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奇妙合伙人之旅
徐利君 徐利君

我的奇妙合伙人之旅

第一次创业,肖洪涛做了逃兵。现在,她对做公司有了成熟的想法。

2003 年,我23 岁,在国内一家TOP 级公关公司A 任业务高管,颇得老板器重。那一年,李进、陈开、韩云(女)、谢娟(女)供职于当时央视最大的广告代理公司——中视金桥,是该公司经营团队核心成员。

当时的他们平均年薪近百万元,已过而立之年,但仍怀揣创业梦想。由于两家公司有业务往来,我们日渐相熟。有一天,他们找到我,提议合伙创业,做一家广告代理及公关服务公司。他们对我说:“小肖,我们一起创业吧,我们完全有实力在几年之内做出一家TOP 级别的公司。”

我觉得自己适合创业,很快决定加入。他们4 人在2004 年春节前迅速离职,租好办公场地,注册成立公司,完成股权分配。我以技术合伙人的身份,拿到12% 的股份,是其中最小的股东。公司定在大年初十开业。

然而开业当天,我并没有按约定从A 公司离职,到新公司去上班,而是悄无声息躲了起来。那时候,创业对我来说可能仅仅是一种激情或者一个梦想,当它真的呈现在我面前的时候,我害怕了,就像叶公好龙。

他们开始四处找我,一定要我加入。甚至极端到在我的家门口守着。我害怕极了,不敢回家,躲在单位,试图寻求老板的庇护。我的老板很有意思,听闻我的遭遇后,取下我的手机卡,让我去财务领两万块钱,立即到海南去,不要开机,谁也不要联系,等我想回来那一天再说。就这样,我一溜烟跑到了三亚。

当我在三亚发呆思考人生的时候,我的老板履行了他的诺言,前去找我的合伙人谈判,双方达成一致,谁也不联系我。

半个月后,我回到北京,照常在A 公司上班。谁也没有再提这件事。

不过,最终我还是做了李进他们的合伙人,因为一件很小的事儿。大概是在回到北京后的第二个月,我的一位老同事要去找李进谈业务,我心血来潮提议和他一道。没有打招呼就过去了,到了那儿,我很受感动,原来创业跟上班的区别这么大,没有按部就班,每个人都激情投入。我突然意识到自己内心真实的却又一直在逃避的创业激情被点燃。第二天我便毅然从A 公司辞职,做我的合伙人去了。

然而我的第一次合伙创业之旅只维持了24 个月,便草草收场。里面的曲折原委,值得说道一番。

公司正式投入运营后,又分为广告和公关两个公司。根据自身的优势,我主要负责公关,他们4 人负责广告。

大环境上,当时的硬广告市场呈下滑趋势,公关正好相反。所以公司广告业务迟迟没能做起来,公关业务却慢慢走上正轨,后来成为公司的绝对核心业务。

9

最初,我们在公司经营的预期上并未进行沟通,所以当广告业务毫无起色时,在心理上给予他们很大打击。

他们都是出自有中国广告“黄埔军校”之称的未来广告公司,觉得公司当时的状况(最困难时只有一笔1 万元的公关业务)是对他们广告人的侮辱,因为他们突然发现自己什么也做不了。尤其是以韩云、谢娟两位女性合伙人为甚。

随即,公司进行方向性调整,主做公关业务。几位合伙人也开始学习公关。两位女合伙人尤为努力,不服输,不断给自己纠偏。

同为女性,我很理解她们这种状态:她们都是精英,事情不在她们的理想状态时,她们不服气。

但是广告和公关是两个范畴。所以,他们以广告人给出的专业建议往往与我的公关业务背道而驰,而我又是一个很坚持自我的人,在自己熟知的领域决不让步。所以当时在公司,争执时有发生。不过我很忙,根本没有时间和他们争吵。

记得那两年,我每天从起床到出门只花五分钟,而我现在至少要花40 分钟。由于长期睡眠不足,我妈时常嘱咐我,要是开车上班路上困了,就停路边睡一会儿。

除了业务上的分歧,随着时间推移,我发现,我们在价值观上也是两个极端。首先他们年龄偏大,又有在政府和大公司工作的背景,管理讲控制,运营讲预收。搞形式主义,较着劲加班,一个比一个厉害,睡公司是常有的事儿。而我是公关人,属于自驱动型,管理上也更为自由。当他们提议让我担任COO 时,我拒绝。我知道我很难凭一己之力去改变他们,难不成最后我要请他们退出,去做一名财务投资者?

