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ypal和蚂蚁金服:一个走得快,一个走更远
何晓阳 何晓阳

Paypal和蚂蚁金服:一个走得快,一个走更远

6月19日,英国《金融时报》消息称,蚂蚁金服已经完成新一轮增资,最新估值为450亿-500亿美元。这意味着,蚂蚁金服跻身全世界价值最高的私营科技公司之列,与小米和Uber估值相当。研究公司Juniper Research数据显示,截至2014年6月底,支付宝资金处理规模高达7780亿美元,为海外同行Paypal资金处理量的3倍左右,相当于去年全球在线支付总额2.5万亿美元的1/3。

在今天,包括Paypal在内的eBay市值是750亿美元。这让本文作者有了下面的念头:如果当年Paypal没有卖给eBay,如果Paypal当前不是走得那么快,以至于最后引发不可收拾的矛盾,它是否能够走得更远?

关于走的更快的理论:10X速度
 
自从提出要做中国的Oracle,要做千亿美元级别的公司,我就常常去阅读一些相关的书籍,研究硅谷的往事,毕竟在中国的企业级服务领域尚未出现千亿美元市值的公司。我发现,带着问题去阅读,从一个求知者的角度,往往可以看到很多旁观者看不到的东西,正所谓,以古为鉴,可知兴替;以人为鉴,可明得失。虽然被众多自媒体说我是IT界的考古专家,我依然乐此不疲。

今天还有朋友调侃我说,虽然OneAPM想要做成中国的Oracle,但是OneAPM和Oracle中间,还差100个New Relic。我大概算了算,我发现他是对的,Oracle今天的市值是1961亿美元,差不多是OneAPM的1000倍,或者是New Relic的100倍。不过,对于成为中国Oracle这个事情,我有自己的逻辑,如果我们能够以每年10倍速的速度去发展,大概4年后我们应该就能成为中国的Oracle,所以我吹牛说5到10年的时间成为中国的Oracle也不算是特别离谱。当然我也知道自己的想法很疯狂,在过去的世界从未发生过这样的事情,但我相信在现在这个时代可以产生奇迹,我不能确定自己是什么时候开始以这种思维方式来认识这个世界,但我坚信未来和过去是完全不同的,变化,尤其是技术的变化时时刻刻都在发生,而人类创造技术的节奏正在加速,技术的力量正在以指数的速度在增长。

10倍是一个很神奇的数字,看上图就知道,整个生物界的历史以10倍为单位连成了一条直线,这张图出自《奇点邻近》,这本书认为未来和过去的根本不同在于未来的一切都是以10倍的速度在加速;在《只有偏执狂才能生存》一书中,安迪.格鲁夫把某些不同寻常的变化称为10倍速变化,每一个战略转折点都表现出10倍速变化,而每一个10倍速变化都会导致战略转折点的出现,当企业面临战略转折点的时候,企业的未来发展方向和过去截然不同。另外,据说安迪.格鲁夫还有另外一本书,叫做《10倍速》时代,我一直没有能够买到这本书。;在《Zero To One》中,彼得.蒂尔也提到10倍这个数字,他认为要拥有垄断优势那么公司的产品必须比竞争对手好10倍以上。真正能够经历10倍速变化的人并不多,彼得.蒂尔是其中的一个,他后来把对于10倍速变化的感受写入《Zero To One》这本书里面。
 
《支付战争》这本书让我真正对10倍速有深刻体会,彼得.蒂尔是书中的一个主角,另外一个主角是同样如日中天的埃隆.马斯克,《支付战争》这本书就是有关这两个如今的创业者偶像当年相杀相爱的故事,但这本书不仅仅是两个人的故事,这本书描写了Paypal飞速发展的历史。我有一个很好的朋友叫samantha在硅谷工作多年,前不久刚刚加入OneAPM负责台湾研发中心,我知道她2001年就加入了Paypal,我也知道Paypal大概是在2000年左右才开始,但是她很少提起从Paypal走出的大佬们,她自己说唯一比较熟悉的就是创立Youtube的陈士骏,和其他人工作接触都不多,我开始还有点奇怪,知道看完出我才知道,虽然Paypal是2000年初才开始,但是到2001年底Paypal已经有将近600名员工,这是一个何其疯狂的速度!《支付战争》的作者是Paypal早期团队成员之一,《支付战争》这本书真实还原了Paypal在2000年到2001年短短两年里飞速发展的历史,包括Paypal这个产品是如何诞生的,以及在后来的发展壮大之路上,如何应对恶劣金融环境下的融资,如何突破增长瓶颈,如何在竞争者的凶猛围剿与平台厂商霸王条款的夹击之下,逆境求生并最终完成IPO的故事。后来,从Paypal走出了许多取得商业成功的英雄,他们被统称为Paypal黑帮。当然,在今天Paypal黑帮已经是大家耳熟能详了,除了彼得.蒂尔和埃隆.马斯克,大多数人都知道SpaceX和特斯拉,知道里德.霍夫曼和他的LinkedIn,知道陈士骏和查得.赫利的Youtube。但是,商业领袖对于上班族和创业者这两个身份的人的意义是完全不同的,对于上班族,这家成功者顶多是茶余饭后的谈资,而对于我这样的小小创业者,关心的则是这些商业领袖如何成为了今天的他们,是哪些。在读《支付战争》之前,我希望有所收获,读完之后,我觉得我找到了想要找的东西,那就是“速度”,关于速度,还有一个小小的注解,中信出版社曾经出版过陈士骏的一本自传,名字就叫做《20个月赚130亿》,讲述的是陈士骏如何在20个月内创立youtube并卖给Google的故事,速度感和Paypal完全相同。
 
