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洋之中一条船
崔婧 崔婧

汪洋之中一条船

云洲智能靠无人船异军突起,它已经成为世界最大的民用无人船生产者。

50

一个月前,苏州市清理河道漂浮垃圾还是靠人工收集,500多名环卫工人划着270多条船遍布在各条河道上。而今,一种名为“水面清洁无人船”的产品,却可以让这些环卫工人一夜之间“解放”。

这种无人船由珠海云洲智能科技有限公司(下称“云洲智能”)研发。它可以在河道内自动巡航,工作人员通过360度摄像头监控船的工作状态。发现垃圾之后,船开过去就能自动把垃圾吃到“肚子”里。

事实上,无人船学名叫“水上机器人”,它不需要人操控就可以在水面上独立执行任务。国际上,无人船大都应用在军用领域,民用领域只有在测绘和水质监测方面有企业参与,而云洲智能就是世界上第一家研发水质监测无人船的厂商,也是中国目前唯一一家无人船产品研发生产者。

云洲智能创始人张云飞从小就痴迷于舰船模型,中学时获得过深圳航模大赛第一名。从同济大学毕业后,他进入香港科技大学深造。那时,学校自动化实验室都在做无人机,但张云飞觉得用类似的技术做无人船更有新意。随后,他和两个同学开始了调研之路。他们发现,做无人机的企业已经有上百家,而全世界的无人船只是用在军事方面,这两者其实有很大不同。“无人机环境感知只需要克服空气一种介质,而无人船自动规避障碍物不仅需要克服空气,还有水,水面的环境很复杂,自动规避障碍物又是一个高速状态,无人船需要通过多种手段实时规划路线”,张云飞说。

张云飞他们利用课余时间自主开发了在内陆湖泊和河流使用的1米多长的小型无人船,应用方向是水质监测。那时候,无人船根本没有人做过,产业链上下游不完善,供应商也没有几家。张云飞没有可以参考的例子,整个船除了芯片之外,电路板、船壳、遥控器、控制系统等软硬件都得自己设计、自己开模做。

研发之外,张云飞和团队更多是在做产品测试。公司附近的湖、河、江,甚至海都是他们做实际测试的常去之地。他们还在当时全国污染最严重的湖泊之一——云南滇池旁边租了一间屋子做产品测试。滇池的水草非常多,测试的船总是被水草缠住,他们于是每天在湖上划船、测船,然后不断地改进航行算法,如果算法做不好,船的航向就会发生偏差。

在水质监测领域,传统的采样方式是人工划船打水。在线监测需要在水面不同位置放置浮漂,每个浮漂价值高达100万元左右,建设成本很高,而且每周还需要做维护。无人船就像一个移动的浮漂,不仅能定时定点定量测量,还能通过追踪定位发现污染源、水域污染分布、污染扩散等等,而且每条船的续航能力可以达到100公里。

2012年12月,云洲智能迎来了第一笔订单——给部队做水面测绘无人船。部队的要求很高,在水面测绘船成功使用之后,云洲智能无人船的技术受到了肯定。

接下来的两笔订单都是来自水质监测部门,于是,水面清洁无人船的量产也排进了张云飞的计划表中。“水面清洁无人船比其它船都大,我们现有的车间无法生产和装配,所以新租了2000多平米的生产车间,计划在2015年6月量产,产能会提升到每年数百条。”

现在,云洲智能无人船90%都是用在水质检测领域,而这只是其平台上的应用之一。张云飞的想法是做一个成熟的无人船平台,对接上不同的应用就是不同用途的产品。“搭载测水功能就是水质监测无人船,搭载地貌测绘功能就是测绘无人船,搭载垃圾篓就是水面清洁无人船,搭载测核辐射功能的就是核辐射无人船”,张云飞对《创业家》记者说。

在参加了2014德国慕尼黑国际环博会和美国国际水处理及能源展后,有十几个国家的经销商代理都找到云洲智能谈合作。张云飞也计划在今年进军国外市场,主要销售环保无人船和测绘无人船。“相比国外企业,云洲智能的测绘无人船性能更好,价格又低;国外目前没有环保无人船,我们的产品很有竞争力,首选目标是东南亚市场”,张云飞说。

目前,云洲智能的无人船销售量为60-70条,每条船价格为10万元-60万元。据张云飞称,云洲智能已是世界上无人船出货量最多的企业,这个行业还处在一个很早期的阶段。

在小型无人船平台成功量产之后,2013年伊始,云洲智能开始自主研发通用化海洋高速无人船平台。2014年9月,“领航者”号无人船平台正式发布。

如果把之前的小型无人船平台比作时速10公里的自行车,“领航者”号就是时速上百公里的汽车,全球只有美国和以色列的军用产品是成熟的。虽然“领航者”号不是成熟产品,只是测试样机,但确立了云洲智能在无人船行业的技术地位。

张云飞举例说,比如马航失联事件,搜救具体地理位置不明确,一般的救援船时速在50公里/小时,很难抢到救援的黄金时间,但是用飞机花两小时空投20条无人船,就可以迅速开展地毯式搜救,在发现目标的同时,搭载的救生设备可立即展开救援。

和小型无人船平台一样,“领航者”号无人船平台未来也会接入其他应用,比如海岛巡逻、近海防御、沿海安防以及海洋测绘等。张云飞计划先把测绘船产品商用化,再把安防产品推向市场。

不过,在“领航者”号产品化之前,云洲智能还需要克服一些技术难点,比如如何确保海上高带宽、高速率的超视距通讯等。张云飞打算在珠海建设第一个无人船的研发测试基地。“有了这样的平台,人才和资源才有用武之地,过去只能做科研的课题,现在就可以放到实际环境中测试,让很多课题实现了落地,也带动了整个产业链上下游一起发展”,张云飞说。

云洲智能就像一颗茁壮成长的小树。团队由最初的3人扩到了46人,包括香港科技大学和清华大学的博士、硕士,大型国企总经理、外企生产部门负责人,以及亚洲最大的卫星装配中心的车间主任等。张云飞今年除了花一半时间抓技术研发,另一半时间将用来招兵买马,让今后的发展之路走得更加扎实。4

版权声明:本文作者崔婧,编辑i黑马,文章为原创,i黑马版权所有,如需转载请联系zzyyanan授权。未经授权,转载必究。 

汪洋 云洲智能 无人船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