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变老王
徐利君 徐利君

百变老王

我与王国安先后见了三次,这跟最初的约定多少有些出入。

我与王国安先后见了三次,这跟最初的约定多少有些出入。

第一次是在位于广东清远的韩后健康产业基地。在到达基地之前,我一直以为目的地是我当日登机之前与他约好的清远恒大度假中心。

到达时已是晚上10 点,工人们早已偃旗息鼓,厂区却灯火通明。最靠近大门的是一栋三层小楼,楼体上一圈圈霓虹灯带闪烁,容易让人联想起闹市区的某处休闲娱乐场所。

59

刚进大门,就听见楼上男人嚷嚷的声音,带着很重的南方口音。屋内共有5、6 个人,说话的正是王国安。斜倚在沙发上的王国安,穿的是紧身款黑色T-shirt 和灰色牛仔裤——尽管他并不具备值得炫耀的身体曲线——鞋袜脱掉并甩在了地上。

王简单和我打了个招呼后,继续他们刚才的未尽话题。约摸半小时内,王分别就“兴建员工住宅”、“将韩后打造成当地名片”等话题发表了一系列看法。他时而挥舞拳头,时而甩动手指,时而站在沙发上,时而坐在扶手上,上蹿下跳。不一会儿,他又拿出一张设计图,再度指点江山。其间,他突然转身问我:“徐记者,你还没吃晚饭吧?老周,你赶紧带徐记者去吃饭。”

饭毕,我和王国安约定,第二天下午进行专访。司机驱车把我送到酒店时,已是凌晨1 点。

次日上午,在韩后年中会现场,我见到了前一天接我的司机。聊天获悉,这位叫邹晓华的哥们儿,其实是韩后陈列设备供应商,并非韩后专职司机,而他自己的公司,年营收已近1 亿元。邹听到我的来意后称,那你可得盯住王国安,否则很难跟他对上话。

片刻后,王国安主动找到我说,事情比较多,只能利用活动间隙完成采访了。后来他在酒店大堂沙发上睡了半小时午觉。手机铃声不断,他一个不落地全部接听了,似乎都是帮朋友解决生意上的问题。

下午采访时,王多次离场,或者在大堂来回踱步,或者与在旁边客人聊上几句。当他终于坐下来准备继续采访时,突然又一拍大腿说:“哎呀,今天状态不行,你再等等。”之后又出去了。我又足足等了三个小时,王再也没回来。采访只能暂停、另约时间。

再与王国安见面,是在三天后的广晟国际大厦。王的办公室空旷简单。超过50 多平方米的房间内,物件摆放极少,墙体背景为黑白两色,这正像王对这个世界的理解——非黑即白。

采访中,段卫红敲门进来了。王国安看了一眼段,作势要撕掉对方的衣服,理由是,段的POLO 衫太土气。当我评价他自己的穿着也过于土气时,他说,他的衣服可都是服装店里的模特套装。

王国安喜欢以“有两个东西”为开头来回答提问,但接着他可能只给出1 个或超过2 个观点。王喜欢谈理念、讲故事,但细节大多模糊不清。王常有表述前后矛盾处,当我提醒他时,他又能颇为轻率地找出一个理由来化解这种尴尬。

百变 王国安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