孙子兵法有云,激水之疾,至于漂石者,势也;鸷鸟之疾,至于毁折者,节也。故善战者,其势险,其节短。势如扩弩,节如发机。很多时候,速度就是一切,速度就能决定胜利,但是如果有一个事情难度太大,那么走得快也可能成为劣势,因为有的时候为了追求速度会忽略很多其他的因素,而这在后期往往是致命的,有一句著名的谚语是,If you want to go fast, go alone. If you want to go far, go together.
 
关于走的更远的理论:长长的坡
 
要想获得速度,有两个因素很重要,巨大的推动力和长长的赛道是两个必不可少的因素,就像巴菲特在《滚雪球》一书中所说,“人生就像滚雪球。最重要的是发现很湿的雪和很长的坡。同时,要想能够很顺利的在长长的赛道上奔跑,开始的时机是一个很重要的因素。
 
彼得.蒂尔显然发现了这个很长的坡,在《支付战争》这本书的作者埃里克.杰克逊入职的几天后,彼得.蒂尔发表了一个即兴演讲,他认为,Paypal做的是一个大项目,人们对Paypal的需求非常巨大,因为这个世界上每个人都需要钱,人们支付报酬,进行贸易,日常生活都需要用到钱,而纸币是一种非常古老的技术,支付不便,你可能碰巧手头拮据,可能把他们磨破了,也可能丢失或者被人偷走。在21世纪,人们需要一种更方便、更安全的货币形式,只要有一台掌上电脑或者网络连接,就可以从任何地方获取。随着Paypal逐渐满足用户方便的用钱需求,Paypal的用户会越来越多,同时,对美国用户仅仅是提供方便的东西,对发展中国家的用户来说,Paypal是一种革命性的产品,许多发展中国家的货币政策朝三暮四,就像俄罗斯和几个东南亚国家,他们有时让通货膨胀,有时又让货币升值,利用这些手段把财富从百姓手里抢走,但最终Paypal会改变这一点,随着Paypal把服务开展到地球上每一个国家,随着互联网普及率的不断提高,处于所有经济阶层的人都可以使用Paypal,处于腐败国家的百姓可以随时使用Paypal把手头的财富换成美元这样稳定的货币。最后,彼得.蒂尔说,他毫不怀疑这家公司有机会成为支付领域的微软,成为世界金融的操作系统。从今天看来,我们知道Paypal最后并未完成这一梦想,这一事情最后应该会由中国的蚂蚁金服这样的公司完成,Paypal虽然发现了这一长长的跑道,但是起跑过早,领先了这个世界将近10年的时间,Paypal发展过程中遭遇的种种问题和挑战,都和环境以及周边设施的不完善相关。
 
Paypal创造一个名词,叫做“统治世界指数”,这个名字指的是使用Paypal的用户数,我们可以通过下面两个图片看一下统治世界指数变化的过程,以及变化过程中Paypal所发生的事情:

1999年第四季度,彼得.蒂尔的Confinity推出产品Paypal,这个产品可以让任意用户在知道对方电子邮件地址的情况下向对方转账,而此前这种交易只能通过手写的支票。6个星期之后,埃隆.马斯克创立X.com。

2000年的新春钟声敲响的时候,Paypal有了第10000个用户,它获取用户的手段是通过病毒营销,首先,Paypal会给所有新注册的用户账户打10美元,同时,如果某用户推荐了新的用户,那么推荐人也会获得10美元的奖励。2000年1月末,通过让eBay的买卖双方使用Paypal来支付,Paypal的用户数到达10万。

