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力做个“真土豪”
廖建文 廖建文

努力做个“真土豪”

“土豪”是2013 年当之无愧的热词,它折射了怎样的社会心态?“土豪”们和创业创新又有怎样的关联?

土豪,原本是广为国人所熟知的与革命相关的概念,“ 打土豪,分田地”、“打倒土豪劣绅”等口号,都是传颂了几十年的经典,至今仍然可以不时在重播的老电影中听到。

不过,今天热闹地流行着的“土豪”,所指的可不再是仗势横行、欺男霸女、为非作歹的乡间坏人,而是“富了却不知道如何为富的有钱人”,即,因为有钱,换了个华丽的马甲,但其本体仍然是“土鳖” 。

这一说法最初是嘲笑那些在网络游戏中拼命烧钱买顶级装备的“土豪玩家”,后来被进一步用来指代在网络上无脑消费的人。 随着炫富神器iPhone的新品面世,豪奢范儿十足的香槟色版iPhone 5S躺着中枪,被网民冠以“土豪金”的大名,成为“有钱的土鳖”的标志和符号。在5S发布前后,微博上发起“与土豪做朋友”以及“为土豪写诗”活动,诞生了“土豪我们做朋友吧”这一名句,再次加剧了“土豪”的火爆流行。

再新锐时尚的产品也会有过时的一天,但是一个折射了时代精神风貌的文化现象却可以久久地叫人思量寻味。“土豪”的背后,至少隐含着三种相互关联的社会情绪:

首先,浮在表面上的,是对富裕人群的不满,嘲讽他们是有钱无脑的土鳖。这也是“土豪金”的直观意义。在此之后,半遮半掩、呼之欲出的,是“求富”心态。这一点淋漓尽致地表现在“土豪我们做朋友吧”之上。最后,在“不满”和“求富”的背后,隐约涌动的,是生活目标的缺失,是价值观的摇摆,是奋斗精神的消退。

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土豪”是我们想要实现,却又轻易不可达到的人生状态—同时,“土豪”也是我们极力想要避免,却又难以规避的一个成长阶段。

眼中盯着“土豪”,嘴上数落着“土豪”,手上敲写着“土豪”,我们可曾认真想过:“土豪”是谁?谁才算得是真正的“土豪”?“土豪”所代表的精神是什么?“土豪”对于我们的意义又是什么?

们都“被土豪”了

当香榭丽舍大街成为中国游客的扫货场,当世界黄金市场将中国大妈敬为重要的投资力量,当无数城市都在积极建设国际化大都市,当全球各地的油田、矿产甚至老牌公司成为中国企业的囊中之物……中国的竞争力,因展现出来的购买力而显得“土豪”,也显得可怕。富裕了的中国人是“土豪”,发达了的中国城市是“土豪”,发展了的中国也是“土豪”。

于是,土豪的“大名”不但在中国热闹,也广为西方世界所关注,BBC专门以之为主题做了一期节目,牛津词典则有意把TuHao作为新单词收录为正式的英文词汇。某位曾经留学美国的财经记者,2013年夏天再访美国时候,在华盛顿的街头给友人寄了一封明信片:“我在美国看到中国在冉冉升起,这不会是一个错觉吧!”

56810547

可能我们都错了,我们原来早已不是原来的样子了。不必再嘲笑,也不必再羡慕那些先富起来的一部分人了,至少看得到这些文字的你我,都在不知不觉中“被土豪”了!

“土豪”是一种状态,是社会发展到一定阶段的必然性产物:在社会经济发展到了相当的程度,社会文明却不够成熟的特殊发展阶段,人们富起来了,但是却富得不够有范儿。一个社会面对突然而来的富足时,不知所措的惊惶,手忙脚乱的土气,以及急于证明自己的种种烧钱之举,就是“土豪”范儿了吧。

在这背后,也透露出社会价值观的微妙变化:今天,富裕和成功不再是赢得尊重唯一要素。持续30多年的经济发展之后,人们渐渐脱离原来单纯的物质主义和发展崇拜,开始对文明、品位和美有了更多的要求。

这样说来,我们不止是“被土豪”,而且在精神上实实在在的“土鳖”至极。只可惜,我们空有了“土豪”的心,却不是真正的“土豪”。“真土豪”,那是要敢于面对惨淡的人生和淋漓的鲜血的,他们享受了酸甜苦辣的丰盛的生命滋味,他们有叫人羡慕的财富和成功,也有普通人承受不起的负担和苦痛。

是否曾想,真正的“土豪”是什么样的人?是否曾想,要成为“土豪”需要什么条件?

