猛小蛇
i黑马 i黑马

猛小蛇

自媒体的变现宛如镜花水月。移动互联时代,媒体面临的真正危机是商业的“脱媒化”,用户不再需要通过(自)媒体了解产品。

53

谈到新疆塔城也有自己的粉丝,猛小蛇很高兴。微信公众平台的后台可以清楚地看到用户分布,在去塔城围观2014年环塔拉力赛前,猛小蛇发现这座位于中哈边境、市区只有十几万人的小城竟然有12个《狗日报》的订阅者。

2002年8月8日,猛小蛇被方兴东叫到家里。王俊秀也在场,端着碗面条,说他们要起草一份《博客宣言》。不久,博客中国成立,在严九缪(一只雪纳瑞)一岁生日当天,猛小蛇以博客的方式给它办了一份《狗日报》,搜集世界各地的狗新闻。

第一批读者是媒体圈的好友,包括金错刀、胡舒立。2004年,《狗日报》夺得《德国之声》全球博客大赛冠军。抱着奖品(苹果笔记本),猛小蛇寻思应该做点什么,便拉几个网友开办了“圈网”。

网站方兴未艾,女儿呱呱坠地。开支陡增,猛小蛇重新打卡上班,辗转于MySpace、华为和盛大之间。

安分了没几天,猛小蛇便拉在腾讯上班的和菜头探讨互联网创业项目,包括狗导航、狗托儿所、狗咬胶专卖、狗世纪佳缘……但没有一项落地。

创业是一场旷日持久的煎熬,对掌舵者的个人意志要求极高。猛小蛇清楚短板所在,自嘲执行力弱到办个营业执照最后是对方催问还要不要。

2013年,自媒体炙手可热,猛小蛇也开通了《狗日报》的微信公众号,并加入自媒体联盟WeMedia,一年里积累了4万多用户。

为了寻找商业模式,他也曾统计用户数据,发现一线城市养泰迪的最多,二线城市更喜欢金毛。

垂直的定位吸引了数码厂商Emie,同《狗日报》合作销售一款萨摩耶犬造型的移动电源。一周之内,《狗日报》在微信上的销量超过了Emie官网一个月的销量。其实猛小蛇很早便在公号菜单添加了“狗东西”一栏,出售狗的生活用品。但和植入广告一样,都有损用户黏性,难以持续。

同时,微信公众号也步入审美疲劳的红海,有时一天新增与取消关注的粉丝数不相上下。猛小蛇陷入到自我怀疑之中,觉得《狗日报》不如草根大号有竞争力,头发也白了一片。

还好有粉丝力挺。一天傍晚,因参加活动无法按时更新,他用手机录了声狗叫向粉丝致歉。第二天打开后台,1000多人语音留言学狗叫回应……

美国有一座外形为狗的木制旅馆,住宿费每晚100美金,排号已排到几年之后。旅馆一层陈列着主人的木雕作品,全部跟狗有关,销量不菲。

猛小蛇幻想有朝一日能打造一百所这样的旅馆,不同犬种,遍布各个城市;再向爱狗人士发行“汪星”护照,住一间盖一次戳,集满一百个戳,便会被邀请到位于山谷中的神秘基地……

自媒体的变现宛如镜花水月,365天的消耗式生产,自媒体人即使满腹经纶也不免油尽灯枯。同时,从博客到微博再到微信,作为先行者,猛小蛇及其同道做的还是媒体的数字化转场而非转型。移动互联时代,媒体面临的真正危机是商业的“脱媒化”,用户不再需要通过(自)媒体了解产品。他们关注企业官微,零距离互动,呼朋引伴,直接下单,连渠道都省了,广告还有什么边际效应?不从用户需求到组织架构上重组基因、打造产品、维护社群,所谓的“新媒体”仍是无根之木。

或许猛小蛇只是把《狗日报》当作一个自由写作的平台,自得其乐。狗的一生只有四千多天,却给主人带来一段金色的时光。只要过程精彩,便可像秀兰·邓波儿晚年对记者所说的那样:“如果我\还能再活一次,将不会对人生做任何改变。”

自媒体 移动互联 危机 产品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