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眼中的巴菲特
傅喻 傅喻

我眼中的巴菲特

一位近距离接触过巴菲特的中国女记者,为你道出“股神”不为人知的另一面。 读完这篇文章,相信你会明白:为什么世界上只有一个巴菲特?

每年5月份的第一个周末,是沃伦•巴菲特执掌的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举行股东大会的时间,每年的这个时候,全球约四万多名投资人齐聚美国中部城市奥马哈,参加股东大会。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在2014财年的利润超过180亿美元,市值达3500多亿美元,公司的股价每股高达21.5万美元。

五十年前,巴菲特购买伯克希尔•哈撒韦,现在股票增值了两万多倍,而巴菲特的吸引力在股东大会期间特别被彰显出来,那种现场涌动的激情,年年再聚首的仪式感,人们很难不来第二次。我已经连续7年受到巴菲特邀请参加股东大会,很多股东都会这样告诉我:我已经连续来了好多年!这种神奇的魔力使得大会有了另一个称谓“奥马哈朝圣”。

今年,我首次以傅喻工作室创始人的身份对巴菲特做独家专访。这些年,对巴菲特的理解,我会在某一个局部突然会有深切的感悟,但是并没有完全成体系。在《创业家》的这篇约稿里,我想说说我感受到的巴菲特的个人特质,修为和他的成就之间的关系。 

我跟沃伦的渊源要追溯到2007年10月,那个时候,A股正向着6000点迈进,中国资本市场里充斥着上万点不是梦的声音。就在那个时候,沃伦•巴菲特相隔十二年第二次来中国,国内掀起了一股小旋风。而那时候的我,因为在国内最权威的媒体平台,也因为初生牛犊的激情和努力,机缘巧合,争取到了唯一的专访机会,当时我说着不流利的英语,进行了15分钟的专访,制作了30分钟的专题节目,巴菲特首次在中国荧屏亮相。

专访结束后,巴菲特突然凑到我耳边说了一句话,被抓拍下来.节目播出后,很多人都给我开过这个玩笑,巴菲特跟你说的到底是哪只股票?这是巴菲特当时留给我最鲜明的印象,就是他的随和以及风趣。

本文作者和巴菲特在一起

而在采访中,我自然问到了他对中国股市现状的看法。

傅喻:“A股有45%的股票市盈率已经超过100倍,人们很着迷于股市,您觉得这样的增幅对股市来说是健康的吗?”

沃伦•巴菲特:“ 我建议要谨慎,任何时候,任何东西,有巨幅上涨的时候,人们就会被表象所迷惑,人们就会认为他们才干了两年就会赚那么多的钱,我不知道中国股市的明后年是不是还会涨,但我知道价格越高越要加倍小心,不能掉以轻心,要更谨慎。”

节目在2007年10月24日播出,几乎紧跟着他离开中国之后,A股的狂泻出现在投资者眼前。再看节目里的这段话,颇有些预言的意味。当时这期节目很火,在网上被热议,节目文稿一字不漏地被数百万次转发,我们钦羡他的财富,推崇他的投资理念,却对他这番恳切的提醒熟视无睹,包括我自己也一样沉浸在股市狂欢中。

而节目是制作得非常理性的,好象我就是一个可以克服贪婪和恐惧的人。巴菲特看过后很赞赏,一年后,我收到了他的邀请信:Sarah,你的节目做得非常好,超过很多人,希望你来参加伯克希尔股东大会,一定会感到非常有意思 。

因缘际会,这后来成为我每年五月份的固定动作,一直持续到现在,从参加三五分钟的媒体群访,到走进他的办公室做半小时专访,到后来每年参加他的私人午宴, 这个逐渐了解和信任的过程,也是我逐渐认识他,甚至也逐渐理解自我的过程。

