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DG李丰:中国创业者面临一次非常难得的机会,应该是历史上最好的一次
李丰 李丰

IDG李丰:中国创业者面临一次非常难得的机会,应该是历史上最好的一次

在这个阶段,国家想要实体经济升级换代,要实体经济的商业模式转型以提高几乎所有的实体经济行业。国家政策、宏观经济、公司发展和消费者需求,这几件事重叠在一个窗口、一个时间纬度上,应该是我们历史上没有出现过的事情。从这个角度上来讲,中国现在有一次非常难得的机会,应该是历史上最好的一次。

5月27日,黑马学院导师、IDG资本合伙人李丰来到黑马成长营11期开营的课堂,从宏观层面分析、对行业发展、资本市场和企业级服务所面临的机遇与挑战进行了深入阐释。


一、实体经济给了金融和资本市场机会

最近,国家方面提出“互联网+”、“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等等。金融市场和资本市场发展得非常好,钱从实体经济出来,到了金融市场和资本市场。

什么说它是个历史性机遇呢?

应该讲,中国在过去若干年的改革开放和市场化经济发展过程中和几乎在绝大多数政策导向的过程中,是一些我称之为“在受控环境下和受控体系下的政策”。换句话说,不管是金融市场开放、房地产市场开放、国企改制,还是30年前开放民营企业,包括开放外贸,过去若干个驱动力,基本上是被政府高度控制的行业体系打开给民营资本。

政府出这样的政策,原因很简单。我猜是因为现在实体经济中大部分行业——无论是B2C还是B2B——的问题,可能不是行业中某些环节产业链的问题,而是几乎大部分的产业和行业都需要系统性的提高效率,不是其中一个,而是其中一片。这对政府是有很大挑战的,因为即使你有再多的钱,也很难拉得动其中的那么多环节。

它是中国很难得的行业需求。因为过去很多线下实体经济行业的发展,经过过去若干年的开放,有了足够的竞争性和足够的市场化,但从效率管理和商业模式上都需要提升,或者都需要整体改变


企业面临的问题是什么呢?

1.如果按现在这么鼓励,“大众创业、万众创新”,我猜招人的方法越来越难。因为在政策刺激下,想创业的人越来越多。

2.整体市场中的新增劳动力水平和整体劳动力所占总人口的比例,都是在显著降低的,这跟我们的国策有关。

3.得益于过去中国经济的发展,带来了生活水平的提高,但也带来了劳动力成本的增加。

这三件事在同时发生:首先招人变得困难,可招的增量在变少,人力资源成本在上升。这也导致企业只能通过提高效率和商业模式创新、或提高科学技术的参与方式来解决竞争力的问题了。


二、中国消费者的需求是这个时代最大的风口

从消费者角度来讲,什么叫中国的消费者需求?我以电子商务和线下零售业来解释一下。

中国的线下零售业是落后于消费能力增长的。也就是说,那个时候有能力的用户,也未必按照他的消费能力去满足他的需求。现在中国有个现象,淘宝和京东上,卖得好的仍然是互联网品牌,而不是传统品牌。

我认为,是因为在中国零售行业中,品牌商的意识没有赶上这样的需求。美国的互联网品牌,也是最近这两三年才开始发展的。在原来的消费环境和商业环境中,中国的消费者和产品提供方,都没有足够的能力去分辨什么叫做好的服务、产品和消费,商家也没有达到这个标准。

我投资了很多O2O里的C2C,这是我创造出来的概念。因为中国很多服务行业处于这样的阶段:

1.消费者有消费能力;

2.线下原来提供的解决方案不够让消费者满意;

3.很多领域的消费者还不知道什么是好的服务;

所以我愿意去赌C2C。

金融行业也是一个道理。中国过去很多年的经济快速发展,消费者的消费能力和消费欲望是有的。但原来银行作为线下的解决方案,它所提供的金融产品和金融服务,未满足消费者的需求,因此导致现在互联网金融很厉害。所以,大部分消费者面对的行业,都是消费需求的驱动。


综上:

在这个阶段,国家想要实体经济升级换代,要实体经济的商业模式转型以提高几乎所有的实体经济行业。这几件事重叠在一个窗口、一个时间纬度上,应该是我们历史上没有出现过的事情。从这个角度上来讲,中国现在有一次非常难得的机会,应该是历史上最好的一次。