2000年2月,Paypal与X.com合并,事实上这个合并意义重大,而且显示出交易双方创始人的不同寻常之处。合并之前的Paypal与X.com各有大约20万用户,Paypal在eBay货物陈列上的份额是8%左右,而X.com在5%左右,但X.com比Paypal有更多的现金储备,同时也能提供更多的增值服务。彼得.蒂尔在《Zero to One》这本书的第四章中写道:我们公司的办公大楼在Palo Auto的大学街上,和X.com的公司隔了4个街区,X.com的产品和我们的极为相似,到了1999年末,我们陷入了全面战争。Paypal许多员工周工作时间达到了100小时,毫无疑问,结果不尽如人意,因为我们关注的不是客观的生产效率,而是打败X.com公司。我们公司的一个工程师甚至为了达到这个目的还设计了一枚炸弹……彼得.蒂尔说,处理合并之后的竞争不是件简单的事情,有时你不得不投入战斗。需要的时候,你不仅要战斗,还必须得赢,没有中间选择:要么和风细雨润物无声,要么暴风骤雨速战速决。合并之后的新公司仍然维持着两边原有的产品和系统架构,Paypal每天都有1.2万的新用户注册,而X.com由于取消了每个用户20美元的补贴,注册人数急剧下降。从现在看来,Paypal与X.com的合并不但让这两家公司摆脱了恶性竞争,而且给十几年后的中国互联网市场带来了可参考的范例,后来,中国移动互联网市场发生了多起这样的合并。
2000年3月,在线支付真正成为一个行业,竞争变得更加激烈,多家公司从不同方向进入这个市场,比如雅虎通过dotBank进入这一领域。对于Paypal来说,他们的好消息就是,他们在纳斯达克崩盘之前完成了1亿美元的融资。但是不幸的是,有了一些重量级的玩家,比如eBay,也通过收购进入市场。eBay是通过收购Billpoint进入这一市场的,由于在线支付的主要用户群体集中在eBay上面,因此,eBay拥有无与伦比的主场优势,这个优势就如同在淘宝和天猫上的支付宝的优势一样。

2000年4月初,Paypal用户达到100万,当月新增用户为50万,每天平均支付金额为200万美元,但问题也随之而来,第一个问题是客服问题,每天都有将近几千封电子邮件如洪水猛兽一般涌来,由于Paypal处理的是用户的金钱问题,因此用户的耐心非常有限,这给Paypal的客服工作造成了极大压力,4月初的时候,Paypal积累未回复的客户邮件数量是10万封,当时还没有Zendesk这样的非常方便的客户关怀系统,Paypal不得不自己着手解决这个问题。第二个问题是应用性能问题,从4月份开始,Paypal的网站变得越来越慢,也更加不稳定,网页的加载时间变长,用户在登录账户的时候经常会遇见错误信息,在这种情况下,Paypal不得不停止统计“统治世界指数”来给业已超负荷的应用系统和数据库带啦更大的压力,当时还没有SaaS方式的APM服务(第一个SaaS APM服务商8年后才会创立)。同时,Paypal和X.com使用的技术栈也有不同,Paypal是UNIX和Oracle,而X.com则是基于NT的技术栈,两家公司的工程师为扩容使用什么技术争执不休。第三个问题则是业务模式问题,由于当时的Paypal是一个纯烧钱的模式,每一个新用户的注册都要发奖金,每一笔交易都要向信用卡协会交2%的手续费,导致公司每个月都要烧钱上千万美元,每一笔交易都要亏损3.5%。在这三个问题的挑战之下,合并之后的公司大部分部门陷入瘫痪状态。

2000年5月5日,彼得.蒂尔因为筋疲力尽而辞职,埃隆.马斯克成为新的掌舵人。埃隆.马斯克和戴维.萨克斯组建了新的产品团队并命名为“生产者”,作者埃里克.杰克逊被任命为唯一的市场营销人员。生产者团队组建以后,积极推动业务模式的改变,努力推动向卖家收费的策略,同时,积极减少信用卡交易在所有交易中的比例,通过这一方式,虽然公司仍然处于亏损状态,但是每笔交易的交易利润开始从-3.5%逐渐回升。

2000年7月,Paypal一直凑活着使用的数据库系统几乎到达容量上限,因而引发了升级到2.0系统的话题。X.com的工程师一直坚持2.0系统要建立在Windows NT系统之上,而埃隆.马斯克支持这一决定,并暂停了所有新功能的开发以尽快完成2.0版本。在这一要命的时刻,公司又遭遇了诈骗危机,最大一笔单笔诈骗金额达到570万美元,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生产者团队虽然想出了应对烧钱的办法,但是由于2.0版本的事情无法获得任何开发资源的支持。同时,埃隆.马斯克又打算移除Paypal品牌,统一使用X.com品牌。

2000年9月,埃隆.马斯克被扳倒,彼得.蒂尔归来。彼得.蒂尔重新掌权后,2.0版本计划被束之高阁,公司努力改变居高不下的亏损状况,升级战略初步奏效,很多个人用户升级为企业用户。

