孵化器热潮背后:盈利模式难题求解
崔婧 崔婧

孵化器热潮背后:盈利模式难题求解

当孵化器热潮遍及中国大地,不禁让人怀疑,这会否是一场新的泡沫? 即便中国将来会诞生一批伟大的孵化器,但服务能力与盈利模式,依然是当下的业者们要跨越的鸿沟。

2015年5月7日上午10点,中关村创业大街。            
                             
在这条成年人只需大约330步就能走完的街道上,逐渐聚集起密集的人群。他们不像往常那样目标明确,行动迅速,而是都在朝大街南部的入口处张望。

突然,有人高喊“总理来了!”,人群顿时躁动起来。此时,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副总理刘延东、联想集团创始人柳传志等出现在大街南端。人们迅速围了过去,大家都很兴奋,希望与总理握个手、拍张照,甚至交谈几句。这条大街很快被热闹淹没。

这次李克强总理的考察,在创业者中激起了一阵波澜。

“总理到来时,我们正在分小组讨论创业案例得失,总理就随机加入了其中一个小组进行讨论。”黑马营学员、极客学院创始人靳岩说。

车库咖啡创始人苏菂情绪却有些低落,围上去的人太多导致他没能和总理说上话,只远远听见有人说“这就是车库咖啡”。

黑马路演中心位于创业大街中段。创业者张进在中心门口好不容易挤出人群与李克强总理握了手,他很激动,嘴里不停念叨:“您这次过来,对创业者的鼓舞很大”。而这也正是李克强此行的目的:推动“大众创业、万众创新”,为创业者加油打气。

1小时后,这条街又恢复了原样。聚集的人群散落开来,重新钻进了各家创业服务机构里。各种沙龙、培训、讲座照样人满为患。张进还是坐在黑马路演中心一楼靠窗的位置,和他的投资人继续聊着创业idea。

某种意义上,创业大街是这群创业者实现梦想的天堂。在这里,他们可以畅谈新想法、寻找合伙人、对接投资商……可以说,只要你想在这里创建公司,基本能在一天内搞定所有事情。

据统计,这条街上孵化的创业团队超过了400个,其中大约一半团队拿到了总额超过10亿元的融资。它,俨然就是“全民创业”的代名词。而大街上,孵化器也成了一门新的生意——已经入住的孵化器有25家,登记排队的有40家;每隔几米就能看到一家孵化器。此外,各家创业服务机构也都在或深或浅地介入孵化业务。

“中关村创业大街的模式一定会被复制,目前各方都在研究这一课题。”负责开发这条街的海置科创董事长姚宏波说。事实上,这是一场席卷全国的孵化器热潮,涌入其中的又何止是中关村这条名叫“创业”的大街。

作为海置科创政府事务部经理,马贵宾从去年下半年以来,接待的地方政府和组织的参观活动不下150次,最多的时候一天就接待10拨。天津、上海、湖南、四川、深圳、青岛……有的地方政府几乎每个区的领导都来这条街考察过,很多时候他们不请自来,来了也不打招呼,只是自己在街上转悠。

在黑马路演中心里,负责政府事务的总监董博也始料未及。他记得今年年初,西北一个偏远县城也开始琢磨要做创业孵化器,兜兜转转通过好多关系才联系上他,见面第一句话就是:终于见到你了,太不容易了。甚至,沪郊有名的“黄桃之乡”光明村也建立了村级孵化器。初建之时,一些村民还以为“孵化器”就是用来孵蛋的新式机器。

谁是背后推手?
 
