰卫视支撑,不会坏到哪儿去。第二、对李亚信任,觉得我和李亚是一类人。第三、同质化东西太多了,有独家资讯、独特品牌气质的媒体,需求旺盛。

做投资,他就判断一个人、一个事,而且投人大于投事。

刘芹理性不会冲动,这是优点,要考虑自己基金的风险。他投凤凰网时有个条款,8000万的利润对赌——我们当时的故事是传统门户性质的故事,他认为资本市场还是会以利润来考核。当然我们达到了。但其实也有别的投资人没要求,我们基于对刘芹的人品和公司的认可,对自己业务的信心,就要了这条。他很理智,不会因为有人追捧我们,就放弃这条款,有原则。

他特别看重大趋势,不人云亦云,在大家还困惑的时候,他就投了。人云亦云不会赚到大钱。

而且他不急功近利,能一直跟随,不是赚点儿就跑了。

刘芹非常勤奋。他的行程很满,没不良嗜好,爱琢磨问题。只有勤奋才能对行业趋势有深刻洞察。

这些年他给我们很多帮助指导,在一个比较高的维度上让我们反思自己的业务。

我感到很抱歉,他2009年投我们,2012年套现,3年,我只让他赚了10倍,8000万美元估值时投的,抛的时候8亿美元。

刘芹退出是因为当时业务确实还是传统门户的业务,未来的趋势是移动互联网,是电商、社交。我们步子还是走得比较慢,当时应该大力发展移动互联网。他在那个时候应该看到了我们的不性感,因为他是投趋势的。我反省为什么没留住他,是因为在趋势性部署上不够果断,有点儿小富即安。他那个时候也跟我们谈过,我没有衷心地采纳,现在付出了代价,移动互联网部署慢了,现在在追赶。

当然还有项目之间投资回报的比较,内部资产的安排,都是他退出的原因。

中国很多VC、PE投中期晚期时玩儿的都是拼爹游戏,就是后边有背景。晨兴还是坚守专业主义,不靠关系拿项目。我知道陈先生是不会帮他出来拿项目的,很信任他。在后期投资领域,他拿项目处于劣势。我相信随着风气的变化,对专业主义的认可,他在这块儿还是会有进展的。

——采访整理/本刊记者 柯实

刘芹 凤凰网 投资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