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夜搞定 2000 万
邹蔚 邹蔚

一夜搞定 2000 万

一群原本散落在各地、独自前行的创业者, 如何找到更高的山峰去攀登?

 
5
一群原本散落在各地、独自前行的创业者,   如何找到更高的山峰去攀登?

多年之后,李元仍然不会忘记2014年冬天的那个夜晚。

“那天我们班上完课,大家组织小型聚会,二三十个同学在一起喝酒、谈人生、谈创业,特别开心。当时有个环节,每个人分享自己在创业过程中最困难的一个事情。轮到我了,我说当下就是最困难的时候,(2015年)1月1日有一笔贷款就到期了,大概1000多万,如果在那个时点不能融到钱,或者没有现金进来,我可能十多年的努力就没了,压力非常大。”李元是北京乐宠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乐宠)创始人。这家公司围绕着宠物做生意,包括宠物用品电商、宠物社区等。李元在行业深扎了十多年,不止一次经历过项目失败,但这次无疑是他创业以来最危险的时刻。

很多人站起来表态,“这个事情我们帮你解决”。他们当场凑钱给李元偿还贷款。这群刚在黑马营相识的同学,给李元提的唯一要求是:必须竞选班长。

同学们的支持让李元平静了不少,但他还在做着最后的努力。去年12月下旬,乐宠获得了新希望集团的投资意向。“第二次课选班长那一天,在上午新希望的决策会上,我们这个项目通过了,下午就选班长,我原本准备了演讲稿,但一上台就不知道该说什么,就把那天晚上的故事又讲了一遍,很多人都感同身受,它其实是黑马兄弟拼死相救的精神在我们班的一个体现。”

最终,李元得到了大部分的选票,当选为黑马营第十期二班的班长。很快,来自新希望集团2900万美元的C轮融资到账,李元熬过了他创业以来“最长的黑夜”。

“这是一次战略投资,新希望可能利用我们的积累— 包括电商、移动社群、大数据— 很好地切入这个行业。”李元说,乐宠不仅获得资金注入,还有供应链上的资源整合。

重新聚合

33岁 的 王 乐 强 是 创 业 十 多 年 的“ 老 手 ”,最 近一个月没少往其他城市跑。他自从把公司交给聘请的总经理之后,就迷恋上了去不同城市拜访同学的日子。这种拜访不是简单地喝茶、聊天,而是就创业项目、突破瓶颈、上市进行深度的、无保留的思想碰撞。

王乐强是福宝贝创始人,他专注于儿童手工娱乐领域,他说自己是彻头彻尾的理想主义者。在黑马营,他为听了陈年、黄怒波、李亚鹏的演讲而激动,而过去他一直窝在郑州创业,跟诸如姐夫、大学同学这样的股东说理想,没人搭理他。

一次课上,陈年问他们,你们最艰难的时刻是什么?陈年讲了自己把凡客从两万人裁至三百人的故事。“以前遇到困难,我一直安慰自己,坚持,等做大了就好了。听完陈年讲的课,我对坚持有了新的理解和定义,我也知道当我的企业越来越大时,也一定会经历和同学们甚至陈年一样的困难,有可能蹲监狱,有可能想跳楼,有可能不敢面对,但我仍然会坚定不移地在创业的路上走下去。”

4月15日,王乐强“流窜”到了北京,和十期二班的同学、西普学院创始人王建见面,探讨公司上新三板的问题。此前,王建的一家公司成功登陆了新三板。

“我之前找过券商、会计师事务所仔细研究过这个问题,现在再来找同学没有利益关系,再听他讲一遍,这事我就定心了。”王乐强说,未来他还将更频繁地出现在北京。他会在北京设立团队开发儿童社交App。“这也是同学鼓动的,他们还提供了办公室。”

“找同类”,这是王乐强参加黑马营的初心。“就像丑小鸭找到了白天鹅,以前创业是一望无底的深渊,在这一刻我踏实了。”当天夜里,王乐强要见两位投资人,他们都是十期二班的同学帮忙介绍的。

黑马营十期二班总共有70名学员,都是创始人。截至4月3日,总共有15位学员的公司获得了A轮以上(含A轮)融资。有意思的是,去年在苏州,十期二班开了一次私人董事会。“那次私人董事会的结论是:要么你把自己干掉,雇个总经理来干;要么你把公司卖了,重新再做一个。我以前觉得自己挺牛逼的,但是上完第一次课,很多人都感觉井底之蛙跳出井了,以前的自信突然崩塌,特别恐慌。”王乐强说。