到2006 年,公司虽然步履蹒跚,但年收入达到1000 万元,算是度过了生存期。我决定退出。一般我会用这个小故事来解释:有一天我在电梯上突然发现自己多了根白头发,我想太不值了,人都累老了,不干了。

其他股东起初不同意,但我去意已决。我能做的,一是好好回答他们“你要去干嘛”的问题,另一方面,根据他们的交代,跟核心骨干沟通好离职原因,跟A 说去读MBA,跟B 说去媒体,跟C 说去旅游。我想商业就是商业,不能因为我的离开给公司的继续经营造成障碍。

随后,我清算完自己的分红,卖掉自己的股份,离开了公司。可喜的是,其余4 位合伙人最终突破自我,成功转型,现在,这家公司以纯公关公司的形态仍在运营。

公司虽然步履蹒跚,但年收入达到1000万元,算是度过了生存期。我决定退出。一般我会用这个小故事来解释:有一天我在电梯上突然发现自己多了根白头发,我想太不值了,人都累老了,不干了。

附录

离开公司一年后,肖洪涛与迪思传媒共同出资创立优步体育,肖占股25%,优步成为迪思子公司。两年后,迪思冲击上市失败,肖退出。

2013年,肖作为创业发起人创办北京调果师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下称调果师),一个以“个人价值成长”为导向的免费创业平台。主营鲜榨橙汁,公司投资开店,由与调果师签署投资协议个体来经营,享有利润,公司发放创业期的生活费。

这一次,肖洪涛的变化:

第一,肖洪涛选择了自己的丈夫余金华,好友姜亚东及其爱人法文奕,作为合伙人。肖、余夫妻各自有多次创业经历,姜亚东毕业于中欧EMBA,曾任小天鹅副总裁,有丰富管理经验,法文奕在外企任CFO达10多年之久。肖洪涛说,这样的组合既考虑合伙人的互补性,更加注重了价值观的高度一致。余金华补充说:“我们鼓励‘近亲繁殖’,夫妻、家人之间的信任最为坚固,价值观高度统一。我们在招聘时,也奉行这条宗旨,越亲近越好。当你全部身家性命都在这里的时候,你会不好好做事么?”

第二,在股权分配上,作为项目发起人的肖洪涛和CEO姜亚东是最大的个人股东,法文奕次之,余金华最小。肖洪涛说她当初邀请姜亚东入伙时的一个条件就是,姜拿到与肖对等的股份,并出任CEO,同时定下口头之约,当双方在公司经营层面发生巨大冲突,肖自动退出。“我很清楚,一家公司如果按照10年期规划的话,需要一个稳定的、持续的、唯一的负责人在经营。”

第三,调果师采用扁平化结构,每个人根据特长各司其职,纵向负责到底,是为业务线CEO。目前的分工是:姜亚东负责整个项目的运营管理,肖洪涛负责产品、采购、店铺,法文奕负责财务,余金华负责人事及培训。四大体系独立运营,每个人拥有这条垂直业务上的独立决策权,不需要协商。如需支持,发出邀请即可。

第四,对公司经营的预期,签署备忘录。比如18个月内做几期投资、各投多少、KPI多少、收入多少,全部在前期商讨,并形成备忘录。肖洪涛说她坚持这么做。“虽说大余和姜总是十几年朋友,熟到不想去谈这些问题,但我坚持,我说把我们谈的东西记下来,形成备忘,明年、后年再看一看,没有坏处。”

合伙人 创业 成熟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