巴菲特如此有成就,人们对他从道到术有各种分析。而我的感受,越走近他,越觉得他简单,真实。巴菲特今年85岁了,和很多功成名就的人相比, 却有一种特别的小男孩气质 ,直接的体现,就是对搞怪非常有热情。伯克希尔•哈撒韦股东大会召开前半小时,有一个特别吸引股东的年会电影。每年,巴菲特都会结合时下流行的影视剧桥段,进行各种搞笑表演,巧妙地为他投资的产品作轻松俏皮的广告,现场爆笑不断,看他戴着长发和流行乐队一起唱摇滚,会被种老顽童的可爱感染,上年纪企业家很少像他这样喜欢拿自己开涮的 我想象不出盖茨70岁以后会这样玩。他的幽默感里有一种天真的味道,描述他和芒格80多岁了对工作的激情不减,他说的是“我们恨不得每天跳着踢踏舞去上班”我曾经问他,您犯过什么难以挽回的错误吗?他会乐呵呵地反问我,你有多少时间来听呢?我问他:您老人家在股东大会开始前,总是吃着IQ冰淇淋,喝着可口可乐出场,是不是太会做营销了?他却认真地说:每天我都会喝大概5-12盎司瓶装可口可乐,我也喜欢DQ的冰淇淋,我吃东西就像一个6岁小男孩一样。

巴菲特的小儿子彼得•巴菲特是一位著名的音乐人,《与狼共舞》的舞蹈片段里有几分钟精彩的配曲,就是他的手笔。我问过他眼里父亲是怎样一个人,他冲口而出的一个词就是“真实”。

彼得•巴菲特:“他是一个特别真实的人,对自己对别人都是真实的。他没有什么没有展现出来的或者无法解释或谈论的。他是一个非常简单的人,他没有想着要去变得更加重要、更聪明或更伟大,他只是知道他所知道的并且每天都如此 。”

我对巴菲特孩童般的气质的感受,应该就是源自他做人简单。我说的简单,是真实的简单。这在他交友之道上体现得很突出:一旦相信,几十年始终不离不弃,无论是青年时代就一起骈足奋进半个世纪的查理•芒格,还是忘年交比尔•盖茨,或者他持股的可口可乐、华盛顿邮报、吉利、内布拉斯加家具店的合作伙伴,好像什么样性格和背景的人,都能成为他的铁哥们儿。我特别感概巴菲特的“长情”。这些年,我在巴菲特的私人午宴上,见到的是那些面孔,总还是那些面孔,一旦信任,就进入了“朋友一生一起走”的模式。他的一位好朋友,也是《奥马哈先知》的作者Steve Jordan 这样告诉我:

Steve Jordan:“ 他是一个非常好的朋友,如果有谁需要帮助或者鼓励,他都很乐意帮忙你首先自己要成为一个好的朋友,你可能有机会结交到好朋友,这也是他所做的,他的朋友们对他都很信任和忠诚,他对于朋友们也非常的忠诚。”

巴菲特自己也把真挚的友谊看做是人生幸福的要素:

沃伦•巴菲特:“有一些东西你是不能购买的,友谊是不可以购买的,你可以买到假的友谊,但是买不到真的,所以用钱可以购买到的我都已经有了,其他人想要的东西我其实并不想要,很多人喜欢游艇和房子,这些东西会降低我的幸福感,我并不需要10座房子和超大的游艇。幸福对于我来说,就是做自己喜欢的工作,和自己喜欢的朋友在一起。”

反观国内的企业,合作超过10年的好伙伴,数不出几家,合伙人做着做着就做成了“散伙人”。而伯克希尔•哈撒韦能够创造半个世纪的奇迹,和巴菲特待人接物的真诚,善于妥协、懂得包容不无关系,这也使他拥有了一个千金不换的朋友圈。

巴菲特与人合影时,总是充满了亲和力

这是巴菲特感性的一面,举手投足充满了亲和力,看看巴菲特是怎么和人合影的:他总是倾向站在一起的人,热情地搂住肩。他的身体语言总是在说:见到你真的很高兴。而这一切和他理性的另一面形成极其鲜明的对比 ,巴菲特有着超常的理智与冷静,他那句经典的“别人贪婪时恐惧,别人恐惧时贪婪”,本质就是违背人性的,可他恰恰做到了。就像他曾经对我描述的一个成功的投资人不可或缺的,重要性远远超过智商的素质:

