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场上的无情与有情
卢悦 卢悦

商场上的无情与有情

创业初期的兄弟义气,为何行之不远?

创业初期的兄弟义气,为何行之不远?

对陈钊(化名)来说,他的企业就是他的命。一年前,搬着纸箱离开自己开创的公司时,他忽然发现,自己失去的不只是创业十年的公司,也不只是一起奋斗的兄弟们,更不只是他安身立命的资产以及荣誉感,他失去了魂魄以及对人性的信任。

如果生死至交为了能够成为公司的最大股东而可以把多年的感情轻率放下,如果深受尊重的师长因为害怕失去某些职位而隐瞒信息,如果共同进退的属下为了某些利益而在关键时刻反戈一击……那么,你对这个世界的信任还有多少?

52

这是陈钊无法回答的问题。他原以为自己可以海纳百川,可以容忍背叛,可以重头再来,但他最终发现,很多事情,自己无法掌控,尤其是人心。当看到妻子因为他彻夜无眠而泪流满面时,他干脆搬到了酒店去住。陈钊不是没有机会。后来很多朋友邀约他一起做事情,他也动过心,但一想到与人合作,焦虑就来了。

走进咨询室,陈钊只想解决一个问题:人心到底是怎么回事?之前他曾问道求佛,见过不少大师,但他们说得太虚,无从把握。

如朋友劝说的那样,陈钊也想成为一个按照“厚黑学”套路出牌的人。“量小非君子、无毒不丈夫”,他也打算做一些类似的事情,比如策动原公司重要职员罢工或辞职。但他又觉得,这么做等于自己亲手把公司毁掉了,而这比他被踢出公司还要痛苦。

他知道自己其实有机会翻盘,比如只要动用上面一些资源,他就可以“杀回来”。但他也知道,这样做同样会牺牲公司的很多资源,而结果可能是才逃火坑、又入狼口,同样会让他失去对公司的掌控。

即便内心如此纠结,如果让他放弃抗争,他又恨意难消,觉得自己太窝囊。

这些想法翻来覆去,让他非常抓狂。到后来,只要手机一响,他就浑身颤抖。他明白,自己必须从这个坑里走出来才行。

陈钊的问题在于,他试图在公司营造出温暖的家庭氛围,对待员工及合作者如兄弟手足。他坚信“做事先做人”,并因此几乎把所有热情都放在了“做人”上,而忽略了“做事”的重要性。

诚然,在创业初期,是需要一些兄弟义气的,否则无法吸引同路人合力打拼,而一旦公司做大、利润增加,兄弟就变成了“合作者”,大家希望兑现“红利”,陈钊在这时仍用兄弟义气处理问题:要么给老员工太多资源,让新进入者感到失望,要么就是对员工有太多期待,希望他们都能像自己一样为了公司的发展甘愿抛弃一切。

陈钊只顾做了自己,没有和其他人互换位置想问题。比如,他应该想一想,企业做大后会对谁产生威胁,最初的搭档们会有怎样的内心变化,新员工如何看待创业元老等。现实是,他的优势变成了劣势。最初因为大家看在他做人太好的份上,对一些问题隐忍不发,公司表面看来一团和气,而真正到了危机时刻,他才发现自己已众叛亲离。

谈到这里时,陈钊豁然开朗。他终于明白,他的问题恰恰不是心里装着大家,而是装着自己。

每个人的诉求各有差异,而陈钊把自己的很多想法强加在了别人身上。一个公司要想健康发展下去,最重要的是把做事和做人结合起来,把有情和无情结合起来,而太滥情就是太无情。如果陈钊不是把公司当成家,而是当成一艘船,把自己当成船长,他最关心的问题应该是企业如何很好地运转下去,而不是企业内部是否洋溢着家庭的温暖。

1 个月后,陈钊重整旗鼓,和朋友成立了一家新公司。在最后的一次咨询中,他对我说:谢谢你,我好像已经睁开眼睛看到了别人,而不只是自己。

商场 无情 有情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