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获取一亿海外用户
余一 余一

如何获取一亿海外用户

一款中国人开发的手机应用,在海外以意想不到的速度走红。

 9

桌面管理应用APUS诞生还不满一年,但却创造了三个“1亿”的奇迹:产品上线6个月,用户数就达到1亿,月活跃用户超过8000万;产品上线6个月左右,获得了两轮巨额融资A轮1亿人民币,B轮1亿美元,公司估值近10亿美元。

即便在国内创业公司普遍夸大融资额的情况下,APUS的3个“1亿”也依旧显眼,这不禁让人怀疑其数据的真实性。不过,APUS创始人李涛却认为这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中国移动互联网国际化的大势已成,华为催化了全球通讯产业基础设施的发展,深圳的手机厂商则催化了全球智能机的发展。路有了,车有了,就缺做软件服务的司机了。

海外是更大的市场

由于APUS主攻海外市场,其在国内并不知名。但提起它的创始人— 360公司原副总裁李涛,这位曾经一手打造360移动业务和海外市场的悍将,业内人士都不陌生。

在望京SOHO办公楼,记者见到了这位被业内称为“推土机”的男人和他的团队。李涛的办公室里除了一张简易的办公桌,就是办公桌背后的大书架,简单却又科技感浓厚。

一家公司的气质往往与掌门人的气质息息相关。李涛说自己已经为创业积累了十五年:在3721是营销经验的积累,在图吧的联合创业是BD、运营和管理经验的补充,而在360负责移动业务期间,他从零开始组建团队、发布产品,拥有除财务外的所有产品、技术、市场、BD、运营的独立团队,几乎等同于内部创业。

2013年5月,李涛开始负责360的国际业务。到2014年5月,他跑遍了美洲、欧洲、亚洲的几十个国家,也把360海外用户数做到了一亿的规模。

“在2014年4月份给公司汇报国际化的总结和展望的时候,我突然有一种醍醐灌顶的感觉。海外市场的机会大得超乎所有人想象,完全可以再造一个中国互联网,必须把握住这个机会,即使是要放弃360价值几千万元的股票,也要创业。”于是在为360拓展海外市场一年后,李涛踏上了自己的创业之路。

他对于市场的判断是:中国移动互联网在2014年下半年已经处于拐点,已经不可能再经营平台性业务了,8亿用户也已经被过度开发,未来中国的互联网公司只有两条路可走,一条是进入O2O、互联网金融等垂直领域,另一条就是走外向型道路。 

所以他给APUS制定的战略是向外走—占领海外市场。“海外有20亿至25亿部智能手机的市场,容量是中国的3倍,竞争却只有中国的1%,这是一个极其巨大的机会。”李涛觉得,中国互联网公司未来肯定会走出去,但时间差将是新巨头出现的最佳时机。

本地化定制

虽然看到了大势,但是开拓海外市场并非没有秘诀,否则就不会有那么多公司铩羽而归。李涛认为,全球化最大的障碍是文化,因此了解当地文化是第一件要做的事。他坦言,如果没有在360的那段海外市场开拓经历,恐怕自己也不敢下这个决心。

“在360的最后一年,我跑了几十个国家,看到了很多在报告中永远都看不到的细节。决定创业做APUS,巴西的一段经历对我影响非常大。2013年末的时候,我在巴西住酒店时,服务员还是用一部功能机,但是2014年初,我再去这家酒店的时候,这个服务员已经换成了智能机,这是市场最细微、最直观的变化,也是最明显的风向标。”李涛说。

他如此划分全球市场:中国是唯一一个8亿用户的市场,此外还有6个2亿用户的市场,分别是美国、俄罗斯、巴西、日本、印度、印尼。


 

10


为什么印度有13亿人口,却只有2亿用户?他解释道:“印度有严格的种姓制度,但是没去过印度的人很难理解这意味着什么,当你走进酒店的通道,发现有人隔着几十米看见你,就会把头低下,退到阴影里的时候,你才会明白,13亿的消费人口完全是主观臆想,这个国家有消费能力的实际上只有2亿人左右。