无论如何,中国新一轮孵化器热潮已势不可挡。
 
根据官方披露的数字:2015年,国家规划各类孵化器数量将达1500家,孵化场地达5000万平方米以上,孵化资金总额50亿元以上,在孵企业10万家以上,其中国家级孵化器达到500家,并实施国家级孵化器的动态管理和退出机制。

并不是所有的新入者都是地方政府。今年“五一”假期,“JD+智能奶茶馆”的建筑工人还在加快装修速度,以便能在5月8日顺利开门迎客。京东创始人刘强东显然不希望在这新一轮热潮中落后,更重要的是京东金融业务的产品众筹、股权众筹需要奶茶馆充当创业孵化器。

在此前两天,腾讯COO任宇昕宣布:腾讯开放平台升级为“腾讯众创空间”,以产业孵化形式落地25个城市,京津沪三地正式启动。3月,阿里云发布“创客+”,给创客提供从开发组件、分发推广、办公场地、前后期投资到云服务资源的一系列创业扶持。
 
按捺不住的还有地产商,他们更要抓住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原万科北京公司CEO毛大庆辞职创办“优客工厂”;SOHO中国董事长潘石屹推出移动办公地产产品SOHO3Q……2015年初,一家地产商只用了5分钟就决定拿出原有写字楼的一块区域打造一个新产品——为创业者提供办公场所和交流平台。不过,这个新产品和楼里其他区域一样,每晚10点准时关门,创业团队如要加班需另找他处……
 
刘强东和潘石屹本来没有交集,但他们同时关注到了“众创空间”,因而走在了同一个方向。
 
和他俩不同,潘昊在5年前就创立了柴火创客空间,希望能够为创客们提供一个自由开放的环境,对于大众而言,他们是小众且陌生的群体。2015年的第二天,潘昊刚下飞机就直奔位于深圳华侨城创意园的柴火创客空间——他的“创客病”犯了。用3D打印机给自己打印了一副酷酷的眼镜后,他满意地笑了。
 
两天后,李克强总理出其不意地到访柴火,并应邀成为其会员。潘昊和柴火的小伙伴随着新闻联播的画面迅速蹿红。如今,柴火的主要功能已经从接待创客变为了接待来自全国各地的考察者。
 
今年两会期间,李克强总理正式提出“大众创业、万众创新”。在1小时40分钟的《政府工作报告》中,他提到了38次“创新”、13次“创业”。次月,他又考察了厦门大学就业创业中心;五四青年节,他还给清华大学的学生创客们回了一封信,在这封410余字的回信中,他鼓励学生们要勇于打破常规,要有创新创业的精神。
 
国家领导人对“创新创业”的关注与支持催生了创业热潮,再加上资本的推波助澜,势头愈发火热。今年以来,每天都有好几家初创企业宣布融资,大量企业高管、职业经理人、普通白领,甚至在校大学生,源源不断涌入创业大军。难怪DST基金合伙人说,这是最好的创业时间,也是最佳的投资时间。
 
4年前,车库咖啡入驻中关村创业大街,那时的创业者以有经验和技术优势的人居多。现在,车库咖啡里最小的创业者甚至只有十四五岁,他们只要有想法、看到市场需求就能开始创业。一下子,原来由少数精英主导的创业变成了人人都可参与的大众创业。
 
创业从不缺少热情。今年开始,帮助创业者进行创业的机构遍地开花。琳琅满目的创业咖啡、创投平台、创业服务大厅、创业媒体……大家一起沉浸在“春天来了”的幸福中。
 
王闯(化名)是武汉大学的大四学生,他经常光顾武汉光谷创业咖啡,雷军是他崇拜的偶像,周末的时候,他就来这里听创业讲座,更希望可以和雷军不期而遇。眨眼到了毕业季,王闯决定闯一闯,带着自己的想法寻找合伙人和投资人。但是聊了几个人后,王闯发现创业真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一定要有清晰的发展路径,而这些是他还从未考虑过的。
 
王闯回到了光谷创业咖啡,因为这里可以给他试错的机会。光谷创业咖啡由雷军和李儒雄在2013年创办,他俩只用了五分钟,就决定成立这家咖啡厅。他们希望在这里打造创业、投资、孵化为一体的创新型孵化器,挖掘并扶持武汉有潜力的创业项目。
 
