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凡论“革命”:微VC时代到来
邹蔚 邹蔚

包凡论“革命”:微VC时代到来

包凡论“革命”:微VC时代到来。VC行业实际上开始换代了,虽然咱不想这么说,一说就好像老的不行了。

11

换代:大势所趋

VC行业实际上开始换代了,虽然咱不想这么说,一说就好像老的不行了。

换代的大背景,是整个人口结构的变化:1985年是一个分水岭。85前和85后出生的人,想法和观念已经差得挺远。从创业者来说,真正能做成事的,是能深刻理解“85后”这个人群的人。导致的结果就是,创业者的年龄也越来越小。最近我刚接手一个上市的案子,创始人才24岁!我个人感觉,移动互联网时代的创业者比PC时代的平均年龄小五岁。既然创业者年轻化,VC也一样——创业者要找投资人的时候,他希望对方能够理解自己、有共鸣,像我这个年纪的大叔,他觉得没法对话。要说跟不上时代,我就是例子。OK,老牌的VC当然可以招更多年轻人来和年轻创业者对接,但决策谁来做?如果决策还是我们来做,我们依然理解不了年轻创业者,还得让年轻人再翻译一次,效率就低很多。年轻的VC能更深刻地理解创业者所依附的这一代人的市场,对项目判断更准,由他们来做决策,效率会高很多。所以,出来募集新基金的投资人越来越年轻。

另一个重要的背景是,移动互联网时代,创业的成本越来越低。以前在PC上做一个产品,设计半天,可能得准备一年才能推出来。移动端则很快,边做边试,可能几个星期就把产品弄出来了,先推,有问题再改,试几个月实在不行,我不干了,换下一个产品。这种边做边试的模式,决定了创业者花钱是很少的。而且现在很多东西都可以租,像什么服务器、开发软件之类,花一两万美金可以解决很多问题。早期创业需要的钱越来越少,造成的结果是越来越多小的基金进到投资行业,微VC——可能只有一两亿人民币就开始投了,投一个项目可能几百万人民币就够了,不像以前投A轮必须好几百万美金。

如此一来,年轻投资人募资的门槛也降低了。他一上来就募1亿美元可能挺难,募1亿人民币则很容易。最典型的例子就是险峰华兴,4年前创立时,第一期基金才1亿人民币,一星期就融完了:华兴资本给了点钱,我打电话给我哥们儿,他们出了点钱。10年前华兴成立,我们募资只能靠自己,还有就是靠国外的一些企业。国外的传统基金大都不愿意支持首次募资,觉得风险太大。现在给这帮年轻投资人钱的大多不是传统基金,甚至可能是这个投资人以前在传统VC时投的公司的创始人,公司上市了,创始人有钱了, 觉得这个投资人靠谱,就给钱了。

与此相关,未来,众筹会在募资中起到重大的作用。如果一个天使投资人出50万元,20个人就是1000万元给到创业公司,就不需要像过去一样融A轮了。而且这里面还有个很好的机制,谁出钱最多,你就替大家看着这摊事儿,参与管理被投资的公司。

新VC:快、准、狠

所以你会看到,新基金规模不大,更偏向早期,跟天使投资的界限越来越模糊。当然,它比传统天使投资人更强的地方在于团队作战,既包括投资人团队,也包括出资人团队,任何一个天使投资人对行业的研究、投后服务都不一定拼得过团队。

这样,传统的投早期的VC面临的挑战是最大的:它找不到创业者,而且对创业者来说,你一次投500万到1000万美元,我又不需要这么多钱,我只要融个几百万、上千万元人民币就够了;等我试半年,如果这个东西做成了,我可能就要融几千万美元了,这时候你的钱又不够了。所有做基金的人,最终还是要服务于投资人,那从投资人的角度来说,既然如此,我可能就要求把钱投到后期了。

