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洁工母亲和设计师女儿
柯实 柯实

保洁工母亲和设计师女儿

四川农村一家三口的创业史

女儿在微信上发的第一个朋友圈是一张图,一个红色小蛇公仔,露着喜庆的笑容,日期是2014年1月31号,癸巳年正月初一。1991年出生的她,23岁了。

她希望明年春节的时候,父母不要再在北京打工,一家三口能在成都买了房子,一起过年。女儿虽然刚刚毕业,但是从去年9月份起,已经不需要再向家里要钱了。她的想法是,房子可以先由父母付了首付,后边的自己挣钱还。

母亲有另外的想法。她和丈夫在北京,现在一个月有8000块钱左右的收入,自从不用再给女儿支付学费和生活费后(大学生活费1200元/月,学费20000元/年,合计一年34400元),每个月的结余增加了很多。她打算和丈夫在北京再挣几年钱,直到能够在成都全款买房。

5

母亲1969年出生,四川阆中人,因为家里穷,在丈夫到北京打工一年后,也跟着来了。她记得那是在2005年,不过根据女儿的回忆,母亲是在她3、4年级时走的,算起来,应该是2001年前后才对。母亲对这些数字总是很不敏感,在她的记忆里,女儿是1992年出生的。

总之那一年母亲来到了北京,在北四环惠新东桥外的一个公司里做保洁工,月工资450块钱。父亲是装修工人,挣得比她多一点。女儿当时每个月7、800块钱的花销(学费300元/月,生活费400-500元/月),占去了收入的一半,再加上日常花费,夫妻俩即便住在月租80块钱、那时还很荒凉的北五环外一个几平米面积的石棉瓦平房里,每月仍没有什么结余。但至少能供得起女儿读小学了,比在老家种地强。

在北京待了一年后,母亲放心不下女儿,也想让她从农村出来见见世面,便接她来北京读小学。在老家的村里,女儿这一代基本都是独生子女,因为实在养不起。由于费用和升学问题,女儿在上完5年级后还是回了老家。这是女儿第一次来北京,导致她不能留在这儿的两个原因,就是她对北京最初的印象。

后来,姑姑(父亲的妹妹)到中石化做保洁工,介绍母亲过去,月工资800元,还有一些奖金,算下来一个月大概有1500块钱。父亲的收入也随着工作经验的增加和北京装修工人工价的上涨而逐步地提升。母亲干活极认真,只要是她负责的地方,都会清理得非常干净,她说,没弄干净心里不舒服。

了没多久,一个中石化的女职员看中母亲人淳朴、活儿干得好,请她去家里做保洁,顺便中午给家里的老人做顿饭。母亲在中石化上的是夜班,周一到周五上午10点至下午3点就在这家做,一个月2500块钱。

母亲擦地,先用墩布墩一遍,再趴在地上用抹布擦一遍,每天如此。两个老人很喜欢她,逢年过节都会多给几百块钱,那个女职员也一样,有时还给东西,并且自己休息几天就让母亲休息几天。母亲觉得不好意思,这些年来,从没跟人家提过涨工资。

陆续又有两个中石化的女职员找她去家里做保洁,一个是每周末去一次,一个是周一到周五的下午4-6点。价钱都是25元/小时,但一般都会多给一些。

母亲每天从早干到晚。她的左手一直有些毛病,身体也不是很好,总是气喘吁吁的。但是一个月5、6000块钱的收入,她还是挺满意的。

她去年从中石化辞了职。除了因为在她来了七八年后才给上保险外,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是,单位里检查保洁质量的人经常因为少数人的懒惰,在全体大会上数落所有人。母亲是工作做得最认真的,这些话让她很不舒服,越干越没心情,女儿大学一毕业,她就辞职了。

女儿早就希望母亲辞掉夜班工作。女儿高考结束那年暑假,一天晚上11点下班后,母亲和姑姑像平时一样骑车回家。母亲那时已搬到东北五环外的东辛店,距上班的中石化大厦15公里,和姑姑住得很近。姑姑一贯骑得较快,把母亲落在了后边。快到家时,姑姑停下来等母亲,等了半天,又回头去找,发现母亲骑到了沟里,一位出租车司机正在扶她起来。母亲脸上血肉模糊。接到电话的父亲从家跑过来,鞋都没顾上穿。

那个暑假,女儿来到北京照顾母亲。

在女儿的印象里,北京空气很脏,夏天热得要命,冬天雪能没过膝盖。在这样恶劣的环境里,母亲整日在高强度体力劳动后骑车走夜路,父亲每天跟粉尘涂料打交道。女儿越来越放心不下,上大学以后,基本每个暑假都会来北京。除了陪父母外,也会去打一些零工。她的感觉是,北京消费好高。

她从小爱好美术,高中上的是美术类职高,由于高考文化课没过,只得参加成人自考。她在2010年考上了西南科技大学(在绵阳)的一个专升本项目,学的是建筑经济管理。

她并不喜欢财务方面的事情,她喜欢的是建筑本身。每当谈起各种建筑时,她总是很兴奋,“我喜欢各种建筑的造型,很想去了解这个房子怎么建起来的。”在室内设计课上,看到老师放的迪拜帆船酒店、鸟巢、水立方、英国大本钟图片,她会非常开心,觉得样子很神奇。

设计课老师曾问过学生们毕业后的打算,只有她一个人想做建筑设计。老师说,哦,你们这个专业可能性不大。

她并不在意老师的说法,大四实习时专门找了绵阳当地的一个设计公司。她自信能做一名设计师,“做自己想干的事儿”。

在实习的前几个月,她觉得“一切都好难啊”。没有人带她,一切靠自学,问别人也总是爱答不理。老板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有给她相关的事情做,因为她不是这个专业的。

待了大半年后,她的工资才慢慢由400块钱涨到1800,也能开始画一些别人做好方案的建筑施工图了。

去年年底,她有了新的计划。终于不用靠爸妈给钱了,在绵阳这个地方毕竟没有什么发展,老板看人的眼神还是不对,再说男朋友也在成都……

她在春节后到了成都,进了一家国有设计院下属的工作室,转正前一个月2000多。男朋友是她的大学同学,在一个建筑公司做现场管理。正好他们现在施工的工地有几间空出来的板房,她就暂时和男朋友的一个女同事不花钱住在这里。

虽然,她刚来不到一个月,就被派了一个画外立面施工图的任务,这种图她以前从未画过,非常有压力;虽然,现在她还是在别人的方案之上画图,设计图还不能署自己的名字;虽然,她基本天天加班,连续几天晚上只睡3、4个小时是家常便饭;虽然,公司里做设计施工图的女性屈指可数;但从她的言谈中,听到的只是对未来的向往。

她现在想的是,怎么能尽早让父母住到成都来,一家人买个房子。今年春节,她跟父母商量,等到“十一”假期的时候,他们一块儿来成都看看房子,遇见合适的就把首付付了吧。成都的房价平均每平米1万元左右,要是按照母亲“付全款”的想法,买房还比较遥远。

“我爸那个工作真的不行,对身体损害太大了,他又不戴口罩;我妈太累了,以后不可能让她干太重的活儿。”

“哈哈哈,以后我妈来了就好了,家里肯定一直干干净净的。”

女儿和母亲的关系很亲密。今年春节,她刚教会了母亲怎么在智能手机上用QQ聊天。现在,母亲每天有点儿什么事情就会给女儿留言。

“吃饭了没?”

“加班,还没啊。”

“你到我这里来吃吧!”

“好啊,那你来接我啊~”

保洁工 母亲 设计师 女儿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