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王
小六 小六

孩子王

我们发誓要推举肖辉做老大。

我们这群孩子里面,肖辉胆子最大。我们私下商量,要推举他做老大。不知道谁走漏了消息,肖辉的表现开始变得有些让人摸不着头脑。下午放学后,我们在林业站旁边的小土坡上玩。天还没黑,几个小伙伴趴在石头上抄作业。林业站养的狼狗突然出现,一群人拿了书包落荒而逃。

只有肖辉没跑。这小子正站在路中间,两手叉腰,作势要拦住大狼狗。

那狼狗身高与肖辉相差无几,还要壮些,见了这架势一时竟没了主意,站住了。

肖辉扭头朝我们咧嘴一笑,做了个很酷的大拇指朝下的动作。接着回过头去,两手撑地,后脚在地上蹭了两下,吱哇乱叫地就朝大狼狗冲了过去。大狼狗明显吓得不轻,转身就跑。看到本村第一次上演人追狗的一幕,我们高兴得大声喝彩,为肖辉助威。跑了几十米,大狼狗大概想明白了,又转身朝肖辉扑来。肖辉大喊一声:“妈呀!”回头疾走。跑到起初的位置,肖辉仿佛满血复活,着了魔似的又朝大狼狗扑过去,后者没来得及汪汪两声,赶紧调整脚步逃窜。看到本村第二次上演人追狗的一幕,喝彩的声音再次响起。

54

本村第N次人追狗的一幕上演时,天快黑了,有的小伙伴已经提前离场。肖辉和狼狗你来我往,直到筋疲力尽。一个躺着,一只趴着,大口喘气。这场面梦中所未见,大家伙儿面面相觑,竟无语凝咽。回家路上,我们发誓要推举肖辉做老大。

到了周末,我们按照约好的去掏鸟蛋,绕了半在底层个村子,颗粒无收,很沮丧。我们坐在南方春天的树下乘凉。堂哥发现了一个大蜂窝,大家伙儿兴奋起来,合计着能不能弄点儿蜂蜜尝尝。说话间,肖辉已出现在树上,大声招呼我们扔件外套给他,说要把蜂窝包起来。小东慷慨地贡献出了他那件宽厚的毛衣。

要论爬树的功夫,我们一致认为,十里八乡都没有比肖辉好的了。诈了三局金花的工夫,他已经接近8米多高的蜂窝了。堂哥经验比较丰富,招呼大家退远一点。果然,裹着小东毛衣的蜂窝一落地,一只只黑乎乎的蜜蜂立刻钻出来投入战斗。这是一窝马蜂。我们魂飞天外,抱头鼠窜。跑着跑着,听见有人在哭,回头一看,肖辉的妹妹不知道什么时候也混进了掏蛋队伍,这会儿正被马蜂围攻呢。可谁也不敢上前搭救,幸好肖辉已下了树,拉着妹妹朝我们跑来,后面马蜂穷追不舍。一瞬间大家都清醒了,急忙摆手让他们往其他方向跑。肖辉万不该朝河坝方向跑啊,那坝高达三四米,坝下有的地方是没有水的。却见他连眼睛都没眨,带着妹妹径直跳了下去。

事后,小伙伴们两人一组,互相统计伤口数目。伤势最轻的是堂哥,被扎了三处。小斌的一处伤口最出色,扎在了腹股沟。这个小混混还没上学,穿的是开裆裤。至于肖辉,我们的数学水平暂时还无法帮他数清楚伤处。要不是朝夕相处,这个
人我们也是不敢相认的。

一周后,选举大会召开,堂哥当选老大。他用六颗花生糖收买了五个小伙伴,肖辉得了其中的二颗。

肖辉 孩子王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