即便知道这是一条非常难走的路,王闯还是决定创业,尽管他也认为现在可能并不是最好的创业时期。在这里,像王闯这样的年轻人不在少数。他们都觉得,现在不谈创业就out了。
 
中国式孵化路径
 
与光谷创业咖啡不同,崔建立所在的武汉东湖新技术创业中心(下称武汉东创)是中国第一家孵化器。这是一家传统孵化器,至今已经有28个年头,2000年做了市场化改制。它积攒了1000多家企业的项目档案库,存活和死亡比例是2:8。
 
有了创业档案的积累,武汉东创决定转型。崔建立不断求变,引入了创新型孵化器的元素,还打算引进光谷创业咖啡。但武汉东创并不是完全转型,它还保持着传统孵化器的性质。

他们建立了会诊团队,对在孵企业进行指导。初创企业一般会面临技术、财务、团队、股权上的问题,会诊部门就对症下药,并进行辅导。在崔建立看来,会诊服务优于导师辅导,因为导师都是行业的领军人物,未必真正了解小企业。

瀚海润泽总经理李雷做传统孵化器已经有9个年头。在他看来,传统孵化器重视载体的建设,会提供各种基础服务。在收入构成中,载体是一部分,中介服务是一部分,投资收益是一小部分。创新型孵化器都是按照市场化运作,大量借鉴了国外创业服务的先进经验,轻载体、重投入、平台为王,平台特别活跃,每天都有活动,每天都有投资人来,一般靠投资收益,流程非常长。

在北京Bingo咖啡,一位投资人每天都点一杯咖啡,坐在进门右手边靠近拐角的位置,无论晴天还是雨天。直到有一天,他终于在旁座的位置听到了一个好项目,并和创始人达成了投资意向。店员都以为他不会再来了,然而隔天,他还是出现在了老地方。
 
过去,创业者需要花大量时间寻找投资人。现在,投资人在这些创新型孵化器里主动寻找投资目标。
 
杨敏就是被选中的优秀创业者。过去7年,她利用业余时间做了一个叫她利用业余时间做了一个者。过关于病理会诊的专业网站,汇聚了协和、同济、上海东方医院在内的10000多名国内病理医生,为数万名患者网上会诊,并提供第三方建议。
 
在创办网站之始,杨敏和小伙伴共同出资了10万元。而这些年,网站运营费用已经逐渐攀升到100万元左右。尽管广告收入能覆盖成本,但杨敏觉得,这终归不是最好的发展模式。
 
一个偶然的机会,贝壳社找到了她。简单搭线后,杨敏很快有了投资人。“我不但有了启动资金,还有了自己的导师,她是泰格医药的创始人曹晓春女士,这会给我们很大帮助”,杨敏说。
 
贝壳社是国内首个专注医疗健康行业的垂直孵化器。贝壳社创始人姜慧霞在传统孵化器服务了10多年,掌握了大量线下资源,包括500多位医疗投资人、100多位医院院长、上万名创业者。姜慧霞说,“我们不但有财务和法律团队,更重要的是资金、导师支持,贝壳社的目的就是要解决困扰医健行业创业的痛点。”
 
在早期投资的热潮中,创业者获取资金的难度显著降低,孵化器也很容易对接创投双方。因此,创业者对孵化器的需求越来越多地更多体现在资源和服务上。
 
据秦超观察,创新型孵化器未来的发展方向将是垂直化,这样才能为创业者提供更有针对性、更专业的资源和服务。
 
孙雷明白这点,并趁热打铁。在李克强总理造访中关村创业大街3个半小时后,他在3W咖啡推出了移动金融孵化器。2006年,孙雷创办了互联网金融平台玖富。经过9年积累,玖富可以为创业公司提供风控、征信方面的指导和服务,帮助它们接入银行、券商、基金公司等不易接触的大型金融机构,与孵化器中的其他企业一同形成矩阵效应。