这批敢拉队伍出来的新VC合伙人,在传统VC里也是单兵作战能力最强的,所以他才有底气出来做这个事。他们的打法就三个字:快、准、狠。快,就是见到合适的项目下手快。险峰华兴投一个电商项目,二十分钟。大家以为真的就二十分钟,不是,最主要是他们功课做得够,早就知道在什么领域有什么人,一旦来了一个创业者,一看吻合就投吧。这也就是准,工作做在前面,很清楚要投什么,不投什么。狠,就是能把创业者搞定。他们和现在的创业者是同一代人,甚至以前就是同学或同事,这些创业者还没出来的时候,他们已经在忽悠人家创业了,而不是等到这个人创业了要找钱。从这个角度来说,传统的VC能做到吗?

但是年轻人独立运作一只新基金,可能欠缺足够的经验。你年轻,优势在于对最新、最潮的项目更容易理解,但是投资这东西又是很需要经验的,你要见过大风大浪。你有没有经历过以前的互联网泡沫,退潮的时候有没有看过裸泳者,这时你的内心够不够强大,这都很重要。还有其它各种各样的小情况,比如创业公司的合伙人之间闹事了你该怎么做? 你经历过很多事情之后,才能做出精确的判断,这也许是这一代年轻人还不具备的,所以要在敏锐度和经验之间找到平衡。

华兴的“内部革命”

华兴资本2004年创立,当时也是新基金,但机会跟今天比差太多。今天的互联网比那个时候要发达太多,已经渗透到每一个领域里了,整个市场越来越大。今天咱们说的已经不是互联网,叫新经济,跟传统经济是正反、线上线下两面。

我们也有好几个年轻的同事出来单干。人家就是想干这事,你是支持还是阻止?我肯定是愿意支持更多的年轻人出来创业。我们这一代人接下来该做的事情就是帮助年轻人成功,在这个过程当中也许自己会更成功。

4年前,陈科屹创立险峰华兴,他那么年轻,没背景,而且基金规模不大,只有一亿人民币,又做那么早期的项目,到底行不行,我也有疑问。我投他也是看他人。我认识他四年,觉得他眼光好、出手快,而且为人是值得信任的。他那时候需要我的募资,需要华兴品牌的背书,对一些人,也许我能给他做一个判断。我跟科屹的合作应该是很经典的,新老基金两代共存。

华兴资本也在改革。首先是年轻化。过去,从分析师升到到MD(董事总经理)差不多要8到10年,现在有本事4年就可以,一年一跳,没问题。第二是创新。我们会成立一个创新委员会,挑两个骨干,让他们来负责。目的就是提高效率,比如怎么样在最短时间内,以最好的条件融到钱,这个工作不交给我们这一代的合伙人做了,我们都已经江郎才尽了。接下来我们还会雇技术团队,通过线上平台的方式来做,包括对内知识的管理和对外项目的推荐。

未来:老VC“靠后站”

我觉得V C 这个行业走着一种周期:2000年初的时候中国的基金也是百万元级,而且早些年国内人民币基金也是很多的,一段时间之后,市场份额越来越整合在一起;现在又进入下一波浪潮。可能过几年这帮新VC又会整合。

新VC更适合做早期项目,早期项目快准狠更重要。如果是后期的项目,可能企业还要考虑能融到的资金量以及VC的品牌、企业成长、尤其是将来跟下一轮资本对接的过程中这个VC对它的帮助,新VC就未必有这个优势。老VC在投资策略上要更加专注自己的强项,在不同的领域或者不同的发展期同新VC竞争,同时,要大力提拔合伙人,这是一定要做的事情。以前提拔合伙人,都是他必须在行业里干满多少年,然后等到募下一个新基金的时候,未来也许组织架构会改变,可能更扁平化,年轻人只要干得好就往上走。这对老VC的老合伙人来说,在管理上可能是个挑战。

今天的年轻人未来也会变成大叔。这个市场永远在变,永远有新的血液进来。老VC一定要认清楚现在的趋势,敢于颠覆自己,要不就被淘汰了。

包凡 革命 微VC 换代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