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狂老师张浩:所有企业都可以“互联网+” 只要找到你的用户场景
张浩 张浩

疯狂老师张浩:所有企业都可以“互联网+” 只要找到你的用户场景

张浩,黑马会教育分会副会长、疯狂老师创始人。 在2015黑马大赛广州站上,黑马会教育分会副会长、疯狂老师创始人张浩分享了自己的创业故事。 十年创业历程,一度迷失自我,最终还能回归并把握商业和时代的脉搏。如今的张浩已站在互联网浪潮之上,保持着谦逊和乐观,努力从过往的经历中去提炼一种精神和力量。


所有企业都可以“互联网+”,只要找到你的用户场景

今天所有人都在讲互联网,互联网一定基于互联网思维构建,我个人对互联网思维的理解是什么呢?所谓互联网思维即是对“人的本性”和“人与人之间关系”在互联网背景下的重新认识,核心是两点:第一是人的本性,第二是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我觉得一切商业,一切互联网都始于这两点。有人说你的互联网思维玩得风升水起,分享一下。我跟他们说互联网思维就跟爱一样,不是用来说的,是做的。

在过去的一年、半年,所有创业者都陷入了集体性焦虑,因为过去十年的创业环境,在互联网背景下、尤其在移动互联网背景下,产业的生存结构忽然变了。我上次在泉州参加黑马活动,下面坐了很多本地非常成功的传统企业家,每个人都深深焦虑,当然也包括我自己。

前段时间总理在说互联网+,企业怎么互联网+,我们这样一个传统企业怎么+互联网呢?我最后得出了一个结论:其实所有企业都可以互联网+,只要找到你的用户场景。拿课外补习来举例子,过去家长给孩子选择一个补习老师是非常痛苦的,流程是家长带着孩子找到广州市一家本土的培训机构,进去以后,一个咨询师出来跟这个家长和孩子做两个小时的咨询,咨询完了以后,这个家长热血沸腾,交了三万块钱,又出来了另外一个人叫学管师,帮这个孩子安排了一个老师,开始上课,上了三个月以后,家长说我的孩子一点进步都没有,打电话之后,是学管师接的,他说你不要急,有一个适应过程。又过了三个月以后,还是没有进步,家长打电话过来,学管师说我给你换一个老师怎么样,家长说快点给我换老师,结果他说好,但你的学费用完了,麻烦你过来再交一下。这是多么扯淡的一个过程!信息的不对称、交易流程的繁琐……那么,这个场景怎么跟互联网+,怎么用移动互联网来改造呢?

为此,我们独立于快乐学习,运作了一个新的品牌,疯狂老师。

疯狂老师把原先在家长和老师之间的那个机构干掉,在底层构建一个平台,然后把所有老师解放出来,放到平台上去,构建这个老师的数据、评价、标签,让家长上到这个平台基于这些数据、评价和标签,自由、公开、透明、便捷地直接在上面找老师。这就是用户场景的切入,这种模式出来之后立马受到无限欢迎,因为老师在机构里面被压抑了,过去的十年、二十年,机构收家长300块钱,分给老师100块钱,现在的钱百分之百是老师的,老师觉得解放了。家长也觉得太棒了,以前我上了三个月以后,都不知道给我家孩子上课的老师是怎样的,什么水平,背景是怎样的,其他上过课的老师对他的评价是怎样的,现在打开疯狂老师APP,选择年级、科目,显示出老师列表,再看看他的数据沉淀(课时数、好评率等)以及大家对他的评价,我就知道哪个老师是我要选择的,每次上完课以后可以给老师评价,每次下完课以后可以跟老师互动,信息变得极其便捷、透明,这就是用户场景。从用户场景切入,每个企业都可以互联网+。王兴说,未来所有的传统产业只有两种,一种能加互联网的存活下来,另外一种加不了互联网的,必然消失。
 

互联网颠覆的一定不是企业,而是产业

当我们有了互联网+思维以后,各位要特别小心一点,如果你只盯着你的企业做互联网+,很容易做成ERP。ERP是服务于传统企业的信息化系统,但是互联网+绝对不是把企业信息化,而是把企业互联网化,这两者的区别是什么?就是不要站在企业的高度看这个问题,应该站在产业高度来看。

