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拟运营商面临生死大考,最终存活者或不超5家
杨博丞 杨博丞

虚拟运营商面临生死大考,最终存活者或不超5家

今年是虚拟运营商试点期的最后一年,目前这42家虚拟运营商过得怎样?从现状看,大多数虚拟运营商还没找到做电信业务的“门道”。而在艰难的探索与尝试中,留给它们的时间已经不多。

时隔两年,虚拟运营商在经历了前段时间的燥热之后,无一例外地将面临成长的烦恼,是生还是死?今年是国家规定试点期的最后一年。据透露,试点结束之后,发展不佳的转售企业将会被工信部吊销其业务牌照。
 

虚拟运营商就像是实体运营商代理商,它们从三大基础运营商那里承包一部分通讯网络的使用权,然后通过自己的计费系统、客服号、营销和管理体系把通信服务卖给消费者。工信部在2013年底和2014年初先后颁发了两批虚拟运营商牌照,国内的虚拟运营商运营放号于2014年初正式拉开大幕。
 

目前,虚拟运营商一共分为七大派别,分别为渠道派、互联网派、电商派、终端派、金融派、行业派、CP/SP(内容服务商)派。

渠道派

这里大牌云集,有苏宁、国美、迪信通、天音、乐语、话机世界、爱施德等。它们在通信圈混迹多年,与运营商有着深厚的合作关系以及丰富的群众基础,其现有的业务资源与虚拟运营商的要求也最为匹配,做虚商可谓近水楼台。他们动作最快,其中乐语打响了第一枪。

互联网派

以360、百度为首。这两家公司还没有获得牌照,不过都与运营商达成协议,在互联网思维盛行的当下,他们的挥戈杀入无疑将竞争推向白热化。“杀手”360善打免费牌,业界已见证它在杀毒市场的所向披靡,这一次杀入移动转售领域绝对是来者不善。

电商派

以阿里巴巴、京东为代表。分析指出,意在获取移动平台入口,完善O2O生态。

终端派

如小米、联想、富士康、海尔、海信等。它们在中国电信牵手的第三批名单中。这些智能终端厂商正图谋转型,从单纯提供硬件向软硬一体看齐。

金融派

以平安保险、民生银行、中期集团为代表。其中,平安、民生的参与令业界吃惊。分析认为,其意在移动支付和移动金融,如何提供便利的基于移动设备的支付和金融服务是它们的着眼点。

行业派

指那些为特定行业用户服务的公司,如北京华翔联信、分享通信、中麦通信、三五互联、长江时代等,即将获牌的凤凰资产、星美、海航也可归入此派。

CP/SP派

以北纬通信、远特通信、朗玛信息为代表。它们出身于电信增值业务,活跃在以手机为窗口的移动互联网江湖,与运营商关系密切。做手机游戏的蜗牛移动也可归入此派,该公司出手迅猛,上周末还召开了第一届合作者大会,联合众多内容商吹响了全面进军的号角。

派别虽多,但目前的形势不容乐观。据有关数据统计,经过一年多发展,现数十家虚拟运营商截至目前累计发展用户不到200万户,其中多以联通转售业务为主,其次是中电信业务。从用户规模来看,用户及市场对虚拟运营商所持态度远不及企业宣传那样。

一些虚拟运营商负责人曾表示,“过去半年,虚拟运营商的心态都是摸着石头过河,观望居多。”

在他们看来,造成这一现象的原因很多。国家鼓励民企进入电信业是好事,但却缺乏有效的监管和统一的发展标准,导致各行其道;其次,虚拟运营商方面也存诸多问题,如缺乏标准监督、批零倒挂、互联互通、短信识别等问题,这些已然成为阻碍虚拟运营商发展的最大拦路虎。

i黑马记者采访了中国通信业知名观察家项立刚,他就虚拟运营商的现状发表了自己的看法。

项立刚表示,现在虚拟运营商的状况不容乐观,发牌的一共有42家,现在做起来的也就有五六家,用户数不到200万,而且这个数字的真实性也无法确定,目前这40多家中有三分之二基本等同于已经死了,而且很多发牌之后没有做起来,因为它们不知如何去运营,能活到最后的不会超过5家。

他举例称,“我曾经用过一段时间的虚商号码,是京东的,但要求每月要消费1000元才能得到500分钟和500M的流量,我现在已经不用了,主要原因有两点,一是每个月不可能都去消费1000元,二是京东在价格方面没有任何优势。”

“绝大多数虚拟运营商仍停留在基础通信业务的转售,无非是在优惠力度上和一些新的运营卖点上敢于打破常规,真正细分市场的商业模式还未出现,或者说离成熟还有不小差距。”项立刚说。

中国虚拟运营商产业联盟秘书长邹学勇认为,虚拟运营商应更专注于企业级市场和细分市场。

举例来说,专注手机游戏的苏州蜗牛,可以让它的用户玩自己的手机游戏免流量,以获取更多的用户数,然后通过广告等其他业务创收,贴补流量成本。这种‘游戏+手机+流量’的经营方式就是对传统收费模式的颠覆。又比如京东,专注零售业,可以让用户通过够买商品而获得一定的通信资源。这种创新才会带来通讯行业的新一轮变革,也意味着电信行业的免费时代到来。

据悉,苏宁通讯公司于7月1日正式推出中国联通虚拟运营商4G业务,该公司分别在去年和今年得到了中国移动和中国电信的4G转售业务,这也标志着该公司成为国内首家集三大运营商为一体的全4G运营虚拟运营商。苏宁通讯公司总经理顾伟表示,目前苏宁联通4G转售业务已经进入最后联调测试阶段,7月6日即将向用户开放申请。

不过,项立刚认为,即使得到了三大运营商的4G转售业务,虚拟运营商的通讯市场也不会太乐观,因为它们没有自己独立的通信网络、费用较高,且在服务方面缺乏新意,公众接受度不会太高,对于消费者的吸引力较小。

工信部近期高调宣布至今年底,三大运营商的资费将下降30%。届时,还是满足于做代理商的虚拟运营商,将受到很大冲击。虚拟运营商要想真正盈利和发展还有很长的路要走,至少现在这种模式是不行的。它们需要更大力度的变革,否则只能成为中国通讯业发展道路上的试验品。

版权声明:本文作者杨博丞,编辑王冀,文章为原创,i黑马版权所有,如需转载请联系zzyyanan授权。未经授权,转载必究。

虚拟运营 生死大考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