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务院参事姚景源:企业家该如何把握中国经济“新常态”?| 劲霸•创富汇大讲堂
姚景源 姚景源

国务院参事姚景源:企业家该如何把握中国经济“新常态”?| 劲霸•创富汇大讲堂

7月11日,由劲霸男装和创业家联合主办,共青团晋江市委、晋江青年商会协办的首届“劲霸•创富汇”大讲堂在佰翔世纪酒店举行,此次会议的的主题为“智造名城•创富晋江”,会上,国务院参事室特约研究员、著名经济学家姚景源做了题为“《全球化竞争下的新经济》”的演讲,其从多个层面详解了中国经济发展的新变化与深层原因,启迪现场200多位“创富汇”成员如何把握中国经济“新常态”。

口述 | 国务院参事室特约研究员、著名经济学家    姚景源

我还是来讲一下大家心里最关心的问题,怎么来把握中国经济。

中国经济现在确实进入到了一个十分复杂的局面,我们现在该怎样从根本上去把握它呢?我跟同事们讲,还得回到党中央、国务院的基本判断。

党中央、国务院明确地告诉我们,中国经济现在进入新常态,我们的任务是适应新常态,进而引领新常态。现在一个最重要的问题是各位企业家一定要搞明白什么是新常态。

什么是新常态?从三个层面去把握。

经济换挡是从五档到四挡,稳中求进,企业家一定要把握住

第一个层面就是经济增长的速度层面。

大家知道,中国经济现在到了一个增长速度换挡期,由过去的高速转到中高速,为什么要换挡?去年年底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就从“投资的边际效益在递减、排浪式消费锐减”等九个方面做了论述。中国经济在30多年的发展过程中,主要矛盾也发生了变化,过去的主要矛盾是速度问题,但是经过30多年的发展,现在已经由速度问题变成了经济增长的质量和效益问题。我曾经举过一个例子,30多年前我们吃饭的主要矛盾是吃饱,是数量问题,但今天,中国人吃饭的主要矛盾不是吃饱,而是吃好,吃健康。我们现在增长速度换挡是一个客观现实,同时,经济速度换挡也为我们的改革创造一个良好的欢迎和空间的需要。

另外,我们现在也面临诸多经济发展深层次的矛盾问题,这个也要求我们换挡。我们现在经济上一个突出问题就是人口红利消失。我们国家的劳动人口前年减少244万,去年减少340万,这个反映到经济就是各位企业家的用工成本上升,在闽南这个地区,我估计现在没有3000块钱,大家都很难请到人。

另外一个问题,在这个经济下行压力的时候,恐怕在晋江大家能有感触,我们现在最大的问题是什么?进出口。我国今年全年进出口的目标确定是增长6%,现在一季度是多少,是6%,但是是负6%,现在出口受阻最大的还是劳动密集型产品。为什么劳动力密集型的行业不行了?20世纪90年代我到浙江去,劳动力现在的价格与以前相比增长了100倍,我再举个例子,从国际竞争力的角度来看,我们把眼光往东南亚看,越南、柬埔寨,这些国家在干什么?都在学我们,都在走晋江的道路,廉价劳动力,它的优势就是劳动力成本,柬埔寨一个工人一个月工资100美元。

这次经济下行,过去那种靠廉价劳动力,低价商品打天下,这条路到此为止。

另外一个突出问题是社会的老龄化,我们中国80岁以上的老人的数量在十年之内翻了一番,中国现在是唯一一个老龄人口过亿的国家。

这么快到来的老龄化,我们养老怎么办?养自己,难度太大,靠政府,难题又在哪里?我给这样一个数据,发达国家在进入老龄化的时候,人家人均GDP都是几万美元,我们现在进入老龄化,人均GDP只有7500美元。

1945年日本战败,1955年高速增长,当时的时期和我们增长速度差不多,但是现在,日本经济连续低迷20多年,我们去年到名古屋大学参加一个讨论,讨论安倍经济学,有位日本专家讲,日本经济为什么低迷,到商场一看你就知道了,他说在日本销售的老年人尿布的数量已经超过了新生儿尿布的数量。(这样)怎么会有生机?

大家千万不要小看老龄化,就是靠子女养,也难,你说现在一个独生子女,你很快服侍四位老人,多难。按照我们现在这个人口的数学模型往下推导是什么状况?到2050年,我们的老年人口要占三分之一,每三个人就有一个是老头老太太。

第三个迫在眉睫的事情,我们过去是高增长,粗放增长,高耗能,高物耗。我们国家单位能耗是美国的4倍,日本的5倍,全世界平均水平的2倍。大家恐怕都知道,我们的石油60%靠进口。10斤豆油7斤是进口,我们现在吃的豆油,有七成是进口的,我们自己的资源支持不了了,要求我们换挡。再一个就是环境,北京很不容易有今年这个成绩,但是去年最严峻的时候,一个月有25天是雾霾。

换挡是什么意思?我举一个例子,大家开车的时候,汽车高速行驶的时候你怎么换,不可能从五档到一档,今年开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和政治局工作会议,讲到经济工作总基调是“稳中求进”,就是五档换到四挡。这一点,大家要牢牢把握住。