三、你的钱是聪明的 要找自己升值的方法

现在中国资本市场发展比较好。消费者从主观上不愿意买那些大宗商品了,因为增值空间有限。此外,国家在开放性环境中,要提供政策以调动资源和社会资金,以解决整体产业升级在资金上的需求。资本市场和金融市场,是国家调动这些社会资金的有效方法。

从这个意义上来讲,我们可以得出结论,国家一定不能让资本市场不好,要不然调度的手段不好,所以资本市场一定会发展好。

中国的资本市场以前是受控的市场,老百姓原来的投资途径是有限的,是受控的供给。在经济学的供需关系中,可以认为它是买方市场。上市公司可以想办法折腾这个钱,供需关系不是个市场化关系,所以没有形成有效平衡。

如今,中国政府为了大幅度降低创业企业的融资成本,所以想办法做了非常多元化的资本市场。无论是新三板还是注册制,目的显然在降低企业的融资成本。只有这样的话,才能使社会资金有效的通过政策引导,投向这些中小型企业。并且,进行政策引导后,能够带动产业升级换代、模式升级和科技升级。我预计,一年或两年以后,在新三板甚至整个资本市场,公司的供给将变得越来越市场化。

什么叫资本市场的健康发展?

如果你是好公司,对于没有选择性的资本市场是没有兴趣的,所以资本市场应该让你自由选择。另外,钱代表了足够多的购买和资源,但它的逐利特征,决定了其实它的选择能力是非常强的。即使国家现在拼命鼓励你买楼,你也不一定买了,因为你的钱是聪明的,要找自己升值的方法。如果资本市场是个供需平衡的市场,至少钱的有效性是高的。


四、我对资本市场的几点理解

第一,中国的股市从完全受控到逐渐开放,中间经历了非常重要的过程。政府让老百姓买股票的时候,它要做的第一件事是这个公司不是假的。所以,中国的公司估值基础原来都是基于市盈率和公司资产的。现在新兴商业模式出现,很多喜欢去美国市场。因为美国市场估值方式是用企业的发展天花板和成长速度回推当前的价值。而这个转变,是一个需要监管层、交易所、券商、基金和老百姓都来接受和改变的过程。

第二,我认为北京、上海、深圳这三个地方的股市,既涉及到三地政府的利益,又涉及到三个市场之间的平衡。因为这三个地方都有资源充沛的交易市场,这显然代表了三个政府的利益和政绩问题。政府需要平衡哪个板块放什么政策,也需要平衡几个板块之间的关系。现在新三板这么火,创业板的一些政策就会出台,比如注册制。如果创业板好了,就会开新兴板。

去新三板还是去别的板?

我个人的思考是这样的:如果假定公司供给,国家的政策是猜不了的,假定它没有放巨大利好在资金端,那你现在看到的高市盈率就是因为钱的供过于求造成的。如果是个中等规模的公司,钱会自动的追逐好公司,即便是在私募市场你也是个非常好的公司。如果公司规模又大、确实又非常好,理论上在一个平衡的资本市场当中,它吸取和聚集资源的能力非常强,这样的公司一般都不会拆回来。但如果你一旦动了心思拆回来,那就坚定回来;如果是中等水平公司,那还没动就别动了。


五、未来B2B会跟B2C一样吃香

中国中小型企业在未来两三年会迅速增多,并且都面临着新劳动力供给、总量下降这些问题。所以我认为,面向中小企业提供服务解决方案、提高模式和效率的企业会遇到好的机会。

中国很多中小型企业的发展迅速基于两个历史性因素:一,中国早期的乡镇企业,经过一段时间发展变成民营企业,后来成长为很多支柱行业中的重要企业。二,中国后来的开放市场经济的思维,使中国民营企业过去很多年获得很好的发展。

实体经济当中,几乎方方面面产业链环节的模式升级和效率升级问题,这个范围是足够大的。所以,给中小企业提供企业服务的事情,第一次出现了系统性机会。这其中有一些足够成长到下一轮有很好发展的企业。虽然企业的外包服务,现在赚不到钱,但只要未来这些企业发展的足够好,它们一定是愿意花这些钱的。所以,以前做B2B的人不太吃香,而以后B2B会跟B2C一样蛮吃香的。

△2015年5月27日,黑马学院导师、IDG资本合伙人李丰与黑马成长营第11期学员代表合影留念。


版权声明:本文作者李丰,整理赵姝焱,文章仅代表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i黑马观点与立场,i黑马版权所有,如需转载请联系zzyyanan授权。未经授权,转载必究。

李丰 创业者 中国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