回归本质

在贝壳社,姜慧霞顺利促成了被孵企业的融资,然而贝壳社并不赚钱。姜慧霞明白孵化器赚钱不容易,即便是国外的孵化器赚钱的也没几个。

没有人会否认这一点。5年前,3W咖啡只是一家普通的咖啡馆。那时候,除了经营咖啡馆外,他们还做一些投资沙龙、创业者联谊活动。一年后,创始人许单单发现即便举办了200多场交流活动,来来往往的人流量达到几十万人,但咖啡馆仍亏了1000多万。2013年,许单单创办了招聘网站拉勾网,从上线至今已拿到3400多万美元的融资。拉勾网的身价已远远超越了3W咖啡馆本身。

同是2013年,李儒雄在武汉创立了光谷创业咖啡。他一开始就很清楚,绝对不能依赖开咖啡馆赚钱,所以他将商业模式定位在投资上,介入创业的全产业链服务。他知道大佬的影响力是最好的背书,周鸿祎、徐小平、阎焱,当然还有雷军和他自己都可以直接投资旗下的孵化公司。

靠投资赚钱的还有 Binggo咖啡创始人秦君。她坦言卖咖啡是基本收入,排第二的是工位费,关键在于第三种收入。关于“第三种收入”,Binggo靠投资,3W咖啡靠衍生互联网业态,大家都在摸索,都想找到与别人不一样的挣钱方式。

投中集团分析师Nick表示,孵化器通过投资孵化企业的股权来获取收益,这种模式在欧美国家很早就出现了。孵化器与被孵企业形成捆绑发展模式,盈利就来源于被孵化的企业,比如硅谷YC孵化器,只要入孵的企业,YC都会占股,而这些企业的估值都不高。

尽管如此,创业企业还是想拼命进入YC。AA投资合伙人王浩泽详细考察过海外孵化器。他认为,YC最核心的地方就在于培训服务,以及团队成员的权威性,他们都参与创业或有创业背景,“投资经验+创业经历”可以更快速诊断企业的问题,帮企业找到商业模式,提出真正有价值的意见。

长久以来,世界各地的创投人士都去硅谷学习经验,试图拷贝这里的成功模式。然而实践证明,硅谷孵化器的精髓并不能被简单地复制。这种“精髓”孕育于硅谷的创新文化之中,也浸润于硅谷的每一个角落。它在本质上是美国创业文化与创业环境的产物,简单地照搬极易“水土不服”。

“国内资深的投资人都是自己投项目,为什么要跑到孵化器去做投资呢?”,王浩泽说,“投资人投到好项目的回报在几十倍至上百倍,他当然更愿意帮助自己投的项目,如果是到孵化器里投项目,投完再孵化,时间成本会很高。”

王浩泽认为,孵化器应该回归自己的本质:第一是筛选项目的能力,第二是给入孵项目提供专业服务,帮助创业者提高成功概率。反观国内孵化器,对于企业运作和行业的理解往往不够深入,真正像YC这样能指导创业企业的孵化器,在短期内很难出现。

“那些把所有的项目都投一遍的孵化器,不如自己先筛选一遍项目,然后再进行孵化,给创业者提供便宜的租金,提供专业的服务,最后投不投这个项目,可以由孵化器和投资机构联合决定。”王浩泽说。

全民创业可以激发民众的创造力,但创业是一个长期沉淀的过程,合格的创业者也并非可以速成。东升科技园北领地文创科技孵化器联合创始人秦超说,“现在孵化器属于泡沫期,与之前的光伏热、云计算热没有差别,其实创业者还是那些,提供的服务还是那些,大家都在找好项目,但是哪有那么多好项目呢?”

版权声明:本文作者崔婧,编辑王冀,文章为原创,i黑马版权所有,如需转载请联系zzyyanan授权。未经授权,转载必究。

孵化器 中国 热潮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