沃伦•巴菲特:“很难找到真正适合投资的人,投资不需要太多的智慧,合适的智慧投资并不需要超级聪明的人,但却需要有控制情绪的能力。”

很多人都说学习巴菲特,学得来吗?成就巴菲特的,是天分的力量大,还是后天修为的力量大呢?我认真地向他请教了这个问题。

沃伦•巴菲特:“这是一个综合的效果,人生下来之后是有秉性上的差别的,但是这并不是意味着你就一定按照生来就有的性格生活。我知道有一些人最初的性格并不能和别人很好相处,但是随着时间推移,他的性格也会变得越来越好。你应该想明白,哪些是好的,哪些是不好的。如果你性格非常平和,善于倾听别人,和你对于事情没有采取很好的方式相比,你会有更好的结果。”

我带着这个问题来到了巴菲特小学时就读的学校,在这里,现任的校长指着他童年时的照片,告诉我了一些巴菲特小时候的传说,比如他8岁的时候就阅读了很多金融方面的书。我难以置信,特地向巴菲特求证了这件事。

傅喻:“您当时那么小就能看懂那些金融方面的书?”

沃伦•巴菲特:“我当时认为我可以理解,我感觉很有意思,我读了很多著名的商业人士的故事,比如亨利•福特、托马斯•爱迪生、洛克•菲勒、安德鲁•卡内基,我非常喜欢读人物书籍,尤其是政治人物和商业人物,我可能当时并没有很好理解我读的书,有些书我读了第二遍,但是我总是发现这些书很有意思。”

除了对学习的热情,巴菲特也很勤快 。1935年,巴菲特5岁的时候,就在祖父欧内斯特·巴菲特开设的杂货店里卖口香糖、柠檬水。6岁的时候,在欧内斯特资助下,巴菲特成功倒卖半打可口可乐,赚了6美分,其中1美分由欧内斯特代为缴纳所得税。巴菲特用一个朴素的理由这样来解释,为什么他那么小就喜欢赚钱的原因:

沃伦•巴菲特:“我感觉我很会赚钱,我父母每周给我的零花钱只有5美分,5分钱肯定买不了很多东西,所以我必须找到赚钱的方式。”

记得第一次采访巴菲特的时候,他告诉我,他每天阅读大约100份年报,而那个时候,他已经76岁了。他的老搭档查理•芒格这样评价巴菲特: 如果你们拿着计时器观察他,会发现他醒着的时候有一半时间是在看书,他把剩下的时间大部分用来跟一些非常有才干的人进行一对一的交谈,有时候是打电话,有时候是当面,那些都是他信任且信任他的人,仔细观察的话,沃伦很像个学究,虽然他在世俗生活中非常成功 。

Steve Jordan:“他的一贯性和他的专注很了不起,他专注于自己的工作,专注于使股东价值最大化,他对于这件事情充满热情。” 

可以看到,巴菲特之所以是巴菲特,天赋加勤奋都超越了常人。不过我还是必须在这两项之前加上好品行。作为叱咤美国资本市场长达半个世纪的投资大师,巴菲特对公司诚信制度的要求,和严苛的投资纪律,也是他鲜明的个性特征。

同样在年会电影上,每年都会播放一个片断:1991年,巴菲特投资的所罗门兄弟公司出现欺诈,东窗事发,巴菲特临危受命,接任董事长职务。他在国会作证说所罗门会改正错误。他掷地有声地说:赔钱的企业,我可以理解,但是失去公司一丝一毫的信誉,我将是无情的。巴菲特辞退了35名公司高管,闯祸者莫泽锒铛入狱,终身不能从事金融业,而最大的整顿则是对这个充满谎言的公司进行诚信教育。巴菲特给所有的员工写了一封信,要求大家将所有违反法律和道德的事情都上报给他,为此他留下自己家里的电话。他不仅拯救了这家巨无霸公司,并且从中练就一身识人、用人的功夫。记得他有一句口头禅: 评价一个人时,应重点考察三项特征:正直、智慧、活力,如果不具备第一项,那后面两项会害了你。