举个例子,我原先的机构叫快乐学习,如果我要进入广州,我在广州选一个点,建一所分校,一千个平方,和广州九百九十九家个培训机构竞争,我们在一个棋盘上,我是千分之一。我们和所有同行的生产关系和价值分配链条是一样的,所以我不可能开出比同行高30%的薪资挖他们的老师。但我要在广州培养出自己的教学团队要3-5年,我们的品牌认知要3-5年,我在广州建10所分校才能形成市场布局,需要3-5年。也就是说,在广州要把快乐学习做起来,需要5年。这种棋子思维,即落到棋盘上来跟其他九百九十九家竞争,真真是错的。现在疯狂老师不一样了,疯狂老师直接站在这盘棋的外面看,把机构取代变成平台,重构生产关系和价值分配方式,可以让老师的薪资获得3倍提升,这时,广州市面上九百九十九家家机构都不是我的敌人,他们全部变成了我的爱人,什么意思?所有机构的老师都是我的人才储备,我站在上面把手伸进去一个一个抓,好老师全被我吸附过来了。目前,疯狂老师进到任何一个城市,只要三个月,当地全部的培训机构一片鬼哭狼嚎。我不和你玩棋子,我直接掀掉棋盘。

所以,千万不要站在企业的维度去互联网+,要站在产业维度,因为互联网颠覆的一定不是企业,而是产业。
 

生命最美的状态是主观失控

在我这一生当中,经历了四次失控经历。第一次是我读大三的时候,依我的成绩可以保送研究生,可是我不喜欢化学专业,我真的不想再读下去了。我于是做了一个NB的决定,罢考专业课,这让我一下子丧失了保送资格。于是,我没有退路的开始了跨专业考研的路,这一下子让我的生活进入了失控状态,原来我每天睡到自然醒,现在你要早早抱着一大堆书到图书馆里面去啃。

这一次失控经历,直到我考入了厦门大学企业管理研究生才结束。读了一年的研究生后,我发现我的生活又一次进入了平衡态,可以活得毫不费力,直到研究生毕业。可是,这不是我想要的生活方式,于是研二我开始创业了,创立了快乐学习。

当你选择了创业以后,你的生命一下子全失控了,当时所有同学睡觉的时候我就出去了,出去发传单、招聘、贴小广告、租场地,跟工商税务打交道,跟街道大妈打交道。我经常问自己,我干嘛把自己搞得这么苦,好歹我是厦大的。

这一次创业的失控一直持续08年,到08年时快乐学习做到了厦门地区的第一名,在厦门我们终于成为了最知名的品牌,我的生活慢慢开始又回到了平衡态。可是一段时间以后,你会发现这种平衡只是低水平平衡,不够精彩,不够痛快,不够酣暢淋漓——这不是我想要的生活状态!于是,我开始了人生的第三次失控,进军上海,二次创业。到了上海以后没有房、没有车、没有亲人。租了一个单间住,夜深人静回到住所无比孤独、无比焦虑。每天睡前用热水淋浴,使劲冲自己,拷问自己,我为什么要把自己搞得这么辛苦?这次失控比我想象的还要凶猛,一直失控到2012年,让我直接陷入了抑郁症。2012年下半年,抑郁症越来越严重,看了医生也没用,记不得多少个深夜,一个人在32楼的阳台上来回走,不停的重复一句话,人到底为什么活着?我赚了那么多钱,可是我一点都不快乐?
后来我想我得找一个地方走走,于是11月份我去了南极。到了南极以后,果然除了企鹅,一个人都没有,我在南极待了两个星期,这两个星期彻底改变了我的人生观和价值观。有一次划冲锋艇,突然科学家指着水面上一个地方非常兴奋地大喊大叫,原来水面上漂着一块黑冰,我们划过去把黑冰抓上来,在阳光下面闪闪发光,像一个钻石。南极的冰颜色越深,年代越久,这块黑冰在南极至少存在数百万年。我举着这块黑冰,拍了一张照片。那一霎那,我忽然意识到,这块冰在这个星球上存在了数百万年,而我们这一生不过区区几十年,你有什么过不去的?好好活着,这就是生命的意义。于是南极回来之后,我把自己重新放到讲台上去,我要找回我自己。你为什么迷失,因为你脱离了你的伙伴,脱离了你的用户,你只要回到伙伴和用户身边,你一定会找回你当时的初心。

