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强:人性与梦想
石海威 石海威

王强:人性与梦想

胸怀和自我学习能力是衡量创始人水准高下的重要标尺。

王强

从新东方上市到2011年,我一共投了六个项目,现在没有一个死掉,这是我的幸运。

今天我跟大家分享做企业那点事儿,要先从新东方说起。未来新东方会不会失败,我不知道,但我想谈的是,新东方如何从一个只有几千个学生的14平方米违章建筑,发展到后来2006年9月7日在纽交所上市,成为一家市值7亿美元公司的。回顾那一段,作为一家公司的新东方和作为新东方创始人的我们,经历过的成长和痛苦,对在座各位可能有借鉴价值。

胸怀决定成败

1996年,我和徐小平先后从北美回来。坦率地讲,当初我们并不是为了一个理想回来的。那时,小平在加拿大非常郁闷,我在美国也已经待了六年,每天游泳、打球,周末看电影,觉得人生再这么耗过去就完了。后来我们找到老俞(俞敏洪)一谈,得知他在国内办了所学校,我们一拍即合,决定一块做这个事儿。

实际上,创业是条异常孤独而艰难的路。你不只需要面对竞争对手和周围虎视眈眈的人,最痛苦的是,要不断面对昨天的你、今天的你和明天的你。其实,突破别人并不难,难在断自己的臂、打开自己的头颅,这才是创始人有没有资格引领天下往前走的唯一关键。

从创业第一天起,我们三个人就从来没有考虑过赚钱的问题。我们每天谈论的唯一一件事就是,怎样能把英文讲得出神入化。当时,我提出了一个概念,即不要把英语只当成一种语言或工具,我们应该把它做一个解剖,划分出0~99岁中间各个阶段,因为,英语在85岁老人和两岁孩子的心目中,完全不是一回事。如果我们能够深入到这一层面,那么新东方的英语就不再只是英语了,它是呼应人性的。

一家企业能否上市,并不是单一个体或纽交所决定的,而是由人性高度决定的。创始人人性中的深度和韧度能缔造并支撑一个伟大梦想。只有这样,团队才能发现人的刚性需求,也就是我们所说的趋势。准确判断趋势并直面刚性需求,你就找到了市场。之后,在市场的搏击中,不断历练自己和团队,甚至历练竞争对手,最后你会发现,一切财富回报都已作为副产品悄然来临,它来临的时候是静悄悄的,以至于你根本没有意识到。

一个企业能够走多远,面对突如其来的挑战,能否做出有效回应,其他外在因素都是次要的,最关键的是,你作为第一领导人,有没有这样的基因。1996年从国外回来时,我和小平最神圣的使命不是面向市场、管理和学生服务,我们只瞄准一个人,就是老俞。

在新东方,我们坚信,一个企业的正确决策是避免走不必要弯路的保障,放在时间轴里,少走弯路就意味着为企业赢得了绝对的竞争速度。有些企业看似很忙,但却是在不断的错误决策中往前探索,让本来抢占的先机消失殆尽。

回过头来看,新东方当年的董事会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我们在董事会的辩论,激烈到了一般人难以承受的地步,但恰恰老俞能够承受。一次,有记者问,你们三个人的个性怎么样?我说,老俞像芦苇一样坚韧,百折不屈,我像钢铁一样脆弱,看起来挺硬,你一烧我就完了,小平像芦苇钢,在我们冲突激烈的时候,他会像电影《中国合伙人》里的王阳一样,把大家聚在一起,所以,我们三个合作天衣无缝。

打开心胸,寻找并拥抱那么三四个人与你一起战斗,没有这样的团队,企业做不大,一个人单打独斗肯定没戏。马云当初为请到“十八罗汉”,煞费苦心,雷军为了找人,给一个工程师打过几百次电话,前后花了一年半时间。你有没有把他当成和你一样重要甚至比你还重要的人,有没有扶持他向你开炮的这种胸怀?

