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者无敌
林恩民 林恩民

信者无敌

一个有信仰的创业者,一个有着痛苦童年回忆的年轻人。

 34

最近我们在见一些风投,一般会要求我们介绍一下创业经历,我会认真地说:“我认为我从4岁就开始了创业之路,所以抱歉,我得从4岁开始讲起。”

我出生在福建莆田,一个不亚于浙江温州的创业之地。我4岁时就离开了那里,土地的贫瘠与莆田人骨子里的韧性,决定了一批又一批的“闽商”走出“望天田”,走南闯北,打拼着属于自己的梦想。这,是一种习俗,也是一种血脉精神。那时父亲创业,家里所有积蓄加上向亲戚朋友借钱,也凑不出1000块。我住过“危房”,吃过“百家饭”,睡过小十年的沙发和办公桌。可以说,打小我就已经习惯了奔波与忍耐,幼小的眼睛里看到的是人性对生活的不屈、对境遇的争斗、对改变命运的渴望。

那年,北京初夏,没钱也没关系的父亲希望寻找一个门市房开始自己的创业。为了照顾到我的教育,父亲觉得租用学校的门市房最为妥当。可一次又一次的碰壁,让父亲脸上多了几分焦虑与踌躇。一次,父亲落寞地从学校大门走出来,疲惫的他靠着大门坐下,渐渐睡着了,不知不觉已至傍晚时分。校长走出校门,看到了熟睡中的父亲—那个已拜访她多次的年轻人,一个外地人,只交得起订金的人,还要求学校接收他孩子上学—那一刻校长决意要信任他一次。那次小小的信任,不仅打开了父亲的创业之路,也是我认识世界的开始。

整个童年,算是在一个地方落下了脚,但艰辛和委屈也都是自己的玩伴。因为拖欠了几千元借读费,被老师当众讽刺;为外地口音造成的沟通障碍,被同学嘲笑。可是日子总是要过的,说什么也得替自己和父母争口气。幼时我没特长,成绩也一般,为博得老师和同学们的认可,找到自己的存在感,我勤勤恳恳、认认真真,别人不爱干的我来干,别人不会干的我也干。功夫不负有心人,在老师和同学们的一致认可下,我成为生活委员。从那时开始,偶尔也替人打抱不平,骨子里那种韧劲已经渐渐出来了。初中时,就开始在班里捣鼓着班级干部体制改革,臆想建立一个平等、公正、健康的班级,人人拥有选举权与被选举权,人人有机会当班干部。父亲给我起名“恩民”,本来也是有这种导向性,伴随着成长,这名字对我有着潜移默化的影响。

那时家庭财务状况渐渐有了起色,而我也一心想突破传统观念对自己的束缚。在我看来,初中班级改革失败的原因是“旧势力”过于强大,我活不出真实的自己,随即萌生了出国的念头。为了实现这个目的,我选择了私立高中。尽管家里人都比较反对,但对创新的追求、对传统的批判已经成为我意识里的一股洪流。不过,毕竟还是稚气,因为一次校级竞选的计票不公,我毅然决然选择了转校。

之后,因为我一直在追寻着一种要素—“事业”,于是高中时,我建立起一个自负盈亏的高中电视台;大学时,也开始从事校园电子产品团购的生意,算是自己小小的“创业”尝试。但毕竟自己还是不安分的,大一没读完,毅然跳到了美利坚。去美国,我对自己的定位很清楚,不为文凭,而是为了体验西方自由创新的文化。我选择了主修金融和计算机。在美国,最触动我的是基督教,人们在一起互帮互助,信仰责任,每个人都像兄弟姐妹一样,无论痛苦磨难,彼此融为一体。我从未体验过这种非亲非故的关爱。在美国的日子,总体而言就像马萨诸塞州的红莓,滋润又鲜艳。美国人的社会、文化、制度、思维方式等方方面面触动了我,我开始像很多处在亢奋年龄的少年一样,希望“师夷长技以制夷”,幻想着自己将来能做多牛叉的事情,可以尽情改变中国社会。但终究,命运总会和你开个玩笑,一个噩耗又把我拉回了那个充满心酸与混沌的童年。一把火,烧醒了我所有的未知。

2011年,我趁暑假回国,下飞机的时候,迎接我的不是家人的热情拥抱,而是暴风霹雳般的灾难。父亲的公司发生大面积火灾,涉及30多家商户,预计总损失超5000万元。更糟糕的是,在未查明大火事故原因的情况下,为了起到社会警示作用,父亲作为企业的第一责任人批捕。我,不知道如何,也不知道花了多久时间,从美国跨越太平洋,我要从17000多公里外转回中国。因此那时我立下决心,做企业一定是为大众需求做企业。心中只有一个信念,现在开始,这个家和公司,靠我。那段时间,我时常会去看守所,虽然只能在大门外呆着,看不了父亲,但那儿却变成了我思考的地方。

这场火灾尽管是由于商户用电问题,但让我感触最深的是,中小商户的无助与脆弱,又唤起了我的童年记忆。22岁,5000万损失,我每天都感受到一块巨石压在心间,但愈沉重,也愈坚持。通过与第三方合作、物业公司调解等模式,整个事件趋于解决,更重要的是,商户对我的信任,合作方对我的信任。信任与合作让中小商户挽回了一定的损失,同时可以重新开始生意与生活。重担卸下,心中却不能平静。我毅然选择了不回美国。家庭对于20多岁的我,已经显得尤为珍贵,而且我的创业梦,这时已经全然爆发。

我了解中美文化差异,看到在教育体制所决定的教育产品领域,存在创新的空间。于是我开始筹备教育课件分享平台的项目,老师与学生之间可以实现良性互动,数字课件也可以无缝分享。几乎有一年我都在思考、找寻靠谱的团队,其实也是在寻觅意气相投的人。终于,我发现了两个和我一样不安分,甚至比我还要疯狂的人。我们三个人都有一个心灵契合:做一件自己奋斗的事,不枉此生。

起初我是作为投资人,后来互联网金融出现了,他们出身于腾讯,我也有金融背景,我们果断献身于对传统金融模式的改造中。面对中国众多中小企业融资困难及个人理财渠道狭窄的现状,我懂得那种感受。银客网就此诞生。

现在,我很庆幸,庆幸产品设计初期的纠结与苦恼,庆幸项目上线时身边能有“搞基”般的兄弟陪你一起欢呼雀跃,庆幸已经拥有一批来自腾讯、阿里及金融公司的核心团队,还庆幸我们有一个非常明确的规划—做中国最卓越的互联网金融公司。

在这过程中,我们也遇到过一些比较赚钱的项目,但被我们坚决砍掉了。我们要做一个有梦想、有价值的公司。我们非常清楚必须帮助更多的实体中小企业解决难题,因为,我们都渴望通过自己的努力来改变未来。

有信仰 创业者 痛苦 回忆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