稳中求进,现在有的人肯定不懂,他说这次中国经济要硬着陆,他不懂,有人还说会有一个断崖式的跌落,他们不懂。我们换挡是从五档到四档,这一点大家一定要牢牢把握。有人问我,会不会降息,会不会降稳,其实很简单,无论如何,稳中求进是我们的总基调。大家要把握这个规律,不要像过去那样盲目追求数量,但是我们还是要保持一定数量的增长。 

农业要机械化,工业要走向中高端

第二个层面就是经济增长的结构层面。

先讲农业,我们千万不要乐观,中国农业极其薄弱。总书记讲过一句话,13亿人吃饭问题最大,吃饭的饭碗必须端在自己手里。13亿人饭碗端在自己手里,不是一个小事。还有一个是我们的机械化程度,中国制造2025,就明确把农业机械列为重要的产业。

我在新疆调研过棉花,现在摘棉花都已经请不到人,人都消失了,新疆这么大面积的棉花要摘怎么办?人家美国摘棉花,全是机械,不用人摘,色列摘西红柿,全是无人化。但我们基本上都靠人。现在在中国的农村,还有4000万留守妇女,5000万留守儿童,6000万留守老人,习近平总书记讲五个全面,全面实现小康,关键在老乡。所以大家当前不要对农业乐观。当然了,我们也不怕谈问题,问题就是潜力。

第二个讲中国的工业,成就辉煌。按照联合国研究,在440种工业产品中,我们有281种产品产量世界第一。汽车业,我们去年占世界总产量的25%,机床产量占世界产量的38%,造船占40%。

服装出口问题,我也是海关总署的顾问,他们公布这些数据要以美元算帐,还有个汇率问题,那我就讲点立体感的,现在全世界地球上一共70亿人,扣除中国13亿,剩下都是老外,他们给的数据,我们每人每年给外国人平均做三件半衣服,再做三双鞋,其中有相当一部分是晋江的品牌。显然中国第二产业没有问题,问题是什么?大而不强,我们还是缺少核心技术,我们的工业总体上看还是落后的,总书记总理再三讲,我们的制造业要由中低端走向中高端。

现在中国汽车占世界产量的25%,中国汽车主要是合资,合资品牌,汽车的生产的利润80%都是外方的,虽然我们的机床产量占世界总量38%,但高端机床都是进口,还有,我们的港口机械产量世界第一,但是港口机械的钢丝是要进口的。我们缺少品牌和核心竞争力。

再说一个,苹果手机,全世界相当数量的苹果手机都是在我们这里生产的,江苏,广东,河南。一部中国生产的苹果手机利润怎么分?49%是美国的,日本还拿30%,韩国拿一点,我们拿多少,3.63%。我们没有核心技术。我始终讲,中国梦要想实现归根到底得靠制造业,必须由中低端走向中高端。德国搞工业4.0,对我们是很大的启示 

今天的企业家一定要意识到“创新刻不容缓”

第三个层面就是新常态下,增长动力要转换。

大家都知道,过去中国经济很重要的增长动力是靠要素的投入,资本、资源的投入。为什么那么多煤老板,矿老板,主要靠资源的投入。增长动力怎么转换?今后我们要用创新来替代过去那种大量的要素投入,代替那种高能耗、高污染的增长方式。创新刻不容缓。前年李克强总理在达沃斯论坛上做了一个讲演,主题就是“创新刻不容缓”,会后有记者要我解读,我说不要解读,总理讲得非常清楚。我希望我们这一代的企业家一定要认识到创新的紧迫感,我感到相当一部分人在创新上的紧迫感和国家对我们的期待差距还很大。

大家一定要看到,现在的创新都是颠覆式创新,革命性创新,毁灭式创新。你可千万不要小看创新,比如说电视机,今天有液晶电视机,对谁是一个毁灭性产业?显象管生产产业,这个产业被摧毁了,再比如说数码相机,对胶卷行业就是一个灭顶之灾。柯达公司以前在美国的股票是40美元,但是破产了。创新就是这样,系统性、兼容性、革命性,包括我们晋江团市委,把大家组织起来,回过头来领会创新,看到颠覆性、革命性、毁灭性,我觉得这一点比什么都重要。

现在有一个很新的词,就是“掉入‘中等收入陷阱’的危险”。什么意思?我们看拉丁美洲一些国家,人家50年前就到了我们这个人均GDP水平,但是由于他们创新乏力,这50年都在原地踏步,没有越过中等收入陷阱。我们要想走一个可持续的道路,根本的一点就是搞创新。所以可以这么说,未来中国经济发展就是靠创新创业,我们晋江的企业家有相当一部分都是“创二代”,我们年轻的青年朋友,应该高高举起创新创业的旗帜,为我们中国经济的发展做出新的更大的贡献。

本文为姚景源口述,由i黑马整理,辛俊韬编辑,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i黑马观点与立场。如需转载请联系zzyyanan授权。未经授权,转载必究。

 

经济 姚景源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