作为创始人,你首先应该突破的不是市场,不是周围的竞争对手或其他人,而是自己。所以从今天起,请大家牢记我的话,如果你说,我怎么招不到优秀的人,那么有一个信号就告诉你,你不够优秀。

创始人要向世界证明,你能够把一个领域里做得最深最强的人聚拢起来。作为一名CEO,务虚的部分一定要加强。我观察到,很多中国创业公司CEO最容易走入一个陷阱——每天又忙又累,考虑产品营销和竞争对手等都来不及,还务什么虚?但凡是企业做大的人,都在务虚,从马云到李彦宏,没有一个例外。

你的梦想有多清晰、多执着,是能不能融天下俊杰最重要的因素。你能不能像教徒一样坚信自己信仰的东西?因为真正优秀的人,是不屑于你眼下所给出的物质回报的。所以不要害怕自己现在没有融资或者只住在一个出租屋里,只要你真正坚信自己的梦想,同时能像祥林嫂一样,非常清晰地展示你梦想的生命力,我相信,真正有眼光的人自然会聚合而来。

真正成功的领导需要具备什么素质?我经常用葡萄牙诗人佩索阿的诗集做比喻,叫《我的心只比宇宙大一点点》(编者注:该诗集大陆中文版译作《我的心略大于整个宇宙》,上海人民出版社,2013年6月版)。作为老大,你不需要做太多,你的心胸只需要比手下最牛的人大一点点就可以。面对竞争对手和市场也一样,你只需要在玩法上,比他们的胸怀大一点点。胸中有没有这样的东西,将决定你最后能不能成为一个真正成功的人。

学习应常态化

很多人认为,企业不成功的原因是,资本没有到位、团队不牛、底下执行力大打折扣、竞争对手太黑等。我很少听到有创始人说,从第一天起,他就已把自己作为这个企业成败的唯一标杆来思考问题了。

凡是我见过的成功的创始人,都有一个共性——他们都敢于让自己的生命、胸怀、思维方式不断放大。他们大多保持着非常卑微的心态,把自己放在真正生命历练的曲线中成长,绝不会轻易抱怨除他之外的任何因素。如果我要投资或面试一个人,结果他上来就抱怨此前没能成功的外在因素,一般而言,我是不会投资或雇用他的。

1999年,老俞终于决定进行股权分享。新东方的股权分配只用了五分钟,然后发生的事,对大家来说,都是一个学习的过程。董事会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请全球五大会计师事务所之一的德勤做账。在全年利润只有一千多万的情况下,新东方花了四百五十万做了一个十八页的账,然后当年的年终分红就没了。公司发展要想进入一个更大的空间,必须找一个眼界和能力与新的环境相匹配的人。在关键节点上,你有没有俞敏洪那样的心胸?决策不同,未来路径也将完全不同。

最后,我跟大家分享一点:作为领导者,你要有资格彻底赢回你一开始自我赋予的这么一个至高无上的地位,你必须是所在企业中胸怀最宽、学习能力最强的人。

创始人如果自己都没有学习的状态,那他一定不会打造出一个学习型的企业文化。换句话说,企业的信息化或者你个人的信息判断系统将会非常糟糕。

三十年来,我的习惯是这样的:家里永远准备两个旅行箱,出国时,带大箱子,在国内旅行,带小箱子。旅行箱里,除了出差要穿的衣服,永远放着五本书,至少三种语言。这五本书分为几类,比如语言类,这是我最喜欢的,再比如哲学类等。

做企业,创始人的知识架构是要非常完整的。为什么呢?因为哲学提供的是一个总体性思维,它能够让你在纷纭模糊的状态下,做出逼近真实的判断。这种思维习惯养成后,你会剥开很多泡沫性的东西。还有,艺术类书籍也要读,因为任何硬件或软件创作都离不开艺术。大家知道,软件体现出来的首先是界面,体现界面也好,硬件可触的方式也好,都与人的感知密不可分。所谓用户体验,很大一部分取决于审美感受。

今天我非常幸运成为大家的黑马导师。从选择走进黑马营这一天起,你们的心胸就已经打开了,未来世界一定属于你们。如果从今天起,你们能够听明白我想跟大家讲的东西,尝试着把它变成自己的行为方式,你的新天地将真正在眼前展开。我希望在座每一个人都能成为我所向往的,能够在世界上听到你们声音、看到你们身影的人。

最后,再次祝贺大家走进黑马营,希望大家在黑马营能够有所收获。在这里,你们不仅能够聆听到我们这些过来人分享的东西,更重要的是,作为黑马,你们已经形成了“马群”效应,大家共同分享、相互支持,一定能成就万马奔腾的局面。

这一点,是你们在其他商学院无法获得的。这里有真正做过企业,知道人性黑暗与光明,愿意用自己的能量点亮周围的人。

—— 整理/本刊记者 石海威

王强 新东方 黑马导师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