2013年我给20个小孩子上课,这些小孩子很机灵,他们想看看我开什么车,结果看到我开奔驰,第二天我去上课,他们说浩哥你开奔驰来给我们上课,我说这有什么大不了的,我家楼下还停了一辆保时捷,下次开过来给你们摸一下,他们爆笑。我问他们为什么我会给你们上课,是因为快乐学习缺老师吗?还是因为快乐学习缺学生,我告诉你,是因为浩哥要证明给自己看,我依然可以回到讲台,可以上好每堂课。

就这样,2013年把自己找了回来,然后2014年,快乐学习做到了历史新高点,更重要的是自己和整个团队的状态都达到了最佳的转态,我的生活终于又回到了新的平衡。

这样平衡的生活了半年左右,我又开始不安分了。2014年下半年,我决定从快乐学习脱离出来,正式涉足互联网教育,开始又一次全新的创业征程,就是刚刚我提及的疯狂老师项目。12月27日疯狂老师产品发布,今年1月1日疯狂老师正式开始进入全国第一个城市,到今天,疯狂老师的发展速度是怎样的?过去十年,快乐学习做了五个城市,然后在过去四个半月里面疯狂老师做了十个城市。客观坦率的讲,我现在还处在我人生的第四次失控当中,还没有走出来,因为这次的失控比前三次来得更猛,第四次是从一个传统产业人转型成为一个互联网创业者。   

经历了四次失控以后,我有一句话告诉各位,生命最美的状态是主观失控,如果你不动,产业的变化,对手的颠覆就会造成你被动失控,被动失控是不美的,那是挺惨的。
 

作为创始人,你本人的互联网+是第一位的

大家都在讲互联网+,疯狂老师加的比较顺势,现在在做B轮,我们会在未来四周之内公布B轮的结果。过去十年做快乐学习我都没有融过任何资,然后过去半年里面却从天使到A轮到B轮,这个过程,真的是一个人的自我蜕变。很多人想让我分享互联网+怎么加,徐小平老师讲了一句话我特别认同,传统企业要互联网+,千万不要在原来的体系里面找一个人来叠加你,这样没用,应该找到互联网的原住民,以他为基础,在上面加你的企业,这两者逻辑不一样。一种是在你的系统里面找互联网人来修修补补,很容易一年回到解放前,做成企业ERP,另外一种是找互联网人来,把你的企业往上加,底层变了。

疯狂老师是怎么做的呢?我得找到那个互联网加的基础,于是我在身边找,最后终于有一个人进入了我的视线,这个人就是PPTV的创始人姚欣,他跟我是同龄人,我们是中欧同学。他十年互联网创业经历,我十年教育创业经历,这是TMD最佳的互补啊。于是我就在张江小河边拉着他聊,沿着河岸一趟又一趟地走,跟他讲说,兄弟,咱们这一生总要干一件大事。他有些犹豫。约一次不行,约两次,约多次,一次又一次的说服他,直到最后,我跟他说兄弟,咱们做这件事情有什么意义,首先这个产业巨大,咱们这个产业如果做到20%,一年就是两千亿的流水,如果我们做这件事情把老师从机构解放出来,信息透明化了,你知道会产生什么样的效果吗?我们这件事情将来五年、十年之后,一定会因为透明化以后让好的老师越来越好,让烂的老师无处遁形,让平台把他淘汰出去,你不觉得我们做的这件事情是在净化整个师资队伍吗?这是在推动教育进步啊。最后,两个同龄人被一个美丽的愿景链接,姚欣终于答应加入疯狂老师。然后我们整个产品和技术团队都以他为中心搭建,再把我们十年教育的沉淀往上加,所以,疯狂老师绝对是当下所有同类产品最互联网化的公司之一。

所以,作为创始人,你本人的互联网+是第一位的,找到那个可以让你加的人,把你自己加上去。

最后我想说,这个时代创业者和投资人其实已经很难分开,雷军是创业者还是投资人?不知道。今天最经典的姿态是一边创,一边投,八个字,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我觉得这就是未来最棒的商业生态。

   
2015黑马大赛全国项目报名火热进行中,上海、成都、杭州、南京、武汉等城市趴陆续开场,6月末上海站文化创意与O2O专场行业赛,项目报名请点击下方黑马大赛图片进入!


版权声明:本文述者张浩,整理黑马哥文章仅代表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i黑马观点与立场,i黑马版权所有,如需转载请联系zzyyanan授权。未经授权,转载必究。

张浩 场景 老师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