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锐病
i黑马 i黑马

新锐病

追求完美导致的焦虑,如何消除?

林达几乎一周没好好睡觉,像一袋土豆一样倒在沙发上。他的声音小到你几乎听不到。

“你不会了解,我做副总这一年都遇到过什么。”他才27 岁,已是一家知名外企的副总,因为出色地完成了一个对公司具有转折意义的项目,突然进入最高层,以前他的领导都要受他管理。虽是副总,他发现自己很孤独,一切都要自己来。几乎所有人都袖手旁观,就像士官生带一群老兵油子。会有各种有形无形的陷阱和当面背后的攻击,全民公敌是不能有一丝失误的。他怀疑,自己是不是办公室政治的一枚棋子?

拼命工作。每天凌晨,他都要到公司旁边的一个24小时营业的饭馆里,吃很多东西。“胃是没有其他感觉的,只是觉得饿,好像我的心里有一个漩涡一样的黑洞,我只是不停地填进去。直到吃得想吐。”他指指日益发福的肚子,“可我还是饿。”

林达的焦虑是职场上常见的“新锐病”。他们往往拥有非常出色的业务能力,以至于在某些时刻,在没有准备好的时候就被赋予了重任。他们被馅饼砸中,同时也被馅饼砸昏——不知道如何应对突如其来的良机。他们害怕一旦失误,会被群起而攻之,或者让领导失望从此被打入“冷宫”。于是他们玩一种“不可能的游戏”——我要将一切做到最完美。

这就是林达们的误区:已经成为元帅,还用将领的思维做事情。有时你把事情做到完美无缺,其实是给自己挖了巨大的陷阱——你让别人无事可做了,让别人越发感觉自己毫无价值;你会给人一个习惯性的印象:这是你的标准状态,但其实这已经是你的超常发挥了。

我给他讲了一个故事:我上大学的时候,有一个很受欢迎的教职场礼仪的老师,有一次他上讲台的时候,不小心摔倒了,大家错愕,有人笑起来。他随即问大家对此的感受。我们都觉得,和老师的关系近了一些,因为他不再是那个高高在上的人了。

也许对林达来说,他需要做几件事:一、他要成为一个可以犯错的人,这样才会给自己更多的空间。当然,涉及到原则不能退让。二、他要转变思维,给那些“元老”体现价值的机会。三、对那些威胁者和拒不合作者,他可以采取一些行动,换人或者晾着对方,寻找可以合作的新人。

我相信这些林达都能做到,只是他的焦虑更为顽固,需要付出更大的努力。那么,根源在哪里?他说自己最怕的是“功亏一篑”。

说起一段往事。高考前夕,父亲生了一场大病,一向学习很好的他因此考试成绩不佳,差两分没有考上北大。他想瞒着父亲,但最终没瞒住。他永远都无法忘记父亲失望的眼神。一个月后,父亲去世了。

这成为他一生的痛。说到这里,他痛哭流涕:后来,每到取得一些成绩的时候,他就会有一种无形的恐惧——害怕再次因为什么而失败,父亲那双幽怨的眼睛又重新回到眼前。他无法承受。

焦虑背后,往往隐藏着一些难以言表的创伤。只有当我们用言语表达出来的时候,这些创伤才不会再用症状的方式折磨我们。当林达彻底说出自己的内疚感和对父亲不接纳自己的愤怒之后,他也就跟它们导致的焦虑告别了。

半年后,林达给我发了一条短信:“我做到了,谢谢。”

新锐病 追求完美 焦虑 消除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