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聂圣哲: 我是在妓女学院办淑女系
i黑马 i黑马

对话聂圣哲: 我是在妓女学院办淑女系

人和人相处最本质的问题是在意别人的存在,德胜的管理皆基于此。

创业家》:你说德胜是改造国民性的试验田,你为什么要改造国民性?

聂圣哲:这个其实很简单。中华民族是个非常悲哀的民族,经过几千年的文明始终陶醉在悠久的历史里面。历史悠久不能说明什么,大猩猩的历史比人类还悠久,它没有哲学和思想的总结,没有苏格拉底、亚里斯多德这些先哲,历史悠久并不代表你的智慧。如果没有古代隔一两百年出一个先哲、现在隔几十年出个思想家来总结这个民族的得失,这样的民族永远没有进步。世界上无论是专制政府还是民主政府,都知道人类活着是为了幸福,但现在中国无论是有钱的还是没钱的人,都不幸福,这是个大问题。我要使跟我一起工作的人快乐起来——快乐就是幸福的一种具体表现形式——所以公司从一开始就进行了定位:员工要有尊严。尊严是幸福很重要的一个保障,它为幸福、为快乐建立起基础。

《创业家》:你是希望至少在你的企业里改变这种文化吗?

聂圣哲:对。中华民族现在沦落到二三流的地位,是不是民族本身有问题,是不是人种有问题?现在实验说明人种本身没有问题。人种的问题至多是在体型上偏小一点,没有欧洲人那么大,可能跟饮食有关系。就人本身的优秀基因来讲,我们跟白人没有区别。区别就在于文化和教育。文化和教育是连在一起的,孟德斯鸠讲得非常好,脱离政治体制谈教育是没有用的。五月份让我去讲一个教育问题,我懒得去,我讲这些没有用。

 

61

《创业家》:你的哪些思想历程让你在德胜实行这样的管理?

聂圣哲:对人本质的认识。在全世界,我们讲普世价值观也好,民主、人权也好,其实回归到一个最本质的问题,就是人和人之间相处的问题。人和人之间相处的问题,最本质的是在意别人的存在的问题。如果这个民族是在意别人的存在的,这个民族肯定是讲人权的。我作为一个总统,你作为一个记者,你在我心目当中是跟我平等的,我在意你的存在,就在意你的人权,我在意你的幸福,就在意你所有的尊严。所以法治也好、普世价值观也好,都始于在意别人的存在。

《创业家》:你对企业家的定义是什么?

聂圣哲:首先要把房地产商剔开,他其实是比较简单的、初级的商人。真正的企业行为一定要有生产。我现在力推从中国制造到中国精造。我非常尊敬鲁冠球,从一个拖拉机厂到奔驰、宝马的供应商。这样的企业有几百家,中国就不是今天这样。可是,你到亚布力论坛,都是一群房地产暴发户在胡说八道。这样的国家,经济怎么可能有很稳的根基?鲁冠球跟我有共同的地方,不着急,他从1969 年创业,到今天,悄然无声。创业不要急于求成,要相信稻盛和夫的一句话,没有汗水的利润不是真正的利润。

《创业家》:德胜的这种管理,对商业的促进有哪些?

聂圣哲:起码跟德胜发生关系的人不会有腐败行为,这是最牛的。做木别墅我是全国第一,我挑客户,轮不到你挑我,我当然不存在贿赂。像王石讲不贿赂,你不贿赂的资本是什么?我的资本是,我第一名,我不愁销路;第二,公司不断缩小,我不愿意做大。我做人的改造试验,人格改造试验,很多实业家过来学习,改善管理、优化成本,有不少公司有改观。

《创业家》:是不是非得实行这样的管理才能在工作中减少误差,让质量有保证?富士康能为苹果代工,而它雇用的只是普通工人。

聂圣哲:为什么意大利裁缝能够拿年薪15 万美金,意大利流水线普通工人只能拿年薪2~3万美金呢?这是两个不同类型的制造。流水线上,都是机器手,工人只是安一个螺丝,安一个钮就行了,所有工序是规定死的;我这东西是在现场,没有机器,靠手做出来的。劳斯莱斯为什么那么贵,都是靠手工敲出来的,是手艺和简单劳动的区别。富士康的传送带上,产品来了,你安一个螺丝就好了,孔都是打好的;我这里全是手艺人,从上到下,隔6 英寸一个螺丝。完全可以隔8 英寸、10 英寸,你看不出来。不可能我一个工人在这里干,另一个在旁边监视,所以我一定要让他养成一个习惯,不是6 英寸钉一个,他心里就难过。

《创业家》:人为什么能被训练成这样?

聂圣哲:木工精神。木工有句话,叫收不了场。今天你请我到你家打桌子,我一定要小心翼翼,否则拼不起来。木工是一个有逻辑的工种。学木工不仅要真学木工,还要学一种工匠精神,每一步都不能乱来。不那样做就好像一个人没穿裤子一样,他形成这样一种价值观了。

《创业家》:需不需要洗脑?

聂圣哲:这不叫洗脑,这叫做人认真。坚持什么什么主义,那叫洗脑。任何一个民族都知道,受人之托,忠人之事。企业家精神,首先要谈企业家责任,有三个层面:第一,一定要把最好的产品给你的客户,选你产品的客户是最信任你的人。靠企业家一个人行吗?要靠所有的员工。所以,第二,要对所有的员工好。他选择这个企业,信任了这个企业,你要让他过得好,活得有尊严。第三,利润要宽裕,为社会做点贡献。这三个层面你还不能摆错了。

《创业家》:德胜对工人真正的吸引力在哪里?

聂圣哲:一、他们有尊严;二、他们有福利;三、他们有相对较好的人权。

《创业家》:你像是在不正常的社会里办正常的企业。

聂圣哲:我好比是在妓女学院办淑女系。德胜这一套在德胜之外是没有任何价值的,淑女遇上妓女,立即玩儿完。但是我们这群人很快乐,乐在其中吧。

对话 聂圣哲 德胜 管理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