相比其他出色的基金经理总被冠以贪婪、无情等帽子,巴菲特在美国资本市场上有难得的好名声。在股东大会上,我经常听到类似评价 :

参会股东:“我们从沃伦身上学到太多东西了,不仅是投资,比如怎么对待生活,他是世界上最有钱的人,可是到现在他还住在1956年买的房子里,真难以置信、很难形容。”

华尔街的投资人,即使不见得赞成巴菲特的价值投资方法,但对巴菲特的做人之道,大多数也是给与正面的评价。

华尔街资深投资人艾迪•埃森:“沃伦有自己的一套系统,这套系统也有50年了,他非常成功,也非常快乐,他的系统是有效的,这也是人们敬仰他的原因,他给慈善事业捐助了很多钱,他在过着很有意义的生活,是一个年轻人模仿的榜样。”

相比之下,热衷于科技投资的风险投资人,倒是时常对巴菲特的保守常有批评。但是,巴菲特总是一副气定神闲的样子,大概意思就是:我不懂就是不能乱动嘛。有时候回答类似“廉颇老矣”的尖刻批评,他还笑呵呵的样子,可是真要到了地动山摇的时候,他立刻是一副舍我其谁的气概。

远的不说,2008 年的金融危机,高盛需要融资,巴菲特迅速出手50 亿美金的可转债,不是别人不出价,而是高盛直接找到巴菲特——因为只要他一出手,这就是投资人的信心所在。在当时惊心动魄的经济下行中,巴菲特责无旁贷地站出来告诉全世界:我正在买入。另一方面,对巴菲特来说,这笔交易的约定使得他稳赚不赔。而这种双赢的做法,在巴菲特的投资史上俯拾皆是。

回头一看,觉得巴菲特真精明,真老辣,可是回到当时他所处的艰难局面,没有足够的判断和担当,又怎能有气魄和实力做到不断地赢?这种控制力和气场,在美国资本市场里显得难以撼动。

当然,巴菲特的成功,还与他生逢大时代有关。伯克希尔•哈撒韦发展的黄金时期, 也是美国历史最繁荣的时期,所以巴菲特也把这个功劳记在国家的账上,这也是巴菲特更热衷于美国本土投资的原因。在这个基础上,巴菲特又培养了成熟的选择企业的判断力,在足够安全的价格上,大手笔投资入股。他不会把鸡蛋放到不同的篮子里,他要的不是准确,而是精确。

沃伦•巴菲特:“只要你选对了公司,长期投资会给你很好的回报。中国有一些企业非常好,我很希望自己10年前就可以投资这些企业,只要公司运营得好,它的股票就会表现好,除非你为这个股票付了很高的价格,否则,当你以一个合理的价格买入股票,你都会得到不错的收益。”

今天的中国,机会显得稍纵即逝,人们唯恐慢了半拍就错过了什么,奔向成功的姿态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迫切。而巴菲特给我的启发恰恰是:不图快。就像他令我印象极深的一句话:

沃伦•巴菲特:“赚钱不是明天或者下个星期的问题,而是你是买一种五年或十年内能够升值的东西……很多人希望很快发财致富,我不懂怎样才能尽快赚钱,我只知道随着时日增长赚到钱。”

我想“赚钱”这两个字可以换成“工作”、“情感”、“生活”等诸多话题。这种假以时日渐渐积累的态度,让我明白这个时代普遍追求的快、速成、捷径,是离终点最远的道路,浮躁时,会时常警醒。与巴菲特的接触,给我最大的受益,是比其他同龄人更早地思考沉淀与积累的价值。希望有一天,我真的可以积淀到足够的境界,去和大家一一分享我从他那里学习来的收获。

作者简介:傅喻,资深财经媒体人,是中国第一位专访沃伦•巴菲特的媒体人,连续六年受邀参加伯克希尔哈撒维公司股东大会并独家专访沃伦.巴菲特。现为傅喻工作室创始人。


版权声明:本文作者傅喻,编辑王冀,文章仅代表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i黑马观点与立场,i黑马版权所有,如需转载请联系zzyyanan授权。未经授权,转载必究。 

巴菲特 眼中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