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庄印象
i黑马 i黑马

东庄印象

也只有在春节,外出四方的莆系回到家乡,这些造价高达百万千万的豪宅才会有一些人气。老人在家会攀比,面子加孝顺就是莆田人的特色。”外出开医院的老板乘飞机回乡了,他们的最新款座驾也要回来,以便春节访亲拜友。豪车如同豪宅,也是财富的标志,但东庄牌楼。

 5

医健联盟年会后, 我独自赶赴东庄镇——莆系医疗发源地。

春节期间,一个单身女子赶赴东庄,引发了出租车司机的猜想。这是莆系男人的相亲季,尽管他们已经走向全国各地,但依然习惯于回到莆田寻找一位新娘。出租车司机称,东庄人的彩礼通常从几十万元到一百万元不等,若是漂亮的姑娘则更多。回头看我一眼,出租车司机遗憾地给出了几十万的价格。不过,他依然有热情聊聊那些不同风格的豪宅,并给我留下拍摄它们的时间。

也只有在春节,外出四方的莆系回到家乡,这些造价高达百万千万的豪宅才会有一些人气。一个莆田人给我讲了一个故事:某天,在一栋豪宅里抓到了一小偷,他平时居住在后面的另一栋豪宅里。詹国团说,“莆田人都爱面子,攀比嘛,你家盖我家不盖,这不是没有面子吗?老人在家会攀比,面子加孝顺就是莆田人的特色。”

莆田到东庄,大约30 公里。进入东庄界后,沿途的电线杆及墙壁上开始出现各种拖车广告。外出开医院的老板乘飞机回乡了,他们的最新款座驾也要回来,以便春节访亲拜友。豪车如同豪宅,也是财富的标志,但东庄牌楼。村庄里不时出现的烂尾楼,显示并不是每个人都赚到了大钱。

从东庄牌楼到马厂村的路上,民众医疗器械厂孤单地坐落在路两边的豪宅丛中。这是当地政府的引资成果。工厂主人是詹阳斌,詹国团的堂弟,莆系医疗祖师爷詹金炉之子。尽管东庄人的医院开遍了全国,但对于家乡的投资,这几年才正式开始。

工厂对面残留着一排凌乱的广告牌,画面是一些很难在主流医疗机构里看到的治疗仪。十天之前,这里刚举办过医疗器械展。这是唯一在大年初二举办的器械展,在莆田市政府的推动下,2006 年首次开始,如今正吸引着越来越多的参展商。选在大年初二,两个原因:只有在春节,莆系才会集体回乡,这些器械商才会找到买主;大年初二在莆田是一个特殊的日子,历史上莆田曾遭倭寇袭击,这一天被用来祭奠死者,忌讳访亲拜友,大家只能在公共场所活动。

詹国团、詹阳斌等人均出自马厂村。进入马厂村口,开始出现各色小彩旗,沿着彩旗的指引,将会到达一座新修的妈祖庙。妈祖庙的外墙上,密密麻麻刻着上百位捐赠人的名单,金额从几千元到六十万不等,打头的是詹氏家族三大成员,詹金炉、詹国团、詹玉鹏。

妈祖庙内,一位看守老人正在一楼看电视,墙的一角晾晒着一些海货;二楼,张贴着妈祖庙的各种交流活动照片。一张组织架构表里显示,这里的负责人是詹金炉。就在前两天,妈祖庙刚举行过一个重要活动,詹国团接到叔叔临时发来的通知后,立刻放下早已安排好的重要会议,来给叔叔捧场。“我15 岁就跟着他,我有今天,还是靠他。这个面子一定要给。”

除了寺庙,这里很多公共建筑及公共事务都离不开莆系的资金支持。马厂小学收到了詹国团的一百万元捐赠。村口处的布告栏里,张贴着各种红色布告,不时出现各方捐赠者的名字。和中国很多村庄不一样的是,在这里,村委会及乡政府的大楼,比起村民们的房子要寒酸很多。

村庄里,每家的大门几乎都是紧闭的。一些门外停着宝马、奔驰。间或敞开的大门里,偶尔看到的几张脸,多是老人、妇女,还有一些孩子。通往村庄深处的路上,电线杆和墙壁上,依然张贴着各种小广告。

东庄 印象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