2000年第四季度,Paypal注册用户达到500万,每天的总支付金额达到600万美元,这些交易中有2/3来自企业账户,为公司带来了740万美元的收入。虽然仍然有2540万美元的赤字,但前一季度的收入只有100万美元,而运营损失高达3670万美元。

2001年开始后,Paypal开始了一系列产品的创新,使得第一季度的用户数达到720万,每天的总支付金额达到700万美元,为公司带来了1320万美元的收入。

2001年第三季度,Paypal收入3020万美元,第三季度,收入4010万美元,并首度实现盈利。

我们可以看到,上面这些神奇的变化,是发生在短短的两年里,如果Paypal后来没有卖给eBay,如果能够保持同样的发展速度,可能现在整个世界互联网金融领域的格局会完全改变。

战争:关于如何处理非竞争性威胁
 
有的时候,走的更快和走的更远显然是有矛盾的,这个时候如何进行取舍,考验着每一个公司的创始人。我们每个人都有这样的经历,当我们在高速公路上开车的时候,随着速度的增加,胎噪和风噪会越来越大,在物理学上也有同样的情况,当任何一个物体接近光速的时候,随着速度的增加,能量会更多的用在增加物体的静质量而不是增加物体的速度上。《支付战争》这本书的英文版标题是《The PayPal Wars:Battles with eBay,the Media,the Mafia,And the Rest of Planet Earth》,这本书也完完整整的描述了每一场战争,但是这里面有很多战争并不是和竞争对手的战争,而是有很多其他的非竞争威胁。对于想知道一个如何企业成长的读者来说,关注Paypal的前两年足够了,但是对于一个创业者来说,Paypal在2002年之后的一些经历还是让我看到了这个世界的复杂性。除了eBay这样的商业竞争威胁以外,还有很多的非竞争性威胁都让Paypal难以应对,包括监管者的反复无常,投机取巧者的集体诉讼,资本市场的不稳定和延迟的执法,Paypal都遇到了,而且每一个威胁都非常的棘手。在IPO的路上,Paypal感觉到,全世界都在与他们为敌,一家名为CertCo的咨询公司向Paypal提起诉讼,控告Paypal的核心支付技术侵犯了他们的专利,这个诉讼使得Paypal不得不推迟IPO;在CertCo事件之后,路易斯安那州通知Paypal停止在路易斯安那州的服务,理由是Paypal没有办理转账许可证;另外,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的官员职责Paypal可能违反了《美国证券法》关于IPO静默期的管理规定;
 
作者在书中写道,在过去的半个世纪里,尤其是20世纪八九十年代,美国的经济体系是世界上最具活力的,它创造了一系列新产业,摆脱旧产业,与此同时,不断提高了人民的生活水平,保证了这个国家在全球经济的竞争力。但是如果我们不去解决Paypal所面临的许多问题,这种势头是否还能持续?如果我们允许监管制度变得更加迟钝,法律环境变得更加争强好胜,资本市场变得更加不稳定,法律执行更缺乏效率,那么迟早有一天,这些因素的合理将压倒最聪明的企业家们。现在,2015年,距离作者写本书已经过去了10年,西方的资本市场变得更加不稳定,商业竞争环境变得更加恶劣,与此同时,东方开始崛起。
 
一个创业公司对于法律和监管上的冲击往往会不知所措,因为这是另外一个世界,创业家可以调整产品和营销以应对竞争,然后让市场来决定输赢;创业家可以和竞争性威胁斗智斗勇,但是,律师、监管者是全然不同的竞争对手,面对这些不同的对手,创业家拥有的创新、精力和灵活性可能不足以帮他们走出困境。这个时候,可能东方的创业者面对这些更有优势,传统的中国思维也更加善于应对这种非竞争性威胁,2011年,在股东反对、董事会未通过的情况下,马云做出“非常艰难但惟一负责任”的决定,单方面决定断掉支付宝与阿里巴巴集团之间的协议控制关系,以获取央行发放的支付牌照。此事件冲击巨大,媒体议论纷纷。马云回应支付宝股权转让不完美但是是正确的,从今天的结果来看,马云应该是对的。

作者简介:
何晓阳,OneAPM公司创始人&董事长;毕业于北京理工大学计算机科学专业,在基础软件领域有多年的研发和技术服务经验,对应用服务器、消息中间件、交易中间件有深入的研究和理解,是国内首批研究JVM实现原理的技术先行者,对字节码和类装载技术有深入研究;著有《Java虚拟机技术与应用性能管理实战》系列书籍,被誉为JavAPM行业第一人”。

版权声明:本文作者何晓阳,由i黑马编辑,文章为原创,i黑马版权所有,如需转载请联系zzyyanan授权。未经授权,转载必究。

蚂蚁 金服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