而且这个国家交通系统之差,地方保护主义之强,导致印度发展最好的互联网公司是电商,而不是新闻门户或者社交平台,如果不深入当地,这些是永远无法感知到的。”

了解本地文化之后,国际化第二步就是为当地做定制产品。这里值得注意的是,每个国家都有不同的文化、政治、特点,即便经济发展水平接近、语言类似,如果单纯地把项目在两个国家间复制,结局肯定是惨败。

在做本地化定制时,李涛坚决反对在每个国家开分公司,一是因为成本高昂,二是因为中国许多公司的海外分公司都设在华人居住区,不利于了解当地文化。

APUS目前大部分员工都在中国,但是却把本地化定制做得很好。李涛说,他有几个小窍门:首先,团队中有20%是外籍员工;其次,产品在推出时支持25种语言,覆盖面极广;再次,APUS的切入点是工具类平台,文化属性不强;最后,是两个非常重要的产品思想— 网络聚集效应和UCG。用“雷达”自动推荐App,而不是人工编辑;APUS为用户解决好共性问题,个性化则由用户自己完成,用户之间也能互相提供数据。

李涛把全球互联网划分为三大市场— 美国市场、中国市场和新兴市场。具体而言,美国做理论和概念的创新,中国进行本土化定制后卖到全球市场。“只有中国有足够的人才和能力对全球200个国家进行本土化定制,美国文化太强势,人才也不够,而新兴国家普遍落后中国两到五年,没有能力完成这件事。”

做“走出去”的通道

目前,APUS的产品系列包括桌面、加速、消息精灵等多款应用,其中最出名的就是APUS桌面,APUS也常被定位为桌面公司。

李涛表示,APUS与其他产品走的完全是两条路,桌面只是最表层的一张脸,APUS想做的是用户系统。

“安卓本质而言是一个围绕机器设计的操作系统,很少考虑用户体验。而苹果的系统是以用户为中心进行设计,称之为用户软件系统,这是苹果手机比安卓更好用的重要原因。APUS的本质就是在安卓系统上重新以用户需求为中心,设计了一套用户系统。”

李涛举了一个例子能非常通俗易懂地解释APUS正在做的事情:“两个人打官司,双方必须都有一个代理律师。如果我直接面对对方的律师,亲自去打官司,那结局肯定不好,因为双方的知识构成和经验完全不对等。安卓为什么体验差?就因为用户是直接面对机器的代理律师,也就是工程师为机器设计的操作系统。而APUS想成为用户的代理律师,由APUS和操作系统交流,用户只要享受最简单的操作就可以了。”

APUS为了实现傻瓜化操作,对安卓系统进行了多种优化,例如通过对用户App使用习惯的分析,将用户最喜欢的App实时展示、自动分类,省去定期管理桌面的烦恼;通过基于地理位置和关系链的雷达功能,查看附近用户使用的应用;此外还有移动搜索、单层桌面、壁纸UGC等特色功能。

“APUS能在海外这么受欢迎,就是因为它小、快、简单,在低内存手机上也能快速运行,满足了大部分用户的基本需求。”李涛说,“APUS的诀窍就是精准的产品定位,不靠预装,也不花钱买用户,实打实地用产品吸引用户主动下载。”

截至2015年3月中旬,APUS用户量已经超过1.2亿,分布于北美、欧洲、南美、东南亚等多个地区,而中国用户却只有不到50万。

当下,李涛并未考虑要不要回中国,他的梦想是帮助更多的中国企业走出去。

“我希望APUS能成为中国互联网公司走出去的重要通道。虽然现在中国企业也能通过谷歌、脸谱、推特走出去,但这些都是美国人的平台,中国人的平台特别少。APUS希望能通过自己国际化的平台,帮助中国企业走向国际化,为他们提供最好的帮助和资源。”李涛说这是他未来的梦想。 

获取 海外 用户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