“土豪”的“豪”是一种境界

不是任何一个有钱人都称得上是“土豪”!“土豪”有钱,可以炫富,但不是所有炫富者都是土豪。二代们、投机者们、美美们最多只能算是“土财”。

追本溯源,土豪之“土”,说的是出身低微,没多少品味,行为举止,尤其消费很“土鳖”。但是土豪之“豪”,可是代表着力量和斗志,乃纵横江湖的“豪强”。

土豪更应该是那些发端于微末,拼杀于市场,成就于社会的创新企业家—他们足够有钱,也消费各种莫名的高端物品,却更有能力去赚更多的钱,同时也创造了就业、税收、繁荣等社会价值。

另外,虽然新东方的俞敏洪校长自诩是5B土豪,但他属于功成名就的顶级土豪,不能以亿万富翁为标准来定义所有土豪。他们中的大多数,公司并未上市,生意仍未平稳,还在苦逼奋斗着。他们是中国为数众多的中小企业主:他们占中国企业的99%,GDP的贡献超过60%,税收贡献超过50%,提供80%的城镇就业岗位,开发82%的新产品。

前段时间在纽交所上市的58同城老板姚劲波,身价4亿多美元,算得上真土豪了把?但他最难的时候,得跟老婆要自家的银行卡给员工发薪水,高管则3个月没领薪水。 做个看起来苦逼的打工者,应该绝对不用受这个苦。土豪的成长之路并不轻松。热门电影《中国合伙人》就生动刻画了土豪的奋斗史:出身低微,没什么资源,市场环境不好,多受轻视,但是一路坚持,努力向上。不是每一个“土鳖”都有机会变“土豪”,不经一番奋斗,哪儿能够华丽转身?

我们当然没有土豪外表的成功与光鲜,但是我们真的有勇气去做土豪吗?我们有勇气如土豪一般努力?有决心如土豪一般自讨苦吃?有胆量如土豪一般不怕失败?

“土豪”的“土”是成长的勋章土豪的言语行为以及消费品位之“土”,是普遍存在的问题,而非个别现象,这也是他们可以被标签化的重要原因之一。但这是一个正常的发展逻辑和必经的阶段,不必惊奇。

土豪通常不是贵族,不是“二代”,没有现成的家业可以继承,没有牛逼的老爹可以依靠。未成土豪以前,多半没机会没能力去品艺术学礼仪,也没有流连歌舞的闲情逸致,更没有琴棋书画的风雅时间。所以,他们可能确实不够有品位,可能真的在花钱买笑话。问题是,同样不是贵族不是“二代”的我等凡人,品位又比土豪高多少呢?

作为普通人,如果突然有钱了会做什么呢?难道不是马上去消费向往已久的各种高端物品?难道不会在突然有钱的生活剧变中不知所措?美国曾有过一项研究,75%的彩票中奖者都会被打回原形,而非一直幸福下去,因为他们并不能很好地适应原本不属于自己的富有生活。

企业家们的财富当然没有中彩票来得那么快,但是也需要时间来适应自己的新身份、新生活。土豪首先是个非贵族的普通人,其次才是个赚到了钱的人。

对于企业家来说,他们不但需要适应新的财富,更要适应新的身份。没有成功成名之前,他们就是个普通的小老板而已。但是一旦获得成功,哪怕只是一个小县城的首富,就变成了公众人物,一举一动都不再只是私事。

其实,土豪并非中国独有,比尔·盖茨、史蒂夫·乔布斯、马克·扎克伯格,这些硅谷英雄,都是《GQ》杂志“最差着装”的榜上客。 盖茨虽然变身慈善家,但是他那占地4英亩的高科技豪宅 ,以及价值3.6亿美元庞巴迪全球快车XRS(Global Express XRS)宽体客机,实在尽显土豪本色。乔布斯虽然不讲究,但是不讲究得太过了,穿拖鞋、不洗澡、嗑药、不讲道理、乱爆粗口……哪里不土豪了?