那次私董会上,李元问王乐强如何选址,客单价、频效、商场层次结构是什么?王乐强一个都没答上来。“我以前从没考虑过这些问题。”王乐强说,

“过了一段时间,我重新建立了自信,不再是盲目的自信,而是无论多大的困难都可以挺过去的那种自信。”

把心搞大,是王乐强最深的感受。以前,他认为自己的事业就是按部就班地把规模扩大,最顶峰可能达到百城千店的目标。当他学习了黑马营传授的“重度垂直”理论之后,发现儿童手工娱乐市场其实更大——过去,他只是把店开在大型商场里,而现在他发现住宅小区的儿童社交是一个巨大的未开发市场。

李元也经历了思路的转变,他的公司完成了从扩张到收缩的转型,专注“电商-社群-线下”的O2O模式。“通过在黑马营学习,我意识到单点突破是正确的。现在我做好这100万粉丝就够了,不用想得太大,这就需要很好的产品,而原先我做的产品太多了。”

王乐强和其他同学经常劝说李元,以他的能力去做一个更大的领域,公司价值会比今天做宠物公司大得多。但是,李元告诉他们,做宠物公司是自己的梦想。“我们这群人就是这样,手上托着梦想,同时在实干。”王乐强说。

类似的同学还有很多。王文钢比李元、王乐强年纪大不少,但他的梦想是给中央电视台大楼套上“花裤衩”。王文钢是优曼家纺创始人,从国外回来时,他和妻子冯轶被商店里卖的进口浴巾高昂的价格吓到了。他们决定用一种较轻的方式切入一个很重但很大的市场。优曼家纺打破传统家纺市场的分销制,以互联网为销售渠道,将供应链上的用户需求、设计、代工高效率地打通,让家纺产品可以像服装一样小批量、多样式、高迭代频次地为用户生产。

奇人还有张帅,他是微信服务号“请出价”创始人,这是一个被看作“最值钱”的C2B服务号,它在京东股权众筹平台上按照1亿元的估值出让10%股权,很快被全部认购。简单来说,“请出价”将常规的商家标价、用户购买的购物方式逆向操作,搜集用户对一件热门商品的价格区间,再以谈判的方式和商家协商确定最低价格— 往往低于常规渠道的标价。当交易没有完成,定金会退还给参与者。张帅和十期二班的同学以及创业导师们分析、推演过各种模式,确立了现在的产品方向:聚焦几类产品、偏重实物。

赵磊是合鑫生物创始人,这家公司专注于人体脊柱健康。通过黑马营的学习,他也意识到了自己的危险。“我们将脊柱康复设备销售给医院,出租给健康管理机构,运营很轻,这样使得企业其实并不具备核心竞争力,因为医院和健康管理机构完全可以直接引进这些设备,从而抛弃我们。”学习完重度垂直理论,赵磊决定延长服务链,以现有资源为基础,打造“脊柱健康整体解决方案供应商”,直接服务客户。 

令牌连心

班上的同学彼此成为了创业润滑剂和加油站。李元说:“很多话不能跟合伙人说,不能跟家里人说,甚至不能跟自己老婆说的话,但我们可以跟同学畅所欲言,因为大家都感同身受。我之前比较封闭,其实应该更开放,应该努力寻求外界的帮助,而不能什么事情都自己去扛。其实大家都一样,我那点儿苦算什么?”

李元当选班长后发现,班上同学的互补性很强。“像我这种做互联网的人,其实内心深处会羡慕那些传统的企业家,他们是实打实做起来的,而且战斗力很强,有韧性,敬业。班上有的同学每天5点钟起床第

一个到公司,最后一个下班,而且持之以恒在做。”在黑马营十期二班,每位同学都做了一块木头令牌,刻着各自姓名,当遇到独自无法克服的巨大困难时,可以拿出令牌,全班同学都会尽全力帮忙,但

这个令牌每个人一生只能使用一次。“我们感觉心里有底了,做事情会更加放心。”

王乐强说,“否则创业就像攀登悬崖,很可能一失手掉下去了,不知道会摔成什么样子。”不久前,班里一名学员的公司发生重大变故,从200多人缩减至3人,办公室也从上海陆家嘴搬到了一间仓库里。十期二班专门把班里的能人集中起来,成立了找钱组、找人组、找资源组,帮助这位同学对接各种资源。他们希望这个集体“永不毕业”,彼此成为各自人生中的一块重要基石。

“创业不是为了活着,就是为了成功,我希望成为早教领域教父级的人物。”王乐强的声音突然大了起来— 他看到了自己一年之前完全不敢想象的风景。 

一夜 2000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