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仑:我为什么和莆田人一起搞医疗
柯实 柯实

冯仑:我为什么和莆田人一起搞医疗

我一直在做一个“立体城市”的计划。在一平方公里聚集8-10 万人,要靠一个产 业,但不是房地产。

52205

我一直在做一个“立体城市”的计划。在一平方公里聚集8-10 万人,要靠一个产业,但不是房地产。

于是我们就面临怎么选择产业。我们提了三个标准。

第一,就业系数高。越牛的服务用人越多,高端的医疗健康产业,大概是一张病床提供四到六个人就业,这些人工资还不低。

第二,需求大。我们要找的行业要有吸引力,而人们对健康的需求是无限大的。

第三,高增长,不可替代。

我们找到了医疗健康产业,把它定为主导产业。这个行业目前分三部分:国有的,民营的,外资。高端外资现在不可能来中国,国有的这部分又受体制约束,医院增加几乎为零;而民营的新增了一千多家,所以一定要跟民营打交道。

我们研究发现,一万多家民间医疗机构中,八千来自莆田。莆田有一个庄(东庄镇),庄里有四个村,里面有三个家族,就是莆系的源头。

这样我就开始往莆田跑,今年春节还专门用几天到莆田看:为什么八千家医院都由莆田人掌控,怎么样去跟他们合作。

我在那儿看见一个很有趣的现象:四个村里,房子最高的那家就是外边挣钱最多的。我们找到了整个那一带房子最高的一家,里边住的就是整个莆田帮的带头大哥。这个大哥告诉我,我还不是真正的大哥,我是跟我叔叔出来混的,十四五岁父亲去世后就跟着叔叔在街上耍杂耍、翻跟头、卖狗皮膏药。

我们走了很多地方,最后在一个庙里找到老人家。这个庙在山上一层一层叠上去,大概有四五层。老人家穿着非常光鲜,戴个眼镜,显得非常有城府,很从容。他说我已经离开这个行业十多年了,现在主要管这些庙。这个时候我才发现什么叫领导,领导就是管精神,管未来,管生死。

庙在当地非常重要。莆田人拜的都是女祖宗,比如妈祖,还有这个姑,那个娘。男人不管在外面做生意跑多远,家里的原配是不离婚的。盖高楼把母亲和妻子放家里,每年过年回家不管多远都要回去,拜见太太和母亲。那几天整个村里都是很牛的车。而平时这个叔叔,就照顾这些母亲和太太的精神世界。

领导要这么管:管住了女人的精神世界,最后每年过节,男人不管在外面多挣钱多牛还得回来。

他下面才是大哥。大哥就像CEO,管具体事,招呼各门各派聚集。有意思的是,所有的莆田做医疗机构的朋友,没有一个是学医的,也不会看病,但是他们发展了民间医疗事业。

我们发现这是中国医疗产业当中最活跃、最有进取心和最进步的一个力量。莆系医疗经过了二三十年的演变,从电线杆底下奋斗起,贴小广告,一直到现在登堂入室,接受各种投资,有十几家上市公司。

从房地产来说,我们觉得我们与这个行业有巨大的互补性。到目前为止,所有人类活动80% 在人造空间里活动,我们的工作是创造固定的人造空间,房子。医药生物技术、看病,再发达,最终都要回归到房子里边活动,这个成本占了很大一部分。

所以我们跟他们的合作非常简单:创造他们所需要的有价值的人造空间,提供不动产服务,让他们成为我们的客户。

冯仑 莆田人 医疗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