这些“洋土豪”也同样的备受围观和吐槽,但是这并不妨碍他们创新伟大的产品,也不妨碍他们创造了市场的繁荣,更不妨碍他们给更多人带来了工作机会。

中国的土豪们,不妨淡定些—做土豪,让别人说去吧!

“土豪”的“土鳖”是蜕变的印记

土豪很可能会逐步变得不那么土豪,变得越来越像贵族,越来越绅士。

促成他们转变的有两股力量。一是社会舆论的压力让土豪们不敢那么高调张扬的炫富。成熟的土豪通常都比较低调,百度百科对不同类型土豪的描述中,“低调”是基本品质。

另外一股力量则是对于真善美的内在追求。经历了成功初期的不适应,以及由此带来的很多困扰之后,手握财富的土豪们通常会慢慢的习惯,进而厌倦纸醉金迷的浮华生活。他们开始追求金钱不容易满足的东西,各种“高大上”的副业开始成为土豪们生意之余的最爱,如拍电影、投酒庄、出书、搞足球俱乐部等等。 其他一些更有艺术情怀的土豪则投身收藏和美术馆等更高雅的游戏。另外,还有越来越的土豪投身于慈善事业,一个又一个公益组织由土豪们建立了起来。

对于土豪的“土”,我们不妨多一些宽容,少一些偏见和苛责。这可能只是中国现代社会特殊的历史发展阶段,士绅阶层成长路上的一个必经过程。将来的某一天,中国的“土豪”应该会变成“士豪”、“士绅”,重新担当起领导中华文化发展的重任。

“土豪”的精神是新时代的奋斗精神

没有土豪的世界会怎么样?我们也许不会缺了吃喝,但是一定会少了很多色彩,少了很多美好和惊喜。

试想一下,如果没有了盖茨、乔布斯、扎克伯格、拉里·佩奇这些土豪,世界会怎么样?我们估计得晚很多年才能用上便宜的PC,iPhone这样的神器估计是不会出现了,社交网络也会是另一个样子,而没有Google,互联网实在是不可想象……也许,为了让我们的生活能更美好一些,让天才们多一点当土豪的自由应该也是值得的。

这也是美国创新精神的根基所在:给你充分的自由,保护你私人的权利,鼓励创新成就市场价值和社会价值。

获得了高额报酬和收益的“真土豪”,他们的成功多半不是因为占了谁的便宜,而是因为洞察了人们“自己都还不知道”的需求,凭着坚韧的信念、勇敢的创新尝试,给我们提供美好的产品和服务,给社会创造了繁荣的市场和就业。这番努力,也为他们自己赢得了丰厚的回报。这是创新者应得的,而享用自己双手努力所得,也是现代社会基本的自由权利。

土豪们所做到的,普通民众做不到,贵族和“二代”们也做不到。颠覆创新的世界,是土豪的天地。

普通民众缺乏创新的勇气,大多数人也少有创新的才智,更缺了在艰苦环境中坚持到底的毅力。贵族和“二代”,则少了几分豪气,更倾向于保守的在现有产业基础之上求发展。真正能够创造价值,真正能够改变世界,却是能够突破既有框架的“颠覆式创新”。

美国社会之所以有这么强的发展动力,就在于它源源不断地孕育着“颠覆式创新”,硅谷的大佬们,最怕的不是实力强劲的大集团,而是那些还在车库里瞎倒腾的创新家。正因为如此,日本在鼎盛时期可以买下大半个美国,却还是衰败了下去,美国却仍然是世界经济的领导者,是人类技术文明发展的发动机。中国今日已经取代日本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要保持成长的动力,绝不能如日本一般单纯依靠巨头。巨头们守成或许有余,进取则未必有力。真正的经济成长动力在于土豪,在于那些富于创新精神,可以把科技发明转化为大众消费、转化为市场价值的企业家们。

在这个时代,在中国社会,土豪不是太多了,而是太少了。土豪精神不是泛滥了,而是非常缺乏。我们需要更多的土豪,我们需要土豪精神。

期盼有更多有志之士能勇敢地追求做土豪。

“真土豪” 心态 创业创新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